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產銷售都合法,卻無法上路了!西安這些電動車何去何從?

點擊上方「華商報」可快速關注哦!

今年5月,沿用了19年的電動自行車國標終於完成了修訂並正式發布成為最新的強制性國家標準,《電動自行車安全技術規範》將於明年4月15日正式實施。但現實是,街頭出現的大量兩輪電動車超出了新國標,仍在「可以生產—可以銷售—可以購買—無法掛牌上路」的旋渦中打轉。

生產銷售都合法,卻無法上路了!西安這些電動車何去何從?

   華商報記者了解到,從2006年8月20日起,西安交警部門開始正式為電動自行車掛牌。十幾年來,電動自行車已習慣被叫做電動車,而且湧現出了兩輪、三輪甚至是四輪,只是有許多電動車都屬於被查處對象,原因是超出國標的電動車無法掛牌也不被允許上路行駛。但超標電動車在被交警查處之後,往往又會重新回到街頭。

   近期,華商報24小時新聞熱線029-88880000陸續接到市民反映:購買了全新電動車(兩輪),卻無法掛牌,騎著未掛牌的電動車上路,會遭遇交警嚴查甚至罰款、扣車。

超標車

「速度快、馬力大、續航遠、沒人管」成賣點

   最近,記者先後對西安市多個電動車銷售市場進行走訪,發現各經銷商主打的銷售產品都屬於最高設計速度大於25公里/小時的車輛。「那種帶腳蹬速度低的小型電動車幾乎無人購買。」在北關電動車市場一位經銷商說。

   在長安區鳳棲原地鐵站附近沿街有多家商鋪銷售電動車,其中不少還是知名品牌。「這車子銷量特別好,跑‘摩的’大多選我們這款。充滿電最少能跑100公里,車速一共三擋,調到運動擋的話速度能上60公里/小時。」一位銷售人員介紹著。

   在傘塔路的電動車銷售市場,一銷售人員介紹:「交警只查帶人的黑‘摩的’,你自己平時上下班用,有正規發票交警憑啥管你,隨便騎沒事。」

   經九路一電動車銷售人員說:「今年確實有個新國標出台,說是電動車時速不能超過25公里。其實也就是擺擺樣子,不會有人管的。咱們的車子是大品牌,知名企業合法生產的正規產品。國家都允許廠家生產這些所謂的超標電動車,也有質監頒發的合格證,我們店又有工商營業執照,都是合法經營。只要是正規品牌的電動車,買了肯定沒問題。」

交警:目錄內車輛能掛牌

「超標車」不能掛牌

   9月14日,記者從西安市車管所了解到,目前西安市對電動自行車實施掛牌備案登記制度,電動自行車需懸掛藍色小型非機動車牌,這項業務在西安車管所東、南、北區分所即可辦理。

   14日下午,在位於滻灞汽車主題公園內的西安車管所東區分所,記者從前台咨詢了解到,給電動車掛牌在11號窗口辦理。與其他窗口排隊人員較多不同,11號窗口排隊辦業務的人很少。等待10分鐘後,排到記者時,上前咨詢了窗口民警關於電動車掛牌的相關程序。

   窗口民警拿出一本2018年電動自行車產品市場檢驗目錄名單(第一批),檢驗單位為陜西省產品質量監督檢驗研究院。「只有在這個目錄內的電動車才能掛牌,掛的是非機動車牌。」民警說。

   記者注意到這本目錄裡包含了產品名稱、商標、規格型號、經銷單位、生產單位等,此外還包含了電動自行車相對應的照片。據了解,這個目錄中涉及到的電動自行車型號甚至連市場上銷售種類兩成都不到。從目錄中登記的車型照片看,這些車輛均為小型電動自行車,除電力驅動外還包含了腳踏功能,外形上看幾乎和新國標中要求的樣式吻合。

