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三里屯,「NO滴滴」

夜幕下的三里屯,「NO滴滴」

本文首發自新京報公眾號「尋找中國創客」(ID:xjbmaker

和一周前不同的是,司機們的口吻從「沒有滴滴」變成了「打不到滴滴」。

全文3837字,閱讀約需8分鐘。

「時間也是錢呀,哥們,你打滴滴還要等兩個小時。」

凌晨1點,站在仍然人來人往的三里屯太古裡,黑車司機老張(化名)正變著法子來證明他20公里的路程要價180元的合理性。常規來說,這段路程只要60元左右。

這是9月16日的凌晨,滴滴恢復夜間經營的第一夜,老張和他的同伴們依然堅守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他們手中晃著車鑰匙,不斷地向舉著手機站在路邊焦急等待的男男女女詢問,「帥哥/美女,去哪兒?」

經過一周夜晚無滴滴可用之後,滴滴的歸來似乎並未給三里屯的年輕人們帶來寬慰。期待中的英雄拯救世界戲碼沒有上演。如果這時你打開滴滴出行的 App,快車顯示等待人數124人,預計等待2小時——通常,實際的等待時間要比軟體顯示的更久。

所有的規則在這裡似乎都失去了作用,凌晨的三里屯充滿了著急回家的人們與四處攬客的司機,計程車與黑車們混在一起,互相哄抬乘車的價格。唯一和一周前不同的是,他們的口吻從「沒有滴滴」變成了「打不到滴滴」。

過去的一周裡,有人想念滴滴,也有人痛恨它,但當指針歸零,人們最想要的是在文明的秩序中及時又安全的抵達。我們離做到這個願望可能還比較遙遠,但能肯定的是,這一定不是一周之內某家公司的整改和一夜之間整個行業的雷厲監管所能做到。

━━━━━

「NO滴滴」

樂清女孩搭乘滴滴順風車遇害10天後,9月4日,滴滴宣布將從9月8日至9月15日期間暫停深夜(23:00-凌晨5:00)服務,將旗下網約車業務下線整改一周,進行安全大整改。

這家出行領域成長最快的獨角獸企業目前占據著中國大陸超過90%以上的網約車市場份額,宣布停運後,習慣了手機叫車的人們忽然發現,打車難的問題又再次湧現出來。

9月11日,滴滴宣布夜間停運後的第一個工作日。23時一過,聚集在三里屯十字路口的黑車司機們便熱鬧起來。車子停在最前面的那一堆人,一般都是黑車中的「老手」,他們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通常會主動衝擊,任何一位站在路口的行人都是他們潛在的客戶來源。

計程車司機們停在馬路的另一側,多數情況下他們並不會主動上前詢問,他們只需打開轎門,亮起「空車」的紅牌,便會有乘客上門。

這並不說明他們比另一旁的黑車司機們更高明,10分鐘的時間裡,有兩撥人先後坐上了路口的一輛計程車,不過僅1分鐘後便全部下車。「價格沒談攏唄。」黑車司機李耀(化名)在一旁解釋。

夜幕下的三里屯,「NO滴滴」

▲9月11日深夜,三里屯太古裡路口的黑車及計程車。

不時有外國人拿著手機來向計程車司機們問路,其中一名的目的地是勁松,「Two hundred!」司機熟練地報出價格,並向對方解釋:「No 滴滴。」

最後,這名外國人以90元價格與旁邊的一名黑車司機達成共識。在平時,這段不足10公里的路程僅需25元左右。

如果這時你願意再往酒吧街的深處走去,就會碰到那些聞風而來的網約車司機。相較於路口主動出擊的黑車司機們,他們太過安靜了,大多數都是坐在車子裡等待乘客。

「哥們你先上來行嗎?我看下地圖。」一輛白色的河北牌照越野車司機小心翼翼地說,他無法第一時間給出行程的價格。在用地圖查證之後,他在原有路程的基礎上加價50元,「100塊」,他說,價格比路口的司機們低了五六十塊。

還有一些原本的滴滴平台的司機轉向了其他平台。在三里屯呆了一個多小時後,記者終於用易到打到了一輛車。司機只在易到平台上接過6單,因為滴滴停運後才註冊的易到。在此之前,他開了接近一年的滴滴快車。

