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高考狀元失聯9年,患癌媽媽:兒子,我想再見你一面!

「回來吧!孩子,讓我再看你一眼,媽媽的時間不多了。」 這是一個身患癌症媽媽的悲愴呼喚。

曾經的江西省撫州市宜黃高考狀元——楊仁榮,在9年前突然失聯,身在家中的父母百般焦急。

這些年,其父母一直沒有停下尋找的步伐,媽媽每每想起失蹤的兒子,都數度暈厥。

曾經的高考狀元失聯9年,患癌媽媽:兒子,我想再見你一面!

每每想起兒子,母親吳細女都淚流不止

如今,他的媽媽身患癌症,時日已不多,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她最大的心願就是「再看你一眼」。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這個昔日讓家人感到自豪的優等生最後變得有家不回?

母親重病,盼兒歸來

江西撫州市宜黃縣棠陰鎮的楊崇生一家如今籠罩在一片悲傷之中。

家中的女主人吳細女不久前患上子宮梭形細胞惡性腫瘤,雖然經過手術,但情況仍不容樂觀,醫生說隨時都有復發可能,後續還得經歷6次化療。

但吳細女明確表態,不願再繼續治療了,因為她感到此生已無望。

曾經的高考狀元失聯9年,患癌媽媽:兒子,我想再見你一面!

吳細女的出院記錄

得知自己的妻子不願再接受治療,楊崇生也是一臉無奈,他知道原因出在哪兒。

自從兒子突然失聯後,妻子就終日以淚洗面,而且每當想起兒子時,妻子都會情緒失控。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楊崇生說,在這9年間,「哭暈了至少七八次了」。

楊崇生介紹,家裡曾經有過兩個親生孩子,楊仁榮是老大,下面還有一個小3歲的女兒。

不幸的是,女兒在6歲時因病去世。在女兒去世當年,他們又領養了一個女孩,如今養女已長大成家,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

曾經的高考狀元失聯9年,患癌媽媽:兒子,我想再見你一面!

楊崇生和妻子、養女

說起兒子楊仁榮,楊崇生是這麼評價的。「他曾是全家的驕傲,2003年,他以570多分的成績勇奪當年宜黃縣高考理科第一名,被北京航空太空大學錄取。」楊崇生說,這在當年的農村是不多見的。

但大學「畢業」後,楊仁榮又成了父母難言的傷痛。2009年,他給父親發送了一條簡訊後便「人間蒸發」,無論父母如何尋找都無果而終。

曾經的高考狀元失聯9年,患癌媽媽:兒子,我想再見你一面!

躺在病床上的吳細女

「如果現在他還能回來,也許他媽還有救,肯定就願意繼續治病了。」楊崇生覺得只要兒子能回來,或許這次見面,能給妻子的病情,帶來新的轉機。

家人眼裡:

楊仁榮獨來獨往自尊要強

1986年出生的楊仁榮,生長在江西撫州市宜黃縣棠陰鎮。父母以務農為生,家裡還有一個小他3歲的妹妹。

妹妹從小身患重病,經常就醫,因此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每月還要向醫院交付一筆不小的醫藥費,可謂雪上加霜。

曾經的高考狀元失聯9年,患癌媽媽:兒子,我想再見你一面!

楊仁榮的老家

楊仁榮深知家中情況,從小就生活節儉,聰敏懂事,經常幫父母勞作。從上小學開始,便一直穩居班級一二名,自立自強,從不需要父母在學習上操心。

可是在楊仁榮9歲的時候,妹妹因為一場醫療事故,不幸離世。楊仁榮的父親楊崇生說,這給兒子帶來不小的打擊。兒子漸漸變得有些內向,喜歡獨來獨往。

楊家是一個大家族,楊仁榮有許多堂哥堂妹。據楊父描述,兒時楊仁榮與他們一起去池塘釣青蛙玩,堂哥堂姐都聚在池塘的一邊,而楊仁榮卻獨自一人在池塘的另一邊玩耍。

楊仁榮的自尊心也很強,楊崇生至今都能回憶起那年夏天的一件小事。「農田裡都是西瓜,鎮上的孩子就一起組隊偷西瓜吃,兒子也去了。回來後他就問我,偷西瓜被抓到會有什麼懲罰?我騙他說,如果被抓到,家裡要交豬給被偷的人作為罰款。」當時的楊崇生家裡養豬非常辛苦,一年到頭也就養了幾只。

楊崇生回憶說,兒子的臉一下就變得通紅,淚水在眼中打轉,從此以後再也沒去偷過西瓜。

而從那時起,楊崇生也知道了兒子自尊而敏感,所以以後再沒敢說過他什麼。

曾經的高考狀元失聯9年,患癌媽媽:兒子,我想再見你一面!

