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夜思|人生多少坑,爬起來別回頭

靜夜思|人生多少坑,爬起來別回頭

靜夜思|人生多少坑,爬起來別回頭

二十年後的同學聚會上,當有人把程欣用輪椅推進來時,我大吃一驚。這張臉還有當年的影子,只是這雙腿……

吃過飯後,我找程欣單獨聊了一會兒,這才了解到她這些年的遭遇。

程欣從學校畢業後,在一家公司做會計,丈夫是一名公車司機,小日子也還過得去。

十年前的一天,下著大雨。因為騎自行車上班十分不便,早上她起很早,做好早飯,孩子上學後,她便打著傘步行去上班。

中午下班時,她急著回家給孩子做午飯,就一邊走,一邊尋找著計程車。沒走幾步,身邊停下一輛摩托車,騎車的女同事說:「我帶你一程吧!」她正趕時間,心頭一喜就跳了上去。

天下著雨,又起著風,看到女同事身上淋了雨,她就把傘向前伸了伸,想給同事擋點雨。一陣風刮過來,向前傾的傘一下子擋住了同事的視線,還沒來得及反應,她就被重重地摔了出去,接著,劇烈的疼痛讓她昏了過去。

醒來時,她躺在白色的病房裡,雙腿已經被截肢。原來那天突然被遮住視線的女同事,為了躲避迎面駛來的大貨車,慌忙踩急剎,雨天路滑,車子一下子翻倒了,她被甩出車時,大貨車剎車不及,從她雙腿上軋了過去。

接下來的幾年,她始終不能接受這個事實。沒有了工作,治療又花去了一大筆錢,生活一下子變得一團糟。

程欣原本就要強,轉眼成了殘疾人,她接受不了這樣的轉變,常常一個人掉眼淚。那幾年,她每天不是一句話不說,就是粗聲惡語地發泄著無名的怒火。

她常常後悔,如果沒有搭那個便車,一切就都不會發生,那麼,生活還是原來的樣子,該有多好呀。可現在,一切都毀了。

靜夜思|人生多少坑,爬起來別回頭

靜夜思|人生多少坑,爬起來別回頭

由於她陷在這樣的懊惱裡無力自拔,也因此對孩子疏於管教,兒子升初中後,漸漸染上了逃課上網、抽煙的惡習。

她越發絕望,常常痛哭流涕地對孩子咆哮:「為什麼我這麼命苦,生了你這麼個不爭氣的孩子!」她甚至在心裡想,如果孩子繼續這樣下去,活著還有什麼盼頭?

有一天,兒子的班主任來家訪,程欣滿臉羞愧地等著對老師說抱歉。誰知老師說孩子的成績還算中等,就是上課愛走神,但孩子本性善良,自己餓著沒吃早餐,把省下的錢捐給了患白血病的同學。

有一次孩子上課暈倒,醒過來後懇求老師不要通知家長,因為他不想讓媽媽為他擔心。老師的一番話,讓程欣非常震驚。

老師走後,程欣坐在輪椅上流了一下午的淚,她告訴自己,要把所有的淚流幹,從此再也不流淚。想想自己只會抱怨孩子、指責孩子,可她這個母親又給孩子做了什麼榜樣呢?自己每天心灰意冷,卻埋怨孩子不夠積極。明明是自己忽視了孩子,卻怪孩子離自己越來越遠。

那次家訪後,她決定振作起來。她跟兒子約定,孩子把成績搞上去,自己鑽研會計業務,一起讓這個家活過來。

接下來的幾天,她拿起電話,一家家單位打過去,挨個詢問要不要會計。

後來她謀了一份差事,在家做會計,空閒時還迷上了拉小提琴。兒子也考上了南京的大學,程欣臉上又有了笑容,生活又變得有聲有色了。

程欣感慨說,自己消沉了五年,差點耽誤了孩子。幸虧醒悟不算太晚。同樣的遭遇,同樣的處境,換一種心情,換一種態度去面對,得到的結果就會完全不同。

靜夜思|人生多少坑,爬起來別回頭

靜夜思|人生多少坑,爬起來別回頭

漫漫人生路上,誰不會遇到幾個坑?

人生就是不斷跌倒進坑裡,又不斷爬起來的過程。強者和弱者的區別就在於是否能迅速地爬起。被不幸擊中從此一蹶不振的只能是弱者,頑強爬起繼續朝更高的目標前行的才是強者,而成功和幸福只會擁抱強者。

過去的已經改變不了,但未來仍可以,你唯一能做的是及時止損,不讓已經發生的事拖垮自己,畢竟人不能只為過去而活。

有人說:凝視深淵過久,深淵將回以凝視。

一個人若長久地陷入痛苦中,你身上痛苦的事就會越來越多。快樂可以滋長,痛苦也可以延伸。為了鏟斷不幸的根須,你要及時逃離不幸,逃得越快就離得越遠。離不幸越遠離幸福就越近。

跌倒了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想爬起來。毀掉一個人的往往不是不幸的「坑」,而是深陷「坑」中仰面朝天的態度。

來源:微信公眾號「若蝶翩翩」(ID:tym2508)


作者:若蝶,寫作者,作品見於《當代青年》《遼寧青年》《博愛》《意林》《思維與智慧》《新青年》等報刊雜誌。微信號:tym18010733797。

監制:周庚虎

主播:王艷麗

編輯:袁麗娜高凱源(實習)

校對:趙冰 劉怡然

靜夜思|人生多少坑,爬起來別回頭

及時止損!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