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獨輪車到高鐵,出行方式見證生活變遷 | 我與改革開放的故事

我出生於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可以說是改革開放四十年的親歷者。時光流轉,歲月更迭,不說別的,從出行交通工具的「革命」中,我就感覺出了時代的洪流向前奔湧,科學技術讓人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小時候在外公家見過獨輪車,獨輪車在我們鄉下俗稱「雞公車」。外公家在一個叫「蛇嘴上」的偏遠山旮旯裡,在沒有什麼交通工具的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去一趟鄉裡的紅旗街非常不便,於是這種獨輪車在山間小道上便「獨領風騷」,它不僅僅是幹農活的用具,還是彼時的一種代步工具。獨輪車是木制車身,獨輪,車架安設在中間獨輪的兩側,兩邊坐人或放東西,載重量可達兩三百公斤。在那個時候,山區農村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一輛獨輪車。雖然山間小路蜿蜒曲折,但獨輪車無論平原山地、羊腸小道皆可暢行無阻。外公上街賣小豬、買日常生活用品都是靠獨輪車運輸的。雖然這種交通運輸工具勝過人力擔挑和畜力馱載,但它的運行速度只是人行走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

  我十歲的時候,父親買了一輛結實耐用的金獅牌二八式自行車。看著大人們能夠騎著它自由來往,甚至還可以用它捎帶一些東西,我和妹妹很是羨慕,都有一股操作它的欲望。終於有一天趁父母到田裡去勞力,我和幾個小夥伴一起把它扛到了門外,偷偷地開始學起來。我兩手握著車把,小夥伴在後面幫忙拼命抓住車後架,往往還未騎上去車就倒了,夥伴們也累得沒了力氣。後來,我一有空就抓緊機會學,終於在大人的指點下,掌握了騎車要領,即使個頭小,踩半踏也能騎得順暢自如了。有了自行車,人們出行的速度又向前邁進了一步。

  我讀小學的時候,和男孩子一樣扒過行駛的手扶拖拉機。在當時運輸工具嚴重不足的情況下,手扶拖拉機是農村最重要的機械運輸工具。它以柴油機為動力,靠手搖啟動,因為小巧靈活且動力強勁,廣受農民歡迎。手扶拖拉機的速度並不快,而且拖鬥低。有時一輛拖拉機從旁駛過,我們只要加速追著跑個十幾米,然後用手抓住拖鬥後沿就可以爬進拖鬥,靠著它比步行快的速度,我們常常可以少走一段上學路。如今,這種拖拉機的機頭主要用於田間的機械化犁耕作業,至於作為交通工具的手扶拖拉機,則已經難覓蹤影了。

  八十年代末,我們家要蓋一座磚木結構的新房。舅舅開著他的解放牌汽車幫我們家拉來沙石,它的載重量比手扶拖拉機翻了好幾番。當時小小的我面對這樣一個軍綠色的「龐然大物」,真想坐上去兜兜風,讓自己好好風光一把。不說坐駕駛室,就是在車廂上站一下也夠我過把癮的。

  90年代末,摩托車是農村時髦的交通工具。當時小姨家在街上開店。姨父為做生意方便,買了一輛金城125型摩托車,閃亮的黑色,流線的造型,在鄉間馬路或街道上穿梭,十分搶眼。我為小姨驕傲了很長一段時間。有時姨父也用他的摩托車送我回距離街上四裡路的家,這段距離我走路要半個小時,騎摩托車只要幾分鐘就到了。

  到了21世紀,大陸經濟駛入快車道,農民也把小轎車開進了家門,從千里之外回家過年也只需要幾個小時就能到達,既方便又快捷。早年在農村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的表哥,後來跑到深圳開了家印刷廠,經過十多年的打拼,已積累下不少資產,買輛小轎車對他來說已不算什麼大開銷。如今,農村已有不少家庭買了小轎車,農村新建的房子除了住房,不少還專門在一樓設置了車庫。

  2013年,向莆鐵路建成通車,結束了我所在的家鄉沒有幹線鐵路穿越城市經濟腹地的歷史,做到了我的家鄉東西連接,南北貫通。這條承載著希望的「出路」,大大縮短了家鄉與許多地方的距離,也讓家鄉邁入了立體交通新時代。「贛閩往返一日間,一路山水看不完。」這條高鐵,是老百姓的致富線、發展線,趕超崛起的加速線,把家鄉的文化、生態優勢和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讓贛東這顆璀璨的明珠在華夏星空中熠熠生輝!

  從獨輪車到自行車,從摩托車到小轎車,再到高鐵,車的功能越來越強大,速度越來越快,人們出行變得越來越「風光無限」了。如今,電動車、摩托車、小轎車如雨後春筍般湧上道路,再加上高鐵、飛機,交通工具一樣比一樣迅捷。

  歲月流逝,歷史有痕,交通工具變遷的歷史,出行從慢到快的過程,各種變化顯而易見,讓我們不禁感慨萬千。這是改革開放四十年的偉大勝利,她向人們展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正在蓬勃發展,人們的生活水平正在不斷提高,祖國越來越繁榮昌盛,讓我們一起祝福:祖國的明天更加美好!(本文由網友黃紅梅提供 曹靜靜整理)

從獨輪車到高鐵,出行方式見證生活變遷 | 我與改革開放的故事

更多精彩,為您推薦

中央紀委公開曝光七起扶貧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典型案例

這些事千萬不能做!政治紀律新規

打虎拍蠅獵狐糾風巡視問責…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這半年很忙

“座霸”與”豆腐塊”,做個有德之人那麼難?

超燃!十張動態報紙速覽解放軍軍史

從獨輪車到高鐵,出行方式見證生活變遷 | 我與改革開放的故事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