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為什麼選擇自首? | 觀察

  「看著同事一個個被‘揪出來’,我非常焦慮……逃避終究不是辦法,與其擔驚受怕,還不如主動投案。」前不久,浙江省象山縣公路管理段東陳站站長林某來到縣紀委監委主動投案。

  林某的舉動催生了「多米諾效應」,此後不到一個月時間,縣公路管理段黨總支書記錢某、工程管理科科長翁某等6人相繼到縣紀委監委投案自首。

  從全國範圍來看,從河北省政協原副主席艾文禮,到湖北省襄陽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王代全,再到新近回國投案的海南省教育廳原副巡視員袁陵南,一系列「投案自首」的連鎖反應釋放出越來越強烈的信號——在反腐敗高壓態勢持續強化的當下,對於已步入歧途的黨員幹部而言,丟掉僥幸、迷途知返才是唯一正道。

  「早點投案才能早點解脫」——高壓態勢持續強化 「自首效應」不斷放大

  8月23日,江蘇省紀委監委發布了無錫市梁溪區委常委、常務副區長陳紅升自動投案的消息。一周之內,無錫市又相繼有兩名黨員幹部主動投案。

  從處級主管幹部到企業一把手再到基層幹部,無錫這三人所涉案件雖毫無關聯,但促使他們投案自首的原因卻是相同的。

  「前幾天看到陳紅升主動投案的報導後,對我觸動很大。」正如無錫惠山水處理有限公司原總經理蘇揮所言,「我的問題是逃避不了的,要把握機會,早點投案才能早點解脫!」4天後的8月27日,蘇揮到惠山區紀委監委主動投案。

  無錫的事例並非個案。黨的十九大以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永遠在路上的冷靜清醒和堅韌執著,一刻不停歇地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一系列動真碰硬的舉措彰顯了我們黨「反腐敗鬥爭不會變風轉向」的堅定決心,讓許多仍懷揣避罪幻想的違紀違法幹部逐漸認清形勢,回到相信組織、主動交代的正確道路上來。

  把握住機會的還有安徽省鳳陽縣政協原黨組成員、副主席史成龍。今年6月,安徽省滁州市紀委監委接到對史成龍的舉報,並對問題線索展開初核。調查組逐步接近違紀事實,讓史成龍惶惶不可終日、寢食難安。7月,他在手機上看到艾文禮主動投案的新聞,內心受到強烈衝擊。而半個月後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鐵的投案自首,「徹底成了壓倒我心理防線的最後一根稻草,我想我再不自首,可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除了以有腐必懲、有貪必肅的實際行動打虎拍蠅,徹底打消違紀違法人員的僥幸外,各級紀檢監察機關還通過多種形式向違紀違法人員「喊話」,進一步強化震懾氛圍。

  6月20日,四川省紀委監委發出《關於限期主動說清問題的通告》,敦促在惠民惠農領域,尤其是扶貧領域有違紀違法行為的黨員幹部及其他人員,在8月15日前向當地紀檢監察機關主動說清問題,同時鼓勵群眾檢舉反映有關問題線索。

  與此同時,該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利用報刊、電視、網站、微信公眾號等平台廣泛宣傳通告,並結合宣講會、公開欄、壩壩會等形式督促有關黨員幹部主動說清問題。在高壓震懾和政策感召下,四川省共有24971人主動向紀檢監察機關說清問題,上交違紀資金7363萬餘元。

  6個一起主動投案的監察對象——監督觸角不斷延伸 堵住孤註一擲的「後門」

  今年3月頒布施行的監察法,明確了六類監察對象,做到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察全覆蓋。隨著監督觸角的不斷延伸,貪腐的「漏網之魚」越來越少。

  監察法頒布不久,江西省修水縣紀委監委就收到一封反映該縣水電建築安裝有限公司管理人員與用電公司職工合夥貪污公司電費款的舉報信。

  4月2日,當核查組正準備去該公司了解情況時,該公司黨支部書記黃衛東、經理周雄軍、工會主席兼南崖電站站長王名勝等6人主動到縣紀委監委投案自首。

  「監察法出台後,我特別關注了監察對象範圍的規定。」周雄軍坦陳,「這兩天思想負擔特別重,感覺自己的行為要敗露了,知道紙包不住火,思前想後,說服大家一起來向組織坦白……」

