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灞河遊泳溺亡!西安7年溺亡人數超過500人,這組數據令人心痛

點擊上方「華商報」可快速關注哦!

昨日,

發生兩起悲劇!

男子灞河遊泳溺亡!西安7年溺亡人數超過500人,這組數據令人心痛

7月29日晚上8時許,西安市環城西路護城河邊,有兩人墜河。周圍群眾發現這一情況後,立即撥打110、120等電話,隨後,多輛救護車趕赴現場,轄區的派出所也前往進行救援。因為天色已經黑了下來,救援的難度非常大。直到30日凌晨,兩人才被打撈上來,已經死亡。

30日上午,華商報記者多方了解到,墜河死亡的兩人是一男一女,均為20多歲,可能是情侶。現場沒有留下有價值的物品,目前,警方正在兩人的具體身份信息和墜河的原因等做進一步的調查。

男子灞河遊泳溺亡!西安7年溺亡人數超過500人,這組數據令人心痛

7月29日下午5點多,在西安灞橋區也發生了一起悲劇,一名20多歲的男子在灞河中遊泳時,不幸溺亡。

一天發生兩起悲劇,

令人心痛!

生命總是這樣稍縱即逝!

生命對於任何人來說

都是寶貴的。

願悲劇不再發生

其實,關於暑期安全

我們還想多說兩句!

每年暑假都是溺水事故的高發期。

據不完全統計,2011年以來,

西安地區各條河流、水庫的溺亡人數超過500人。

男子灞河遊泳溺亡!西安7年溺亡人數超過500人,這組數據令人心痛

   華商報記者2017年暑期曾前往灃河、澇河、渭河、滻河、灞河、秦嶺各峪口河道以及各水庫調查,詳細了解溺亡事故原因、事故點現狀等問題,並根據專家及河道管理者的意見提出建議,最終促成將防溺水事故納入基層河長巡查內容。

   一年之後,情況如何呢?最近,高溫下,華商報記者再次走訪全市多條水域,發現相對來說,今年溺亡事故確實有所減少,但下河戲水、野泳者仍屢見不鮮,而河長巡查制在一些區域開展得也並不盡如人意。

男子灞河遊泳溺亡!西安7年溺亡人數超過500人,這組數據令人心痛

1

灃峪口

護欄擋不住下河遊人

   位於秦嶺的灃峪口,可謂是避暑勝地,即便不是節假日,進入灃峪口避暑休閒的人也絡繹不絕,由於不少人喜歡進入河道戲水,也存在一定安全隱患。近年來,媒體屢次報導遊人在灃峪口戲水溺亡的不幸事件。7月22日華商報曾報導,市民剪斷防護網,灃峪河道裡擠滿了消暑的人群,或站或坐或躺。報導見報後,西安長安區灤鎮街辦加強了灃峪管理,僅22日就勸離3000多名有意下水的人。

   7月24日中午,華商報記者再次來到灃峪,數日前華商報曝光的灃峪口橋頭處下河缺口已有專人值守,記者佯裝要從此處下河,遭到工作人員阻攔。記者注意到此處河道內,確實無戲水遊客。

   相對於灃峪口河道內嚴格的管理,記者又往山裡行駛了五六公里,卻看到另一番景象。雖然不是周末,但河道內戲水的遊人屢見不鮮。在一處缺失鐵網保護的河道邊,一行近十人,拿著戲水器具從缺口處鑽了進去,幾名兒童戴著遊泳圈,穿著泳衣直接就在河裡玩起了水。記者注意到,此處河道內有一處形成了一塊小區域的水潭,水潭四周水深約1米,遊人們均在這河水清澈見底的區域戲水,然而水潭中間卻深不見底,湖面泛著黑色,戲水的不敢靠近。一路駛到雞窩子處,近十公里的河道內像這樣的情景屢見不鮮。河道很狹長,一旦突發山洪,逃生的希望很渺茫。

