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亞洲最大」到一度停工,BMW生產線因此停產!75歲浙商痛心感嘆:做企業太難了

從「亞洲最大」到一度停工,BMW生產線因此停產!75歲浙商痛心感嘆:做企業太難了

7月中旬,葛菲向當地政府提交了一份重組報告。「我們在積極自救,相信能挺過去。」他這樣說。

  

兩年前,這名90後從美國回到嵊州小城時,他家的企業——擁有2500名員工的天樂集團,已經是風雨飄搖。

  

這是一家具有近45年歷史的大型企業,雖然它位於小城嵊州,但在電聲領域,它是全國電聲行業隱形冠軍,擁有不小的國際話語權

從「亞洲最大」到一度停工,BMW生產線因此停產!75歲浙商痛心感嘆:做企業太難了

圖據天樂官網  

1974年的中國,改革尚未啟幕。在嵊州的一個小鎮,葛菲的爺爺葛南堯創辦了一個工場。

  

近45年來,教師出身的葛南堯就從這個校辦廠起步,締造了一個亞洲最大的電聲企業,在1994年產值就達1.6億元,員工最多時有5000多人,產值最高時達38億元。

  

從「亞洲最大」到一度停工,BMW生產線因此停產!75歲浙商痛心感嘆:做企業太難了

1979年的第一代創業者,二排左二為葛南堯

但是,到了葛菲手裡時,已是危機重重。複雜的內部關係,緊張的資金鏈,巨額的銀行利息……

  

如今,在90後的三代接班人手上,天樂正在經歷一場涅槃。「現在我們確實遇到危機,但我們也在努力,希望通過這次機會,革除企業管理方面的一切弊端,走上一條全新的發展之路。」葛菲這樣告訴錢江晚報記者。

停不停產

要不要停產,這是一個艱難的選擇。對於葛家來說,更是一場煎熬。

  

75歲的葛南堯,一手創辦了天樂集團,在當地,人們都尊稱他「葛老師」。今年6月,在經受了一系列的危機後,這名老企業家病倒了。

  

他的兒子葛錦明則一直陷入了猶豫,他有太多的顧慮。最直接的,一旦停產,員工和客戶怎麼辦?

  

最終,年輕的葛菲拍了板,「暫時停產。」

  

這段時間,是葛菲以代理總裁的身份,真正接管自家企業,他在美國學金融資產管理,回國,也是為了家族的使命。

  

真正接管後,他才發現,要辦一個企業太難了。比如絕大多數時間用在了接待上,各方面的人,銀行、政府、客戶……

  

果然,停產當天,就有工人來把他圍在了辦公室,要求發薪水,復工。

  

葛菲一遍遍向工人們解釋,最終還是報了警。警察把他從辦公室帶了出來

 

從「亞洲最大」到一度停工,BMW生產線因此停產!75歲浙商痛心感嘆:做企業太難了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幾天的停產,很快帶來了連鎖反應。這天晚上,飛利浦的全球總裁從比利時連夜趕到了嵊州,要求復工。因為,這幾天的停工,已經造成了一條BMW生產線的停產。只因BMW要用飛利浦的音響,而音響需要天樂生產的電聲配件

  

如果再停幾天,另一家汽車廠商的生產線也將面臨停產。

  

天樂在電聲領域的話語權,在這個時候得到了體現,即使它現在還陷入在困局中。

  

停產的原因其實是天樂已經發不出薪水了。確切地說,天樂集團,已經失去了財政大權,它只是一個巨大的生產車間。

  

財務、產品銷售、訂單,全被控制在一家叫和樂的公司手裡,他們又是什麼關係?

