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甜、香瓜香,一碗酸梅湯

西瓜甜、香瓜香,一碗酸梅湯

盛夏來臨,全國大部分地區進入了持續高溫天氣。不過,夏天不僅有高溫,也有美文:在老舍的筆下,夏天西瓜甜、香瓜香;在梁實秋心裡,夏天最愜意的事是來一碗酸梅湯;汪曾祺對夏的印象是「空氣很涼爽,草上還掛著露水」;在朱自清眼裡,「揚州的夏日,好處大半便在水上」……夏天在名家的筆下充滿趣味,也彌漫著詩意,讓我們一起在文字中領略夏天的魅力。

西瓜甜、香瓜香,一碗酸梅湯

沈復:神遊其中,怡然自得

  夏蚊成雷,私擬作群鶴舞於空中,心之所向,則或千或百,果然鶴也;昂首觀之,項為之強。又留蚊於素帳中,徐噴以煙,使之沖煙而飛鳴,作青雲白鶴觀,果如鶴唳雲端,為之怡然稱快。

  餘常於土牆凹凸處,花台小草叢雜處,蹲其身,使與台齊;定神細視,以叢草為林,以蟲蟻為獸,以土礫凸者為丘,凹者為壑,神遊其中,怡然自得。

(摘自《童趣》)

西瓜甜、香瓜香,一碗酸梅湯

老舍:最熱的時節,也是北平人口福最深的時節

  在最熱的時節,也是北平人口福最深的時節。果子以外還有瓜呀!西瓜有多種,香瓜也有多種。西瓜雖美,可是論香味便不能不輸給香瓜一步。況且,香瓜的分類好似有意的「爭取民眾」–那銀白的,又酥又甜的「羊角蜜」假若適於文雅的仕女吃取,那硬而厚的,綠皮金黃瓤子的「三白」與「哈蟆酥」就適於少壯的人們試一試嘴勁,而「老頭兒樂」,顧名思義,是使沒牙的老人們也不至向隅的。

  ……

  天氣是熱的,可是一早一晚相當的涼爽,還可以作事。會享受的人,屋裡放上冰箱,院內搭起涼棚,他就會不受到暑氣的侵襲。

  假若不願在家,他可以到北海的蓮塘裡去划船,或在太廟與中山公園的老柏樹下品茗或擺棋。「通俗」一點的,什剎海畔借著柳樹支起的涼棚內,也可以爽適的吃半天茶,咂幾塊酸梅糕,或呷一碗八寶荷葉粥。

  願意灑脫一點的,可以拿上釣竿,到積水灘或高亮橋的西邊,在河邊的古柳下,作半日的垂釣。

  好熱鬧的,聽戲是好時候,天越熱,戲越好,名角兒們都唱雙出。夜戲散台差不多已是深夜,涼風兒,從那槐花與荷塘吹過來的涼風兒,會使人精神振起,而感到在戲園受四五點鐘的悶氣並不冤枉,於是便哼著《四郎探母》什麼的高高興興的走回家去。

(摘自《四世同堂》)

西瓜甜、香瓜香,一碗酸梅湯

梁實秋:上口冰涼,甜酸適度

  夏天喝酸梅湯,冬天吃糖葫蘆,在北平是不分階級人人都能享受的事。不過東西也有精粗之別。琉璃廠信遠齋的酸梅湯與糖葫蘆,特別考究,與其他各處或街頭小販所供應者大有不同。

  徐凌霄《舊都百話》關於酸梅湯有這樣的記載:

  暑天之冰,以冰梅湯為最流行,大街小巷,幹鮮果鋪的門口,都可以看見「冰鎮梅湯」四字的木簷橫額。有的黃底黑字,甚為工致,迎風招展,好似酒家的簾子一樣,使過往的熱人,望梅止渴,富於吸引力。昔年京朝大老,貴客雅流,有閒工夫,常常要到琉璃廠逛逛書鋪,品品骨董,考考版本,消磨長晝。天熱口幹,輒以信遠齋梅湯為解渴之需。

  信遠齋鋪面很小,只有兩間小小門面,臨街是舊式玻璃門窗,拂拭得一塵不染,門楣上一塊黑漆金字匾額,鋪內清潔簡單,道地北平式的裝修。進門右手方有黑漆大木桶,裡面有一大白瓷罐,罐外周圍全是碎冰,罐裡是酸梅湯,所以名為冰鎮。……他的酸梅湯的成功秘訣,是冰糖多、梅汁稠、水少,所以味濃而釅。上口冰涼,甜酸適度,含在嘴裡如品純醪,捨不得下咽。很少人能站在那裡喝那一小碗而不再喝一碗的。抗戰勝利還鄉,我帶孩子到信遠齋,我準許他們能喝多少碗都可以。他們連盡七碗方始罷休。我每次去喝,不是為解渴,是為解饞。