   「不在目錄的屬於超標車,當然不能掛牌上路。」民警介紹到,「在目錄內的,只用拿購車發票、車輛合格證,繳費6元即可隨時辦理掛牌登記。」從民警介紹來看,上述市民購買的電動車明顯超標,因此也就無法辦理掛牌。

   另據記者了解,最近幾個月來,西安市電動自行車掛牌數量每個月在七八千輛,而統計數據顯示目前西安市掛牌電動自行車有134萬餘輛,超標電動車數量或大於掛牌電動自行車數量。

電動車難題如何解決

2013年4月24日通過的《西安市道路交通安全條例》明確規定,電動自行車符合國家標準的,經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登記後方可上道路行駛,上路行駛應懸掛非機動車號牌和攜帶非機動車行駛登記證。此外還禁止超過國家標準的電動車上路行駛。

   照此看,超標電動自行車的整頓,壓力聚焦到了交警身上。可老百姓對這種僅僅管理末端的方式卻不能接受。「正規管道購買的電動車卻不能掛牌,上路被就交警查。」不少市民說,這種「揚湯止沸」的整頓城市交通秩序的方式,無疑讓老百姓成了「冤大頭」。

今年前8個月——

西安交警查處兩輪電動車違法5.3萬餘例

   針對電動車存在的交通安全隱患問題,西安交警部門多年來一直在想方設法整治治理,而且形式多樣。有交通違法的日常查處,有針對兩三輪非法載客等某一類群體的集中專項整治,也有制定措施劃定區域禁止通行,「有效果,但電動車上路已經表現在交通出行上,畢竟屬於最末端管理了,整治治理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了警民關係,甚至是暴力抗法的行為。」西安交警部門一位資深民警分析說。

   記者梳理公開報導的數據,2017年全年,西安交警共查扣兩三輪車及四輪電動車7萬餘輛次,對於經司法鑒定不屬於非機動車的75類超標電動車,涉嫌非法載客營運且未取得摩托車駕駛證的一律行政拘留,2017年行政拘留近3000人次。今年前8個月,西安交警查處兩輪車違法5.3萬餘例,三輪車違法1萬餘例,四輪車違法260餘例,合計64230例,行政拘留三輪、四輪電動車違法駕駛員2300餘人次。

   「所有的數據每年都在上升,說明交警部門的執法力度一直在加強,但是對於廣大市民和交通參與者來說,因為電動車上路行駛存在的安全隱患並沒有減少太多。」一資深民警說,「電動車在上路之前還有生產和銷售環節,如果超出國標的電動車無法生產和銷售,交警在末端的管理也就會大大減輕,其實針對電動車的交通管理應該是嚴厲打擊極少數違法上路行駛,教育引導符合國標的電動自行車遵法守規,而不像現在幾乎都是在查處違法上路的超標電動車,總感覺力不從心。」

聲音

市民:不能上路為什麼還讓賣?

   「城市道路中,我們隨處可見不守交法的電動車穿梭在車流、人流中,確實給道路交通安全帶來了極大的隱患。」一位市民說,「此外,在人流、車流密集處,地鐵站口,公車樞紐處,黑摩的紮堆載客現象也是屢見不鮮,不僅不安全,還影響市容。城市無序的電動車使用現狀確實應該好好管一管了。」

   另一位市民表示:「我們把電動車買回家就是用來代步的,可如今商家大肆宣傳銷售的都是大動力、速度快的電動車。老百姓買回家,交警卻說是超標車,不讓掛牌不能上路。政府對城市電動車無序行駛等進行整頓是好事情,但這個板子不能打到老百姓身上,讓老百姓為政府的整頓行為買單。」