  

這背後是一場危機的延續。

  

從「亞洲最大」到一度停工,BMW生產線因此停產!75歲浙商痛心感嘆:做企業太難了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擴張泥潭

天樂集團的危機最早起源於一次擴張

  

2003年,花甲之年的葛南堯意識到了轉型升級。他回顧那些年來,自己從借200塊錢開始辦廠,從賣板刷到生產電聲配件,拖著病體,一路打拼,已經開辦了十幾家工廠。

  

他也看到,自己的產業是勞力密集型產業,缺乏核心競爭力。轉型,迫在眉睫。

  

於是,這一年,他投資了500萬元,研究生產平板彩色電視機。但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領域,他心裡也沒底。

  

不過,他判斷,平板電視機的市場前景會好的,於是,又買下了128畝土地,開始建一個天樂數位園。

竣工那天,他不敢去請市主管,因為擔心數位萬一搞不下去,有損市裡的形象。

  

事實證明,這是一次失敗的轉型

  

第二年,數位公司就接連虧損,仿佛陷入了一個泥潭。

  

因為是外行,掌控不了,葛南堯搬離了自己的辦公室,全部放權給了一個職業經理人,一個30多歲的小夥子。

  

一直撐到了十年,最終這名職業經理人走了,留下了4.8億元的債

  

從「亞洲最大」到一度停工,BMW生產線因此停產!75歲浙商痛心感嘆:做企業太難了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聯保風波

2015年,一場聯保風波來了。

  

這場牽涉嵊州多家規模企業的聯保風波,震蕩了嵊州的金融界。

  

銀行開始向天樂壓貸,由原來16.5億元貸款壓縮到9.8億元,天樂的數位公司資金周轉量大,因資金鏈斷裂,加上管理不善被迫停產。

  

嵊州市政府成立了解困小組進駐天樂,為了防止擔保骨牌效應產生,決定把數位的4.8億元貸款平移到集團公司,由集團來支付銀行利息,制止了金融風險的蔓延。

  

這筆平移的貸款,成了天樂集團的沉重負擔。

  

於是,為了穩定市場保住產業,2015年5月,天樂集團把下屬電聲分公司業務剝離,成立了一個和樂公司,即由電聲分公司負責生產,和樂公司負責接單和銷售。產生的利潤用於銀行利息支付。

葛南堯再次把重任交給了另一名職業經理人錢某,讓她擔任電聲分公司總經理,並兼任和樂公司的實際負責人。錢某在集團十多年了,能力強,深得葛南堯信任。

  

但是,讓葛沒想到的是,最終他們也會決裂。

從「亞洲最大」到一度停工,BMW生產線因此停產!75歲浙商痛心感嘆:做企業太難了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內部撕裂

和樂公司設立時註冊資本1000萬元,葛家持股約39%,錢某持股約30%,其他4名集團高管持股合計31%。

  

2017年5月,錢某通過增資方式引進一個寧波企業到和樂公司(占股達49.03%),致使和樂公司原有股權結構被破壞,天樂集團對和樂公司的控制權喪失。

  

葛南堯說,股權更改並沒有通過董事會,而是偽造了葛家的簽名,去變更了工商登記。「簽名也去做了鑒定,是假的。」

  

而在錢某的回應裡則稱,股權變更都是通過董事會決議的。目前,葛家已經向市場監管部門報案,並已立案。

  

2018年初,葛南堯又去和樂公司查帳,並把帳本帶到了杭州的一家審計機構審計。

  

審計機構審計發現,從2016年起,錢某涉嫌通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等方式侵吞公司資金,其中僅2016年7月至2017年2月,錢某就涉嫌通過六家單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合計3900多萬元,這些資金大多從公司被轉到了錢某個人的帳戶。

  

目前嵊州市公安部門已依法對錢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職務侵占等涉嫌違法犯罪行為立案偵查。當地警方表示,案子還在調查中。

從「亞洲最大」到一度停工,BMW生產線因此停產!75歲浙商痛心感嘆:做企業太難了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能否重生

上個月,失去了對和樂公司控制權的天樂集團,沒錢支付員工薪水。天樂集團代理總裁葛菲最終做出了停工的決定。幾天後,經過政府協調,和樂公司向天樂集團匯款1000萬元,天樂復工。

  

但這依然沒有徹底解開天樂的困局。

  

