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車有房有商鋪,咋就戴上了”貧困帽”…”虛假入貧”的8類表現

  開著高級轎車領補助款、貧困戶名下有車有房有商鋪、補助對象為「關係戶」「人情戶」……這些在貧困人口精準識別工作中弄虛作假,將不符合標準的非貧困人口納入幫扶範圍享受政府救助的現象令人憤恨。近年來,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嚴肅查處曝光多起「假貧困戶」背後的腐敗和作風問題,透過這些問題,我們梳理了「虛假入貧」的8類表現。

  1.明知存在冒充貧困戶問題,仍然批准撥付資金

  2015年至2016年,河北省巨鹿縣觀寨鄉崔寨村在實施蔬菜大棚項目中以非貧困戶冒充貧困戶等方式虛報冒領國家扶貧資金63.27萬元,巨鹿縣扶貧辦明知虛報冒領行為,卻仍然批准撥付資金。

  巨鹿縣扶貧辦還存在其他違紀問題。2017年11月,巨鹿縣扶貧辦原主任程蘊昭受到開除黨籍、政務撤職處分,降為科員;主任科員葛之理受到政務撤職處分,降為科員。

  2.貧困戶標準被降低,大面積瞞報收入

  2015年8月,審計署對廣西壯族自治區馬山縣進行抽查時發現,該縣認定的扶貧對象中,有3119人不符合扶貧建檔立卡標準,其中有343人屬於財政供養人員,有2454人購買了2645輛汽車,43人在縣城購買商品房或自建住房,439人為個體工商戶或經營公司。

  為何會出現如此大面積的「假貧困戶」問題?原來,根據國家規定,當時貧困戶識別標準是年人均純收入低於2736元,但馬山縣一些地方並未嚴格按照收入標準來識別貧困戶,而是採用子女上學、生病等其他標準來認定,一些收入超標準的人員通過瞞報收入等方式申請成為貧困戶。

  問題披露後,當地迅速採取整改措施,對各鄉鎮、縣扶貧辦、縣財政局、縣民政局等單位多名責任人進行責任追究。當年10月起,廣西抽調25萬名幹部進村入戶,對全區500多萬貧困人口開展精準識別工作,剔除了50多萬「假貧困農戶」。

  3.製作虛假材料,與相關人員打招呼審核過關

  吉林省長春市二道區丹陽社區黨總支原書記馬玉鳳想為胞弟馬永奎解決住房問題,但當時,馬永奎的戶口並不在二道區,沒有資格申請購買廉價房。

  在馬玉鳳的授意下,馬永奎在個體復印社更改了復印件的戶口信息,製作了一張2005年遷入二道區的戶口本復印件,偽造了房屋租賃合同……而另一邊,馬玉鳳也悄悄與社區工作人員打招呼,授意他們違反工作規定,不進行入戶調查,偽造主管簽字。在馬玉鳳的「精心」策劃下,馬永奎的申購材料順利通過層層關卡,取得了保障性住房的申購權。

  之後,馬玉鳳又套用此手段,為其父申購保障性住房。此外,她還在明知表妹劉娟不符合規定的情況下為其辦理低保,由劉娟的婆婆代為領取使用長達8年之久。在劉娟去世後,馬玉鳳的婆婆採取戴口罩等喬裝方式繼續冒領2萬餘元低保金。2016年3月,馬玉鳳被給予留黨察看一年、行政降級處分。

  4.名額有空缺妻兒來湊數,剩餘指標「送」給村幹部

  江蘇省盱眙縣桂五鎮藕塘村獲得63個危房改造補助名額,接到工作任務後,藕塘村報帳員呂順陽經過實地走訪統計出了57戶符合危房改造標準的名單。此時,他本應嚴格按照規定,上報符合條件的57戶名單。但手裡還剩了6個名額,怎麼辦?呂順陽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兒子。他安慰自己:「我這麼做沒有損害哪個貧困戶的利益,該上報的都已經上報了。反正都是中央撥下來的錢,給誰不是給啊,鎮裡給了63個名額,不完成就是浪費。」

