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商重磅】西安市規劃局團購大雁塔附近兩百套低價商品房,價格僅4495元/平

點擊上方「華商報」可快速關注哦!

  因環繞名勝古跡大雁塔、坐擁風景怡人的大唐芙蓉園,曲江房價一直在西安高居不下。  在距離大唐芙蓉園不足1000米的長慶坊二期,西安市規劃局191套團購房,價格還不到周邊商品房售價的一半。

【華商重磅】西安市規劃局團購大雁塔附近兩百套低價商品房,價格僅4495元/平

業主稱維權時發現規劃局關係房

【華商重磅】西安市規劃局團購大雁塔附近兩百套低價商品房,價格僅4495元/平

長慶坊二期兩棟紅色的高樓與長慶坊小區別的樓宇

顏色明顯不一致

  「我們當時購買的價格在1.1萬元/平方米,直到看到開發商的這張規劃局關係房表格之後,大家才明白了。」在5月25日融創·南長安街壹號內定房事件爆發後,當日下午5時,有知情人士向華商報爆料稱,位於西安市雁塔區紅專南路8號的長慶坊二期,裡面有多套房是西安市規劃局的關係房,而且價格低得離譜,每平方米僅4000多元。  當晚8時,在曲江一處咖啡館內,這位爆料人向記者展示了一份《長慶坊二期戶表明細(對外銷售)》住宅目錄,但這份住宅目錄並不完整。  爆料人稱,因長慶坊二期開發商——西安華浙置業有限公司拖欠購買商鋪的租金,他們到開發商辦公室維權時,在開發商負責人桌面上無意中發現並拍攝的。  在這份上面標有房號及名字的住宅目錄上,至少有17處房號下標有「規劃局」或「規劃局關係」。

判決書顯示團購房均價4495元/平方米

  爆料人所說的「長慶坊二期」裡面有規劃局關係房是否屬實呢?  5月26日上午,華商報記者來到「長慶坊二期」,紅色的高樓與長慶坊小區其他樓宇顏色明顯不一致,大門口的安保人員表示,長慶坊二期與長慶坊小區其他樓宇就不是一回事,稱「沒看裡面都用圍擋隔起來了」。  在一個標有收房處的辦公室,裡面工作人員相當警覺,面對生人進入,稱這是單位小區,不對外銷售。  在一知情人的幫助下,華商報記者拿到了一份《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7)陜01民初378號。該判決書是一位權利人狀告開發商西安華浙置業有限公司欠錢未按期歸還,後申請法院對該項目部分房號進行查封的判決。  在這份判決書中,華商報記者發現了幾個關鍵點,即這份判決書中的被告人(案外人)陳某系西安市規劃局員工,在2013年5月24日,與西安華浙置業有限公司簽訂《長慶坊二期住宅認購合同書》,購房面積為200.07平方米,售價為4445元/平方米。其中,長慶坊二期191戶為團購住宅,從2012年開始,購房人資格審查、事項通知、交收房款、網簽、交房等具體工作,均由西安市規劃局工會參與協助西安華浙置業有限公司,分類、分批統一組織完成。  在這份判決書中的起訴部分,原告認為被告人(案外人)陳某所購房4445元/平方米的價格,遠遠低於該項目其餘房屋每平方米1.3萬元的實際銷售價格。  那麼,這191套房的團購均價是多少?根據法院判決書顯示,這批團購房的銷售均價為4495元/平方米,華商報記者隨後也從有關部門得到了證實。

