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發報”到”微信” | 40年40組關鍵詞

  11月14日,騰訊公司發布的第三季度業績顯示,微信全球月活躍帳戶達10.8億,同比增長10.5%。「掃一掃」、朋友圈、音視頻聊天……日常生活中,中國人已離不開微信這個即時通訊軟體。而在40年前,大陸固定電話用戶不足193萬,人們普遍選擇寫信或發電報進行信息交流。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通信業的發展堪稱奇跡。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同志就指出:「先把交通、通信搞起來,這是經濟發展的起點。」40年來,大陸堅持改革開放、引入市場競爭,通信技術突飛猛進。

  「信息化為中華民族帶來了千載難逢的機遇。」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發揮信息化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引領作用。如今,中國在網路規模、網民數量、手機用戶數、移動支付等方面均在世界領先。無處不在的基礎電信網路,無處不在的互聯網應用,無處不在的智能終端,正以越來越快的速度,改變著人們的生活方式和溝通習慣。

  從「見字如面」到「音畫同步」——

  通訊方式折射社會變遷

  坐落於北京市西城區西長安街11號的北京電報大樓,曾是長安街最高的建築之一。自1958年建成起,每一封從全國各地發出的電報,都要先經過電報大樓才能轉到地方。

  「以前收到電報非喜即憂,準是大事。」1976年起就在電報大樓當報務員的賈錫剛回憶,電報業務在80年代達到頂峰,那時每天到此排隊發電報的人很多,「嘀嘀嗒嗒」的發報聲響徹一層營業廳。業務量最多時,一個月超過300萬份。

  大城市之間,普通電報能在6個小時內送達,比寄信快了不少。然而,按字數計費的電報,讓當時的人不得不精打細算,連標點都不捨得加。「最早7分錢一個字,後來漲到1角4分錢。」賈錫剛說,像「13日到21次接」這樣的電報有很多,寥寥數字卻「信息量極大」。

  到了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隨著公共電話亭和私營電話攤位的興起,一種全新的單向移動通訊工具——BP機(尋呼機)登上了歷史舞台。

  「腰上別個BP機,感覺走在了時代前列。」家住山西省晉中市榆次區的劉曉亮,至今還珍藏著一部BP機。出門在外,BP機一響,立馬奔向電話亭回電話,是那個年代特有的景象。

  「什麼時候才能隨時隨地打電話呢?」港台電影裡的「大哥大」讓當時的劉曉亮羨慕不已。沒過幾年,隨著價格親民的2G單色屏手機的流行,這個願望做到了。

  從單色屏到彩色屏,從功能機到智能機,進入本世紀後,移動互聯網和智慧型手機迅猛發展。2011年1月,微信正式推出並日益流行起來。當今的大街上,隨處可見人們用智慧型手機聊微信、刷新聞,任意切換文字、語音和視頻通訊。人們用更低廉的成本,做到了從「見字如面」到「音畫同步」的巨大跨越。

  「2018年9月,大陸移動用戶戶均移動流量消費達5.14GB,是去年同期的2.6倍。」10月23日,記者來到北京電報大樓一層參加2018年前三季度工業通信業發展情況記者會——這裡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的新聞發布廳,原營業廳電報業務於去年6月15日停業搬離。

  從「王謝堂前燕」到「尋常百姓家」——

  通信網全覆蓋惠及大眾百姓

  1978年底的中國,固定電話用戶不足193萬。據原郵電部副部長劉立清回憶,當時大陸通信網的基礎設施仍停留在四五十年代的水平。通信供需矛盾激化,成為制約經濟發展的瓶頸,改革正當其時。

  1988年,國務院在政策層面上明確了郵電體制以政企分開、郵電分營為改革方向;1994年,中國聯通的成立為通信業引入競爭;1998年,信息產業部和國家郵政局相繼掛牌;2008年,信息產業部並入工業和信息化部……一系列頂層設計引領中國通信業有序向前,迅速成長為國民經濟的基礎性、支柱性、先導性、戰略性產業。

  2003年10月,大陸移動電話用戶數超過固定電話用戶數。今年6月底,移動電話用戶總數已突破15億戶,其中3G和4G用戶占比達82.8%。

  活力四射的通信經濟中,大眾百姓無疑成為最大受益者。2015年,大陸已做到100%的行政村通電話、100%的鄉鎮通寬帶。近幾年,通信業的「毛細血管」還在各個角落繼續延伸。

  四川省昭覺縣有個「懸崖村」,全村500人都居住在高山上,只能依靠一條沿著懸崖垂直而下的800米山路出村。2017年春節前,中國電信為「懸崖村」開通了百兆光纖寬帶和4G網路,打通了信息天路。有了網路,以前無人問津的「懸崖蜂蜜」等當地特產,很快供不應求。

  另一項惠及億萬用戶的好事是「提速降費」。2015年以來,套餐價格不變、寬帶網速翻番;套餐內長途費、漫遊費取消;國際漫遊資費多次大幅下調……如今,三大電信經營商均推出了手機流量「暢享套餐」,用戶邁進了無限流量時代。

  從跟跑、並跑到領跑——

  創新引領通信技術發展

  上世紀70年代末,改革開放的春風吹到了福建省福州市。海外遊子和外國客商前來投資興業的願望迫切,而打電話的難題又使他們望而卻步。

  「一位法國客商看好一項投資,要給公司總部打電話確認,但兩天都沒能打通,很無奈地走了。」原福建省郵電管理局局長郝峰雲說,這件事給了他們很大的刺激。

  痛定思痛。1982年,中國第一部萬門程控交換機在福州引進。「當時大陸大部分縣城和鄉村都是人工手搖電話,而程控電話由程序自動接續,是當時國際上最先進的技術。」福州市電信局高級工程師林邦馨說。

  由於研發能力不足,國內電話網所使用的程控交換機來自思科、朗訊、阿爾斯通等8個國家的9家企業。「每家的制式標準都不一樣,業內戲稱為‘八國九制’。」林邦馨回憶。

  如何才能擁有自己的技術?對此,原郵電部提出了「引進、消化、吸收、創新」的思路,通過技術引進、吸收、競爭,激發了國內通信產業的潛能。到了1991年,大陸第一台自主研制的大型數字程控交換機「HJD04」誕生,一舉扭轉了大陸電話網建設受制於人的被動態勢。

  類似的故事還在移動通信領域中上演。黨的十八大以來,在4G技術研發過程中,由大陸主導的TD-LTE標準成功入圍4G國際標準,並在過去五年間占據了全球4G市場半壁江山。

  經歷了「2G跟隨、3G突破、4G並進」後,在即將到來的5G時代,以華為、中興、烽火和大唐等為代表的中國通信設備製造企業不負眾望,在標準制定、前沿技術研發和網路建設實踐等領域全面崛起,站在了全球技術創新的最前列。

  2016年11月,國際電信標準組織3GPP討論5G短碼方案,華為的極化碼方案勝出,被采納為全球標準。華為5G產品線總裁楊超斌表示,在2020年,大陸將成為首批5G商用的國家之一。(記者 薑永斌)

更多精彩,為您推薦

農村基層幹部注意了!村裡選舉這些事不能幹

“老虎”落馬、”嚴書記”雙開、外逃嫌犯遣返…節奏緊湊,高壓不變!

「主管下鄉調研,急招群眾演員!」搞走秀式調研,嚴查

駐村扶貧幹部王秋婷的「朋友圈」

從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