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新聞】南京無名女童身份確認,因是腦癱,父親和爺爺把她推下河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2018年6月26日,南京江寧公安分局官方微博”@江寧公安在線”發布一個查找9歲女童屍源啟事。啟事顯示,6月25日,南京市江寧區一河道中發現一具無名女童遺體,警方懸賞2000元征集身份線索。

但6天過去了,卻一直未能有效查明屍體來源,6月30日,警方的懸賞額被提高至2萬元。

整整一個月以後的7月25日,此事終於有了進展。有知情人向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爆料說,溺水女童家人已被找到。

紫牛新聞記者在湖熟某大市場內,找到女童的姑父,他說:溺水女童是腦癱患者,其爺爺和父親已被警方帶走。今天下午7:11,南京警方發布通報稱,女童是被其父親和爺爺推入河中溺亡的。

現場:

當地人稱女童溺亡有蹊蹺

紫牛新聞記者根據警方尋屍啟事上的地址找到了事發現場,事發現場位於湖熟街道句容河寧杭高速公路橋下。

紫牛新聞記者從湖熟街上出發,沿著句容河大堤上的道路大概行駛了1000多米,遇到一條水泥岔路,過了一座小橋,再往前走100多米,就到達了寧杭高速的跨河大橋下。事發現場相對比較偏僻,離此最近的村莊大約有200米遠,但必須上了河堤之後,通過水泥路才能到達,中間還隔著一片小樹林。

此時,正值高溫天的中午,但河邊還有三三兩兩的釣魚人,現場的橋墩下也有個垂釣者,該垂釣者就是當地人。當紫牛新聞記者向他詢問是否知道一個月前在這發生的溺亡事件時,他表示知曉此事。「聽人說的,也看見過街上的警方通告。」

當記者向他打聽是否知道現在溺亡女孩家屬已經被找到時,他表示並不知曉,也沒聽說。但對於此事,他表達了自己的疑惑之處。「我看新聞上說,女孩被發現時身上背包中有8斤重的磚頭,那可能就是自殺了。可如果是自殺,孩子家應該不會太遠,那這麼多天怎麼會沒人來認屍呢?」該垂釣者分析說,有兩種可能性。「要不與高速公路上的車輛有關,要不就是孩子父母有問題,反正這事有蹊蹺。」

工友:女孩爺爺住在工地,

看到尋屍公告怎麼不認?

7月25日中午,根據知情人的指引,紫牛新聞記者找到了位於江寧湖熟街道上的某大市場,在市場裡隨處可見公安部門張貼的尋屍啟事。

市場的門面房二樓正在進行裝修,據裝修工人介紹,他們正在幫一家酒店進行裝修,有好幾個工程隊在同時施工。

紫牛新聞記者在二樓樓梯口遇到一名瓦工,當記者向他詢問是否知曉前段時間句容河溺亡的女孩時,他表示現在街上到處貼的都是尋屍啟事,附近的人都已經知曉。但他並不知道女孩的爺爺就在他們工地,只知道早晨警察從工地帶走了一個看門的老人。

該工人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其與該老人是同鄉,都是蕪湖人,老人姓楊。「就是工地看大門的,大概60多歲,來這裡上班有3、4個月了。」該工人覺得楊某應該知道派出所貼的公告,但自己從沒有聽他說過,也沒聽說他有孫女。「我們雖然是同鄉,但以前並不認識,老家隔得有點遠。」

該工人表示,對楊某家庭的情況不是太了解,但向記者透露了一個信息:「老人的女婿也在這個工地上,是油漆工包工頭。」該工人告訴記者,老人平時就住在工地,並向記者指示了方向。

女孩姑父:孩子是腦癱,

爺爺和爸爸都被警察帶走了

紫牛新聞記者走到工地最盡頭時,看見幾個工人正在吃午飯。當記者詢問早晨被警方帶走的看門人時,他們表示都知道此事,但具體因為什麼原因被帶走並不清楚。其中一位工人建議記者去問老人的女婿,並領著記者進入了旁邊老人平時居住的房間。在房間裡,老人的女婿張某正睡在楊某平時所睡的床上。

紫牛新聞:你嶽父楊某在嗎?

張某(女童姑父):已經被公安帶走了。

紫牛新聞:為什麼被公安帶走了?

張:好像是因為孩子的事,今天早晨,在路上,有個老板打電話告訴我的。我7:30過來的,打電話時應該7點多點。

紫牛新聞:警方尋屍啟事中女童跟你是什麼關係?