2

黎塬坪

管得住農家樂管不住遊人

   在灃峪內,黎塬坪是一處距河水較近、農家樂又相對集中的區域,河兩岸沒有任何障礙,遊客們下河戲水很容易。歷年華商報針對水域安全調查時都會對此處進行走訪,當地政府也確實有所改變,如給河道沿岸增設鐵網護網、安排工作人員巡視勸阻。然而,7月24日,華商報記者走訪時遠遠就看到,河道內黑壓壓一片,全是戲水的遊客。

   河水近半米深,河道內的人們有的踩水玩耍,有的戲水打鬧,更有的躺在河水中享受清涼,放眼望去,河道內數百戲水者全然無視河道沿岸隨處可見的「禁止下河戲水」警示標識。在另一處,一位佩戴紅袖標的巡邏員,一手拿著大喇叭一邊喊著河道危險勸說著人們上岸,可河道內戲水的人們完全無視。

   「兩三個人還好喊上來,可這人太多了,根本就喊不上來。」這位已60餘歲的老者,對河內戲水的人們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歷年汛期,華商報都會關注河道安全,2017年西安市將防溺水事故納入基層河長巡查內容。今年7月28日,華商報記者和灃峪黎塬坪處的基層段河長取得聯繫。

   「村上一直給農家樂經營者強調,不準他們允許遊人下河戲水,更不準在河道內擺攤經營。農家樂經營者相對配合街辦和村上的管理,可最讓人頭疼的是遊客,有時稍不注意就有人下河戲水,這人一多,僅靠村上的力量確實也沒有太好的辦法。」該負責人說,近期,每逢下午2時許,都會出現山間暴雨,確實給防汛防溺亡再次敲響了警鐘,「我們將加大巡查力度,動員社會力量幫助監管,遏制遊客下水這一情況。」

男子灞河遊泳溺亡!西安7年溺亡人數超過500人,這組數據令人心痛

3

高冠瀑布

河道經營抬頭 未見巡查人員阻攔

   高冠瀑布景區坐落於高冠峪,以在水域上搭建親水平台經營農家樂為特點吸引了不少遊客。然而河道是用來行洪的,這種搭建在水域上的親水平台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經華商報報導,長安區政府曾於2016年對這一亂象進行了集中整頓,拆除河道內私自搭建的親水平台。華商報記者於2017年汛期前往時,這一亂象確實得到了控制。

   然而,7月23日中午,華商報記者來到位於長安區鄠邑區分界處的高冠瀑布時看到,河道內遊客戲水、農家樂搭建親水平台的情況又有所抬頭。

   「能耍水,來麼,在咱這吃飯能下水玩。」在華商報調查期間,不少農家樂經營者以能下水戲水、能在親水平台上吃飯為賣點攬客。「去年和前年管得嚴,壓根就不敢讓你們下河,今年稍微松一點。」說著,老板拿出桌子擺在河道內的親水平台上,稍坐片刻,各色農家菜便擺上桌子。

   華商報記者注意到,此時河道內,不少遊客下河戲水,其中不乏未成年人。此時河水深約半米,水裡的人們玩得不亦樂乎。

   當日在華商報記者觀察的近兩個小時內,在高冠瀑布沿岸隨處可見「禁止下河戲水」、「禁止河道經營」的警示標語,但河道內仍有不少遊客和農家樂視而不見,也未見任何巡查人員對這些在河道內經營農家樂的行為進行阻攔,也未見有人勸阻遊人下河戲水。

   據華商報記者了解,高冠峪存在的問題,歷年被媒體曝光,又被政府部門整改,卻又屢禁不止。「高冠峪是長安區和鄠邑區的分界線,河東歸長安、河西歸鄠邑,這就造成河東邊管好了,和河西邊沒管好,東邊的就有意見。反之西邊就有意見,甚至連高冠瀑布景區,都是兩家公司在經營,河東一家河西一家。」一知情人說,「長安區曾在2016年汛期大力整頓了河東的河道亂象,農家樂攤主也有所收斂。可由於河西管得不嚴,東邊的一些農家樂為了攬客又開始放任遊客下水。你這邊不讓下水,遊客就去河那邊下水。」

