罰站學生幾分鐘 老師被關7小時 官方:抓人副所長系學生父親

「全程被人監視,限制人身自由,沒給過一口水,一粒飯……從派出所出來的那一刻起,淚水就沒有停止過。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我從來沒有因為孩子遲到而打過哪個孩子一巴掌!我勤勤懇懇教書,為什麼會受到一個這樣的待遇?」

最近,一條「老師罰學生站了幾分鐘,竟然被抓進派出所關了7小時」的消息在網路上迅速發酵。該消息稱,因學生遲到被老師罰站,身為派出所副所長的學生父親派人將老師帶走。

網傳女教師離開派出所後在微信工作群裡發的感嘆

昨晚,株洲縣官方信息稱涉事派出所副所長已被停職檢查,縣紀委監委已介入調查,最近將公布調查結果。

同日晚,株洲縣教育局和縣委宣傳部分別向記者證實,派人帶走女教師的副所長即為被罰站女學生的父親。

學生媽媽:女兒哭訴因遲到被老師「打耳光」,才選擇報警

當事學生小彤(化名)在株洲縣育紅小學上三年。10月17日,通過微信朋友圈的尋人消息,記者聯繫上小彤母親。

據小彤母親介紹,10月15日早上7點30分左右,株洲縣下大雨。小彤本來平時坐公車車,她不放心,就讓小彤父親送女兒上學。因為難打到車,最後遲到了十多分鐘。

早上8點20分左右下早自習後,小彤母親接到了女兒的電話。女兒在電話裡哭訴稱,因為遲到,自己被班主任何老師打了一個耳光,並被用力推肩膀,推上講台後被罰蹲馬步。

小童母親反復跟女兒確認後,給何老師打了電話核實情況。「當時她在忙,我感覺她沒有在意這個事情。」因無法接受女兒被打耳光,女兒又一直在哭,小彤母親最後報警。而小彤的父親趙某,正是淥口派出所的副所長。

因1歲的兒子生病走不開,直到中午12點多,小彤母親才來到淥口派出所,在這裡見到了何老師及其親屬和學校校長,幾方談到下午兩點多。小彤母親說,何老師當時稱自己可能是無意中打到了小彤,並和親屬誠懇地道了歉。她見此也不想再追究,就說「算了」,大家同時離開了派出所。

事發後當事學生受同學指責,產生心理壓力欲轉學

不過,小彤母親發現事情並沒有了結。10月15日下午,她接小彤放學回家時,校門口有學生對小彤說:「你闖禍了,你讓警察把何老師抓走了。」小彤就很不開心,對媽媽說:「這怨我嗎?老師打我了,他們還這樣說我。」

10月16日上午,小彤再次打電話給母親,稱同學都圍著她,指責她「為什麼要找警察把何老師帶走」。小彤母親感到女兒心裡有壓力,當天下午給女兒請了假,接回家安慰,並於當日下午到株洲市區看了一所學校,準備為女兒轉學。

10月17日上午7點30分左右,小彤出門了。小彤母親以為她去育紅小學上學,到中午打小彤的電話手機叫她吃午飯,才發現放在家裡沒帶走。聯繫學校,得知小彤並沒有去學校。小彤母親頓時急了,當即到學校調取監控,並報警。同時,發朋友圈求助,直到當天下午,才在民警的協助下找回。

原來小彤打算自己坐公車車前往市區的那所學校,下車後迷路了,被一名好心的陌生人帶到了上班的地方。而由於小彤一直不開口,這名好心人無法聯繫上家長,直到看到微信朋友圈的尋人信息,才連忙聯繫上家長並報警。

當事老師:當天多人被罰站,沒打學生耳光,可能不小心摸到她的臉

昨日下午,記者見到了何老師。她講述,10月15日上午確實下雨。早自習前,她就接到一名學生打來電話,稱因下雨,可能會遲到,最後有四五名學生遲到。小彤是其中遲到較晚的學生,當時她叫遲到的學生站在講台上,就走了。

「可能有動作手勢示意她站在講台上面,不小心摸到她的臉,但是絕對沒有故意打她耳光。」何老師說,當天遲到的不止小彤一人,她不可能打學生,也不可能只打她一人。

何老師說,早自習結束後,她接到了小彤母親的電話,問是不是打了小彤耳光,她說沒有打。之後,她還把小彤叫到教室門口,安撫正在哭泣的小彤,問小彤為什麼哭,「她說自己本來不會遲到,因為和爸爸一起出門才遲到,說完哭得更厲害。」

十多分鐘後,兩名身穿警服的男子出現在教室門口,將何老師帶到淥口派出所,何老師認出其中一人曾來學校幫忙給小彤開過證明。何老師說,在被帶走的過程中,警察沒有出示證件以及傳喚文件,也沒有做任何記錄。

