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專訪馬雲:已識乾坤大,猶憐草木青

新華社專訪馬雲:已識乾坤大,猶憐草木青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在杭州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9月18日攝)。新華社記者 黃宗治 攝

「馬雲要退休了。」隨著這個教師節的一封公開信,一個消息不脛而走,各種猜測隨之而來。

帶著各種問題,新華社記者對馬雲進行了專訪。

談卸任:


對企業和個人來說,退就是進

新華社記者:

到明年教師節還有一年時間,作為董事局主席,除了做好交接棒的工作外,還有哪些工作需要在這一年裡啟動、完成或交接?

馬雲:

三年以來,整個公司的經營機制、團隊機制都交接得非常順利。我在阿里的絕大部分工作和業務都由張勇接管了。每個月我們還會抽出幾天時間,認認真真地交流。

目前,我還在負責阿里的國際化、生態體系建設、文化建設以及經濟體協同等方面的工作,在接下來的一年裡,我也會做好交接。

像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外界總以為是一家企業,其實是完全不同的兩家,中間的協同工作現在是我在做,今後也需要交接給張勇他們。

新華社記者:

卸任以後,您還會對阿里巴巴的戰略起到多大的影響?您今後還會復出嗎?

馬雲:

其實當時我卸任CEO(首席執行官)時,就有人「預言」我總有一天會回來。但是事實證明,我卸任CEO已近六年,阿里不但不需要我回到這個崗位上,而且發展得越來越好。

我充分相信,張勇以及他以後的團隊會做得越來越好。

當然,毫無疑問,我現在還是合夥人。而合夥人的職責不是制定戰略,而是堅守阿里的願景、使命、價值觀、戰略。只要它們不搖晃,阿里就不會搖晃。

新華社記者:

「退」有許多性質,有激流勇退,也有功成身退,有以退為進,也有退而不休,您覺得您屬於哪一種?

馬雲:

首先我覺得我這不算休,而是進步,算是以退為進吧:既是公司的進步,也是個人的進步。

如果把阿里的事業比作4×100米的賽跑,我只是跑了第一棒而已。有人說我可能害怕了,我說我從來沒有害怕過未來,也沒有害怕過今天。我只是知道論能力和精力,我已經不是未來帶領公司的最佳人選。

我一直說阿里承擔著偉大的使命和願景,要走102年。但是我一個人是走不下去的,個人的閱歷、背景、知識結構、體力、精力是有限的,必須要建立制度,建設文化,培養人才。

和逍遙子(張勇)以及他的年輕團隊比起來,我確實有些不一樣的東西,比如有創始人的光環,有自己的闡釋問題、經營管理的方式方法。但是,他們身上的東西我也沒有,比如知識結構的全面性、系統性。

我今年54歲,從現在起到70歲,也有16年可以幹其他事業。這麼多年積累的經驗,可能用來做電商做互聯網方面有點「老」了,但是用來做其他事業,還是年輕人。說不定我能玩出一個新的來,多好啊!

談經濟:


把我們自己的事情做好

新華社記者:

阿里的使命是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那麼在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的當下,天下的生意會不會更難做?

馬雲:

這個使命必須推進下去,有困難才需要使命。

我相信阿里巴巴新一代的年輕人、年輕的主管人會圍繞這個使命堅定地向前走,慢慢地會打開局面,現在只是一個挫折。

我覺得現在還是有很多機會。像歐洲、俄羅斯、東南亞、非洲、南美這些國家,我越去越有信心。

新華社記者:

去年年初,您和特朗普總統會面時,表示會幫助美國新增100萬個就業崗位,現在這個承諾還能做到嗎?如果下次再見到他,您想說些什麼?

馬雲:

這個承諾是基於中美友好合作,雙邊貿易理性客觀的前提提出的。當前的局面已經破壞了原來的前提,已有承諾沒有辦法完成了,但是我們不會停止努力,會努力推進中美貿易健康發展。

我想說,兩國間的貿易,世界上的貿易確實需要完善,但是貿易不是武器,不能用來打仗,它應該是和平的推進器。

新華社記者:

現在國內外經濟形勢面臨諸多不確定因素,您如何看待這樣的形勢?

馬雲:

一切都順順利利,就不會有企業家,優秀的企業、企業家都經歷過甚至誕生於困難時刻。

所有了不起的企業都是歷經經濟周期性災難造就的,只有經歷過這種災難的企業,才是真正了不起的企業,沒有經歷過災難的企業,即使你今天做得很大,也未必能夠贏在未來。

新華社專訪馬雲:已識乾坤大,猶憐草木青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在杭州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9月18日攝)。新華社記者 黃宗治 攝

「東方不亮西方亮」,我去了許多國家和地區,發現機會無處不在。

中國也在進一步推進改革開放,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我們會正視困難,而解決方案也在我們自己身上,關鍵是把我們自己的事情做好。

阿里成長到現在,也遇到許多批評指責。不少批評是中肯的,但是有的指責則是惡意的。船大了,風就來了嘛,我們「借假修真」,修出自己的真材實料。就拿我的脾氣來說,過去一點就爆,現在也好多了。

談教育:


讓孩子做他最好的自己

新華社記者:

您一直關注鄉村教育,關注留守兒童,主張辦寄宿制學校,您的理由是什麼?

馬雲:

這是我們到農村調查的結果。我認為不能讓農村的留守兒童沒有得到好的教育就進入社會,但是偏遠的學校留不住年輕老師,怎麼辦呢?所以我的設想是通過建設鄉鎮的寄宿制學校,把老師留在鄉村。而且,這個問題現在也得到了教育部門的重視。

新華社記者:

我們知道您曾經高考落榜,考過三次大學,現在也有人拿您的經歷為學生減壓,您怎麼看?

馬雲:

唯高考論是不行的,畢竟每個孩子都有不同的命運和能力,但是努力還是要強調的,如果我放棄復讀,就不可能有今天,如果我考不進大學,也不可能有今天。只要自己經過努力了,得到的東西哪怕很低,也還是自己的,如果你不努力,放棄了,就什麼都沒有。

新華社記者:

您說,教育很複雜,比做阿里複雜多了。這是吸引您做教育的一個原因?

馬雲:

我做教育的一方面原因,是在師范大學學習過,從事過教師職業,一直熱愛這個職業,另一方面的原因,是我見過世界上的各種人,有很壞的人、很好的人,也有很了不起的人,看到了許多挫折,明白了許多道理。這讓我知道教育的作用有多大,讓我知道,教育最終是要讓自己做最好的自己。

新華社專訪馬雲:已識乾坤大,猶憐草木青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左一)在杭州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9月18日攝)。新華社記者 黃宗治 攝

如果去教人當物理學家,我肯定不行,但是去教人做最好的自己,我覺得可以有所貢獻。

隨著社會的發展,技術的進步,可能現在孩子學的許多東西到二三十年後就沒有用了,但是讓孩子做最好的自己,可以讓他們受益一輩子。

來源:新華社

記者:馮源 吳帥帥


監制:劉洪

編輯:梁甜甜

校對:董靜雪

新華社專訪馬雲:已識乾坤大,猶憐草木青

已識乾坤大,猶憐草木青!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