   「像這種整頓河道亂象僅一個區縣就要協調多個部門,統一行動。要想徹底管好高冠峪的亂象,就得兩個行政區多次聯合整頓,難度要比其他水域更大。」另一知情者說。

   在此次華商報記者調查中,高冠瀑布的情況確實如此,最為直觀的感受就是河西在水面經營農家樂的、下河戲水的明顯要比河東多一些。

男子灞河遊泳溺亡!西安7年溺亡人數超過500人,這組數據令人心痛

4

太平峪

「死亡」警告擋不住深潭戲水者

   位於鄠邑區的太平峪,同樣也是西安市民夏季避暑的好去處。從峪口到太平森林公園十餘公里並不急促的水域讓不少人為之向往。

   7月23日(周一)上午,作為一周內進山遊玩人數最少的時間段,華商報記者來到了該峪,令人意外的是,這個時段,進山遊玩的市民就已經絡繹不絕。太平峪河道許多區域相對平坦,人們可以輕鬆地從河道沿岸的鐵網缺口處鑽入河道下河戲水。在一些水域較好的區域,沿岸商戶甚至經營戲水玩具,慫恿遊客們在此下水。

   在一處有深潭的水域附近,路上豎立著一塊巨大醒目的警示標語:「嚴禁下河戲水遊泳,違者責任自負,此處已溺亡1人。」而就在河道內,4名成年人正在該處水域戲水,兩名女性戴著遊泳圈在這深潭中遊起了泳。在記者觀察的10分鐘內,又有6人從鐵網缺口處鑽入河道下河戲水。

   沿路上,河岸邊大多路段都有鐵網攔護著,但在一些有缺口的地方,遊人經此下河仍屢見不鮮,其中不乏未成年人。

   華商報記者聯繫了鄠邑區太平河管理站。工作人員表示,他們管理站工作人員只有十餘人、巡邏車一輛。但僅就太平峪而言,從峪口到太平森林公園門口就有十餘公里,相對於絡繹不絕的進山遊客,他們這十多個人要想杜絕遊人下河確實太難了。「而且我們還兼顧著管理高冠峪,人手根本不夠。」工作人員說,「即便不開展其他工作,僅是治理河道戲水這一問題,十餘公里的山路,哪能管得全呀?」該工作人員還表示,除了依靠巡山外,再無其他更好的辦法。

5

大峪、小峪

有所遏制 但仍有人下河戲水

   2015年8月3日17時15分,西安市長安區王莽街道小峪河村突發山洪,有9人被山洪沖走,救援人員經過兩天搜救才找到9名遇難者的遺體,其中8人都是一家人。

   今年7月底,華商報記者再次走訪事發地小峪以及旁邊的大峪。相對於其他幾個山峪,大峪和小峪的遊客要少很多。「政府不讓農家樂在河道經營,更不許縱容遊客下河。」小峪的一位農家樂經營者說,「2015年出事以後,政府對農家樂管得比較嚴。」

   沿路進山,華商報記者未見有農家樂在河道經營的情況,但在一些沒有鐵網保護的平緩水域內,仍有遊客下河戲水。

   隨後,華商報記者在大峪看到的情況和小峪類似,鮮有農家樂主下河經營,但遊人下水的情況也並未完全遏制。此外,在大小峪調查期間,華商報記者也未見到任何巡查人員出現對下河戲水進行制止。