多位局主管名下有兩個車位

  這份判決書顯示,長慶坊二期191戶為西安市規劃局工會組織的單位團購住宅,都是哪些人購買了呢?  6月10日,隨著調查的進一步深入,華商報記者通過多方努力拿到了長慶坊二期完整的車位目錄。  對照《長慶坊二期戶表明細(對外銷售)》住宅目錄和車位目錄,參考西安市規劃局網站上公布的人員信息,很快就發現至少有十多位局主管、區縣分局主管及相關單位負責人與名單上的姓名一致。  在車位目錄中顯示,多人都是兩個連號車位,通過查詢發現,這些人中既有西安市規劃局前任主管,也有現任主管。  在開發商的《長慶坊二期戶表明細(對外銷售)》住宅目錄中,華商報記者發現了其中的端倪。比如蘇某某,開發商在房號後註明:蘇某某(孫某某),開發商這樣在購房者名字後面有標註的,至少有11處,而8人記者能從網上查到其信息,這些人均系西安市規劃局以前主管幹部或者規劃系統幹部。

團購房價低於曲江2016年保障房價格

  7月16日,華商報記者從西安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產權市場處獲悉,長慶坊二期共有三棟樓,分別為1號、2號、3號樓,《商品房預售許可證》2014年10月份申請拿到。  當時西安市規劃局以4445元/平方米的價格團購這批商品房時,該項目周邊商品房銷售價格是多少呢?  根據華商報記者走訪以及參考21世紀不動產西安區域網點售價。

  (1)以與長慶坊二期一路之隔的曲江六號銷售價格為例:2013年為1.1萬元/平方米;2014年為1.04萬元/平方米;2015年為1.3萬元/平方米;2016年為1.1萬元/平方米;2017年為1.2萬元/平方米;2018年為2.3-2.5萬元/平方米;  (2)以長慶坊二期周邊的小區(包含老舊小區)銷售價格為例:2013年為1.1萬元/平方米;2014年為0.97萬元/平方米;2015年為1.3萬元/平方米;2016年為1萬元/平方米;2017年為1.1萬元/平方米;2018年上漲,上漲比例不一。  (3)作為西安曲江新區唯一的一個保障房(限價商品房)項目——曲江林語限價商品房項目,西安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2016年11月核準銷售基準價為5800元/平方米。

 疑問 

開發商存在加蓋和超面積蓋房?

  在西安市發改委市發改審發(2012)151號文件中,明確「長慶坊二期」項目屬房地產開發項目,總建築面積73585平方米,其中商品住宅建築面積39784平方米、公共建築面積14409平方米、地下商業建築面積2195平方米、地下車庫建築面積17197平方米。總投資及資金來源:項目總投資3.6億元人民幣,資金來源為企業自籌。  在西安市環保局關於2013年11月26日擬對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文件作出審批意見的公示中,提到「長慶坊二期」項目:總建築面積73585.7平方米,主要建設1棟29層的住宅樓、1棟30層的商住樓及其裙樓(3層)、1棟3至5層商業綜合樓,項目總投資36010.83萬元。  但華商報記者在西安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西安市商品房預售許可證》市房預售字第2014337號中看到,該項目規劃樓號和層數分別是:商業樓幢號為3號商業,層數為5層;2#幢號為2號住宅,層數為30層;1#住宅及商業裙樓,幢號為1號商住,層數為30層。  對照西安市環保局的環評公示,就能看出2#住宅樓,加蓋了一層。  華商報記者多方尋找,拿到了長慶坊二期1#、2#樓工程的施工測量專項方案。  該工程概況中描述,長慶坊二期1#、2#樓的建築面積為:1#樓38637.37平方米;2#樓23668.3平方米;地下車庫23668.3平方米。  總建築面積為:85973.97平方米,超出了西安市發改委和西安市環保局公布總建築面積12388.27平方米。

6000萬註冊金扛起3.6億工程?

  華商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一個現象,即「長慶坊二期」項目總投資在36010.83萬元。但根據西安市工商局網上信息顯示,西安華浙置業有限公司成立於2009年,只有兩個股東,且註冊資本只有6000萬元。  因工商部門通過登記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繫,2017年4月5日該公司已被西安市工商局經開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在該企業的公示欄中,還有一則西安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2018年5月22日的處罰決定書,上面顯示「未繳納罰款。」 

開發商是否辦理了預售許可? 

