「填表式」幫扶、「留影式」入戶……幹工作怎能要「痕跡主義」

  今年上半年,四川省樂山市五通橋區紀委監委黨風室主任鮑天平檢查鄉鎮紀委一季度工作情況,數十本拼湊痕跡明顯的台帳、考核記錄手冊、同步記錄本,讓他心里一震。「這已經不是痕跡管理,是‘痕跡主義’了。」鮑天平將情況反饋給了五通橋區紀委書記、監委主任羅雪兵,很快,一場針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自查活動在區紀檢監察機關全面展開。

  「各類報表和總結80多項,寫總結占了大多數時間」 「上午發文件,下午就要反饋」「為留痕而留痕」……基層幹部反饋的問題,讓羅雪兵覺得有些形式必須減下來了。

  近年來,「痕跡管理」在基層工作中被廣泛應用。然而,在有的地方和領域,痕跡管理重「痕」不重「績」、留「跡」不留「心」,這種狀況必須改變。

  痕跡管理過度就演變成「痕跡主義」

  作為一種管理方法,痕跡管理應用於基層工作本是一種管理改革,其可以通過保留下來的文字、圖片、視頻等資料,有效還原責任人對工作的落實情況,是檢驗過程真偽、提高工作質量、推動科學民主決策的有效途徑。事實上,在安監、環保等專業性較強的領域,痕跡管理一直運用得較多。

  但是,一些地方和部門在運用痕跡管理開展工作過程中,出現了過度化傾向,正在演變為「痕跡主義」。以扶貧領域為例,有的要求扶貧幹部每天都要登錄扶貧app用和貧困戶的合影打卡,於是幹部進村入戶第一件事就是與貧困群眾合影;有的要求無論大小事務都要有登記、有台帳、有總結,材料稍有瑕疵就得推倒重來,於是幹部反復填表抄表,甚至因此自我調侃為「表哥」「表妹」……

  「填表式」幫扶、「留影式」入戶、「卷宗式」總結,梳理這些形形色色的亂象,可以清晰勾勒出「痕跡主義」的典型表現–

  時時處處求痕。有的怕擔風險不願擔當,便不切實際地要求所有工作、各個環節都有痕印證、有跡可查,以便日後留痕免責;

  自我表功曬痕。有的懶政怠政,能力不強擺拍卻在行,水平不高作秀卻有招,投機取巧搞材料美化、曬紙上政績,以求在上級面前「邀功請賞」;

  弄虛作假造痕。有的為了應付檢查考核,不惜欺上瞞下、無中生有,偽造材料,以此蒙混過關。

  「‘形式主義留痕’都是‘官僚主義考核’給逼出來的」

  「痕跡主義」之所以蔓延,一方面是部分黨員幹部仍然奉行只唯上不唯實的政績觀、權力觀,唯「主管重視」而行事,將群眾利益訴求拋在一邊;另一方面,則是部分上級單位在工作中脫離實際、脫離群眾,特別是在運用考核「指揮棒」時,沒有深入基層了解情況,而是流於形式、失之空泛。

  「上級的工作部署原則性規定較多,執行的時候容易層層加碼,最後變成層層推責。」白墨(化名)是華北某市的一位鄉鎮幹部,除了包村之外,還負責安全、環保、企業服務等工作。白墨舉例介紹,他們當地為貫徹落實「河長制」,要求所有河長每天都要巡河,同時填寫巡河日志並拍照留痕,總河長每周要更新一次記錄。

  「一條河流的水質數據在短期內變化是極其微小的,每天巡河是否過於頻繁。而且河長一般是各單位一把手兼任,懂水文的很少,日志中許多表格又特別專業,有的乾脆就隨手填寫應付了事。」白墨坦言,為了避免在上級檢查時被問責,幹部們只能選擇在「留痕」上大做文章。

  除了問責壓力,激勵機制的錯位也成為助長「痕跡主義」的重要誘因。部分地方將留痕資料的完整性豐富性作為重要考核指標,甚至單純以痕跡論英雄、靠台帳評優劣,形成對留痕的變相鼓勵。比如,中部某省一個鄉鎮曾舉辦過「脫貧攻堅資料大比武」活動,要求各村第一書記協同包村幹部、駐村工作隊準備2014年以來的所有脫貧攻堅資料,到鎮里進行比賽……

  「‘形式主義留痕’都是‘官僚主義考核’給逼出來的」,河南沈丘縣紀委常委徐麗說,痕跡管理本是好事,卻變異成了部分基層幹部應付交差和炫耀表功的手段,不僅對實際工作毫無意義,更容易助長虛假漂浮的工作作風,貽害甚大。

  打出「組合拳」 破除「痕跡主義」

  「痕跡主義」問題在下面,根子在上面。破除「痕跡主義」頑疾,不能單純搞「上面生病、基層吃藥」,而要向上聚焦,把工作重心放在各級主管機關、主管幹部身上。

  「各級黨委(黨組)落實好主體責任,主動出擊、積極作為;主管機關、主管幹部先行一步、以上率下,以實實在在的行動釋放信號、引領新風。」四川省廣元市從市委常委會做起,以治理「痕跡主義」為重點縱深推進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整治,對本本多、報表多、簽到多、圖片多、考核虛等基層「十多一虛」問題集中亮劍。

  建立科學的督查考核機制,是克服凡事留痕的關鍵。廣元市就此專門規定,留痕事項除中央、省明確要求外,原則上不得新增留痕項目,已自行提出的留痕項目限期取消;不得就單項工作印制專門工作記錄本,不得硬性規定在QQ、微信工作群、網站等載體上曬工作痕跡;工作考核降低軟件資料分值比重,增加硬性指標和群眾評議指標權重;督查檢查直入現場摸實情,多用暗查暗訪,原則上不看軟件資料……

  「扶貧成效怎麼樣,到貧困戶家里問一問看一看,自然就知道了;鄉村環境好不好,到村里走一走轉一轉,比看材料直觀多了。」廣元市一位鄉鎮幹部表示,開展「痕跡主義」集中整治以後,他們很少需要連夜準備迎檢材料了。

  對「痕跡主義」問題「減負」,效果顯而易見。基層幹部更舒心,工作效率也顯著提升。五通橋區紀委監委對各類滯後重復的報告、報表、總結等進行整合,從80餘項減到了30餘項。1至10月,五通橋區紀委監委共核查問題線索201件,較去年增加了近1倍,每個鄉鎮都辦了案件。「丟掉包袱是為了輕裝上陣,輕裝上陣是為了聚焦主責主業,反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根本目的是讓工作更嚴更實。」羅雪兵說。

  「‘減負’最大的效果是,我們有更多時間往老百姓家里跑了。」沒有了凡事留痕的羈絆,五通橋區竹根鎮黨委副書記、鎮紀委書記張巍幹勁十足。(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段相宇)

更多精彩,為您推薦

2018年度十大反腐熱詞

二月河接受中央紀委網站採訪二三事

農村基層幹部注意!不能這樣弄虛作假、逃避監督

「主管下鄉調研,急招群眾演員!」搞走秀式調研,嚴查

「填表式」幫扶、「留影式」入戶……幹工作怎能要「痕跡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