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月巡查上百次,本該依法關閉的紙廠為何仍在偷偷排污

  在聯繫群眾、服務群眾方面,重點整治群眾身邊特別是群眾反映強烈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突出問題。比如,漠視群眾利益和疾苦,對群眾反映強烈的問題無動於衷、消極應付,對群眾合理訴求推諉扯皮、冷硬橫推,對群眾態度簡單粗暴、頤指氣使。

  ——摘自中央紀委辦公廳印發的《關於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 集中整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工作意見》

  「這麼多主管幹部工作走過場,該查!」最近,四川省廣安市前鋒區紀委監委通報曝光了對觀塘鎮安琪紙廠關停工作中6名黨員主管幹部失職失責問題的問責情況,這起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典型案例,在當地引起強烈反響。

  2016年9月,一封反映四川省廣安市前鋒區觀塘鎮安琪紙廠違規向蘆溪河排污,嚴重影響沿河村民生產生活的舉報信,直接寄到了當時的環境保護部。鑒於此事的嚴重性,有關部門成立督查組,專門就安琪紙廠違法排污一事開展專項督查。經查,前鋒區安琪紙廠污水處理設備老化,廢棄紙漿直接排泄至蘆溪河中,造成河水嚴重污染。

  在接到上級交辦的問題後,當年9月23日,前鋒區委主管在常委會上兩次批示要求及時處置,區政府也立即牽頭制定了關於依法關閉安琪紙廠的工作方案,要求區經信局負責停止供給該企業生產用水、用電;區環保局負責征繳排污費,對企業違法行為嚴格依法實施處罰,督促企業關閉執行到位。觀塘鎮負責落實專人對該企業依法關閉工作進行實時監管。

  但是,政令到了相關責任單位後,具體實施卻大打折扣。

  9月27日,區經信局分管副局長吳旭東發現該企業部分用電與70餘戶村民用電在一起,必須逐戶改造電網才能徹底斷電。因嫌麻煩,吳旭東僥幸心理作祟,並未嚴格督促該企業落實斷電措施,對斷水工作也沒有過問,後來也未對此事跟蹤了解。

  10月30日,區環保局局長黃世勇認為安琪紙廠已經關閉,並未到現場核實。11月15日,區環保局在上報情況前,安排區環境監察執法大隊隊長鄧華生到現場核查企業關閉執行情況。鄧華生見安琪紙廠緊閉廠門,在廠外拍了幾張廠門緊閉的照片作為停產的證據草草了事。

  觀塘鎮黨委召開專題會議明確要求分管副鎮長辛大飛牽頭,鎮安全生產辦主任雷波等具體負責對該企業進行實時監管,鎮安辦每月開展兩次巡查,並安排安琪紙廠所在的驢燕村和京東村村幹部負責日常監管。但是,辛大飛、雷波等人在多次巡查中看到該廠大門緊閉就未進廠區檢查,實際上該企業一直在使用土灶偷偷地生產著。

  驢燕村和京東村村幹部雖擬定了工作方案,規定村幹部每日輪值,但是平日裡都是在簽到表上造假簽到,並沒有到實地查看。而且,在11月初,京東村黨支部書記杜長林就聽群眾給他反映過安琪紙廠恢復生產的事情,但杜長林心想自己只是村幹部,對企業的老板自己管不住也管不著,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未過問此事,也沒有向鎮上主管匯報。

  就這樣,時間一晃就到2016年12月23日,四川省環保廳執法總隊再次到安琪紙廠核查時,發現本該於9月底依法關閉的造紙廠,仍有一條流水線在違法生產。

  從9月23日到12月23日,3個月的時間裡,從區部門到鎮、再到村,大大小小10餘名各級主管幹部,上上下下百餘次巡查,竟未發現違法生產的「蛛絲馬跡」,沿河群眾反映強烈的問題沒有得到解決,區委、區政府的決策部署完全沒有落地落實。

  「這是典型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 2017年4月,前鋒區紀委在接到問題線索後,立即成立調查組,就關於依法關閉安琪紙廠失職失責問題開展調查並啟動問責程序,給予區經信局副局長吳旭東行政警告處分、觀塘鎮安全生產辦主任雷波行政警告處分、觀塘鎮京東村黨支部書記杜長林和驢燕村支書蔡代英黨內警告處分。區經信局局長沈華雲、觀塘鎮鎮長鄧洪、觀塘鎮副鎮長辛大飛被誡勉談話。(四川省廣安市前鋒區紀委監委 林森 |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王小寧)

  點評

  為什麼上百次的巡查都發現不了問題?嫌問題麻煩、牽扯過多直接置之腦後,或掏出手機隨手拍一張應付了事,或見鐵門緊閉就「調馬回頭」,或僅憑一張簽到表敷衍日常巡查。此事折射出的是目前部分基層黨員幹部漠視群眾利益和疾苦,遇到問題避重就輕、監管不力當「稻草人」、遇到矛盾繞著走等問題。

  只有把板子打下去,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發現一起、問責一起,發現一批、問責一批,才能切實打通責任層層落實的「中梗阻」,徹底激活黨員幹部幹事創業的「神經末梢」。

  ——四川省廣安市前鋒區委常委、區紀委書記、區監委主任祝松林

更多精彩,為您推薦

鄉鎮基層幹部注意了!這些利益不能沾

「我媽媽每天都在開會…」開會不解決實際問題,為開會而開會,嚴查!

最後期限還有2個多月!盡快投案自首

三個月巡查上百次,本該依法關閉的紙廠為何仍在偷偷排污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