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霸”與”豆腐塊”,做個有德之人那麼難?

  最近,一段男乘客在高鐵上耍無賴的視頻火了,只見這名男子霸占著別人的座位,還趾高氣昂地給了三個選項:要麼你自己站著,要麼你坐在我那個座位上,要麼你自己去餐車上坐著去!乘務長來了之後,這名男子開始裝「站不起來」,眾人好說歹說他就是不肯讓座。這種連小朋友都知道不對的行為,自然引起了公憤。周圍的乘客忍不住沖他說:「態度就不對!」網友呢,更是怒斥為「座霸」。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前些天某旅高原駐訓任務結束後乘火車返程的情景。這群子弟兵下車前,將火車上的被子疊成了整齊的「豆腐塊」,並把車廂打掃得幹乾淨淨。

  兩則新聞一經報導便引起廣泛討論,「豆腐塊」讓人暖,當然是八方點讚、好評如潮;「座霸」引人憎,迅速成了「眾人捶的破鼓」。

  該!那些缺了「公德」的面孔真醜,得治治。在一些嚴肅的場所參觀時,大聲喧嘩;走在街道上,把垃圾隨手一扔;在名勝古跡亂刻亂畫,謂之「留下紀念」;公園裡,攀折花木;買票時,插隊;車廂裡,開著外放聽歌、看電影……僅僅為了自己的「一時爽」,如入無人之境、全然不顧他人感受,冒天下之大不韙、做大煞風景之事,成了眾人眼中「最沒素質的人」「缺教養的東西」「破壞者」。然而,這種利己主義作祟、我行我素的「占便宜」究竟能得到什麼好處呢?是節約了兩分鐘時間、省了幾步路,還是內心深處滋滋地冒出與眾不同、不同凡響、高高在上的「我厲害了」虛幻快感?

  有個成語叫「因小失大」,還有個成語叫「得不償失」,且看「座霸」如今的遭遇,就更懂這兩個成語的涵義了。道德是一種自我約束,道德也是一種社會公眾的約束。移動互聯網時代,一樁缺德事件,在網上引起圍觀之後,足以釀成令當事人錐心刺骨、追悔莫及的「慘案」。

  「座霸」事件一出,便有人指出其行為或許可以根據《鐵路旅客信用記錄管理辦法(試行)》將其列入失信行為記錄,也有網友呼籲完善乘客評級制度,甚至提出修訂相關法律。隨後,濟南鐵路公安局表示已入手調查此事,調查結果將及時公布。那名「座霸」男子錄制視頻向當事人和全國人民道歉。濟南鐵路公安處給予其治安罰款200元的處罰。鐵路客運部門在鐵路徵信體系中記錄該男子信息,並在一定期限內限制其購票乘坐火車……可以說,「缺德」有多囂張,後果就有多嚴重。

  不過,雖然法律的威嚴和強制性能夠起到一定的震懾作用,但法律也是有邊界的,是「最低限度的道德」,是兜底的形式,不能也不該「包打天下」。一言以蔽之,道德問題不能簡單法律化。

  眾所周知,道德規範通常是指那些被人們普遍認可的價值判斷標準。現實中,道德規範既有倡導性質,也有約束性質,只不過道德規範的約束性在不同的群體身上產生不同的效果,在不同的個體身上也會出現不同的後果。有沒有私德、守不守公德、道德感強還是弱等道德問題,既要靠教育引導,讓「德」內化於心;也要靠管理約束,令德外化於行。「座霸」被全民「吊打」之後,有評論指出「輿論有一種能夠自啟動的道德裝置,當感覺法律失靈時,輿論就會自然啟動,以圍觀的方式形成一種洶湧的壓力」,就說明了道德並非軟弱無力的「稻草人」,只要捍衛者足夠多,足以讓失德者「心驚肉跳」。

  其實,做個有德的人並沒有那麼難。它不要求你的年齡,可還記得08年汶川地震被解放軍叔叔救出後,伸出稚嫩的小手給解放軍叔叔敬了一個軍禮的男孩嗎,那年他只有三歲;它不要求你的職業,就在前幾天,山東德州幾名農民工打車時,先脫下上衣翻過來鋪在計程車座椅上,才依次上車,只是怕弄髒了計程車的座椅;它也不要求你的學歷,有一個西藏小夥,主要收入來自幫遊客開車,非常有限,卻在藏區主動捐建希望小學,這個叫紮西的小夥子自己卻沒有讀過書……

  為人處世,修身立德是每日必做的功課。一個人的修養可以影響一個家庭,一個家庭的家風能夠影響一個社會。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堅持從小事小節上加強修養,在一點一滴中提升道德:乘坐公車或地鐵,給老弱病殘孕和抱小孩的乘客讓個座;每次使用共享單車,好好騎、不毀車,不亂停亂放;向提供服務的人、幫助自己的人說聲「謝謝」,給別人添了麻煩時說句「對不起」……「道德」一詞的存在目的在於個人的修身養性與精神發展,並進而形成群體性的「真」「善」「美」。(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李許堅)

更多精彩,為您推薦

鄉村幹部當”翹腳老板”,32戶貧困戶一年付出打了水漂

“老虎””蒼蠅”被查處後,還有一件事必須做

打虎拍蠅獵狐糾風巡視問責…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這半年很忙

超燃!十張動態報紙速覽解放軍軍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