「最根本的是,理順天樂、和樂的關係」,葛南堯說,他相信當地政府會公平公正地處理。「只要盡快依法調查清楚了,天樂的困局就能解開。」

在葛菲看來,對於企業來說,這也是涅槃重生的機會。「這麼多年的發展,家族企業確實存在不少弊端,我們會通過這次危機,革除家族企業發展的一切弊端,走上一條新的發展之路。」

  

「和人一樣,哪家企業不是在一次次的挫折和磨難中成長起來的呢?」葛菲這樣說,「我們肯定會承擔起重振產業的責任,用產品和成績來證明。」

從「亞洲最大」到一度停工,BMW生產線因此停產!75歲浙商痛心感嘆:做企業太難了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從白手起家到陷入困局,天樂集團的盛衰,讓人唏噓。

  

四十年來,中國改革開放的洶湧大潮裡,有人歷經沉浮,踏平坎坷;也有人中途折戟,悲釀敗局。

  

天樂只是其中的一朵浪花。

  

「企業到了這個地步,我自己的責任肯定是很大的。」7月初,在嵊州市區的家裡,75歲的董事長葛南堯接受錢江晚報的專訪,他這樣坦言。

  

出身貧寒的葛南堯,樂善好施,在嵊州,留下諸多好事。比如,他把自己的十幾個工廠捐給了十幾個村子,在鎮上造了學校、衛生院等等。

  

但,這無法改變天樂的命運。

  

在經濟界人士看來,天樂困局的背後,是浙江不少民營企業面臨的問題。比如缺少現代管理制度;二代接班沒有接好;失去了上市的機會;遇到危機,沒有採取正確的措施等等。

  

這些,都對很多民營企業有現實的啟示。

  

葛南堯:擴張盲目,找了一個陌生行業

近45年,葛南堯親歷自己企業一次次擴張,一次次輝煌,以及一次次危機。

  

和新中國第一代企業家發展史一樣,葛南堯從小家裡窮,少年喪父,做過學徒、理髮匠、推銷員,他從做板刷開始,一路跌跌撞撞,闖進了波濤洶湧的商海。

  

「其實,辦企業的人都有體會,要麼你不要把廠辦大,一年賺個幾十萬,穩穩當當,一旦辦大了,你就會收不了攤,而且胃口越來越大,我是總想體現自身的價值不讓人看低,另一方面,外部環境也會推著你往前走,你想停也停不下來。」接受錢江晚報專訪時,他感慨。

  

「我是一心想把企業辦大。」他這樣說。

從「亞洲最大」到一度停工,BMW生產線因此停產!75歲浙商痛心感嘆:做企業太難了

葛南堯,天樂集團董事長

  

擴張,來自人性的欲望。早在2000年前後,他的公司就已經有5000多人,是嵊州最大的企業。

  

天樂在經歷了多次擴張後,葛南堯最終從做喇叭轉型做起平板電視機。「有點盲目,選擇了一個自己完全陌生的行業,無法掌控。」他說。

  

一位當地人士說,難以掌控的,不是產業,而是人的欲望。

  

但現實是殘酷,並不是每一次都會那麼幸運。擴張的盲目,加上管理的粗放,天樂的隱患最終暴露。

  

怎麼樣用人,用什麼人,體現的是一家企業的管理制度。葛南堯總結認為,這在天樂同樣是個大問題。

  

作為一家民營企業,葛南堯並沒有完全放權給自己的兒子葛錦明。這有諸多的原因,比如,他的理念是「企業要做大」,兒子的理念是「企業要有效益」,這是一種矛盾。

  

另一方面,「我沒有想一定要讓自己的子女接班,而是放權給有能力的人。」他說。

  

「我是很重視人才的,每年要招很多大學生,送他們出去培訓」,葛南堯說,「我看重能力,但忽視了人品。」

  

比如在數位公司創辦後,他放手用了一名三十來歲的年輕人負責,培養了十年,結果這名職業經理人跳槽了,留下了4.8億元的債務。無論對於葛南堯,還是對於天樂,這都是一次沉重打擊。他想不通,「人怎麼能這樣?」

  

