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App首頁顯示有附近酒店的列表,其中一個聊天室活躍旅客人數顯示達929人。點擊「加入酒店」後,便可進入相關酒店聊天室。聊天內容帶性暗示,如「誰來敲敲我的門」、「這是約的節奏嗎」、「這裡不賣茶,賣銀」等。

全2409,閱讀約需5分鐘

「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睡睡」App啟動頁,目前該款App已無法下載或使用。資料圖片

8月22日,同住拼房的APP「睡睡」上線,因為可以異性拼房引起爭議,昨日新京報記者實測發現,蘋果系統手機已無法搜索到該款APP,安卓系統手機則仍可通過一些途徑下載,但已無法使用,同住拼房方面表示,已將APP主動下架整改。記者注意到,「睡睡」的經營公司和今年年初新京報曝光的「同住酒店拼房」小程序經營公司相關負責人一致,此次為換「馬甲」後上線經營。

記者進一步調查發現,市面上存在多款同類可異性拼房的酒店社交APP產品,無需身份證也可約拼房,有酒店受訪表示並未與相關APP合作。對此,有律師表示,社交APP平台負有監管責任,上述行為屬違規。

━━━━━

「睡睡」涉黃已下線 自稱為加強實名制

同住拼房APP「睡睡」日前上線,該類同住拼房的小程序、APP此前因存在曖昧廣告、有異性拼房的功能,「涉及低俗、性暗示或色情信息」遭下線,而此次上線的產品被指仍存在上述問題。

同住拼房的官方微博已被清空。新京報記者昨日實測發現,蘋果手機用戶目前無法從應用商店下載「睡睡」APP,安卓系統手機用戶則可通過「安智市場」和「安卓樂園」網站下載。而在使用分享酒店床位和發布拼房需求等功能時,系統提示項目正在維護中。

「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睡睡」APP開發商8月8日申請簡易註銷。網頁截圖

「睡睡」APP在公告中稱,APP下線整改,待升級後,用戶需完成實名及公安系統身份驗證,才可發布項目。

昨日,針對整改原因,「睡睡」APP創始人吳旭陽告訴記者,APP是主動下架整改,主要因為這兩天媒體一直在報導的一些負面情況,而不是因為收到相關部門整改通知。整改是打算將實名認證項目提前,加大實名認證力度。至於什麼時候重新上線,吳旭陽表示,得看技術流程。

吳旭陽表示,整改也並非因為異性拼房。對於媒體質疑的異性拼房這個點,吳旭陽否認說,這個功能之前取消了,前兩天上架的APP並沒有這個功能。他說媒體報導指出的內容是此前功能存在時的截圖。

「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睡睡」App用戶說明頁面內容被指含有性暗示。資料圖片

此外,吳旭陽認為,APP其實已經做到一定程度上的女性保護,比方在設置欄裡,女性可以選擇拼房性別為「不限」,而不是「女性」。如果確實存在不良好的信息,用戶自己可以選擇屏蔽。目前APP實名制註冊的用戶已達80萬人,至於男女比例,吳旭陽表示不透露。

除了異性拼房引起爭議,APP屢次下線也引起「撈錢」質疑。吳旭陽說,如果需要退錢,可以咨詢小藍客服。睡睡APP客服則稱,會員用戶如果擔心APP不能使用,可以提供姓名、電話和單號等個人信息,「從哪裡充值退回哪裡」。

━━━━━

住拼房屢換「馬甲」公司相關負責人一樣

新京報此前報導,被指涉及低俗、性暗示或色情信息的「同住酒店拼房」小程序被微信暫停服務,其經營方為廣東與子同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據媒體此前報導,睡睡APP官網顯示,其開發商為廣州小藍人網路科技有限公司。但記者昨日發現,其官網顯示的經營商變成了廣州聖花網路科技有限公司。

吳旭陽則表示,「睡睡」APP已經轉由小藍人科技公司負責,項目7月開始交接,雖然現在未交接完,但此後不再由其負責。

「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睡睡」App曾發布「免責聲明」,稱不提供異性拼房。目前該款App已無法下載或使用。手機截圖

而根據國家企業信息信用公示系統,廣東與子同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總經理顯示為「彭會」。廣州小藍人網路科技有限公司的監事也為「彭會」。