「咱們臉皮薄,不太好意思去拉人家坐車。」9月16日凌晨3點,快車司機黎耀榮(化名)說。在滴滴深夜停運期間,他只開過一次黑車,因為「身邊好多人都去開了黑車」,才決定去路口試一試。「但不太習慣,還是在平台上接單輕鬆點。」

滴滴恢復經營的第一夜,他將連續工作到凌晨6點。「搶了一個5點鐘去機場的預約單,跑完就回家了。」

━━━━━

夜間停運整改被質疑

一些聲音認為,滴滴宣布暫停夜間業務是「報復性整改」。央視《新聞1+1》報導稱,滴滴單方面宣布暫停深夜服務的行為不符合相關條例規範。

按照此前頒布的《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網約車平台在暫停或終止經營前應提前30日向服務所在地的主管部門報告,並向社會公告。

「不管是從人車合規化的預防性安全保障,還是安全應急狀況下與公安部門的聯動,都難以理解它(滴滴)夜間的停運。」國家發改委綜合運輸研究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東說。

監管部門也並未因滴滴的停運整改而放鬆對整個網約車和計程車行業的管理。

9月10日,交通部公安部聯合發布緊急通知,要求進一步加強對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網約車)和私人小客車合乘(順風車)安全管理,要求各地立即開展行業安全大檢查,嚴厲打擊非法營運行為,對網約車及順風車司機的背景核查需對標計程車司機,今年12月31日前全面清退不符合條件的車輛和駕駛員。

而在此前,由交通運輸部、中央政法委、中央網信辦等十部門組成的聯合調查組已於9月5日正式進駐滴滴,對滴滴平台上存在的重大安全隱患、影響公共安全和乘客人身安全等問題進行系統檢查。

此外,相關部門還將對首汽約車、神州專車、曹操專車、易到、美團出行等網約車平台及嘀嗒、高德順風車平台進行檢查。

針對滴滴停運後計程車的「宰客」行為,北京市交通委在最近宣布開展出租汽車行業專項整治工作,加大對出租汽車嚴重違章、巡遊「黑車」和克隆計程車非法經營的打擊處罰力度。

夜幕下的三里屯,「NO滴滴」

▲9月16日凌晨,三里屯等待攬客的計程車,司機們均不打表。

相關負責人介紹稱,9月10日、11日兩日,市交通執法總隊出動執法人員229人次,對三站兩場、三里屯等26個重點地區開展集中夜查行動,檢查車輛近千餘台次,查處違法違章行為138起,查扣巡遊「黑車」4輛。

━━━━━

整改一周效果如何?

滴滴在整改通報中解釋,停運是由於需要密集測試並優化各項安全產品功能。一周時間過去,9月15日晚間,滴滴按計劃恢復夜間經營。

恢復夜間經營後,滴滴推出深夜經營規則,試經營期間,平台司機需滿足註冊時間超過半年,安全服務超過1000單等條件才能在深夜接單。

此外,從9月13日起連續10天,滴滴還針對所有上線司機啟動了安全培訓計劃,通過安全知識考試的司機可以上線接單,未通過的司機無法出車接單。滴滴在通報中稱,考試通過率為99.3%。

快車司機張少華(化名)順利通過了上述測試。每天接單之前,除了要進行人臉識別之外,他都需要答兩道平台給出的安全知識題,「有關於禮儀的,怎麼跟乘客交流,也有關於交通事故的」。

他說不清楚這些措施對於行車安全是否真正取到了效果,但同時又認為,和計程車相比,實名制認證、手機定位追蹤的網約車要更加安全,「計程車出事兒了你還得翻監控,網約車一定位就能找到。」

中央財經大學司法案例研究中心日前發文稱,與網約車相比,巡遊計程車刑事案件發生率更高,但關注曝光度卻遠低於網約車。文章稱,自2017年至今,共有183起涉及巡遊計程車業務中司機侵害乘客的刑事犯罪判決。

另一名司機認為,無論滴滴怎麼做安全監測,總還是有漏洞可鑽。他舉例自己一位朋友,因為「有前科」沒辦法註冊滴滴,便找了另一個人的信息註冊,要人臉識別時就讓對方在手機上登錄自己的帳號進行驗證,自己就可以順利接單。