   「讓賣就應該讓使用,不讓使用就不應該讓賣。」還有市民表示,「我認為這種不管銷售超標電動車的經銷商,卻嚴查市民使用超標電動車的現狀,是一種懶政的體現。」

交警

一起起警民矛盾讓電動車整頓遇瓶頸

   就在記者采寫這組報導時,發生了一件極具典型性的因整頓電動車亂象發生的襲警事件。

   9月7日早高峰,公安交警碑林大隊小雁塔中隊民警毛偉、李縱橫帶領3名輔警組成整頓小組,在南二環太白立交橋下西北角由東向西輔道上,依法糾處兩、三輪車非法載客、不按規定車道行駛等交通違法及不文明行為。

   當日上午8時20分許,一紅衣男子駕駛的兩輪電動車後座搭載一名女士,看到毛偉攔截,男子加速沖卡逃離,隨後在太白立交橋下向南逃去。「後座上的女士差點跌落下來,嚇得尖叫幾聲。」李縱橫回憶說。8時40分許,正當整頓小組在路邊準備拖移查扣的電動車時,一名戴著白色棒球帽的紅衣男子騎兩輪電動車逆行駛來,期間有彎腰在車踏板上撿拾的動作,隨後便是毛偉被磚砸中。行兇者即此前沖卡男子,已落網。

   受傷的毛偉隨即被送往附近醫院,因傷情較為嚴重,又被轉往西京醫院救治,其臉部左側上頜、左眼眶、左顴弓骨、鼻梁骨等多處骨折,需要住院治療並進行手術。

   「超標電動車上路,作為交警按照法律法規我們肯定要查、要管。可當下這種允許賣不允許上路的管理模式,使得交警在整頓電動車時遭遇瓶頸。」一位一線交警說,「市民往往不配合,有時甚至是攔下了超標電動車,怕投訴、怕激化矛盾,不敢處罰,只能批評教育,可批評教育很難起到顯而易見的整頓效果,也使得超標電動車在城市肆意橫行成為頑疾。」

方向

「禁摩令」悄然放開 給電動車治理提供新思路

   電動自行車新國標將於2019年4月15日實施,新電動輕便摩托車及電動摩托車國標也已經公示報批。2018年國家相關部委已對電動車市場秩序從頂層上給出了整頓方向。在此之際,西安市對城市電動車管理是否需要更具完善的管理辦法?

   與交警嚴查超標電動車交通違法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西安城區的摩托車愛好者排隊前往長安車管所為摩托車掛牌、增駕摩托車D照,這是因為西安市的禁摩令悄然放開了。

   近年來,因為機動車保有量急劇增加,西安的交通擁堵問題日益嚴峻,因此取消禁摩令的呼聲一直存在。去年11月,西安市政府官網發布了《關於規範性文件清理結果的決定》,其中被清理的文件就包括2009年頒發的《西安市人民政府關於加強道路交通秩序綜合治理的通告》。而其實早在2000年5月西安市就宣布了「禁摩令」,於當年7月1日起實施,上述文件只是更加穩固了「禁摩令」的強制力。

   西安禁摩令取消的消息在各大摩托車友群裡發酵著,更有摩托車愛好者稱在今年2月2日為愛車辦理了摩托車行駛證,更加坐實了禁摩令悄悄取消的情況。

   最近,記者前往長安車管所進行了走訪。「需要先在西安交警官方微信預約掛牌業務,然後需在西安稅務辦稅大廳繳納購置稅,再購買保險,待預約排到時即可前往長安區車管所辦理摩托車掛牌。」民警介紹,「預約目前需要5日左右。禁摩解禁後,現在騎摩托車只要遵守交通法,交警就不會查扣。但必須戴頭盔,而且錄影頭一樣會拍下交通違法行為,作出相應處罰。」

   隨著新國標的頒布,明確了電動車的分類,屬電動自行車的按照非機動車管理,屬電動輕便摩托車、電動摩托車的按照機動車管理,勢必給管理電動車起到一定的指導作用。此外據記者了解,一些電動車品牌及產品也申請進入了工信部《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目錄內的電動車車型將可按照機動車掛牌程序納入城市機動車管理范疇。