此外,廣州小藍人網路科技有限公司的執行董事長兼總經理顯示為「付聖華」,而廣州聖花網路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也顯示為「付聖華」。在聖花公司的股東信息一欄中,亦出現「彭會」。

另經比對,廣東小藍人網路科技有限公司的登記住所與廣州聖花網路科技有限公司一致,均為廣州市白雲區人和鎮某地點。

針對上述公司的關係,「睡睡」APP客服未正面回復。

━━━━━

仍有酒店社交類APP存在異性拼房邀約

類似的酒店社交類APP,並非只有「睡睡」。

新京報記者發現,在一款名為「趣住」APP的打開頁面中,出現一男一女坐在椅上、舉手互相示意的動漫形象。頁面上寫道,「相遇在酒店。酒店社交,讓旅途不再孤獨。」

登錄APP後,平台會獲取定位、訪問設備內容及手機號碼等權限。註冊完成後,平台自動為用戶分配了頭像、年齡和性別,用戶個人簽名則被自動填寫為:「一人住酒店,歡迎來撩」。

「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趣住」App的打開頁面顯示其有「酒店社交」功能。

「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昨日,記者在「趣住」上隨機與一位名房客私聊,對方開門見山邀請道「你那裡酒店可以退了,我們一起住」。

記者發現,趣住APP無需用戶進行個人身份認證或入住酒店信息認證,就可在聊天室聊天或與其他用戶私聊。

APP首頁顯示有附近酒店的列表,其中一個聊天室活躍旅客人數顯示達929人。點擊「加入酒店」後,便可進入相關酒店聊天室。聊天內容帶性暗示,如「誰來敲敲我的門」、「這是約的節奏嗎」等。其中一位用戶在聊天室中散播個人微信帳號。添加微信之後,其每隔5分鐘向記者發送一條色情視頻或聊天內容。

記者隨機與一位名房客私聊,對方顯得活躍話多,並開門見山邀請:「在北京嗎?晚上一起。我出差這裡。」並報出自己的酒店位置,表示打車可以報銷。當記者問及是否「常用這個軟體」以及軟體的用途,對方說是第一次用,但理解中就是拼床用的,可節省費用。

「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趣住」的群聊信息裡,不乏「拼房」的房客。手機截圖

「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趣住」APP口號:「相遇在酒店」,昨日,記者體驗發現,註冊後用戶個人簽名則被自動填寫為:「一人住酒店,歡迎來撩。」

APP上顯示的兩家酒店方均告訴新京報記者,沒有聽說過此APP,也從未與此APP有過合作。

此外,類似的酒店社交類APP還有戀愛酒店,該類產品的介紹有類似「為單獨外出的您提供豐富的線下社交派對活動」的詞匯。該款APP在安卓手機系統搜索可見,應用圖標直接帶有「脫單」二字。

━━━━━

律師:平台負有監管責任應加強自我審核

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劉甲表示,平台應有監管責任,承擔相應的義務,防止出現問題,「節省費用可以理解,但異性拼房肯定違法,平台有連帶責任。」

採訪中,一些酒店表示並不知情類似APP的情況,劉甲表示,這種情況下,APP這樣做不合規。平台合規經營有三個前提,一是不和法律法規相違背,二是酒店知曉相關行為且不反對,三是不傷害別人的權利,至於與酒店方共同審核和進行相關信息登記,這些都是技術上的問題。

此外,劉甲認為,平台不應以營利為目的,作為一個拼房交流平台,如果以營利為目的,就需要符合國家相關標準,比方像開設酒店那樣,需要工商登記註冊審核等。

劉甲表示,這類型平台目前作為創新事物,並無監管方,創新有點打「擦邊球」,但創新產物的經營還是要接入管理,並加強自我審核。

昨日,記者向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舉報「趣住」存在違法風險,熱線接線員稱,核實真實性後轉交相關部門處理。

新京報記者 周世玲 實習生潘聞博編輯 張太凌 校對 郭利琴

班編輯 吾彥祖花木南

「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劉強東回國了,被「繼續調查」的他接下來可能會面臨什麼?

「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聶樹斌父親離世:帶著兒子的無罪判決走了

「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京東回應劉強東在美性侵傳聞:傳言不實,經過當地警方調查,未發現有任何不當行為

「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本文部分內容首發自新京報公號「重案組37號」

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使用

歡迎朋友圈分享

「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異性拼房」涉黃被封換「馬甲」再上線,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