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大腿、混圈子、打招呼……學生怎麼也搞官場陋習這一套?


招新塞「條子」

上位靠「裙帶」

一些大學生和高校教師告訴記者,部分學生加入學生會、社團組織,是懷著「刷簡歷」「拿保研加分」等目的,背離了為學生服務、因興趣而聯合的初衷。

「幹部頭銜爭得比較嚴重,校研會拉票的事比較多。快接近換屆時,新生就比較積極,沒選上重要職位的,基本就不出現了。」

北京一所知名大學2018屆博士畢業生張旭說。

「一個最典型的例子是,當不上部長、副主席的幹事,基本上大二、大三就走了,因為不能給簡歷增添亮色,也拿不到保研、評優加分。」

受訪的大部分學生幹部坦言,能否走上「主管崗位」,一個決定性的因素是「和團委老師、學生會主席走得近不近」。

每年招新也有人塞條子。「曾經有位老師在招新期間給我塞了個紙條,說‘這個學生是面試時被刷下來的,希望你們部門留著他。他是某某老師的孩子,需要照顧一下’。」一位學生會部長透露,「還有個男生,父親是某地官員,換屆選舉時,主席就直接安排他跨部門做了另一個部門的部長。」

除了「拼爹」,還有一種升遷靠「裙帶」。

「跟主席談戀愛,保你升部長,長得好看也能升部長。」

剛剛畢業的本科生林琳說,她所在學校的人文與法學院,一位院學生會主席追求學妹,他跟學妹說「你好好幹,我帶你多見見老師,當部長沒問題的」,後來學妹還真的當上了部長。

湖南一所理工科大學研究生院副院長彭春華告訴記者,每年學生會快要換屆時,學校周邊的餐館、KTV和各種娛樂場所就爆滿,很多都是學生幹部聚會,想「上位」的學生都要活動活動,聯絡聯絡感情,主要目的就是拉票。

「沒點經濟實力,還真不一定上得去。」

3

別讓「預備隊」剛上路就走歪

一些大學生和高校教師認為,學生會、研究生會組織中,「學生官僚」「小官場」等畸形文化已經萌芽,而大學是一個人步入社會的預備階段,「預備隊」更不能走上歪路。

記者採訪了多位高校學生幹部,他們認為,學生組織不僅要制定嚴格全面的規章制度,對學生骨乾的一言一行作出明確規定,還要真正將規章制度落到實處。

湖南師范大學法學院教授倪洪濤認為,給高校學生組織立規矩很有必要,中央出台「八項規定」,從上到下推行「反四風」,黨風政風逐漸好轉。他建議,教育主管部門要在高校學生組織中抓好「反四風」落實工作,牽頭給學生組織「約法三章」,建立「負面清單」,規範引導高校學風。

中南大學社會學教授李斌建議,在高校學生組織中進一步貫徹落實「去四化」工作,避免學生團體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

還有受訪教師建議,避免在保研、評優等各類競爭評比中,過高突出學生幹部的加分比重,避免依據學生幹部層級拉開較大差距;減少競選環節中人為主觀因素的影響,尤其要避免實質上的「老師指定」「學生會主席指定」。

湖南師范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翁揚建議,學校要給學生組織「減負」,讓它們少承擔些行政工作,盡量回歸學生自治、服務學生的職能;

弱化行政系統對學生的評價權力,讓學生自治組織變得更純粹,讓學生幹部在自治中真正發揮才幹、得到鍛煉。

(應採訪對象要求,高校學生均為化名)

來源:《半月談》2018年第16期

記者:袁汝婷劉良恒


監制:劉洪 張立紅

編輯:董靜雪

校對:梁甜甜 蔡夢曉

實習:周明敏

抱大腿、混圈子、打招呼……學生怎麼也搞官場陋習這一套?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