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和艾米莉·狄金森,誰寫出了你眼中的中秋月?

2018.9.24 八月十五·周一

團聚

思念

中國人的節日好像都跟家庭相關。

春節元宵自不必說;清明會祭祀家中先祖;七夕情人白頭到老也是一個家。

中秋寄情於月亮,講究團團圓圓。

雙語君(微信ID:Chinadaily_Mobile)在社交平台上發起過一個小型腦暴,問大家印象中的中秋是啥樣兒的。

答案十有八九都和家相關。

回爺爺奶奶家和家人一起,那時候爺爺還在,奶奶身體很好,還能為一家子人準備一桌子菜,邊吃邊看晚會,簡簡單單沒什麼特別。但那間院子,承載了我從小到十幾歲這個時間段所有溫情又美好的記憶,小時候,幸福真簡單。

大學離家遠,四年中秋節都沒在家裡過,每年切開的月餅,我都說把我那份兒給吃了吧,反正也吃不到,但家人都會給我留著。

他去了國外讀書,時差十三個小時,當整個朋友圈都在過中秋,他還在八月十四……把頭頂圓月拍下發過去時,彼此瞬間紅了眼眶……原來,「我們看的是同一個月亮是這麼心酸啊,從別處都找不到共通的地方,只能寄望於那顆遙遠冰冷的星球。看似是寬慰,實則是濃鬱的鄉愁。

我們人類很有默契,把普世的情緒放到同一天抒發,稱作節日;古人是這樣,外國人不也例外。

下面這些凝練的文字,或許也是你內心的寫照。

水調歌頭

蘇軾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How rare the moon, so round and clear!

With cup in hand, I ask of the blue sky,

‘I do not know in the celestial sphere

What name this festive night goes by?’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I want to fly home, riding the air,

But fear the ethereal cold up there,

The jade and crystal mansions are so high!

Dancing to my shadow,

I feel no longer the mortal tie.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She rounds the vermilion tower,

Stoops to silk-pad doors,

Shines on those who sleepless lie.

Why does she, bearing us no grudge,

Shine upon our parting, reunion deny?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But rare is perfect happiness–

The moon does wax, the moon does wane,

And so men meet and say goodbye.

I only pray our life be long,

And our souls together heavenward fly!

(林語堂譯)

陽關曲·中秋作

蘇軾

暮雲收盡溢清寒,

銀漢無聲轉玉盤。

此生此夜不長好,

明月明年何處看。

The Moon was but a Chin of Gold

Emily Dickinson

The moon was but a chin of gold

A night or two ago,

And now she turns her perfect face

Upon the world below.

一兩夜之前,

月亮只是一個金黃的下巴

現在她變成圓臉

俯瞰著世間。

Her forehead is of amplest blond;

Her cheek like beryl stone;

Her eye unto the summer dew

The likest I have known.

她的額頭黃極了;

她的臉頰像綠寶石;

她的眼睛堪比夏日的露珠

我認識這個最受喜歡的人。

Her lips of amber never part;

But what must be the smile

Upon her friend she could bestow

Were such her silver will!

她的琥珀色的唇從不張開;

可是她給予朋友的微笑

一定是什麼呢?

是她銀色的意願!

And what a privilege to be

But the remotest star!

For certainly her way might pass

Beside your twinkling door.

做一顆最遙遠的星,

是多麼奇異的恩典。

因為她的路線或許經過

你閃爍的門邊。

Her bonnet is the firmament,

The universe her shoe,

The stars the trinkets at her belt,

Her dimities of blue.

她的軟帽是蒼穹,

她的鞋子是宇宙,

她的腰帶綴滿了星星,

她的藍色薄紗便是夜幕。

(Gloria Laura譯)

如果是在學校想家亦或是在外打拼,不要忘了,抬頭望月,低頭思鄉。

要是你正癱在家裡的床上還沒起來,那就要當心了,記得有個小可愛對我開頭的那個問題回復說:「不聽話是會被月亮割耳朵的。」

歡迎在留言區和我們分享你的中秋,節日快樂。

Notes

celestial: [sɪ’lestɪəl]adj 天上的;天空的

sphere: n 領域;界

festive: adj 節日的;喜慶的

ethereal: [ɪ’θɪərɪəl] adj 超凡的;縹緲的;

mansion: n 大廈

mortal: adj 不能永生的;終有一死的

vermilion: [və’mɪljən] adj 鮮紅的;朱紅的

stoop: v 俯身;彎腰

grudge: n 積怨;怨恨

wax: v 漸圓;漸滿

wane: v 衰落;衰敗

heavenward: adv 朝天上;向天空

chin: n 下巴

ample: adj 足夠的;豐滿的

beryl: [‘berəl]n 綠柱石

dew: n 露水

bestow: v 給予;授予

twinkle: v 閃爍;閃耀

bonnet: n (帶子系於下巴的)童帽;舊式女帽

firmament: [‘fɜːməm(ə)nt]n 蒼穹;天空

trinket: n 小首飾;小裝飾物

dimity: n 一種透明的凸紋條格麻紗

主播:拉面

編輯:左卓

本欄目由中國日報雙語新聞與奧德賽閱讀聯合出品。

推 薦 閱 讀

英國老奶奶身患癌症,卻在成都開了家小店,改變了很多人的一生

中國日報雙語新聞

↑長按關注中國最大的雙語資訊公眾號↑

大家中秋快樂啊~

蘇軾和艾米莉·狄金森,誰寫出了你眼中的中秋月?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