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動物日】聊聊野生動物保護

點擊上方「華商報」可快速關注哦!

10月4日,世界動物日!我們常聽到「野生動物是人類的朋友」、「保護它們就是保護我們自己」這些話,但如何善待這些動物朋友?如何保護它們?如何將想法付諸行動?這需要我們所有人來共同思考。

【世界動物日】聊聊野生動物保護

1999年,被非法販運的10只小黑熊,在西安鹹陽國際機場貨運部被查獲。

【世界動物日】聊聊野生動物保護

1999年,省林業廳放生上千條被非法販賣的蛇類,但大批在販賣過程中已死亡,面對這一場景,一位工作人員潸然淚下。

【世界動物日】聊聊野生動物保護

2001年,西安市太華路一家酒店出售黑熊掌被公安查獲。

【世界動物日】聊聊野生動物保護

2001年,西安市野生動物保護站就曾查處過我省目前最大的一起獵隼販賣案件,共查獲獵隼44只。當時,高陵縣一養雞場內,被走私的獵隼眼簾被細線縫住,裝在一個特質的布袋內,與肉雞一起混裝進木箱。

先來看看我們的「家底」 

大陸陸地國土面積占世界的6.5%,陸生脊椎動物種類達2100多種(哺乳類450多種、鳥類1180多種、爬行類320多種、兩棲類210多種),占世界陸生脊椎類動物種數的10%以上,是世界上擁有野生動物種類最多的國家之一。大陸野生動物資源不僅種類豐富,而且還具有特產珍稀動物多和經濟動物多的兩大特點。

【世界動物日】聊聊野生動物保護

2002年3月28日早晨6時許,中國陜西省珍稀野生動物搶救飼養中心內降生了一只雄性小川金絲猴迪迪,但由於其母親為人工繁殖飼養,母性不強。小迪迪一出生便被遺棄,中心工作人員只能採取人工餵養的方法來挽救這個小生命。

【世界動物日】聊聊野生動物保護

2002年7月,一只摔傷脊椎的金絲猴,正在接受正骨治療。

【世界動物日】聊聊野生動物保護

2005年,被非法販運的小熊貓被裝在狹小的鐵籠裡,長途運輸時被森林公安解救。

【世界動物日】聊聊野生動物保護

2005年,周至野生金絲猴一家。

為什麼要保護野生動物?

  首先,我們和動物一起生活在這個藍色星球,野生動物也一直是人類最好的朋友。一直以來為我們提供衣食住行,密不可分。保護野生動物,救助野生動物個體的價值往往並不在個體本身,而在個體背後的整個種群,以及和這個種群發生關係的方方面面,包括我們人類,所以,保護野生動物不僅事關大自然的生態平衡,還對我們人類的生存與發展有著重大的意義。

其次,如何對待野生動物是衡量人類文明進步的重要判斷依據。從早期,野生動物為人類提供了基本的食物和衣服,而今,野生動物資源與我們日常的生產生活更是緊密相關的。所以,對於野生動物,特別是瀕危野生動物,必須要採取一定的保護措施維護其正常的生存發展,最終達到永久可持續利用的目的。

還有,保護野生動物的終極目的是保護地球生態。比如發生在大約2.5億年前的生物大絕滅,殺死了海洋中大約96%的物種;但地球又很頑強,不管多慘都能恢復回來,1000萬年之後,物種多樣性就超過了絕滅之前的水平。物種早晚都要消逝,每個新生代哺乳動物物種的平均壽命也不過幾百萬年而已。自有生命以來,地球上至少99.9%的物種都已絕滅,絕大部分和人類沒有關係。其實,沒有哪個物種是「不可或缺」的,只有很少數的物種一旦絕滅可能會引發生態系統大崩盤。但崩盤也不是世界末日,幾千萬年過後,一切又都會從頭再來。人類可經不起這樣的折騰,因此,我們保護生態,保護野生動物,根本是為了保護我們人類。

【世界動物日】聊聊野生動物保護

2005年3月31日,周至縣集賢鎮秦嶺村一個普通的農民為搶救一只患病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金絲猴的生命,共計跋涉50餘公里山路

【世界動物日】聊聊野生動物保護

2005年4月3日,一只從長青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搶救的受傷大熊貓。在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實施手術。

【世界動物日】聊聊野生動物保護

2005月25日下午,藍田縣葛牌鎮粉房子村一組農民陳正西,在種田回來的路上發現了兩只與母親走失的國家二級保護動物——黑熊,在幫助小熊找媽媽無果後,陳老漢將兩個小家夥抱回了家中,家中生活貧困的他一邊暫時用奶粉餵養,就像照顧未出月的孩子。

【世界動物日】聊聊野生動物保護

2012年10月20日上午9時40分,根據指令,商洛市山陽縣森林公安局民警,在福銀高速漫川關收費站,截獲車牌號為「甘D302XX」半掛貨車一輛。從其車廂內查獲79只野生動物,其中42只均為猛禽。

【世界動物日】聊聊野生動物保護

秦嶺大熊貓亞種2010年10月佛坪自然保護區

對於野生保護的錯誤

當前,隨著野生動植物種類的不斷減少,大陸也越來越重視對於野生動物的保護。但是對於野生動物的保護還存在一定的認識錯誤。其中最主要的錯誤就是認為保護野生動物即不傷害野生動物,讓其順其自然生存及發展。順應自然,聽起來很美好,但實踐中卻根本無法執行——自然界的絕滅是一直存在的,大災難時有絕滅,平時也有絕滅。那麼,假如有一個本來要絕滅的物種被強行挽救回來了,這算什麼情況呢?會不會在這個過程中損傷了其它本該繁盛的物種的利益呢?動物間是有利益衝突的,比如流浪貓的繁盛通常都會給野生鳥類帶來嚴重傷害。不管怎樣,這顯然是對自然界秩序的嚴重「擾亂」。如果順其自然「不擾亂」,該滅絕的就讓它們滅絕行不行?問題又來了——誰該滅絕呢?大熊貓的地位至今也沒爭出個所以然,它們在野外天然棲息地的生活能力極強,本不用人擔心,真正的問題在於棲息地本身遭受了嚴重的人為破壞。野生動物保護原則其實就一句話:「盡可能維持棲息地現狀」(包括「恢復到以前的棲息地現狀」),這樣對人類自身最為有利。

華商報記者 寧峰 文/圖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