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新聞】欠款860萬,老賴「金蟬脫殼」7年,被判刑還要坐牢

【紫牛新聞】欠款860萬,老賴「金蟬脫殼」7年,被判刑還要坐牢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失信被執行人俗稱「老賴」,指的是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近年來大陸對失信被執行人實施一系列懲戒措施,迫使他們履行義務。但是部分老賴不僅用種種方式轉移資產,使出「金蟬脫殼」計還隱藏身份,讓自己人間蒸發。

去年來,南京市雨花台區檢察院公訴了一起由民事執行程序拒不執行而引起的刑事案件,2009年,潘某成立公司代理「通靈翠鑽」品牌在浙江地區的銷售,但隨後和該品牌公司產生糾紛,2011年南京市雨花台區法院判決他賠償通靈翠鑽公司860萬餘元。但是潘某明知判決生效,仍採取轉移、隱匿公司財產,拒絕到庭說明等方式不執行法院判決。2017年,潘某在無錫被抓獲歸案後被提起公訴。今年法院以拒不執行罪判決潘某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並處罰金10萬,「老賴」近7年後終於得到應有懲罰。

代理珠寶引發糾紛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潘某一開始卷入的是一起民事糾紛。他於2009年在杭州投資了杭州歐陸公司,與「通靈翠鑽」品牌所有的歐陸公司(以下簡稱通靈翠鑽)經協商簽訂轉讓協議,代理「通靈翠鑽」品牌在浙江的珠寶市場,並支付1000萬定金。雙方約定,通靈翠鑽公司向杭州歐陸公司轉讓「通靈翠鑽」杭州延安路店、蕭山店、湖州店等八家店。不過隨後這一合同引起糾紛,杭州歐陸訴通靈翠鑽公司,認為對方未能完成其中五家店的變更。而通靈翠鑽方面則認為,杭州歐陸公司不配合五家店鋪的交接,已經交接的三家店鋪還拖欠貨款和代付房租,所以反訴杭州歐陸公司。

【紫牛新聞】欠款860萬,老賴「金蟬脫殼」7年,被判刑還要坐牢

2011年,8月30日,南京市雨花台區法院對杭州歐陸公司與通靈翠鑽公司合同糾紛一案做出民事判決,要求杭州歐陸公司在十日內支付歐陸公司貨款、代付租金及租金押金共計人民幣8604032.48元。判決生效後,潘某開始了自己的「花式逃債」生活。

「金蟬脫殼」,讓農民當大股東

辦案檢察官張凌燕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杭州歐陸公司簽訂代理協議、起訴通靈翠鑽公司、被判決賠款均伴隨著法人的變更,而且均是在這些時間節點的前後進行操作。

【紫牛新聞】欠款860萬,老賴「金蟬脫殼」7年,被判刑還要坐牢

潘某投資成立杭州歐陸公司和「通靈翠鑽」品牌所屬歐陸公司簽訂協議是在2009年11月16日,而第二天也就是11月17日,他就將自己的法人身份轉讓給另一家名為禾辰的公司,而這家公司其實是他名下的另一家公司。2010年9月,杭州歐陸公司的法人身份又被轉讓給了潘某前妻謝某,轉讓後第二天杭州歐陸公司即以供貨和貨源價格不合理為由,在歐陸公司所在地雨花台區法院向對方提起訴訟。隨後通靈翠鑽公司反訴,法院判決潘某賠償,而在判決前一天即2011年8月29日,潘某前妻的法人身份又被轉讓給了另一人陳某,陳某沒有支付一分錢,就成為公司的大股東。「這個陳某身份是一個農民,雖然手握股權,但是他在供述中表示自己就是人家喊來幫忙轉公司的,之後他沒有管任何事情,包括帳本、財務專用章,員工薪水發放都仍在潘某手中,事後從公司的經理及員工處也得到證實。」

花式轉移資產和珠寶

雖然被法院判決賠償後,杭州歐陸公司的法人已經變成了陳某,工商信息上已經看不到潘某的名字,但是公司仍在他的指使下轉移資產。判決書上顯示「2015年8月5日杭州明月珠寶向杭州歐陸公司轉入63萬當日,潘某指使財務人員將錢從杭州歐陸公司轉至浙江中明控股集團公司,證明該公司是有有形資產可供執行的」。在此之前,潘某還多次用自己的現金存入相關公司平帳,資金總數達到400餘萬元。

