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不改,綠水長流,金庸先生,我們江湖再見!

還沒從李詠去世的新聞裡緩過神,一夜過去,金庸先生就也駕鶴西去、消失不見。

2018年,一個悲傷的年份。

追過的球星退役了,看過的漫畫完結了,喜歡的歌手隱退了,讀過的作者去世了,崇拜的偶像消失了,童年的坐標沒有了。一個時代過去了,真令人難過。

正是這些人,給了我們一個多姿多彩的青春時代,架構起那些年有關青春的所有白日狂想。

從20世紀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先生共寫武俠小說15部,取其中14部作品名稱的字首,可概括為「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外加一部《越女劍》。

這麼多年來,先生的小說陪伴了一代又一代人,誰要是學生時代沒有如癡如狂的讀過先生的書,說出來可是要被人嘲笑的。

跌宕起伏的故事脈絡,各有特色的人物性格,這被寫活的一切,都是我們為之癡狂的原因。

先生曾說過「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如今,江湖仍在,卻永失金庸。

聽說先生生前留下的遺願是:「我希望我死後一百年、二百年後,仍然有人看我的小說,我就很滿意。」

今天,就用先生的一襲武俠夢,送先生最後一程吧。

《鹿鼎記》:

「大丈夫一言既出,就什麼馬也難追了。」

《笑傲江湖》: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會有江湖,人就是江湖。」

《天龍八部》:

「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國,千秋萬代,就只有一個阿朱。」

《書劍恩仇錄》:

「慧極必傷,情深不壽,強極則辱,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倚天屠龍記》:

「——郡主,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也是勉強不來了。

——我偏要勉強。」

「殷素素:無忌,你長大後,要當心被女人騙。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會騙人,你要記住啊。」

《神雕俠侶》:

「風陵渡口初相遇,一遇楊過誤終生。只恨我生君已老,斷腸崖前思故人。」

「終南山下,活死人墓;神雕俠侶,絕跡江湖。」

「郭襄:我走過山時,山不說話;我路過海時,海不說話;小毛驢滴滴答答,倚天劍伴我走天涯。大家都說我因為愛著楊過大俠,才在峨眉山上出了家,其實我只是愛上峨眉山上的雲和霞,像極了十六歲那年的煙花。」

《射雕英雄傳》:

「黃老邪:人人都說我是邪魔歪道,哼!我這邪魔歪道,比那些滿嘴仁義道德的混蛋,害死的人只怕還少幾個呢!」

……

最後,就像胡歌說的那樣:「先生走了,我們萬分不舍,但我猜先生自己或許會說 ,你瞧這些白雲,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離合,亦復如斯。」

先生,走好!

來源:娛樂鮮報

更多新聞

繼母虐待7歲男童致其顱骨粉碎成植物人,今日宣判!

重慶公車墜江事故初步核實15人失聯 生還希望渺茫

反轉!公車車撞向正常行駛小轎車 車上共10多人

警方通報「夫妻救助警犬被追責」,當事人:望視頻還清白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