同樣的悲劇上演,今年以來,他和自己信任了十多年的另一名職業經理人錢某決裂,企業面臨又一次生死劫。

從「亞洲最大」到一度停工,BMW生產線因此停產!75歲浙商痛心感嘆:做企業太難了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業內人士:歸根結底是管理的問題

天樂的危機,在嵊州當地,廣受關注。

  

錢江晚報找到了嵊州一位經濟界人士,他看著天樂二十多年的成長,從輝煌到艱難,分析其中的原因,他說:「歸根結底是管理的問題,管理太粗了。」

  

「天樂實行的是總經理負責制,權力都放在總經理手上,但是缺少監管的制度,比如採購和銷售,都是一個人說了算,很容易出問題。」他說。

  

在天樂,管理是很「人性化」的。這種「人性化」,在他看來,是一種隨意。他舉例說,比如十多年前,公司有一筆400萬元的資金被轉到了一個村民名下,還轉了三次,公司都沒發現,最後還是被銀監會發現了,來查,最後內部處理。

  

這位人士說,這和董事長葛南堯的個人觀念很有關係。「葛老師是那個年代的人,管理理念等等,都沒有跟上。」

  

「比如按照考核要求,公司沒有完成業績是不能拿到績效獎金,但在天樂並不能實施,往往是總經理找一大堆理由,葛老師怕影響他們的積極性,還是照發獎金。」

  

比如,有人拿公司的東西被發現,按規定要處罰,就會找葛南堯求情,他一心軟就不罰了。「在以前經濟和效益好的時候,很多問題可以掩蓋過去,但是,你碰上經濟環境不景氣,就會爆發出來,天樂遇到的就是這種情況。」

  

同樣,天樂集團一名高管也指出了天樂困局的重要原因:公司治理結構不規範。她說,天樂投資過音響科技,天樂鋼材,天樂熱處理,小額貸款公司,投資上億,每個項目都以嚴重虧損結束,但是最後並不追究責任,包括數位的投資和經營,巨大虧損,嚴重違規,然而負責人並沒有給出任何交待。

  

「集團下屬企業物資可以隨便領取。大股東的不規範經營和決策,導致數位等下屬企業效仿,無力監管。」

  

從「亞洲最大」到一度停工,BMW生產線因此停產!75歲浙商痛心感嘆:做企業太難了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律師:遇到危機,善用法律保護企業

劉大佳是浙江騰智律師事務所的律師,擅長公司與股權綜合業務、金融與資本市場等領域。

  

這次,他被天樂集團請來作企業的資產重組等事宜。

  

來到天樂集團已經有十多天了,他發現,天樂暴露的問題,是浙江很多民營企業遇到的共同問題。

  

他說,很遺憾,天樂集團曾經有過兩次上市機會,但是沒有抓住,「上市是一個企業從家族制走向現代管理的一個好機會,它會倒逼企業完善和規範各項制度。」

  

他最想說的是,如果企業一旦發生危機,比如資金鏈斷裂等,該怎麼辦?其實天樂要擺脫困局,還有一個機會,就是在數位公司遭遇聯保危機時。「如果那個時候,果斷申請破產,那麼就不會到現在這個地步。」他說,破產其實是保護企業,「在國外是叫《企業破產保護法》。」

  

劉大佳說,但是,在中國,很多企業家以為破產就完了,「他們不了解破產法,破產其實是在救企業,擺脫包袱,重新上路。」

  

「其實我們浙江已經有一些通過破產保護企業的案例,比如祐康,不停產,但很好地處理了危機,企業也得以繼續發展。」

來源:錢江晚報/浙江24小時記者 史春波

編輯:沈蕓

從「亞洲最大」到一度停工,BMW生產線因此停產!75歲浙商痛心感嘆:做企業太難了


猜你喜歡

1.浙江有無問題疫苗流入?省疾控明日公布!杭州各犬傷門診、寧波金華等地疾控剛剛回應

2.收獲一堆兒媳婦!這位辣媽圈粉無數,讀初中的兒子卻被「逼瘋」

3.浙江6歲小天使離開人間!兩位叔叔替她來杭州看北極熊,現場一幕讓人落淚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