  監察體制改革的制度優勢正不斷轉化為治理效能,逐步收緊反腐敗的天羅地網,持續擠壓違紀違法人員的僥幸空間。而監察法規定的12種調查措施更成為各地紀委監委的履職利器。

  2017年底,當聽聞滁州市紀委正在調查自己時,71歲的南譙區烏衣鎮黨委原副書記朱龍餘決定一跑了之。為迫使朱龍餘早日投案,調查組一方面對朱龍餘採取限制出境措施,同時由公安機關對朱龍餘實施網上追逃;另一方面,對朱龍餘及相關涉案人員的銀行帳戶、房產等進行凍結和查封,防止朱龍餘及其家人處理涉案款物。

  重重壓力之下,今年7月7日,朱龍餘主動到當地紀委監委投案。「正是監察法賦予監察機關的監察措施實用性、操作性很強,辦案人員通過適當運用監察措施,使被調查人認識到除了主動投案別無他路。」滁州市紀委監委相關負責同志告訴記者。

  此外,從聚焦群眾反映強烈的問題開展專項治理,到探索「提級巡察」「交叉巡察」等方式拓寬線索收集管道,再到借助信息技術手段使權力在陽光下運行,各地紀檢監察機關還通過不斷轉型升級監督方式方法,堵住違紀違法人員孤註一擲的後門。

  一封特別來信發布後,十餘人主動交代——貫徹寬嚴相濟的理念 喚醒對黨紀國法的敬畏

  陳紅升主動投案消息發布的第二天,無錫市惠山區陽山鎮光明村主辦會計楊虎下定決心主動投案。他把微信的頭像換成一張「從頭再來」的圖片,「從那一刻起,自己要改過自新,用行動來彌補因自己過錯所造成的損失」。

  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明確規定,黨的紀律處分工作應當堅持「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的原則,「處理違犯黨紀的黨組織和黨員,應當實行懲戒與教育相結合,做到寬嚴相濟」。

  紀檢監察機關依規依紀依法履行職責,持續取得良好的政治效果、紀法效果和社會效果。在政策感召下,違紀違法幹部逐步放下心理包袱,喚醒對黨紀國法的敬畏、對組織的信任。

  朱龍餘主動投案後,主動向黨組織申請交了最後一筆黨費。「選擇回來直面自己的問題後,我感覺踏實多了。」面對辦案人員,他忍不住眼圈泛紅、聲音哽咽,「回想起從前種種,我深感對不起多年來組織對我的關懷和培養,如今將被開除黨籍,我主動向組織申請再交一筆黨費,完成我如今最大的心願。」

  「我們堅持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的一貫方針,對主動交代問題的公職人員,綜合考慮問題性質、嚴重程度、認錯悔錯態度、退繳違紀所得等各方面情況,依紀依法分類處置。」安徽省滁州市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表示。

  這些違紀違法幹部痛改前非、真心悔過的背後,是紀檢監察機關一次次細致入微的思想政治工作。

  「請同志們以我為鑒,趕緊懸崖勒馬,盡早放下心理包袱向組織坦白,爭取寬大處理……」這一封特別來信的內容,出自廣東省清遠市房產交易中心原主任蔡勇之手。此前,蔡勇因利用職務便利為房地產開發等公司謀利多次受賄,被清遠市紀委監委立案審查。

  對違紀幹部以同志相稱,重溫黨章黨規幫助其尋回初心……組織的關懷一點點感化蔡勇,他寫下這封言辭懇切的信規勸與他類似的人早日懸崖勒馬。信件發布後,該中心副主任當天便主動向市紀委監委交代自己利用職務便利收受十餘萬元的違紀違法事實。隨後,又有十餘人陸續主動到市紀委監委交代自己的違紀事實。

  「無論是執紀監督還是審查調查,紀檢監察幹部都要做好思想政治工作。始終保持一顆真誠之心、大愛之心,才能真正做到‘懲前毖後、治病救人’。」清遠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鄧梁波說。(轉自《中國紀檢監察報》 記者 王卓)

更多精彩,為您推薦

一起涉黑案牽出90餘名公職人員,誰是”保護傘”

處理7846人!8月全國查處違反八項規定精神問題匯總

旅遊這樣”省錢”就違反紀律了

他們,為什麼選擇自首? | 觀察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