曾經的高考狀元楊仁榮

初中時楊仁榮一直保持在班級前兩名,中考時以全縣第9名的成績,進入縣城一中。

楊父說,兒子學習刻苦,也非常要強。高一的一次考試,他的排名是年級第23名,兒子既難過又生自己的氣,回家就流了眼淚。

高二的時候,楊仁榮的成績穩步提升,到了高三,一直保持在年級第一名,從未變動。

高考時,果然沒出意外,楊仁榮是宜黃縣理科高考狀元,順利進入北京太空航空大學飛行設計專業。

楊崇生回憶道,兒子知道高考成績後很滿意,對他們說的第一句話是:「我非常對得起你們。」

曾經的高考狀元大學肄業

2003年9月,楊崇生和妻子送兒子去北京航空太空大學報到。但那時的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四年的大學生活後,兒子的人生會產生那麼大的落差。

對於兒子四年的大學生活,楊崇生並不了解,他覺得兒時的孩子就很懂事不需要家長煩心,現在長大了就更不需要了。

關於楊仁榮對大學生活的描述,楊崇生只記得兒子大二暑假回家,跟他抱怨道:「咱們國家的飛行設計專業比西方發達國家落後二十多年,學得沒有意思,也沒有前途。」

楊崇生不懂兒子的專業形勢,只能安慰兒子:「不要有這種悲觀的思想」。

此後,他們也沒再討論過此事,生活一切照舊。楊仁榮上大學後,每年寒暑假都會按時回家,回家後的表現也很正常。

平時與家裡的聯繫都是通過電話,但對學業和生活上的事情交流不多,「通常孩子打電話就是問問家裡好不好,其他並不多說。」楊崇生說。

時間到了2007年6月,楊仁榮從北京太空航空大學畢業。楊崇生給兒子打電話,詢問其畢業後的規劃。

楊仁榮說,自己想考北京大學的研究生進行深造,楊父立刻給兒子打了5000塊錢,讓他認真備考。

對於兒子的人生規劃,楊崇生覺得還是挺滿意的,但一年後發生的事,讓他有點擔心了。

「兒子在電話中,一會兒說在花旗銀行打工,一會兒又說在保險公司上班,總沒個定數,我老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

曾經的高考狀元失聯9年,患癌媽媽:兒子,我想再見你一面!

楊仁榮

隱約感到不對勁的楊崇生便委托同在北京的侄子(楊仁榮的堂哥)幫忙去看看兒子在幹什麼,可是得到的回復是:「楊仁榮並沒有考研,也沒有參加工作。」

那兒子在幹什麼?楊崇生和妻子坐不住了。

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妻子獨自一人前往北京回龍觀尋找兒子。「是一個四人的合租屋,其中有一對是夫妻,房子也收拾的很乾淨。」妻子跟楊崇生回憶道。

一次偶然的機會,妻子吳細女在兒子房間發現了一本北京航空太空大學的肄業證,心裡頓時拔涼拔涼的,兒子大學竟然沒能畢業?

楊仁榮回來後,面對母親的質問,面色大變,說自己已經是成年人了,不需要他們管教。

「後來2012年,我們聯繫上了他大學時的輔導員老師,才知道他沒有拿到畢業證的原因,是沒有去參加物理畢業考試。」

楊父說,那時兒子一直嫌棄他媽媽穿著打扮土,髮型不好看,讓她把頭髮搞一下衣服換掉:「要不然丟人」。

自從知道兒子沒有畢業證之後,楊崇生開始每個月給兒子打一次電話。

直到2008年10月,楊崇生連續接到四家銀行共計3萬多元的催還貸款電話,才知道楊仁榮一直在向銀行借貸款,楊父震怒,11月份孤身一人趕往北京。

楊崇生回憶道,那一次與兒子的會面,他先讓侄子替兒子還掉了所有的貸款,然後便一直與兒子談心。

楊父說,在他即將離開北京時,他質問兒子,「你對得起我們嗎?」並要求兒子立下保證,「如果你想我們好就去參加工作,如果你想我們死,就不要去打工。」楊崇生說,兒子當時點了點頭,保證說一定會去工作的。

得到了楊仁榮保證的楊父,踏上了回家的路途,哪裡知道,這就是在記憶中與兒子的最後一次見面。

一條簡訊自此失聯

父母尋找9年無果

2009年2月22日,楊崇生收到了一條奇怪的簡訊,是兒子用別人的手機號發來的,內容大致是「我在北京過得挺好的,不用擔心,勿念。」簡訊後還留了一個北京朝陽區的居住地址。

楊崇生隱隱覺得不對勁,立刻向發簡訊的號碼打了電話,對方說自己叫楊希(音),是湖北人。

他在電話裡喊楊仁榮接電話,就在楊父等待兒子接電話的途中,楊希突然說:「你兒子不在這裡」,然後掛掉了電話。

楊崇生趕緊回撥,第一次打通了電話但沒有人接聽,第二次再打,就打不通了。自此後,楊仁榮人間蒸發。

從2009年到2013年,楊崇生5年走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四處奔波尋找兒子的蹤跡。