6

灞河·藍田段

密集的禁止標識擋不住野泳者

   作為距西安市區最近的一條河流,每逢夏季,不少市民都喜歡前往灞河沿岸避暑納涼,其中不乏一些下河的野泳愛好者。然而,灞河岸邊水流雖然看上去比較平穩,但河流中間水的流速卻很快,一些水域的暗潮能很快使遊泳者體力耗盡。此外,河裡還有大量的水草、泥沙,使得在該河域遊泳極其危險。

   據陜西境內唯一負責水上救援的消防隊——西安市公安消防支隊滻灞中隊相關負責人稱,灞河由於曾經取沙導致河床上有大量深沙坑,河床深淺不一,容易出現漩渦,使人迅速陷入深水區或漩渦當中,造成溺亡。

   2014年至2015年,西安市每年的溺水事故基本在七八十起。2016年,西安市溺水事故接處警三四十起,灞河就占了一半。華商報曾對歷年的溺亡熱線進行了統計,統計數據也證實了這一點:歷年野泳溺亡者,灞河要占全市一半。

   在此次調查中,華商報記者多次對灞河多段進行走訪,確實仍有一些區域存在管理漏洞,野泳者肆意下河。

   7月24日,藍田縣華胥鎮段的灞河河堤路邊,每隔幾百米都有「嚴禁下河遊泳 違者後果自負」的警示牌,但很多人並沒有把這些警示牌放在眼裡。

   下午2時許,這一段的灞河裡,仍有十多位大人小孩,沿著河堤下面的台階下到水裡,享受著河水帶給他們的清涼。

   華商報記者注意到,無論是台階兩邊還是河堤上,都用紅漆寫著「水深危險 請勿下河」,但這都無法阻止戲水者下水的熱情。

   在河堤上,兩名女子撐著遮陽傘,還攜帶的桶裝礦泉水,等著給在河裡遊泳的家人補給。「我們是從城裡專門開車來這裡遊泳的,現在能遊的河並不多了,除了這裡,還有秦嶺山裡的峪口也能遊,但這能近一點。」一女子說,這裡的水比較淺,有1米多,孩子在這裡玩,不存在問題。

   「你們有沒有感覺到野泳存在危險呢?」記者問。這名女子說:「沒什麼危險啊,最近經常來玩呢!」

   沿著河堤路往西南方向走,會看見華胥鎮鎮級河長公示牌,上面註明這是灞河新街村段,河道長度1.9公里,河長分為鎮級河長、河道警長、村級河長。基層河長是責任河道第一責任人,要巡查河面、河岸保潔是否到位,河底有無明顯污泥及垃圾淤積,河道水體有無異味等。

   華商報記者撥打了鎮級河長即黨委書記公示的手機號碼,但無人接聽。又撥打了村級河長即新街村支部書記公示的手機號碼,電話通了,但對方說不是村支部書記。

   直到撥打了村主任牛遠望的手機號碼後,才算是和河長取得了聯繫。牛遠望說,夏季是好遊者來這裡野泳的旺季,這裡有工業園區,來這裡野泳的多是外地人。當然,野泳是不允許的,所以,鎮上和村上就在河道邊製作了很多警示牌,但這根本不起作用。渭河流經這裡,有壩攔著,河面比較平穩,村幹部每天都會在河道邊巡河,對清理河道衛生,勸阻野泳者,「只有少數人聽勸,大多數人都是不管不顧的,還嫌我們管得寬。」

   除了遊泳,還有人在這裡燒烤、釣魚、網魚,單憑勸說,完全起不到作用。牛遠望說,有時還需要反復地說,但總覺得對那些人使不上勁兒。

男子灞河遊泳溺亡!西安7年溺亡人數超過500人,這組數據令人心痛

7

真尷尬規定「從重從快處罰」

實際一年來未處罰一人

幾乎每年夏天,在西安都會發生青少年溺亡事故。

   據國家衛計委和公安部一項不完全統計顯示,大陸每年有5萬名0-14歲少年兒童死於意外傷害,其中因溺水身亡的高達2萬多名。2016年3月,教育部有關司局在《致全國中小學生家長的一封信》中指出,溺水是造成中小學生暑期非正常死亡的「最大殺手」之一。