   「國家部委從國標上將電動車明確分類,屬於非機動車的按照非機動車對待,屬於機動車的按照機動車對待。」一相關人士說,「不再讓電動車混淆概念,從而給政府部門對於經銷商銷售、市民騎行上路有了管理方向。此外即便在對待交通事故時,交警也能更加明確事故責任。」

   據介紹,目前西安市也可對進入工信部《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中的電動摩托車掛牌。「但這個牌照屬於摩托車黃色牌照,車輛歸類為機動車,要購買保險,駕駛員上路要有D照。」民警說。

   在記者走訪中,西安車管所的一位民警介紹,目前西安市場上存在大量的電動車,既不符合2018年電動自行車產品市場檢驗目錄名單(第一批),不屬於非機動車,也超出了即將實行的新國標,同時又不在工信部公布的機動車目錄中,所以更無法辦理機動車車牌。「這些車輛兩邊都靠不上,所以才是管理中最難的地方。」

   在記者採訪中,民警關於電動車的日常管理也是說法較多,「的確應該嚴查嚴管的,應該從生產、銷售環節同步進行,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上路以後才管理。」

   根據記者走訪,電動車的尷尬是普遍存在,但是不同城市採取了不同的管理方式,在西安市交通擁堵日益嚴峻的形勢下,一味靠上路查處並不能禁絕電動車的亂象,符合地方特點的管理規範措施可以為城市交通秩序管理提供幫助,否則會導致使用超標電動車群體更加尷尬和無助。

電動自行車還需要一個「解決辦法」

楊鵬

今年5月,沿用了19年的電動自行車國標終於完成了修訂並正式發布,從而成為最新的強制性國家標準,《電動自行車安全技術規範》將於明年4月15日正式實施。但現實是街頭出現的大量兩輪電動自行車超出了新國標,仍在「可以生產-可以銷售-可以購買-無法掛牌上路」的旋渦中打轉。

   要說起來,電動自行車超標這一問題由來已久。超標既是由企業突破現行國標「生產」而來的,也是經由非法「改裝」而來。從媒體這些年報導來看,前者占超標電動自行車的相當大比例,曾有報導稱「至少80%以上」。伴隨著電動車的大量普及,它可能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讓人無比操心它在交通安全和人身財產安全方面的一些突出問題。

   客觀地說,電動自行車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重、越來越快,部分指標已經超出了1999年出台的國家標準,此種現實迫使電動自行車國家標準的修改提上日程。然而,當新國標出台後,電動自行車行業算是擺脫了已經嚴重不合時宜的舊國標的束縛,不過,因為新國標步子邁得不如廠家和消費者想像中那麼大,以至於「超標電動自行車」難題並未真正解決。

   原因在於,按照即將實施的新國標,目前街面上以及經銷商倉庫裡的電動自行車依然普遍超標,也就是說,即便是電動自行車企業完全遵照新國標,混亂的非法改裝市場也得到了有效治理,可是,經銷商們正趕在新國標尚未實施前這段時間想方設法「去庫存」。或者承諾買車同時可以辦理牌照登記,或者滔滔不絕灌輸給消費者一個「隨便騎沒事,交警不會查」的故事……某種意義上,在生產源頭、改裝市場都不能流出「超標車」的前提下,大量超出舊國標也超出了新國標的電動自行車何時退出、如何退出,顯然也是個問題。

   年初,據媒體報導,相關部門表示,一是對於使用年限較長、接近報廢的電動自行車,消費者可以選擇自然報廢;二是對於未達報廢期限的,可以選擇以舊換新、折價回購、發放報廢補貼等方式消化;三是選擇納入機動車管理,申請摩托車牌照,「將由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根據有關法律規定和當地實際情況,制定出妥善的解決辦法」。由此看來,新國標出台之後,其實還需要一個「解決辦法」。

來源:華商報記者 謝濤 李小博 實習記者 王娜 采寫 攝影 趙彬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