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有些地方說真的、確實的時候,會用「真個」來表示,就好像這里是個里,今天是今個兒。這些個都帶有口語的性質,不過詩詞之中也不少見,如王維詩里有真個:「儂家真個去,公定隨儂否。」楊萬里詩里則是「君不見侯門女兒真個癡,獺髓熬酥滴北枝。」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個,又寫作箇,從竹固聲,本義是指竹子的數量,表示竹一枚;又寫作個,從人固聲;寫作個乃「介」的變體,今天簡化字採用個,繁體為個,異體為箇。由本義引申為通用個體量詞,來表示單獨的人或者物。事實上,無論這個事物有沒有專用量詞,都可以用個來形容,比如一個人、一個影子、一個耳朵、一個學校等等。《牡丹亭》里陳最良教杜麗娘《詩經》,說「關關雎鳩」,雎鳩是個鳥,春香也說「不是昨日是前日,不是今年是去年,俺衙內關著個斑鳩兒」,鳥兒不用只用個,正是因為個可以用於某些有專用量詞的事物。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個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是一個使用率很高的字,已然成為口語、俗語的重要部分,是一個相當俗語化的用詞。元雜劇散曲之中就非常喜歡用「個」。比如貫雲石的《塞鴻秋·代人作》寫「今日個病懨懨,剛寫下兩個相思字」,關漢卿的《不伏老》寫「我是個蒸不爛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響璫璫一粒銅豌豆」,睢景臣的《哨遍·高祖還鄉》寫「一面旗,白胡闌套住個迎霜兔」……這是因為雜劇也好,散曲也好,都有著以俗為尚、口語化、散文化的傾向。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個又可以表示單獨的、非普遍的,如個別、個人、個體,等等。這個意義上的個,其實單獨但又不孤獨。世間萬物各有其位,個在世間所扮演的就是這一個個物。大到天地,《莊子》說以天地為烘爐,天地就是一「個」創造的烘爐,小到螻蟻,再小也是一個存在。如果整個世界宇宙是一個生命整體,那麼天地間萬物都是這一個生命整體的一個結點,有小有大,獨一無二,不可替代。個體與個體的不同,當然會導致兩者如何共存的問題,也會面對在宇宙整體之中如何保證自身獨特的問題。然而我們又會看到,萬物個個是彼此獨立又默契配合,相因相濟,個體保持自身的成長,又將自己納入天地間,相互共振。個體與個體,個體與萬物,就這樣聯繫在了一起,於是這一個個,的確是獨立的個體,這一個個,卻又是相互聯結的,勾連成世界的模樣,幻化出宇宙的榮光,生生不息,循環往復,綿延不斷。誰也不能缺少誰,誰也不能代替誰。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人是萬物中的一個群體,也是其中的一「個」。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這大的是人心,包容萬物,囊括宇宙,人作為天地間一個個體,對其他個體也充滿著愛意,老子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天地輪轉之下萬物平等,我們沒有什麼不一樣。張載說「民吾同胞,物吾與也」,人與萬物都是同類,對他人像對兄弟,對萬物如同對人民。其實都是視萬物為同類,個體與個體共生共存,仁愛天下。可是人生在天地間,頂天立地,也有著對生命短暫時光易逝的恐慌,無論是 「良時光景長虛擲,壯歲風情已暗銷」,還是 「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都充滿著個體生命意識的覺醒,因而充滿著對生命的留戀與珍惜。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事實上,個體的意義就在於個體本身,無論這個個體是世間的一個人,還是水里的一條魚,或者樹上的一只鳥,或者山間的一縷風,或者天邊的一片雲,他存在,就是一種意義,他有所為,就是本身之上的意義。(申屠)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

更多精彩,為您推薦

遲:珍惜當下,雖晚不遲

早: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拙:以拙求進

巧:利於人者可謂巧

微:因為其小,成就其大

細:天下大事,必作於細

間:與時間為友

時:惜時守時 與時俱進

養:養兒方知父母恩

歌:唱歌兼唱情,我歌唱我心

訓:道物之貌,以告人也

培:栽者培之

覺:大夢誰先覺

睡:吃得好 睡得香

點擊查看其他字

||||||

||||||

||||||

||||||

||||||

||||||

||||||

個:一個兩個三四個 | 每日一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