(摘自《酸梅湯與糖葫蘆》)

西瓜甜、香瓜香,一碗酸梅湯

汪曾祺:空氣很涼爽,草上還掛著露水

  夏天的早晨真舒服。空氣很涼爽,草上還掛著露水(蜘蛛網上也掛著露水),寫大字一張,讀古文一篇。夏天的早晨真舒服。

  ……

  夏天的花裡最為幽靜的是珠蘭。牽牛花短命。早晨沾露才開,午時即已萎謝。秋葵也命薄。瓣淡黃,白心,心外有紫暈。風吹薄瓣,楚楚可憐。鳳仙花有單瓣者,有重瓣者。重瓣者如小牡丹,鳳仙花莖粗肥,湖南人用以醃「臭鹹菜」,此吾鄉所未有。馬齒莧、狗尾巴草、益母草,都長得非常旺盛。淡竹葉開淺藍色小花,如小蝴蝶,很好看。葉片微似竹葉而較柔軟。

  ……

  搬一張大竹床放在天井裡,橫七豎八一躺,渾身爽利,暑氣全消。看月華。月華五色晶瑩,變幻不定,非常好看。月亮周圍有一個模模糊糊的大圓圈,謂之「風圈」,近幾天會刮風。「烏豬子過江了」–黑雲漫過天河,要下大雨。

  一直到露水下來,竹床子的欄桿都濕了,才回去,這時已經很困了,才沾藤枕(我們那裡夏天都枕藤枕或漆枕),已入夢鄉。

(摘自《夏天》)

西瓜甜、香瓜香,一碗酸梅湯

朱自清: 揚州的夏日,好處大半便在水上

  揚州的夏日,好處大半便在水上–有人稱為「瘦西湖」,這個名字真是太「瘦」了,假西湖之名以行,「雅得這樣俗」,老實說,我是不喜歡的。下船的地方便是護城河,曼衍開去,曲曲折折,直到平山堂,有七八裡河道,還有許多杈杈椏椏的支流。這條河其實也沒有頂大的好處,只是曲折而有些幽靜,和別處不同。

  沿河最著名的風景是小金山,法海寺,五亭橋;最遠的便是平山堂了。……法海寺有一個塔,和北海的一樣,據說是乾隆皇帝下江南,鹽商們連夜督促匠人造成的。法海寺著名的自然是這個塔;但還有一樁,你們猜不著,是紅燒豬頭。夏天吃紅燒豬頭,在理論上也許不甚相宜;可是在實際上,揮汗吃著,倒也不壞的。五亭橋如名字所示,是五個亭子的橋。橋是拱形,中一亭最高,兩邊四亭,參差相稱;最宜遠看,或看影子,也好。橋洞頗多,乘小船穿來穿去,另有風味。平山堂在蜀岡上。登堂可見江南諸山淡淡的輪廓;「山色有無中」一句話,我看是恰到好處,並不算錯。這裡遊人較少,閒坐在堂上,可以永日。沿路光景,也以閒寂勝。從天寧門或北門下船。蜿蜒的城牆,在水裡倒映著蒼黝的影子,小船悠然地撐過去,岸上的喧擾像沒有似的。

(摘自《揚州的夏日》)

西瓜甜、香瓜香,一碗酸梅湯

鬱達夫:只教有一張藤榻

  從地勢緯度上講來,北方的夏天,當然要比南方的夏天來得涼爽。在北平城裡過夏,實在是並沒有上北戴河或西山去避暑的必要。一天到晚,最熱的時候,只有中午到午後三四點鐘的幾個鐘頭,晚上太陽一下山,總沒有一處不是涼陰陰要穿單衫才能過去的;半夜以後,更是非蓋薄棉被不可了。而北平的天然冰的便宜耐久,又是夏天住過北平的人所忘不了的一件恩惠。

  我在北平,曾經過過三個夏天;象什剎海,菱角溝,二閘等暑天遊耍的地方,當然是都到過的;但是在三伏的當中,不問是白天或是晚上,你只教有一張藤榻,搬到院子裡的葡萄架下或藤花陰處去躺著,吃吃冰茶雪藕,聽聽盲人的鼓詞與樹上的蟬鳴,也可以一點兒也感不到炎熱與薰蒸。而夏天最熱的時候,在北平頂多總不過九十四五度,這一種大熱的天氣,全夏頂多頂多又不過十日的樣子。

(摘自《北平的四季》)

