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悲劇!20歲女孩坐滴滴順風車遇害,閨蜜7次求助平台無果

8月25日消息,網傳樂清一女子乘坐滴滴順風車失聯。記者剛剛從相關管道獲悉,該女孩20歲,樂清人,已經遇害,涉案滴滴司機已落網。

警方通報↓↓

@樂清公安 8月25日通報,8月24日17時35分,樂清警方接群眾報警稱其女兒趙某(20歲、樂清人)於當日13時,在虹橋鎮乘坐滴滴順風車前往永嘉。14時許,趙某向朋友發送「救命」訊息後失聯。

接報後,樂清警方高度重視,立即啟動重大案事件處置預案,全警種作戰,並在上級公安機關的全力支持下,於25日凌晨4時許,在柳市鎮抓獲犯罪嫌疑人鐘某(男、27歲、四川人)。

經初步偵查,該滴滴司機鐘某交代了對趙某實施強姦,並將其殺害的犯罪事實。目前,受害人屍體已找到,案件正在進一步偵查中。

樂清市公安局

2018年8月25日

尋找失聯姑娘

今天凌晨,微博網友Super_4ong爆料稱:

樂清一趙姓女子乘坐滴滴順風車後失聯。該女子昨天下午1時從樂清飛虹南路上車,原本下午2時40左右可抵達目的地永嘉上塘。

據失聯女子的好友稱,當天下午2點10分左右收到其微信稱「司機開的山路沒有一輛車,有點怕」,下午2點15分左右,另一名好友收到其微信「救命、搶救」,隨後該女子手機處於關機狀態。

該網友的上述說法目前未獲警方證實,但樂清警方確認了該起案件,並稱案件目前還在偵辦中,不便透露具體情況。

記者了解到,小趙今年20歲,昨天下午是去永嘉參加同學的生日會。小趙叫的是拼車,不過當時車上沒有其他人。

從樂清虹橋鎮到永嘉上塘真先後要經過淡溪鎮、四都鄉、丁嶴鎮。司機沒開104國道,而是往山上開,小趙有點害怕,給家人發信息,說司機往沒有的地方開,幾分鐘後喊救命,然後手機就沒人接了。

好友在覺察到事情不正常以後,隨即採取措施,於三點四十分左右第一次聯繫滴滴平台,滴滴平台給出答復,會由相關人員介入,需等待一小時,第一個一小時期間多次致電未果,一小時後仍致電未果。直到五點四十分左右滴滴平台來電,告知已和司機聯繫,司機表示趙姓女孩沒有上車。

昨天下午家屬先聯繫了樂清龍之野救援隊,傍晚6點多報警。

圖為家屬在網上發布的尋人啟事

至晚間,滴滴平台告知樂清當地警方司機具體信息及車牌,警方判斷滴滴司機有重大作案嫌疑,隨即追查。

查看監控發現,當天下午3點多嫌疑車輛在樂清淡溪鎮石角龍村附近的山上,往青田縣方向開。近30名救援人員在周圍山上搜尋,一直找到今天凌晨4點多也沒找到。

今天早上6點多,救援隊員接到警方電話,說嫌疑人找到了,帶來指認現場。

嫌疑人

嫌疑人只認得大概的地方,在山上拐角處,是從上面扔到山下的。

救援人員和民警用速降衣下山,在下面3米多的地方找到了小趙的遺體,在草叢裡,被樹擋著。小趙左手受傷,滿是血跡,雙腳被用布條綁住,牛仔褲等衣褲完好。

被害姑娘為溫大畢業生

被害人的大學同班同學汪同學向記者介紹,他們2016年畢業於溫州大學教師教育學院的學前教育專業,班級共有46名學生。「畢業後她做了一段時間的幼師,後來聽說去杭州發展了。她在大學的時候很愛笑,人長得很漂亮,在班級中人緣很好,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真是太可怕了!」

「昨晚在我們班級群裡,就已經有同學說她可能坐滴滴失聯了,一直到今天早上7點多,越來越多的同學都收到了消息,大家都在微信朋友圈瘋狂地發布尋人信息。」汪同學說,直到9點多,同學們才從被害女生親屬處知道她可能已經被害了。

「此前國內發生過女生坐滴滴順風車被害的事情,所以收到她失聯的消息後,我們有一位同學很是擔心,馬上和滴滴順風車平台取得聯繫。」汪同學介紹,該名同學昨天下午開始就一直在聯繫滴滴順風車平台,希望他們能提供幫助,但一直等到下午5點左右,平台方一直在說會優先處理,但也沒給出任何處理結果。我們很失望。」

整改三個月,滴滴幹嘛了?

就在今年5月,祥鵬航空公司空姐李某珠遭到滴滴司機劉某華殺害當又一起滴滴順風車司機殺害乘客案件曝光後,網友的憤慨再次被挑起,諸多針對滴滴平台的質問也一一出現。

  • 客服為何反復要求「稍等一個小時再一個小時」?