  在上報了妻子和兒子的名單後,呂順陽為了「平衡」,又將剩餘的4個名額「送」給了村幹部。不久,呂順陽妻子和兒子的帳戶上分別收到6000元危房改造補助款。呂順陽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5.補貼名單秘密炮制,公告欄裡悄悄張貼

  浙江省玉環市幹江鎮垟嶺村黨支部書記張靈龍在接到報送農村住房困難群眾房屋修繕改造補助對象通知後,跳過「班子集體商量討論研究」這一環節,直接電話告知其他村「兩委」成員,每人可以提名1至2名補貼對象。結果,在這份秘密炮制的「困難」群眾住房補助對象名單中,有村支書的父親,有支部委員的嶽父,還有村委會副主任的叔嬸,多名不符合補貼條件的村幹部親屬被列入補貼範圍。

  按規定,補助對象名單必須要在村裡公示3天。為了不引起群眾關注,村「兩委」將這份名單在村委會公告欄裡悄悄張貼。隨後,這份特殊名單順利通過了鎮政府、住建部門的審核,25.9萬元補助資金撥到垟嶺村帳戶,人均每戶補助金額達1.85萬元。張靈龍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6.補助指標分配藏偏心,特別「照顧」老家村

  2015年3月,福建省詔安縣扶貧辦下達給西潭鄉36個生產性扶貧補助資金指標,每戶補助2000元。作為分管扶貧工作的副鄉長鐘武欽罔顧職責,打起了「我作為美營村土生土長的人,還是要給村裡多做貢獻」的「小九九」。在未經鎮班子會議研究的情況下,鐘武欽分配給自己老家美營村6個指標,其他15個村每村僅分配到2個指標,還有1個村1個指標都沒有。

  在36戶補助對象中,有的家裡已經購買了汽車,有的家屬是個體工商戶,有的家屬甚至註冊了公司,顯然不符合生產性扶貧補助的要求。

  按照詔安縣扶貧辦要求,補助對象必須在已經建檔立卡的貧困戶中篩選,不能隨意申報。既然是在建檔立卡的貧困戶中篩選,為何出現有車有公司的人分到指標的情況?經過對西潭鄉2014年貧困戶建檔立卡工作進行仔細排查,發現竟有67戶不符合建檔立卡的有關要求,有的還是鐘武欽要求村幹部予以關照的宗親。2016年8月,鐘武欽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7.睜只眼閉只眼,不核實不報告

  2015年10月,廣西隆安縣儉安村開展精準識別入戶評估期間,村民小組評議人員陸興國明知蘇某在運輸公司開公車車,不符合幫扶條件,但在進行村民小組評議時未予以反對和向上級反映;在進行村級評議時,會上有人提出蘇某在運輸公司開公車車,但作為村級評議人員的韋棉貴以及村黨支部副書記、村委會副主任黎有寧,村「兩委」委員黎生傑等人既沒有認真了解核實,也未將有關問題向上級報告,導致蘇某戶被評定為貧困戶。

  2018年3月,韋棉貴、黎有寧、黎生傑、陸興國分別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8.審核成擺設,阻撓他人舉報

  天津職業技術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黨委副書記兼副院長王愛敏在國家助學金評審工作中,未審核發現學生王某偽造的低保證,對有人反映該學生低保證可能存在弄虛作假的情況置若罔聞,不予追查,在明知弄虛作假的事實面前,竟然阻撓其他學生舉報。

  在該校學工部調查過程中,王愛敏隱瞞事實真相,未如實說明情況,致使王某獲得二等國家助學金2800元。王愛敏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鮑爽)

更多精彩,為您推薦

鄉村幹部當”翹腳老板”,32戶貧困戶一年付出打了水漂

“老虎””蒼蠅”被查處後,還有一件事必須做

打虎拍蠅獵狐糾風巡視問責…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這半年很忙

超燃!十張動態報紙速覽解放軍軍史

有車有房有商鋪,咋就戴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