西瓜甜、香瓜香,一碗酸梅湯

三毛:夏天像一首絕句

  夏乃聲音的季節,有雨打,有雷聲、蛙聲、鳥鳴及蟬唱。蟬聲足以代表夏,故夏天像一首絕句。

  絕句該吟該誦,或添幾個襯字歌唱一番。蟬是大自然的一隊合唱團;以優美的音色,明朗的節律,吟誦著一首絕句,這絕句不在唐詩選,不在宋詩集,不是王維的也不是李白的,是蟬對季節的感觸,是它們對仲夏有共同的情感,而寫成的一首抒情詩。詩中自有其生命情調,有點近乎自然派的樸質,又有些曠遠飄逸,更多的時候,尤其當它們不約而同地收住聲音時,我覺得它們胸臆之中,似乎有許多豪情悲壯的故事要講。也許,是一首抒情的邊塞詩。

(摘自《夏》)

西瓜甜、香瓜香,一碗酸梅湯

茅盾:雨滴在那裡卜落卜落跳,帶子似的閃電一劃

  夏天陣雨來了時,孩子們頂喜歡在雨裡跑跳,仰著臉看閃電,然而大人們偏就不許,「到屋裡來呀!」孩子們跟著木板窗的關閉,也就被關在地洞似的屋裡了;這時候,小小的天窗是唯一的慰藉。

  從那小小的玻璃,你會看見雨滴在那裡卜落卜落跳,你會看見帶子似的閃電一劃;你想像到這雨、這風、這雷、這電,怎樣猛厲地掃蕩了這世界,你想像它們的威力比你在露天真實感到的要大十倍百倍。小小的天窗會使你的想像活躍起來。

(摘自《天窗》)

西瓜甜、香瓜香,一碗酸梅湯

梁衡:夏天的色彩是金黃的,夏天的旋律是緊張的

  夏天的色彩是金黃的。按繪畫的觀點,這大約有其中的道理。春之色為冷的綠,如碧波,如嫩竹,貯滿希望之情;秋之色為熱的赤,如夕陽,如紅葉,標誌著事物的終極。夏天當春華秋實之間,自然應了這中性的黃色棗收獲之已有而希望還未盡,正是一個承前啟後、生命交替的旺季。你看,麥子剛剛割過,田間那挑著七八片綠葉的棉苗、那朝天舉著喇叭筒的高粱、玉米,那在地上匍匐前進的瓜秧,無不迸發出旺盛的活力。這時他們已不是在春風微雨中細滋漫長,而是在暑氣的蒸騰下,蓬蓬勃發,向秋的終點作著最後沖刺。

  夏天的旋律是緊張的,人們的每一根神經都被繃緊。你看田間那些揮鐮的農民,彎著腰,流著汗,只是想著快割,快割;麥子上場了,又想著快打,快打。他們早起晚睡亦夠苦了,半夜醒來還要聽聽窗紙,可是起風了;看看窗外,天空可是遮上了雲。麥子打完了,該松一口氣了,又得趕快去給秋苗追肥、澆水。「田家少閒月,五月人倍忙」,他們的肩上挑著夏秋兩季。

  遺憾的是,歷代文人不知寫了多少春花秋月,卻極少有夏的影子。大概,春日溶溶,秋波澹澹;而夏呢,總是浸在苦澀的汗水裡。有閒情逸致的人,自然不喜歡這種緊張的旋律。我卻想大聲讚美這個春與秋之間的黃金的夏季。

(摘自《夏》)

西瓜甜、香瓜香,一碗酸梅湯

蘇童:太陽落山在夏季是那麼艱難

  太陽落山在夏季是那麼艱難,但它畢竟是要落山的,放暑假的孩子關注太陽的動靜,只是為了不失時機地早早跳到護城河裡,享受夏季賜予的最大的快樂。

  黃昏時分駛過河面的各類船只小心謹慎,因為在這種時候整個城市的碼頭、房頂、窗戶和門洞裡,都有可能有個男孩大叫一聲,縱身跳進河水中,他們甚至要小心河面上漂浮的那些西瓜皮,因為有的西瓜皮是在河中遊泳的孩子的泳帽,那些討厭的孩子,他們頭頂著半個西瓜皮,去抓來往船只的錨鏈,他們玩水還很愛惜力氣,他們要求船家把他們帶到河的上遊或者下遊去。於是站在石埠上洗涮的母親看到了他們最擔心的情景,他們的孩子手抓船錨,跟著駁船在河面上乘風破浪,一會兒就看不見了,母 大家喊破了嗓子,又有什麼用?

  夜晚來臨,人們把街道當成了露天的食堂,許多人家把晚餐的桌子搬到了街邊,大人孩子坐在街上,嘴裡塞滿了食物,看著晚歸的人們騎著自行車從自己身邊經過。

(摘自《夏天的一條街道》)

(文字整理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郝思斯)

更多精彩,為您推薦

十張動態報紙,獻給91歲生日的你

漲知識:解放軍佩戴的56種臂章,你都認識嗎

打虎拍蠅獵狐問責…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這半年很忙

低保金被私分兩年,瞞住了鄉長,為何瞞不住紀委監委?

升學季謝師恩,這6條紅線碰不得

西瓜甜、香瓜香,一碗酸梅湯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