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就要基本消除「超大班額」,百人班級何去何從? | 有理數

今年就要基本消除「超大班額」,百人班級何去何從? | 有理數

「消除大班額」的政策初衷應是更好的保障每個學齡兒童義務教育的權利,確保中國孩子既「有學可上」、又「有好學上」。

文2332字,閱讀約需5分鐘

小學每個班級45人,中學每個班級50人,是教育部規定的中小學標準班額。2016年,教育部在《關於統籌推進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中規定,「中小學中,56人以上的班為大班額,66人以上為超大班額。」

最新的調查顯示,2015年大陸各省份小學和初中的班額基本正常,而高中階段,班級人數超額、甚至過百卻很常見。「大班額」、 「超大班額」的現象不光出現在河南、廣西、貴州等中西部地區,東部較發達地區也多存在「超級班級」。

今年就要基本消除「超大班額」,百人班級何去何從? | 有理數

總體來看,許多地區的平均班額雖然達標,但具體到每個學校卻不是那麼回事。以河南省2016年數據為例,小學平均每個班級為38人,初中56人,但實際上,小學班級最大的有113人,初中最多每個班有109人,並且全省66人以上的超大班額有3.35萬個,占班級總數的60%以上。

為什麼大班額、超大班額現象如此嚴重?

我們先從義務教育的全面普及開始說起。

2008年,繼農村義務教育階段的學雜費、教科書費被免除後,城市中小學生的學雜費也被全部免除,大陸正式開始了全面免費的義務教育。兩年之後,大陸九年義務教育人口覆蓋率達到100%。

今年就要基本消除「超大班額」,百人班級何去何從? | 有理數

免費義務教育的全面普及直接影響了全國中小學的入學率和升學率。入學率和升學率越來越高,但上小學、初中的學生數量卻越來越少了。

1998年的今天,全國剛入學的初中新生有1996萬人,占小學畢業生數量的94.3%(那年小學畢業生有2117萬人)。而到了2016年,全國只有約1500萬小學生畢業,同年踏入初中校門的有1487萬人。

數據顯示,過去的20年間,大陸中小學生人數減少了20%~30%。計劃生育的基本國策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學齡兒童數量越來越少,特別是在農村地區,於是政府開始了「農村義務教育重新布局」,即「撤點並校」政策

「撤點並校」開始於90年代末,政府為了優化教育資源配置,決定大量撤銷農村原有的中小學,對臨近的學校進行資源合併,然後將學生集中到城鎮的學校就讀。

由於政策要求,加之減少學校數量能大大減少地方政府的教育財政支出,大量農村地區的學校迅速「消失」。許多縣將所有鄉級的初中和高中全撤了,合併成一個初中和高中。數據顯示,從1998年到2016年,大陸中小學的數量從67.5萬所減少到22.97萬所,其中農村地區的學校減少量占比超過80%

隨之而來的,是很多農村孩子需要每天步行三四個小時到校,中學生則被要求住校,每周自帶幹糧。上學距離遠、營養嚴重不良……「撤點並校」導致了一部分農村地區的學齡兒童輟學,剩下的大部分則湧入城鎮學校。

今年就要基本消除「超大班額」,百人班級何去何從? | 有理數

然而,城市的教育發展似乎並沒有跟上飛一般的城鎮化節奏。許多地方政府並沒有預留新建學校、改擴建老舊學校的空間。一時間,學生多,學校少——「城擠、鄉弱、村空」成了普遍現象。

根據教育部2008年的調查結果,當時全國中小學共278萬多個班級中,近25萬個班級為「大班額」,而「超大班額」(超過65人的班級)中,來自縣鎮學校的就占了一半。

大量的中小學生擠在有限的學校課堂裡,而這有限的學校也集中了最有經驗的教師和最優質的資源。漸漸地,這些學校成了各地家長角逐的戰場。在裡面的人不願出來,而外面的人又急切地想進去。

可以說,「大班額」問題發展到後期,更像是原始教育資源分配不均而導致的重點學校「擇校熱」的衍生品。為此,2007年教育部發布了《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一五」規劃綱要的通知》,要求逐步解決超大班額問題。政策開始逼得越來越緊。

2016年7月,國務院發表了《關於統籌推進縣域內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明確「到2018年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額,到2020年基本消除56人以上大班額」。緊接著,開始有專門的小組被派往各地進行「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督導檢查。

兩輪督查下來,全國各地「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的情況基本明了。結果顯示,除北京、上海、天津、江蘇、浙江、廣東、福建7個省份全面達到標準外,其餘23個省份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大班額」問題。

今年就要基本消除「超大班額」,百人班級何去何從? | 有理數

在被抽查的23個省份(565個縣)中,有230個縣的中小學存在「大班額」和「超大班額」,平均問題發生率為40.7%。其中,重慶、雲南、貴州、山東、河南等地出現70人以上的「特大班」,部分地區的班級人數最多達到上百人。

消除「超大班額」迫在眉睫。一些地方政府試圖以最快的速度將超額的學校和班級進行緊急「分流」。

在有些地區,公辦小學的部分學生被分流到民辦學校。然而,解決大班額問題的根本方法是充足的資金、土地和師資,而這恰恰使許多地方政府望洋興嘆。三座大山下,山東省的創新機制和破解方法引人矚目。

為了「找錢」,山東地方政府結合財政資金、銀行貸款和PPP模式(一種融資和項目管理模式),累計投入了600多億建新學校、改擴建老學校;為了「找地」,地方分優先級規劃用地指標,優先滿足學校的用地需求;為了「招人」,山東省最大化地增加了正式教師編制,並建立臨時周轉教師編制專戶政策…

截至去年年底,山東省全省新建、改擴建學校竣工的有2700多所,增加了4.8萬個班級,新聘了12多萬個教師,增加了219萬個學位。消除「超大班額」的任務已率先完成。

「解決大班額問題絕非一日之功,也不可能畢其功於一役」,山東省教育廳新聞發言人張志勇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道,「要根據城鎮化進程及就學人口的動態變化,建立長效機制。」

2007年,在「撤點並校」推行10年後,相關部門意識到政策的過度實施導致了農村地區出現「上學難」,而城鎮地區的大班額現象也愈發嚴重。之後,教育部強調,「農村中小學布局調整要按照實事求是、穩步推進、方便就學的原則實施」,並且要「防止過度調整造成學生失學、輟學和上學難的問題。」

同理,今天,「消除大班額」的政策初衷應是更好的保障每個學齡兒童義務教育的權利,確保中國孩子既「有學可上」、又「有好學上」。如果因為急於求成而忽略了問題本質,破壞了來之不易的免費、全面的義務教育機制,豈非得不償失?

數據新聞編輯 陳穎 新媒體設計 許驍 實習生 楊楚瀅、全思凝

班編輯 吾彥祖

今年就要基本消除「超大班額」,百人班級何去何從? | 有理數

今年就要基本消除「超大班額」,百人班級何去何從? | 有理數

劉強東回國了,被「繼續調查」的他接下來可能會面臨什麼?

今年就要基本消除「超大班額」,百人班級何去何從? | 有理數

京東回應劉強東在美性侵傳聞:傳言不實,經過當地警方調查,未發現有任何不當行為

今年就要基本消除「超大班額」,百人班級何去何從? | 有理數

哈爾濱火災疑犯李艷濱的商業版圖丨名下18家公司,疑似通過股權眾籌平台自己融資

今年就要基本消除「超大班額」,百人班級何去何從? | 有理數

本文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使用

歡迎朋友圈分享

今年就要基本消除「超大班額」,百人班級何去何從? | 有理數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