何老師告訴記者,來到派出所後,她先是被兩名警察跟著,坐在一樓一間審訊室內,裡面有床,有刑具。後來又被帶到三樓,還是被貼身跟著,沒人來詢問,沒人找她做筆錄,「我感到很恐慌。」直到中午,何老師才見到了自己的親屬和學校校長。

何老師的姑媽說,當時她作為親屬來到派出所,要何老師向小彤母親道歉,因為「打沒打人不知道,但是罰站也是變相體罰。」何老師隨後向小彤母親道了歉,但是堅稱沒有打小彤耳光。從派出所回去後,何老師因「心裡不舒服」,解散了班級微信群。

10月16日上午,她接到小彤母親的電話,稱小彤被同學指責,言語很強硬,兩人矛盾再起。當日下午,小彤向何老師請假,而何老師也向校方請假,從10月17日開始休息。10月17日中午,何老師接到小彤離家失蹤的消息。

昨日下午,記者來到何老師任教的班級,詢問了部分學生。這些學生告訴記者,當天是有幾名學生遲到被老師罰蹲馬步,不過何老師並沒有打人耳光。學生並做了示範,「蹲馬步」為貼著黑板的牆蹲下,雙手端平。

調查:派出所副所長接到妻子電話,派民警將老師從學校帶走

昨日下午,記者從學校監控錄像看到,10月15日上午8點34分,兩名身穿警服的男子走路進入校園。8時47分,一人與何老師離開。

淥口派出所所長湯晟告訴記者,事發當天,小彤母親得知女兒遭遇體罰後,先是打電話給其丈夫,也就是該所副所長趙某,因當天是其值班,於是便安排一名民警和一名輔警前往學校,將何老師帶到派出所了解情況,後才撥打了110報警。

「9點01分接到110指揮中心派警,老師是9點02分到的派出所。」湯晟說,因涉及家屬,副所長趙某選擇了主動回避,未參與調查。湯晟還說,他們是依照《治安管理條例》相關規定請老師到派出所了解情況,未限制其人身自由,一直由民警「陪著」,在派警前安排民警到現場調查,也無不妥。

株洲縣育紅小學校長晏春華稱,事發當天,校方對老師被帶走調查一事並不知情,同時,小彤在派出所演示被老師扇耳光的情形時,也只是稱在臉上摸了一下。

「派出所從學校把老師帶走,要不要通知校方?為何在報警前,民警就趕到了學校。」晏春華質疑道。

對於校方提出的質疑,湯晟稱,「在學校了解也是可以的,我們是涉事方,不方便就此事表態。」

視頻監控拍下的何老師被警察帶走畫面

講述:當事學生此前也曾受罰,「大冷天洗50多個碗,衣服都濕透了」

採訪中,小彤母親稱,小彤不止一次受到體罰。小彤是班裡的生活委員,平時將全班同學的碗送到食堂去洗。今年年初的一天,孩子因貪玩忘了,將碗送到食堂時已經關門,何老師就讓她自己提回家洗。小彤心裡害怕,不敢提回家,最後在學校後門隔壁班一名同學家洗碗。

大冷天洗50多個碗,小彤衣服都濕透了。隔壁班這名學生的家長看到很氣憤,打電話告訴了小彤母親。小彤母親聯繫上何老師後,何老師趕緊把小彤接回家,在小彤母親面前誠懇道歉。

「當時我認為是孩子責任心不夠,受了體罰,雖說確實過分了點,我還是原諒了何老師。」小彤母親說,她沒有追究何老師的責任。

談及此事,何老師說,這已經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當時已經妥善處理。

校長晏春華則稱,當時小彤確實沒有及時將碗送到食堂,但何老師並沒有叫她自己去洗,而是有同學跟小彤說要自己洗完。小彤信以為真,就拿到同學家去洗了。

進展:

株洲縣紀委監委介入調查,今日將公布結果;涉事副所長已被停職昨日晚上,株洲縣發布官方信息,稱獲悉情況後,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10月17日,株洲縣紀委監委對此事開展調查。10月18日,株洲縣公安局已對淥口派出所副所長趙某作出停職的決定。調查組將繼續深入調查,根據調查結果依法依規處理,並於今日之內向社會公眾公布。

來源:株洲晚報

更多新聞

王寶強前經紀人宋喆涉職務侵占案宣判:被法院判刑6年

劉強東案涉案女子因誣陷被收押?美警方回應:不屬實

小男孩在幼兒園親了小女孩,雙方媽媽知道後反應截然不同

自帶口音的東北醫院通知,真的很接地氣了!哈哈哈哈哈哈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