   今年入夏以來,由於天氣炎熱高溫,有市民不顧警示標識,擅自進入渭河、灞河、滻河、澇河等河流和秦嶺各峪口河道內隨意遊泳,隨後發生悲劇。7月20日下午,周至7少年相約黑河遊泳,3人溺亡。7月20日晚8時,灞河有2人落水溺亡。每一起溺亡事件的背後,都飽含著多個悲傷家庭的淚水。但這些溺亡並沒有引起人們對河流和峪口的敬畏。

   西安市水務局一工作人員介紹,西安市目前有較大河流54條,重要跨境的河流有渭河、涇河、灃河、石川河、清河;重要的南山支流有黑河、澇河、滈河、潏河、滻河、灞河等,而大小水庫有90多座,各種水域均有發生溺水的危險。此前的每年夏天,在滻河、灞河、渭河、灃河等河流發生溺亡事故的比例相對較高。

   但今年,由於加強了管理,相對來說溺亡事故有所減少。

8

輕視警示

易引發溺亡事故

   連續多日,華商報記者在滻河、灞河、渭河、灃河走訪發現,除了灞河的各個河段還能找到野泳的人之外,其他的河流已經很難找到野泳的人了。7月24日,華商報記者沿著滻河東路和滻河西路進行探訪,發現河兩岸的景色很美,但如果想從河岸下到河裡去,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7月25日下午,在曾出現過野泳現象的灃河濕地公園裡,華商報記者停留了一個多小時,並沒有看到野泳的人。從公園裡出來,自北向南,記者對灃河河道進行探訪,發現想前往河邊,基本不太可能。因為很多地方都在施工,或者是有圍欄。曾經在灃河裡野泳過的沿河群眾說,現在管得嚴,基本上遊不成了,但偶爾會有小學生翻越圍擋,偷偷去遊泳。

   一個不容置疑的事實是,近年來,全市河道管理部門在易發生溺水事故的河道、濕地公園、水庫、峪口等地點,普遍設立安全警示標識。但在暑期,在個別河段遊玩的市民仍無視這些標識,有的釣魚,有的隨意下河道戲水甚至遊泳,溺水事故仍極易發生,這是為什麼呢?

   西安市水務局一位工作人員分析稱,其實,從很多年前開始,政府就已經在著力預防溺亡事故,但還是有事故發生,有些情況,管理人員想拉都拉不住。溺水事故的發生,是許多人對河道和警示制度缺失敬畏。他們沒有把警示牌當回事,覺得自己完全能夠駕馭河流,殊不知,正是這種輕視,容易引發溺亡事故。

男子灞河遊泳溺亡!西安7年溺亡人數超過500人,這組數據令人心痛

9

防溺水事故

是基層河長巡查重要內容

   每年暑假都是未成年人溺水事故的高發期。據不完全統計,2011年以來,西安地區各條河流、水庫的溺亡人數超過500人。

   2017年,針對這一情況,華商報記者曾前往灃河、澇河、渭河、滻河、灞河、秦嶺各峪口河道以及各水庫進行調查,詳細了解以往溺亡事故原因、事故點現狀等問題,並根據專家以及河道管理者意見提出合理化建議,最終促成防溺水事故納入基層河長巡查內容。

   針對將夏季防溺水事故納入河長制巡查內容的呼聲,按照市政府主要主管的批示精神,2017年,西安市河長制主管小組就基層河長巡查中增加夏季防溺水事故有關事宜作出相關通知。

   通知要求,鎮村兩級河長要把防溺水事故作為近期河長制巡查的一項主要內容,認真加強巡查,減少問題發生,市、區縣兩級河長要加強對基層河長夏季防溺水事故的主管指導和督促檢查,積極協調相關部門和鄉鎮加強巡查力量,提升巡查效果。