下線整改期間,滴滴推出了多項安全措施,上線新的一鍵報警功能、乘車期間全程錄音、為乘客添加緊急聯繫人、加大對客服部門的投入力度等。滴滴方面稱,在整改的一周內,平台每百萬訂單車內衝突數由52.2單下降至44.7單。

但相關措施的有效性仍然受到公眾質疑。9月7日,一名乘客在微博上稱搭乘滴滴網約車時被司機挾持上高架,中途通過滴滴一鍵報警求助後仍需提供車輛信息,最後以跳車威脅才迫使司機停車。廣州市交通委稱,滴滴「一鍵報警」形同虛設。

滴滴對此解釋稱,因客觀條件限制,暫時無法將信息同步給警方,正積極同各地公安部門探討解決方案,目前「一鍵報警」功能僅能將乘客位置及車輛信息發送給緊急聯繫人。

━━━━━

出行依然難

9月16日的凌晨,三里屯依然無車可打。

黑車司機老張瞄準了眼前幾位拖著行李箱的遊客,一夥人一共六七位,得兩輛車才能坐下,他們準備去往郊區的一處酒店——難得的大單。

「來的時候,司機就對我們說這邊不好打車,沒想到這麼難打。」其中的一位女孩發著牢騷,她打開滴滴,仍需等待2個小時。老張問他們要價180,「時間不等人。」不時還有路過的轎車拉下車窗,詢問站在路邊的這一行人:「去哪兒?」

擁擠的三里屯十字路口,「三蹦子」、黑車、不打表的計程車交織在一起,和一周前滴滴深夜停運時幾乎沒有什麼差別——除了少了那些因為滴滴停運而過來「湊熱鬧」的網約車司機。

夜幕下的三里屯,「NO滴滴」

▲9月16日凌晨,一輛等候在三里屯路口的黑車。

最明顯的變化是,滴滴恢復經營後,黑車的價格有所下降。同樣的路程,9月11日黑車司機們給出的價格在150-200元之間,恢復經營後價格下降至100元-150元,甚至有的司機開出90元的「低價」。

見這一行人依然沒有搭乘的意願,老張轉而尋找其他乘客。幾分鐘後,他很快與另一名乘客達成交易,雙方的討價還價在2分鐘內結束,以100元成交。

另一邊,一名女孩試圖招手攔車無果之後,坐上了路旁的一輛黑車。上車前,她舉起手機,拍下了車牌號發給好友。

「過去滴滴的方向一直都是錯的。」一位滴滴公司內部人士對記者說,「這次滴滴最大的教訓就是:過去我們一直把自己當作一個科技公司,這是錯的,滴滴本質上是一個服務公司。科技公司玩融資玩增長玩數據,服務公司要以安全和客戶滿意為先。」

「滴滴絕對不是一家黑心企業,也絕不是一家賺錢高於一切的企業。」9月7日,程維在公司內部發布全員信,稱滴滴成立6年來尚未取得盈利,未來將會堅持低毛利經營,把收入更多投入安全和體驗。

但這一切並不容易。

滴滴宣布恢復經營當晚,一位提供網約車註冊服務的中間商在朋友圈發文,稱自己可以解決網約車的註冊問題,「價格小貴,不要錯過機會!朋友圈不回,私聊我。」

新京報記者 薛星星編輯 魏佳 趙力

值班編輯 吾彥祖

夜幕下的三里屯,「NO滴滴」

夜幕下的三里屯,「NO滴滴」

要求私營經濟「逐漸離場」代表了一種錯誤思潮

夜幕下的三里屯,「NO滴滴」

青島城陽滅門案一家4人被判死刑,殺人者行兇長達6小時,案發前曾分工演練

夜幕下的三里屯,「NO滴滴」

聶樹斌父親離世:帶著兒子的無罪判決走了

夜幕下的三里屯,「NO滴滴」

本文部分首發自新京報公號「尋找中國創客」

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使用

歡迎朋友圈分享

夜幕下的三里屯,「NO滴滴」

夜幕下的三里屯,「NO滴滴」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