據被害人好友在微博中介紹,自己在收到求救信息後立即聯繫、滴滴客服,詢問司機車牌和相關信息,卻被多次告知,稍等「一個小時」後又是「一個小時」。以下為被害人好友的微博原文:

我是受害女生的朋友。24日下午13:30,被害人在我們朋友的微信群中確認已在車上,下午14:09,被害人在微信群中表示進入無人山區,下午14:14,她向另一位朋友發布「救命」、「搶救」的信息。在微信群中接受到消息的X某向受害人撥打電話,但處於關機狀態,隨即X某與我聯繫,並向我闡明疑慮。

我多次聯繫受害人未果之後,於24日15:42開始向滴滴平台(4000000999)撥打電話,在闡明事情經過後,滴滴平台表示「將有相關安全專家介入處理此事,會在1小時內回復」;

由於事態緊急,在第一個一小時期間,我多次向滴滴平台確認事情進展(分別在15:42、16:00、16:13、16:28、16:30、16:36、16:42致電滴滴平台客服,共計7次),滴滴一線客服機械式地反復回復「一線客服沒有權限」、「在這裡請您耐心等待,您的反饋我們會為您加急標紅」,甚至在一小時還差十分鐘的電話裡表示「一小時還未滿,讓我等待」;

考慮到事情緊急,受害人朋友X某於24日16:00左右於永嘉上塘派出所報案,期間警方通過X某手機在表明警察身份的情況下,與滴滴平台溝通要求獲得司機具體信息(電話、車牌等),但無果。

24日16:42,在滿一小時後,滴滴平台仍然無底線重復上述話語「加急,標紅」,並繼續要求我耐心等待一小時。

至24日17:42,滴滴平台反饋熱線(95066)來電,表示已聯繫上司機(嫌疑人),嫌疑人表示受害人沒有上車,我要求滴滴平台給出嫌疑人具體信息(電話、車牌等),被滴滴平台拒絕,稱泄露用戶隱私。

直至24日晚飯後(八點以後),我收到消息稱滴滴司機提供車牌信息給到警方。

從滴滴平台收到事件投訴開始,一直沒能給出處理緊急事件的能力,可以說在「滴滴空姐」失聯案後,依然保持著弱智般的處理事件能力,嚴重的貽誤了偵查和搶救的時機,富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 同一司機,之前一日已被投訴,為何不能阻止慘劇發生?

據溫州都市報報導,同在樂清的林女士自稱,曾在23日下午坐過犯罪嫌疑人的車。

上車之後,司機說還要接另外一個人,結果一路越開越偏僻,詢問了好幾次司機,他就說快到了、快到了。「我有點起了疑心,我讓他打給另外要坐車的人,他就支支吾吾說快到了不用打。」

當車子拐彎到一條很偏僻的路上,林女士發現前面根本就沒建築物的時候,覺得有問題,讓司機馬上停車,否則就跳車。這時,司機才被迫停車,並停下來立馬熄火要鎖門。林女士在他熄火同時 ,馬上打開車門跑了,結果司機馬上掉頭來追。「還好路上有幾輛車經過,司機跟了我幾百米讓我上車。」 在林女士表示「再跟著我,我就報警了」,司機才開走了。

事後林女士拍下了涉事車輛,她與受害女孩家屬確認,犯罪嫌疑人與她23日所坐的川A牌照車輛為同一輛車。

林女士還透露,23日發生這個事情後,自己就立馬投訴至滴滴平台。「深深自責中,當時如果不畏縮去報警,這姑娘會不會就沒有事了。」

林女士稱,自己剛剛接到杭州滴滴平台給她的電話,說已派人到樂清想見她。據林女士介紹,23日她把自己的遭遇跟滴滴平台投訴後,平台只說要調查,但截至在女孩受害案發都沒有收到相關反饋和處理結果。

  • 空姐遇害後,滴滴承諾的整改在哪裡?

5月,空姐遇害案引起廣泛關注後,滴滴曾對順風車及快車服務等進行了整改,並在微博平台進行公示:

①順風車服務下線所有個性化標籤和評論功能;

②合乘雙方的個人信息和頭像改為僅自己可見;

③車主每次接單前必須進行人臉識別;

④順風車暫停接受22點-6點期間出發的訂單。

⑤用戶可自主選擇一鍵撥打110、120、122及滴滴24小時安全客服等號碼。

但為什麼,在已經進行了大范圍整改之後,依然存在「漏網之魚」,再次出現了乘客遇害事件?

滴滴發布道歉和聲明

25日下午,滴滴方面在其官方微博對網友的質問進行回應:

①經核實,嫌疑人鐘某背景審查未發現犯罪記錄,是用其真實身份證註冊;

②在接單前通過了平台的人臉識別,但案發車牌系鐘某線下臨時偽造;

③鐘某作案前一天,被另一名乘客投訴,客服沒有及時調查處置,我們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④至於為何不給車牌號等信息,滴滴稱,無法短時間內核實來電人身份的真實性,也無法確認用戶本人是否願意平台將相關信息給到他人。

家屬質疑滴滴在空姐遇害事件之後沒有採取有效安全措施,前天市民林女士乘坐嫌疑人車輛遭遇不軌舉報後也沒有及時處理,才釀成今天的悲劇。

滴滴工作人員表示今天來樂清主要是祭奠死者,看望死者家屬,目前正在積極配合警方調查。滴滴平台高管目前也在來溫的路上,將和家屬對接善後事宜。

但滴滴這一聲明,似乎並沒有得到網友的認可。

年輕的生命,

如花的年紀,

短時間內,接連凋零。

除了道歉和賠償,

滴滴,還有別的嗎?

來源:溫州都市報、錢江晚報、中國新聞網

更多新聞

殺妻藏屍案細節披露:兇手殺妻後出國遊玩 與多名女性開房

上海殺妻藏屍冰櫃案:兇手不服死刑,提起上訴

高鐵「座霸」道歉又被罵,他的真實身份竟然是……

上遊泄洪,壽光被淹,天災還是人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