   要將夏季防溺水事故巡查作為考核各級河長履職情況的一項重要內容,推動該項工作取得實效。在離城區較近的滻河、灞河、渭河和灃峪、高冠峪、太平峪等秦嶺峪口下河遊泳較多的重點地段增加人員配置,加密巡查次數,且不定時地進行突擊檢查,防止溺亡事故發生。

10

對擅自下水遊泳者除了勸阻

沒有好的強制辦法

   2017年的通知還要求,加強與相關職能部門聯動。劃定重要峪口內的河道管理範圍,對危險區域採取藍線控制,進行風險隔離管理;加大對所轄水庫、河道、峪口的管理,在水源保護區、危險河段設立警示標識,禁止遊客進入河道內垂釣、遊玩、嬉水;加大對重點水庫、河道、峪口的巡查和群眾勸導力度,對違反規定、不聽勸導、擅自下水遊泳的,要按照有關規定從重從快處罰,發生人身傷害事件的,除責任自負外,還要追究組織者責任;定期組織水務、公安、環保、規劃及相關街鎮開展聯合執法,對嚴重阻撓和干擾水庫、河道、峪口管理,造成河湖污染和破壞的行為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到現在,該通知實施已一年了,究竟有沒有下水者被處罰呢?

   7月26日,華商報記者從西安市水務局了解到,在河道裡野泳的多是學生和農民工,即使這些人不聽勸阻,擅自下水遊泳,也沒有一個好的強制辦法,所以,這一年來,並未有人因此遭到處罰。一名基層河長說,他們沒有執法權,所能做的就是勸阻。

男子灞河遊泳溺亡!西安7年溺亡人數超過500人,這組數據令人心痛

11

 律師

不聽勸阻野泳可按治安管理處罰法處罰

   陜西仁和萬國律師事務所胡超奇說,峪口和河道有一個重要的功能就是泄洪,如果市民不聽勸阻,任性野泳,影響泄洪的話,可以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法條例第23條規定進行處罰。

   這種處罰也是有先例的,胡超奇說,包頭昆河河道南北長7公里,昆河最深處達3米,水下還有水草,環境複雜,年年都有溺亡事故發生。2017年公園管理方為了預防事故發生,在醒目位置設置了警示標識,並派出管理人員巡查、勸導,但效果不佳。

   包頭昆都侖區委、區政府責成昆區公安分局和公園管理方集中整治。從2017年7月12日開始,雙方共同全天候在河道巡查,野泳者逐漸減少,但仍有人不聽勸導警告。7月19日、20日,16名野泳者被依法傳喚。依據治安管理處罰法條例第23條規定,因違反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接受了行政拘留5日的處罰。

   此外,秦嶺還有水源保護區,如果在保護區野泳,就可能違反《水污染防治法》,胡超奇說,「在飲用水水源一級保護區內從事網箱養殖或者組織進行旅遊、垂釣或者其他可能污染飲用水水體的活動的,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停止違法行為,處二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款。個人在飲用水水源一級保護區內遊泳、垂釣或者從事其他可能污染飲用水水體的活動的,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停止違法行為,可以處五百元以下的罰款。」

12

市水務系統強化「防溺水」工作

保障青少年兒童生命安全

   「禁止下河遊泳」的警示標識在河邊隨處可見,巡邏人員在夏季也是不間斷巡查,但仍無法避免悲劇的發生。近期,西安市市河長辦和水務部門將防溺水工作擺在重要位置,對沿河各鎮村兩級河湖長、學校、河管單位防溺水工作落實情況進行檢查,及時消除未成年人涉水安全隱患,保障群眾特別是青少年兒童的生命安全。