曾經的高考狀元失聯9年,患癌媽媽:兒子,我想再見你一面!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他在北京十八裡店派出所和中關村派出所報案,憑借兒子的身份證號查詢使用地點,然後去每個地點蹲守。

楊崇生說,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得知兒子曾在北京的一家網吧出現過的信息時,他在天寒地冷的網吧門口蹲守了兩天也沒尋到兒子。

後來楊崇生去北京,每次都要去那個網吧看一看,直到某一天,「那家店已經倒閉拆除,不復存在了。」

楊崇生說,身份證使用地點表明,楊仁榮常年在北京生活,而去年的4月22日,楊仁榮購買了從北京西站到西安站的火車票,卻沒有再買返程。這是兒子距離現在最近的一次身份證使用信息。

楊崇生說,他每年都會給北京十八裡店派出所打電話詢問,派出所民警告訴他,必須要楊崇生本人到北京才能查詢。「民警勸我兒子已經是成年人了,不要找了,他能照顧好自己。」楊父說。

記者根據楊崇生提供的派出所電話聯繫到民警,得到的回復是:可以按失蹤人口報案,但具體能否尋找到不好說,而且必須要近親屬親自到派出所報走失。

突發重病,思兒更切

長期尋子無果,讓這個家庭背負了沉重的心理負擔。每年過年,別人家總是熱熱鬧鬧地全家人團圓在一起,而兒子的缺失總讓吳細女鬱鬱寡歡。

楊崇生說,家中總是空蕩蕩的,特別是逢年過節的時候。自從兒子失聯後,楊家的親戚擔心妻子太過於傷心難過,總是將大家族中很多家庭聚在一起,一同過春節。

今年7月,吳細女總覺得腰酸肚子痛,於是去縣醫院做檢查。

醫院診斷是子宮肌瘤,但準備手術時卻發現吳細女是極為罕見的血型——熊貓血,縣醫院血庫儲備不足,無法進行手術。

於是楊崇生帶妻子前往南昌的大醫院求醫,被確診為子宮梭形細胞惡性腫瘤。

「醫生說,我妻子的病雖然經過手術,還是有隨時復發的可能,一旦復發長則能活一年多,短則只有幾個月。」楊崇生心痛地說。

曾經的高考狀元失聯9年,患癌媽媽:兒子,我想再見你一面!

吳細女的疾病證明書

楊崇生分析,妻子的病可能是長期思念兒子,心情長期鬱悶造成的。

他認為如果此刻兒子能夠歸來,而妻子又肯接受後期的化療,那麼也許疾病還能夠有所轉機。

父親:目前已與兒子取得了聯繫

時隔大半個月,轉機出現,記者從楊仁榮的父親處獲得一條好消息,他目前已與兒子取得了聯繫。

今日上午,楊仁榮的父親楊崇生興奮地告訴記者,他的兒子已經找到了。「昨天下午一點多鐘,兒子給我打來了電話,他說不知道媽媽病重,覺得很對不起我們。」

曾經的高考狀元失聯9年,患癌媽媽:兒子,我想再見你一面!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楊崇生介紹說,目前兒子在西安工作,至於做什麼工作,電話裡並沒來得及問。

當記者問及楊仁榮為何會失聯多年不與家裡聯繫時,楊崇生表示,現在還不方便問,怕他受刺激。

據了解,楊仁榮在電話中對其父親表示,等處理完手頭工作後,將會盡快趕來上海看望母親。

那麼,楊仁榮的母親目前身體狀況如何呢?楊崇生告訴記者,剛到上海接受治療。此前,楊母曾表示不願再接受後續治療。

「我們瞞著她在網上掛了上海腫瘤醫院的號,然後就騙她說來上海散散心,順便再檢查一下。」 楊崇生向記者介紹說,他們是9月2日到上海的,第二天就接到了兒子的電話。

「到上海之後,感覺事情就順了起來,我想這是老天的安排吧。」談到這裡,楊崇生充滿了喜悅之情,他告訴記者,妻子知道失聯多年的兒子打來電話後非常高興,心情一下子就開朗了。

楊崇生認為聯繫上兒子後,妻子的病一定能好轉起來,「人的心情好了,病自然就會好了!」楊崇生認為兒子肯定是看到媒體的報導才聯繫他們的。

「等他回來,我要問問他是不是看了你們的報導才聯繫我們的。」楊崇生說。目前,他們一家正在期待著兒子的歸來。

來源:揚子晚報(本文已獲得授權)

值班編輯:祝暘彤

曾經的高考狀元失聯9年,患癌媽媽:兒子,我想再見你一面!

猜你喜歡

1.劉強東拘留照曝光,被曝在美性侵女生!京東稱遭到失實指控,周立波發微博聲援

2.突發!杭州采荷公園內一女子被砍多刀身亡!警方趕到時,嫌犯手裡還拿著菜刀

3.阿里員工白血病身亡,生前租住杭州自如甲醛超標房!家屬計劃起訴,自如、阿里回應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