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夜思|年輕人,你就是做的太少但等的太多

靜夜思|年輕人,你就是做的太少但等的太多

靜夜思|年輕人,你就是做的太少但等的太多

1

一個剛上大學的小姑娘找我聊天,說自己好像是個透明人。

就是那種「在人群中披著隱形鬥篷,明明站在那裡,卻總不被人看到」的感覺吧。

別人嘻嘻哈哈鬧成一團,她手足無措地站在一邊插不上話,只好假裝在回微信的樣子。可從頭到尾,沒人發現她打開的對話框裡沒有一條消息。

早上八點有課,她起得最早,故意磨磨蹭蹭地收拾,等著其他幾位舍友,可她們經過她時,只是略帶驚訝地客套一句「你還沒走呀」,就笑嘻嘻地手挽著手離開了。

她的那句「等等我」像是在沸水中反復翻滾煮到稀爛的水餃,終究也還是沒能說出口。

她的名字是那種重名率超級高的常見名,可班裡的同學總是記不住,她們跟她搭話時總是帶著一點心虛的歉意:你是跟XXX一個宿舍的吧?你叫?

她為此偷偷哭了好幾次,在公號裡找到我微信,開門見山就問:

為什麼他們都看不到我?多希望有個人能來在意我呀,不需要很多,看到我就好了。

2

我理解她口中的那種「看到」,就像言情小說裡,酒會上獨自在陽台躲清靜的女主角總能邂逅男主,貓在天台偷偷哭的女孩總會收獲帶著體溫的手帕。

就算不能這麼理想,總也有同病相憐的女生來交個朋友,兩個都沒有存在感的人,一起互相依偎著取取暖也好。

可現實從來不是這樣的。酒會中的男主角總被最漂亮的公主吸引,天台上除了風雨和老鼠之外什麼也沒有,那個如你一般的人也隱身在自己的世界裡,你們都在等對方出現,但誰也等不到。

我問她:當舍友問你還沒走的時候,你為什麼就不順勢接上一句:我在等你們呀。反正都已經在等了,何必怕對方知道。

她被我問愣了,猶豫半晌才回:可如果我這麼說了,她們還是不等我,那我豈不是丟人丟到家?

那種自卑和驕傲交織的複雜情愫,讓她開不了口卻總不甘心,所以才會期待某個善解人意的人出現,讀懂她所有的渴望和別扭。

我不知道,一個人的一生,有多大的幾率能遇到這樣一個從天而降的人。但既然你已有了心心念念之事,又何必要通過另一個人才能得到。

微笑著做個自我介紹,坦然地說出等等我,或者乾脆就更老實一點承認:你們聊的那些我覺得有趣,但我不大懂,你們教教我?

這能有多丟人呢?最壞的結果也不過跟現在一樣,熱鬧都是別人的,而你只有自己。

你真正想要的東西,值得你為它一搏。

3

我剛工作的時候,曾經提交過一個很好的項目創意,拿給我當時的老板看。她眼中明明有讚許,但還是犯難:

你的想法很好,真的。但是你看,公司資源有限,沒辦法勻出人手在新項目上試水,如果做到後期,系統也不兼容,那就……嗯,所以……

沒事沒事,我也就隨便想想,不行的話就算啦。我匆忙為她,也為我自己解了局,那份策劃案被我壓在抽屜的最底層,像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一年後我跳槽去了另一家公司,同組的男同事幫我搬東西,無意中看到我丟在垃圾桶的那份策劃案兩眼放光:這個能不能給我。

拿去吧。我意興闌珊地擺手,反正老板說了,這也是個沒法兒弄的東西。

可就在我離開之後兩年,這個項目居然奇跡般地被他做成了,不僅做成了,還連帶優化了整個供應鏈,推廣之後將公司的淨利潤拉高了好幾個百分點,他也做到了幾連跳,成為公司史上最年輕的中國區經理。

之前要好的同事為我打抱不平:他不過就是撿了個便宜罷了,這策劃案本來是你的。

是啊,它曾經是我的,但那畢竟是曾經了。無論那是多麼好的機會,終究是我自己放棄了它。

我沒有像他一樣堅持,哪怕人手不夠,也要一邊忙著手頭事情一邊去調研新的市場;我也沒有他那樣的毅力,頂著所有人的不看好,自己從程序學起,跟技術部門死纏爛打軟磨硬泡,完成了公司跟新客戶的系統兼容。

而最最重要的,是我根本沒有想過他走的那條路,就像他在電話裡跟我說的那樣:

老板雖然還是沒說讓做,但也沒說不讓做啊,我就自己先做著,萬一做成了呢?

那是我從來沒想過的「萬一」,所以我心服口服。

4

我早已習慣了等,就像小時候等媽媽點頭買那件花裙子,像上學時等老師同意才會走出教室。

習慣性等待,習慣性被動,習慣性因為一句「可能不行」就忙不迭說「算了算了」。

即便我已經長大自立,口口聲聲說要做生活的主人,也還是一樣。

身邊有太多跟我一樣的人:

等著被問起才知道回答,等著父母同意才談戀愛,等著男朋友同意才換工作,等著老板同意才開始做事。

更可怕的是,我們常常意識不到自己的被動。每天只想著「要是她們跟我說話,我該怎麼回答才顯得落落大方」或者「我要如何才能說服他答應我」。

從一開始便錯了方向,無論再努力,也不過是南轅北轍。

長大之後的生活,不用等,也不需要那麼多七彎八繞的內心戲,歸根結底,不過就是:

我想做,我去做,我來承擔一切後果。

靜夜思|年輕人,你就是做的太少但等的太多

來源:微信公眾號天天成長研習社(Taocituzi77)


作者:陶瓷兔子,專欄作者,天蠍少女,文藝與理性兼備,傲嬌和有趣共存,解局情緒化,專治玻璃心,書《一個人的修養,看失意時的善良》正在熱賣中。本文經授權轉載。圖片來源網路。

監制:周庚虎

主播:陳醉

編輯:陳醉 趙冰

校對:蔡夢曉

靜夜思|年輕人,你就是做的太少但等的太多

放手一搏!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