   7月24日,西安市水務局局長賈生林帶隊來到灞橋區灞河濕地公園檢查河道防溺水工作,要求在人流多的水庫、管道及河道等危險水域必須設立安全警示標識標牌。河道管理單位暑期要加強河道巡查力度,強化涉水水利工程安全管理,全面開展水域安全隱患排查。及時勸離戲水遊泳人員,嚴防溺水事故發生,並通知沿河相關單位禁止施工人員下河避暑遊泳,杜絕傷亡事件的發生。同時,要加強宣教,營造氛圍,加強防溺水知識宣傳教育。

   最近,周至縣、灞橋區等區縣水務部門同時採取加強現場巡查的方式開展「防溺水」工作,嚴防溺水事故的發生。7月25日上午,灞橋區河道管理站工作人員向沿河村莊、學校張貼「致中小學生家長的一封信」,並向廣大村民宣傳河道內戲水的危害性,講解河道水環境的複雜性,要求人民群眾「遠離危險、確保安全、嚴禁在河道裡戲水、遊泳、垂釣」。

13

管理員胡師傅:

有一人聽勸就很欣慰

   每天下午兩點,63歲的胡師傅都會準時出現在灞河B#橡膠壩(永寧壩)的河岸,他上的是下午的班,上午7時至下午2時還有一名管理員,他們都隸屬於滻灞管委會,戴著紅袖標,手持大喇叭雙眼緊盯著私自入水遊泳的人,並不時對著灞河裡的人群喊幾句:「別往裡遊了,水裡危險!這裡不準遊泳!」然而,大多數時候,這種勸阻都是徒勞的。

   即便是接受記者採訪的時間裡,胡師傅的注意力也始終停留在水面,還不時將喇叭舉到嘴邊,招呼著遊到離岸邊較遠處的遊泳者,「即使只有一個人聽勸,從水裡上來,我就很欣慰。」

   遊泳雖然爽快,但卻暗藏危險。灞河這片被堤壩攔住的平靜水面下隱藏著易打滑摔倒的青苔,石頭鋪就的岸邊到河中心的過渡地帶也很容易失足。胡師傅認為,最容易遇到危險的就是那些不太會遊泳或不熟悉這片水域,看著別人遊得不亦樂乎便對河水放鬆了警惕的人,灞河不像遊泳池有淺水區深水區的明顯區分,遊泳者即便腰綁橙色浮標用來保險,也難免會有在水中失去控制的情況,而守護遊泳者的人身安全正是他的職責。

14

河邊野泳者:

「沒事,我們在岸邊遊遊」

   7月25日下午2時許,在灞柳西路邊的灞河裡,有至少20位市民在河裡遊泳,還有很多人已經遊完了,在岸邊小憩。他們的裝備很齊全,除了遊泳圈之外,還有漂浮袋,「這是遊泳自防裝備,拴在腰上,遊泳時,可以利用浮力,如果一旦發生意外,也有利於救援人員進行搜救。」一市民說。

   遊泳的人群裡,有年屆七旬的老太太太,也有不滿十歲的孩童,「沒事的,我們在岸邊遊遊就行了,不會有危險的。」市民張先生顯得很從容。他說,以前這裡出事很多,現在管得嚴了,出事就少了。

   48歲的王先生就住在滻灞半島,他說,這裡最深處有八九米,不僅盛夏,就連冬天都有人來遊泳,「這裡是遊泳健將的樂園,不適合初學者,最怕初學者因為好奇,不自覺地滑向深水區。」王先生也曾在這裡參與過救援,看到過有人撲騰幾下就沉下去,他也害怕。他回憶說,有一年,連續發生了幾起溺亡事故,管理部門立起人牆,阻止大家下河野泳,但人牆不可能一天24小時都在,等管理人員一走,野泳的人又來了,「所以,單純的‘堵’效果並不好。」現在,王先生仍經常在這裡遊泳,但他也會幫助管理人員勸說初學者,不要去深水區。無論怎樣,都要尊重生命。

來源:華商報記者 卿榮波 謝濤 實習生 宋昕航 攝影 張傑 綜合新浪微博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