檢察官田園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經過查實,潘某利用自己的關聯公司不停的走帳,並且製造了五份假的債權轉讓協議,讓公司的一部分債權消失,從而看上去沒有償還能力。「據潘某說這是為了避稅,而我們發現公司一直有錢進有錢出。」法院判決潘某應該將部分珠寶還給通靈翠鑽公司,但潘某說這些珠寶已經銷售一空,不過證據顯示,杭州歐陸公司店面有大量珠寶被人拿走,而並沒有記帳,潘某也未交待這些珠寶的去向。他的一名前店長在作證時表示,潘某自己成立了另一家珠寶品牌,店長在這個珠寶品牌門店裡看到過屬於通靈翠鑽品牌的珠寶,珠寶上的商標都被磨掉,換成了自己公司的商標。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他向外轉移著公司資產和珠寶。

2015年12月22日杭州歐陸公司註銷,在潘某看來,公司也就喪失了還款能力。

【紫牛新聞】欠款860萬,老賴「金蟬脫殼」7年,被判刑還要坐牢

用另一張身份證隱匿身份仍被抓

這樣一步步將自己的法人身份摘除,並實際操縱公司平帳轉移資產以不執行法庭判決,並未能讓潘某逍遙法律之外。2015年8月20日,公安機關以刑事立案偵查,開始對他進行調查。

辦案民警走訪了陳某等一系列和潘某有關的人員,得到消息後,潘某利用另一張身份證開始隱匿生活。公安機關的證據顯示,2016年3月25日之後潘某身份證的使用頻率明顯減少,就好像消失了一樣,很有可能是他得到了消息,而此時開始,潘某則頻頻使用另一個身份證生活。

2017年2月8日,公安機關在無錫市火車站將被告人潘某抓獲歸案。同年4月27日雨花台區公安分局將該案移送雨花台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由於案情重大、複雜,於11月4日向區法院提起公訴。

【紫牛新聞】欠款860萬,老賴「金蟬脫殼」7年,被判刑還要坐牢

民事刑事交織疑點重重

一起由民事執行程序引發的刑事案件,時間跨度接近十年,涉及公司法、合同法、民事訴訟法、會計審計相關知識,證據體系複雜,辦理難度相當大。辦案檢察官張凌燕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由於案發時間早,相關證人多為潘某親屬或牽連關係,取證非常難。而潘某轉移資產的方式也非常隱蔽。「檢察院提前介入偵查,指導公安機關調查取證,多次補充證據,最終形成完整證據鏈。」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潘某的律師提供了10公斤各種帳簿,提供的都是復印件,不願意提供原件,最後帶了24寸行李箱到法庭。整個庭審持續四整天,對抗非常激烈。最後檢方整理了100餘頁的銀行流水,找到關鍵性的2015年銀行轉入記錄,充分證明潘某實際控制的公司具備執行能力。並且證明他在操縱一系列的拒不執行行為,使得公司被註銷,從而喪失還款能力。

突破「法人人格獨立」堅決追究責任

張凌燕告訴記者,案件突破了「法人人格獨立」這一概念,即有限責任公司以獨立人格承擔債務。潘某把公司一層層轉讓給別人,利用這種制度,始終辯稱「杭州歐陸公司為主體欠錢,法人都沒有了憑什麼問個人要債啊。」。

【紫牛新聞】欠款860萬,老賴「金蟬脫殼」7年,被判刑還要坐牢

判決書

「但是法律上還有一個法人人格否認制度,為防止法人獨立人格的濫用和保護公司債權人的利益。需證明濫用法人格之行為必須給相關當事人造成損害,並且是行為與損害結果之間必須存在因果關係,就可以‘揭開公司面紗’。例如有證據證明是故意成立一個公司來惡意損壞債權人利益,這種時候就可以否認公司的法人人格,指直接追索到個人。」張凌燕解釋。判決書顯示,潘某的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條第一款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拒不執行判決罪追究其刑事責任。2018年5月31日,雨花台區人民法院以潘某犯拒不執行判決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判決後通靈翠鑽公司法務部門甚至向雨花台區人民檢察院送來錦旗,負責人表示這個案子公司跟了近十年,刑事案件辦了三年,公司都不抱很大希望了,沒想到檢察機關還能這麼堅持給公司財產帶來了挽回的機會。記者了解到,潘某目前不服判決,已經上訴,目前案件還在二審期間,若維持原判,法院可以將潘某追加為被執行人,執行他的個人財產。

紫牛新聞記者宋南飛

編輯張冰晶

主編陳迪晨

圖片來源 法院提供 視覺中國

-END-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大成(南京)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

你可能還對這些內容感興趣

【紫牛新聞】追流星的人:有人花費千萬元,有人造出金庸筆下的”玄鐵劍”

【紫牛新聞】《延禧攻略》裡蘇州話遭diss,蘇州小娘魚給魏瓔珞作示範

【紫牛新聞】小學教師在巡特警大隊跳窗身亡,家人狀告警方,法院今宣判

【紫牛新聞】欠款860萬,老賴「金蟬脫殼」7年,被判刑還要坐牢

【紫牛新聞】欠款860萬,老賴「金蟬脫殼」7年,被判刑還要坐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