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夜思|我想給你發微信,但你總是很忙

靜夜思|我想給你發微信,但你總是很忙

靜夜思|我想給你發微信,但你總是很忙

我曾經看過一個故事,一位老父親因為手機一個月沒有任何動靜,跑到手機店修手機。

工作人員問:「手機出了什麼問題?」

他說:「一個月了,一個孩子都沒有給我打過電話,肯定是手機壞了。」

工作人員檢測後告訴他手機沒有壞,老人拿著手機默默地流下眼淚。

這個故事像一根針猛然刺了我一下。

從大學開始,我每周都會定期給父母打電話。但是後來,工作越久,自己也變得越發忙碌起來,像一個高速運轉的陀螺,每天轉個不停,而父母也在高速運轉的同時被無意地甩開了。

漸漸地,從我給父母主動打電話,到來電提醒出現了父母的名字,才忽然發現,親情被我以「忙」的理由擱置了太久。

和父母通話也由之前幾十分鐘的暢談變成幾分鐘的寒暄。在一次又一次的草草通話裡,感覺自己像一支利箭,洞穿著對我們滿懷思念的親人。

靜夜思|我想給你發微信,但你總是很忙

前段時間坐地鐵,無意間聽到了對面一位中年女子和一位老人的對話。

老人看起來七十多歲,頭髮梳得十分整齊,沒有一絲凌亂。可那一根根銀絲還是在黑發中清晰可見。

中年女子和他聊著天。

「您歲數這麼大了怎麼還坐地鐵呀?人太多了,不安全!」

「我是去醫院例行體檢的,想著也沒多遠,就盤算著自己坐地鐵去吧!」

「兒女沒有陪您嗎?」

「他們工作都很忙,不想麻煩他們,我這身子骨,還能走幾步路呢,唉。」

「也真是,現在的年輕人工作太忙,忙起來連家裡都顧不上了,唉……」

接著,他們都陷入了沉默。

我無法真實地感受老人的複雜心境,但他最後那輕微的嘆息聲卻久久地在我的耳朵裡回蕩。

是真的很忙嗎?我不禁陷入了思索。

靜夜思|我想給你發微信,但你總是很忙

「我準備去上班了,先掛了啊。」

「我還在路上,回頭再打給你。」

「我在外面吃飯,下次再說啊!」

……

這些看似十分合理的理由,其實就是偽裝了的利箭,射向被孤獨包圍的父母。我們嘴中輕描淡寫的「我很忙」,傳遞到父母耳邊卻是冰冷的「你走開」。其實,我們可以很忙,但是對父母可以盡量有空。

靜夜思|我想給你發微信,但你總是很忙

中秋節那天,我在微信上收到林子發來的祝福。

看得出來,這是他精心為我寫的專屬祝福,而不是狂轟亂炸式的群發祝福。心中陡然升起一絲欣喜和激動。

但這時我又不知道該怎麼回復他,想著不如下班後趁著這個機會給他回個電話,好好敘舊寒暄一番。

下班後,「訂餐館」「買月餅」「選禮品」等一系列瑣碎的事把給林子打電話的事情沖到了腦後。

當我第二天忽然想起來,趕緊撥通了林子的電話,解釋了昨天的情況,雖然林子嘴上連連說著「沒事兒」,但我心裡仍然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很慚愧,朋友的主動熱絡,卻因我的忙碌而忽略。

想起某次聚會,有個同學吐槽:「現在大家都很忙!當大多數的友誼淪為‘點讚之交’時,我們還能夠聚在這裡,是一場多麼大的緣分啊。」

的確,隨著社交工具的盛行,「點讚」與「被點讚」儼然成了當下很多人維系友誼的一種方式。很多人也都變成了「點讚專業戶」,只要在朋友圈裡看到熟人的動態,他們的手指就會如閃電般劃過螢幕,動作嫻熟,手法精準。

靜夜思|我想給你發微信,但你總是很忙

有人說,朋友的疏離,從漸漸無話可說開始。

從無話不談到無話可說,這的確是一種悲哀。但是,有時候並不是無話可說,而是我們總會以「我很忙」為由婉拒對方,讓對方原本想說的話如鯁在喉。

有人說,童年的朋友,如同童年的衣裳,長大後,不是不願意穿,是無可奈何了。

很多時候也是這樣,不是我們不想去經營友情,而是一旦我們被「我很忙,你走開」這樣的潛台詞擊中時,就只能灰溜溜地離開。

當「關心」變成了一種「打擾」,無論是友情、親情還是愛情都會因此而變得陌生。

我們可以很忙,但對重要的人卻真的可以盡量有空。

來源:微信公眾號「阿識學長」(ID:zhijianwenyi2015)


作者:侯雪濤,專職教師,兼職寫字,寓教於樂,隨性生活,一個不安分的教書匠,一個不茍同的撰稿人,個人微信號:hou347382246。

監制:陳璟春

主播:蘇寧

編輯:袁麗娜、高凱源(實習)校對:劉怡然

靜夜思|我想給你發微信,但你總是很忙

對重要的人盡量有空!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