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人被反殺!昆山事件背後細節被挖出,被砍轎車司機涉黑?

8月27日晚,江蘇省昆山市一轎車司機持刀追砍電動自行車車主反被砍身亡的刑事案件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網上流傳的監控視頻顯示,一輛黑色轎車突然右轉欲進入非機動車道,疑似與車道內一輛電動自行車發生碰撞,雙方發生口角。

轎車司機下車走向電動自行車車主,對其推搡踢打,隨後返回轎車內取出一把刀,持刀揮向對方,期間刀脫手落地。電動車車主撿起刀反將其追砍致死。

根據昆山市公安局官方微博發布的通告,兩名當事人分別是劉某某(男,36歲)和於某某(男,41歲)。

當晚,雙方在震川路、順帆路路口因行車問題引發口角導致衝突。衝突中雙方受傷,劉某某經搶救無效死亡,於某某沒有生命危險。

The local police in Kunshan, Jiangsu province issued a news release, saying that the incident happened on Monday evening and the driver, surnamed Liu, died in hospital. The e-bike rider, surnamed Yu, was wounded, too, but had no life danger. Latest news said the rider has already been detained as a suspect.

據紅星新聞報導,目前警方已將於某刑拘。

正當防衛還是防衛過當?

這件事在網上引發了大量爭議,網友關於電動車車主的行為是屬於正當防衛(justifiable self-defense)還是防衛過當(undue defense),展開熱烈討論。

北京市澤文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副主任趙磊律師接受中國日報採訪時表示,要判定電動車主是正當防衛還是防衛過當,需要等待其它證據特別是法醫鑒定結果來予以綜合判定

首先,死者轎車司機首先從車內拿出刀並攻擊電動車主,這顯然是不法侵害

視頻顯示,在刀掉落被電動車主撿到後,轎車司機有奪刀動作,很有可能在這一過程中電動車主捅到了轎車司機的肚子。

這一行為發生在不法侵害正在實施期間,如法醫鑒定結果顯示這次捅刺行為是致命傷,那應當判定為正當防衛

其次,在轎車司機往車輛及綠化帶移動過程中,電動車主有追砍行為。這一過程中如有造成傷害,則應判定為防衛過當

有人認為電動車主可能認為轎車司機還會從車輛中拿出武器進行攻擊,從目前看這還是一種推測性的說法。至少當BMW車司機繼續後撤往綠化帶移動後,這一可能性可以排除,因此這一階段確實可以認為屬於防衛過當。

但是,根據刑事司法實踐看,在奔跑過程中,常人的砍劃動作並不容易造成致命傷害,這是本案最關鍵一點

根據刑法因果關係原則,本案的結果要看轎車司機的死亡原因是基於第一刀還是之後在奔跑過程中的追砍造成的,如果是前者就屬於正當防衛,如果是後者則屬於防衛過當,電動車主為此應承擔一定刑事責任,但應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趙磊律師同時表示,大陸《刑法》第20條第三款規定:

「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姦、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採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於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If a person acts in defense against an on-going assault, murder, robbery, rape, kidnap or any other crime of violence that seriously endangers his personal safety, thus causing injury or death to the perpetrator of the unlawful act, it is not undue defense, and he shall not bear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這屬於無限制防衛的法律規定。但在司法實踐中具體運用並不是很多,並缺少相關的司法解釋,甚至有人把《刑法》第20條第三款稱為「休眠條款」

趙磊律師稱,希望司法機關在本案具體認定時綜合判斷,準確把握,不宜過於機械,更好地保護公民合法權益。

轎車司機涉黑?

事件引發熱議的同時,網上也曝出持刀的轎車司機即被害人劉某某有犯罪前科。

據《新京報》從知情人士處證實,此前,死者劉某某曾多次因搶劫盜竊敲詐等罪被法院判刑。據統計,自2001年至2014年,劉某某至少五次被捕,刑期累計達到9年半。

同時,有網帖提及,劉某某還曾於今年3月獲昆山市見義勇為基金會頒發證書。據《揚子晚報》報導,昆山市見義勇為基金會回應稱,劉某某曾舉報有人販毒的線索。

澎湃新聞周三晚針對該事件發布的社論談及「掃黑除惡」的問題。

In an editorial on Wednesday evening, thepaper.cn said that 「attention must be paid to possible clues to organized criminal gangs behind the case.」

社論稱,這起「反殺案」,除了條分縷析正當防衛的定性問題,更要關注背後濃濃的「涉黑」因素,不能就案子談案子

從曝光的司法判決看,死者劉某某劣跡斑斑前科累累,至少5次被捕,刑期累計達到9年半,涉及到盜竊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打碎過別人的鼻梁、刀刺過別人的胸腔。

The driver had been in prison at least five times and had served an accumulated imprisonment term of 9.5 years. His past crimes include theft, intentional injury, as well as picking quarrels and provoking troubles.

這些資料不是為了說明,劉某某就活該被當街砍死,而是說死者有明顯涉黑嫌疑,在偵辦此案時,不能單純將其作為「受害人」。

We do not mean he deserves death, but at least he might be involved in organized criminal gangs and he is not simply a 「victim」 in this case.

今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決定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8月29日,全國公安機關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推進會召開,國務委員、公安部黨委書記、部長趙克志表示,要「向黑惡勢力犯罪發起凌厲攻勢」。

昆山當地的偶然的「反殺案」,背後有沒有黑惡勢力?目前已有很多涉黑的苗頭等待深入挖掘。個案要審理,黑惡勢力更要掃除,既要有個案的正義,又要保障社會的安全

The top leadership launched a nationwide crackdown on organized crimes to uproot them and their 「protective umbrellas」 in January. The court will judge the case, while the local police should also strike organized crimes if there are any.

社會輿論與司法公正

目前,社會輿論以支持電動車主者居多。盡管網上呼籲電動車主無罪的聲音很高,但案件終究還要回到法治軌道上。

對此,《燕趙都市報》評論稱:

辦案要靠事實和證據說話,而不能靠社會輿論和主觀感情,在這個問題上,因具體細節有待查證,律師等業內人士也存在較大爭議。但相關部門不能也不該回避或忽略這種自發的網路輿論

Courts rule cases according to the law and evidence, not public opinions. In this case, there are still details to be verified and a conclusion won’t be made until they are all clear.

越是輿論高度關注、法理情交織的案件,越需要辦案機關拿出勇氣和智慧,依法獨立公正斷案,讓人民群眾看到公平正義,又看到善惡、美醜及世道人心

同時,該案也給相關部門提了醒: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任務艱巨,只有把更多功夫下在平時,才能降低類似極端案例的發生概率。

記者:張周項

編輯:左卓

參考:澎湃新聞、燕趙都市報

推 薦 閱 讀

這個演講值得一聽:人一生只有9年的自由時光,務必好好度過!

我為什麼勸你不要輕易買保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