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理群致青年朋友:農村正是整個中國的「根」

編者按

40年,一個家感知社會進步;40年,一個國經歷改革巨變。讓我們打開歷史變化關鍵點上的一封封家書,在人間真情中體會改革歷程,見證時代巨變。歡迎收聽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推出的「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特別節目《家書抵萬金·家國40年》。

改革開放後,大陸農村興起「打工潮」,離開農村到城市打工的農民通常被稱為「農民工」。一位大學畢業不久,在江蘇工作的年輕人,自稱「新農民工」,給北京大學教授錢理群寄來了他和朋友的《「新農民工」對話錄》,表達了從鄉村走出來的大學生,尤其是那些相對貧困的農村走出來的大學生遊離在城市邊緣的尷尬狀態,以及無法求得歸屬與認同的困惑。不僅這兩位大學生,很多從農村來到城市的打工者和大學生,都面臨著類似的問題。到底該如何面對?我們一起看看錢理群教授的答復。

錢理群致青年朋友:農村正是整個中國的「根」

讀了你們的對話,心裡很不好受。我一直關注來自農村的學生,也即「城市裡的鄉下人」。從你們的來信裡,我看到了殘酷的真實,令人震驚。你所說的在城鄉之間流浪的失根狀態,以及由此產生的「身份強化意識」和「失語」,以及走不出的「離去——歸來——離去」的生命循環,是一個現代社會的普遍現象。其實魯迅小說《故鄉》寫的就是這樣的生命模式。我最近也在和許多大學生討論「漂泊者」和「堅守者」兩種生命形態及其所存在的生命危機。在某種程度上,你們正是這樣的「漂泊者」,既融入不了自己所在的棲居地城市,又回不了鄉村,就成了「無根」的人。

要改變這種狀況,我以為,首先應該理直氣壯地認定:農村、家鄉——那塊土地,那塊土地上的文化,以及生育勞作在那塊土地上的普通農民,就是自己的「根」。在某種程度上,農村正是整個中國的「根」。因此,我對城市裡的大學生說,不了解農村,也就不了解中國,也就是無根。在這個意義上,你們和農村的血緣關係與精神聯繫,正是你們的一個優勢,是許多現代知識分子所缺少的。在這一點上,是不能有任何自卑感的。當然這並不是美化農村,否認農村的落後需要進行改造。在這個意義上,出身農村的人,又要走出農村,走到城市,甚至外國,接觸一個更廣大的世界。根據我的經驗,一個人,一個知識分子,如果能出入於城市與鄉村、高層與底層、中心與邊緣、精英與草根之間,就能夠得到更為健全的發展。從這個角度看,你們既有農村生活的記憶和經驗,又獲得了城市生活的體驗,更是一個大優勢,是單有一個方面(無論農村與鄉村)的經歷和經驗的同齡人所不具有的。你們不應該把這些經驗、體驗當作包袱,而應該切切實實地當作寶貴的精神資源,充分地利用和發揮。

我在這裡,還要強調一點:正在進行的農村改造與建設,是當下中國發展的最重要最迫切的一個環節,在這方面,你們這樣的來自農村的知識分子,是能夠、也應該發揮更大作用的,當然,方式是可以多種多樣的。應該有一些人再回到衣村去,無論怎樣艱難,甚至付出某種代價,也要服務於鄉村建設與改造。或許更多的人,要留在城市,一方面,要如你所說,以平常心態,既不自卑,也不過於自尊,逐漸適應城市生活,但在心靈深處,仍要保留那一塊鄉土家園,那是你們的生命之根。同時,也要以自己的方式,關注鄉村建設與改造,直接、間接地服務於鄉梓。

總之,我的基本看法是,不要把農村出身的「身份」看作是一個擺脫不掉的精神重負,而應該看作是寶貴的精神財富,並努力把它轉化為自己生命歷程中的精神資源,而且是本原性的,具有「根」的意義的精神資源。

以上意見,僅供參考。

錢理群

2004年12月9日

更多精彩,為您推薦

處理7846人!8月全國查處違反八項規定精神問題匯總

喜事這樣操辦就違反紀律

節日出遊前,這件事千萬別忘了!

錢理群致青年朋友:農村正是整個中國的「根」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