張:是我老婆的侄女,聽說我小舅子(女童父親)也被警察帶走了。

紫牛新聞:他們被帶走跟你侄女的溺亡有關係嗎?

張:家裡具體發生什麼事情,我也不清楚。

紫牛新聞:能跟我們介紹一下你嶽父家家庭情況嗎?

張:丈人丈母生了兩個孩子,大的是我老婆,小的就是溺亡的孩子她爸,也就是我小舅子。他在蕪湖一個發電站上班,家庭條件一般。嶽父是我介紹過來看門的,3月13日過來的,平時就住在工地上。小舅子家就一個孩子,就是溺亡的那個,是個腦癱,今年9歲。我丈母娘帶出去已經有6年了。

紫牛新聞:孩子為什麼會被你嶽母帶出去,帶到哪了?

張:孩子是腦癱,小時候家人也帶著她去過很多地方看病,當時總共花了大概有10萬塊錢,但都沒能治好。因為孩子腦癱這個事,媽媽也不想要,後來小舅子就和他老婆離婚了,離婚時還補償了孩子媽媽8萬塊錢。那時候,孩子3歲,小舅子因為這事一直沒成家。離婚之後,家人都不想要了,但我老丈母捨不得,就一個人把孩子帶出去6年,帶到淮安去養了,我丈母是淮安人。丈母娘不在家,丈人一個人就打工,一個家就因為這個事就散了。

紫牛新聞:孩子既然在淮安,又是如何到南京的,又怎麼會溺亡的呢?

張:上個月,我丈母發現生腸癌,就回來治病了,回來在蕪湖開刀,孩子就帶到蕪湖了。我老婆帶了幾天。

我丈母在醫院,我老婆在醫院服侍她。孩子怎麼到南京的?具體幾號記不清了,好像是丈母剛開刀大概幾天時間,星期天,我舅老爺對我丈母說,要帶孩子來南京玩。來南京找她爺爺,晚上來的。具體孩子是怎麼溺亡的,我真的不知道。

紫牛新聞:滿大街的公安貼的尋屍啟事,包括大市場裡也有很多張,你之前看到過嗎?

張:之前去上海一段時間,不知道啟事這個事情。真不知道。

紫牛新聞:你嶽父看到了嗎?他這段時間跟你談過這個事情嗎?

張:他看沒看到,我不知道。也沒有跟我談過這事,我丈人是個比較……有事情擱心裡,他也不怎麼講。

紫牛新聞:那孩子失蹤了這麼長時間,家裡人是什麼反應?

張:丈母出院沒幾天,在化療,……這些事情,我也……我平時不怎麼在家,都是早出晚歸。

紫牛新聞:有聽你愛人說過嗎?她有問起孩子去哪了嗎?

張:也沒講過這個話題。

紫牛新聞:你可能孩子的溺亡是什麼原因呢?

張:我可能就是小舅子帶到南京來這幾天出的事,但到底發生了什麼,我也不知道。

冷冰冰的事實:

兇手竟是父親和爺爺

這麼長時間,女童的家人在南京警方這麼大力度尋找屍源的情況下,為什麼不去認領?其爺爺和父親為什麼被警方「帶走」?紫牛新聞記者聯繫了屍源啟事上警方的電話,但接電話警官稱不清楚。

今晚7:10,南京警方發布了最新通報,證實了人們事先猜測的冷冰冰,令人心痛的事實。通報稱:

2018年6月25日,南京警方根據群眾報警,在南京江寧區湖熟街道句容河寧杭高速公路橋下河道中發現一具女童屍體。警方對此高度重視,經過連續一個月的偵查工作,於7月25日抓獲犯罪嫌疑人楊某響(男,36歲,安徽蕪湖人,被害女童父親)和楊某松(男,65歲,被害女童祖父)。經審查,兩名犯罪嫌疑人初步供述了於6月23日晚將被害人推入句容河中致其溺亡的犯罪事實。目前,相關工作仍在進行中。

紫牛新聞記者陳勇 季宇軒

編輯張冰晶

主編陳迪晨

圖片來源 陳勇攝、警方提供

-END-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大成(南京)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


你可能還對這些內容感興趣

【紫牛新聞】支教女生洗澡被偷拍,偷拍者被處拘留,支教該如何防風險

【紫牛新聞】20歲的哥哥犧牲在遠離家鄉的土地上,父母再也沒有談起過他

【紫牛新聞】名著童書《愛心樹》被媽媽網友罵”毒雞湯”,到底該怎麼看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