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落馬、”嚴書記”雙開、外逃嫌犯遣返…節奏緊湊,高壓不變!

這半個月來,對於許多「俠客迷」來說,肖邦也彈不出他們的悲傷。

94歲的金庸和95歲的斯坦·李搭著肩走了,給江湖和「宇宙」留下了永恒的傳說。這兩位中外「俠客」的宗師,一輩子都在締造英雄。仗劍天涯的也好,特異功能加身的也好,英雄們各有各的帥氣,卻總有一點相似——一身正氣、懲惡揚善,見不得有人欺凌弱小,容不得壞人當道、世事不公。

我們喜歡他們筆下的英雄,被他們虛構的故事所感動,也許是因為我們每個人胸中都有一顆向往正義的小紅心,渴望世道清明、海晏河清,想看好人有好報,壞人有惡報。

江湖和「宇宙」失去了英雄之父,但現實中正義得伸的「劇情」還在上演。

這周,廣安市委原副書記嚴春風的處分結果向社會公布了,我們才知道,除了齊家不嚴,這位「嚴書記」還存在那麼多嚴重問題——「表面對黨忠誠,積極上進,背後違規逾矩,權欲熏心;表面潔身自好,作風正派,實則道貌岸然,腐化墮落;表面清正廉潔,兩袖清風,內裡貪欲膨脹,唯利是圖」,一個十足的兩面人。

這下,不能再「怪前妻」了,家風就是作風,主管幹部身邊人的言行,就是他本人作風的一面鏡子,他的家人只不過恰巧把他的真實一面反射了出來。與其怪家人「坑」自己,不如怪自己修身不嚴、黨性淪喪,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嚴書記案件」的大結局,讓我們體會了一把群眾監督、輿論監督和黨內監督共同發威的力量。回想當時,「嚴書記夫人」事件在網路一經引爆,四川省紀委監委就迅速回應並介入調查,四天後宣布嚴春風被立案審查調查,半年後公布處理結果——開除黨籍公職,移送司法機關。

對於圍觀群眾來說,這種痛快,一點也不亞於在電影最後看到反派被懲治的快感。而相比虛構的電影,現實中的正義,才會真真切切影響到我們的切身利益。

「嚴書記」被通報的一個小時內,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又通報了4名廳官接受審查調查或被處分的消息。接著第二天,江蘇省副省長繆瑞林落馬。

正義在何時何地都不會缺席,就算逃到蜘蛛人的故鄉,也找不到避罪天堂。

這周三,潛逃美國3年之久的職務侵占犯罪嫌疑人鄭泉官回國了。和之前一些主動回國投案的「紅通」嫌犯相比,鄭泉官的歸來有點「狼狽」——被強制遣返回國。

每一次載著紅通嫌犯的飛機降落,都是一次正義的落地。這兩年中美執法合作不斷給我們「驚喜」,從楊秀珠、王國強、黃玉榮,到許超凡、喬建軍,一個案件一個案件突破的同時,法律武器也在不斷升級:

今年3月,監察法辟出專章對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作出規定,明確了國家監委在國際刑事司法協助中作為主管機關的地位和職責;10月公布修改後的刑事訴訟法、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進一步建立刑事缺席審判制度,規範和完善刑事司法協助體制,填補刑事司法協助國際合作的法律空白,從此外逃貪官即使潛逃在外,也能在國內對其進行缺席審判——本周四,「百名紅通」33號嫌犯黃艷蘭貪污違法所得沒收申請案一審宣判,雖然黃艷蘭仍逃匿於境外,但她貪污違法所得的房產及相關銀行帳戶存款被裁定沒收。

打虎、拍蠅、獵狐、嚴明紀律、紮緊籠子……這樣緊湊的節奏,近些年每個星期都在上演。如果沒有全面從嚴治黨,就不可能有黨和國家今天這樣的大好局面。

前兩天,「偉大的變革——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型展覽」在國家博物館正式開展。反腐成果展區的一排玻璃櫃引起了人們關注,裡面陳列著包括甘肅省委原書記王三運、中宣部原副部長魯煒、江西省原副省長李貽煌等多名落馬高官的懺悔書手稿、處分決定。

這些材料為什麼會出現在改革開放40周年成果展覽上?——十八大以來推進全面從嚴治黨的卓著成就,是改革開放40年來濃墨重彩的一筆,黨在革命性鍛造中更加堅強,煥發出新的強大生機活力,為黨和國家事業發展提供了堅強政治保證。

俠客之父也許會走遠,但是正義一直在上演。

欲知下周大事,且聽下回分解。(子不歇)

往期回顧:

第一百二十七回: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這個監督探頭,越擦越亮了

第一百二十六回:整治辦事排長隊、遏制炒房炒地、打擊菜霸…中央巡視的地兒,交作業了

第一百二十五回:「蠅貪”無處遁形了、懶幹部涼涼了…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繼續嚴查!

第一百二十四:這三件大事,增強你的獲得感!

第一百二十三回:節日出遊前,這件事千萬別忘了!

第一百二十二回:我們的教育要培養什麼人?怎麼培養?

第一百二十一回:「蠅貪”,狠狠打!好幹部,給撐腰!

第一百二十回:疫苗案,問責的板子為何打到他們身上?帶你讀懂問責制度

第一百一十九回:《西遊記》《還珠格格》又來了!我們到底在懷念什麼?

第一百一十八回:反腐,要靠它發揮更大威力!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