7月16日華商報記者在西安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產權市場處詢問時,該處一位負責辦理預售的工作人員表示,長慶坊二期共有3棟樓,分別為1號、2號、3號樓,已在2014年10月給其辦理了商品房預售許可。  但在該局《2018年已作出行政處罰決定的項目名單》(第六批)中,西安華浙置業有限公司開發的「長慶坊二期」因「未取得《商品房預售許可證》擅自預售商品房」被罰款29萬,即上述5月22日的處罰決定書。  那麼「長慶坊二期」是否辦理了《商品房預售許可證》或者說是部分樓棟辦理了呢?  在《西安市商品房預售許可證》市房預售字第2014337號中,華商報記者看到,只有1#住宅及商業裙樓註明建築面積為56805.63平方米,其餘的3號商業樓、2號住宅,建築面積這一欄為空。  7月23日,華商報記者再次採訪該局,並對此事進行了核實。該局產權市場處工作人員介紹,《西安市商品房預售許可證》市房預售字第2014337號上,標註的「建築面積為56805.63平方米」是房管部門準許銷售的面積。  針對「未取得《商品房預售許可證》擅自預售商品房」一事,該局執法監察隊工作人員介紹,「長慶坊二期」地面以上樓層取得了《西安市商品房預售許可證》,但地面下的區域並未取得《西安市商品房預售許可證》,所以該局處罰的位置,就是這部分未取得《商品房預售許可證》擅自預售商品房區域。

華商報記者 佘暉 文/圖

華商報評論員文章

「191套團購房」需要一個合理解釋楊鵬

  因環繞名勝古跡大雁塔、坐擁風景怡人的大唐芙蓉園,西安曲江房價一直在西安高居不下。在距離大唐芙蓉園不足1000米的長慶坊二期,西安市規劃局191套團購房,價格還不到周邊商品房售價的一半。  記得不久前,媒體曾爆出西安一家企業從所投資的房地產項目中拿出120套房源,以遠低於周邊商品房的價格解決本企業員工住房困難問題。讀罷這則消息,滿屏盡是羨慕乃至嫉妒,心裡為這個人性化的企業點讚。但長慶坊二期按遠低於周邊商品房價格售出的191套商品房,卻是普通老百姓沒有資格拿到的,這讓人莫名生出的更多是一股羨慕嫉妒恨。  雖然不可否認,在高房價的現實裡,有些單位以團購的名義福利分房給員工,不少人就是通過這種途徑以較低的價格圓了住房夢。但是,以超低價格獲得長慶坊二期近兩百套商品房的,是規劃部門,這不能不讓人覺得似乎哪裡不對。  毋庸置疑,房地產開發過程中,規劃部門是必經環節。假如不是掌握著資源分配的公共權力,開發商會不會以遠遠低於市場價向其售出近兩百套商品房?這恐怕是要打個問號的。畢竟,按照生活經驗,逐利是商家的本性,開發商一沒瘋二不傻卻放著錢不賺,這裡面不能不引人遐想。  要承認,近些年,一些政府部門低價購房的新聞,加劇了公務員報考熱。前年,媒體還曾爆出,湖北宜昌市一區政府以遠低於市場價分配團購房,一些不缺住房的政府工作人員在拿到團購房指標後,加價5萬、10萬將指標「賣」出,這在民間引起諸多不滿。畢竟,為解決職工住房困難,可享受團購房的並不都是住房有困難的,原來不過是權力者為自己開的「小灶」而已。說得不客氣,這是搞特權,是權力自利自肥。  放在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的今天,正如有論者所言,既需要官商保持正常的聯繫和交往,又要使官商各安其道並行不悖,真正做到有交集而無交易。  話又說回來,都在同一片藍天下,承受著同樣的高房價,「有形的手」如果利用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優勢,給自己開開「小灶」,老百姓就不會有公平感。從這個意義上說,長慶坊二期191套團購房價格為什麼這麼低,還需要一個合理的解釋。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