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西安市教育局轉交96條「上學難」線索,20天過去,處理結果卻是這樣

點擊上方「華商報」可快速關注哦!

向西安市教育局轉交96條「上學難」線索,20天過去,處理結果卻是這樣

今年5月、6月,華商報新聞熱線共接到市民反映「上學難」的線索200多條。6月18日,華商報對其中部分典型問題予以報導,引起西安市教育局的重視,並召開專題會議解決這些問題。

向西安市教育局轉交96條「上學難」線索,20天過去,處理結果卻是這樣

(點擊圖片可查看相關報導)

   當時,華商報記者篩選出全市各區縣共96條反映「上學難」的線索轉交給西安市教育局,教育局方面表示,會將這些線索轉交各區縣教育局並著手解決。

向西安市教育局轉交96條「上學難」線索,20天過去,處理結果卻是這樣

(點擊圖片可查看相關報導)

   7月6日、7日,華商報記者逐一對96條線索進行回訪,其中58位反映問題的家長接受了回訪,16位家長電話一直無人接聽,其餘22條為網路投訴、咨詢政策、同一小區重復投訴等情況。

   經統計,接受回訪的58位家長中,有11位表示接到了教育部門的電話,並且對孩子上學問題進行了解答,其中2個孩子的上學問題得到解決,教育部門給5名家長提供了解決辦法目前在等消息,還有2個孩子的問題未解決以及2名家長不願意上教育部門分配的學校。

向西安市教育局轉交96條「上學難」線索,20天過去,處理結果卻是這樣

8名孩子就近入學問題得到解決

   據統計,在這受訪的58名家長中,只有8名家長明確表示自己孩子就近入學的問題已得到解決,其餘大部分家長已經找過教育部門或學校,目前在等消息,少部分家長仍不知道該如何解決孩子就近入學的問題。

   華商報記者注意到,這些受訪家長中很多都是涉及戶籍問題,只有極個別情況在教育部門協調下就近入學,大部分均被告知要回原籍上學。

   對於涉及行政區域劃分的問題,一部分家長表示所涉及的區域正在協商解決此事,也有部分家長表示經過媒體報導後已經進行了登記報名,但目前仍在等消息。

孩子不能就近入學有家長選擇民辦學校

   在回訪過程中,華商報記者發現,大部分線索都是家長希望孩子能就近入學一所公辦學校,但存在因戶籍、地界爭議或學位名額等原因無法達成的情況,也有少量家長嫌就近入學的公辦學校不好。

   在那些一直希望能就近入學公辦學校的家長中,部分家長因經過與教育部門、學校溝通後一直得不到解決,無奈選擇住所附近的民辦學校。

   對於選擇民辦學校,很多家長表示非常無奈。夫妻兩人都在長安區工作的李女士表示,現在全家工作、生活都在韋曲,讓孩子回原籍上學肯定不現實,為了孩子方便她只能選擇民辦。戶籍所在地正面臨拆遷的路女士表示,孩子回原籍上學連住的地方都沒有,她只能讓孩子在現住處上民辦學校。

   大陸目前實施九年義務教育,中小學階段孩子上學時免學費,但民辦學校可自主收取學費。華商報記者通過咨詢幾位選擇民辦學校的家長髮現,現在民辦學校的學費一般每學期都在幾千元,甚至還有上萬元學費的情況。對於這筆額外的費用,很多家長表示為了上學,只能承擔。

線索回訪

   7月6日、7月7日,華商報記者回訪「上學問題」線索發現,接到教育部門了解情況電話的家長寥寥無幾。

04

未央區 教育局介入協調後解決了一個孩子就近入學問題

   未央區共有9條「上學難」相關線索,其中可聯繫到的4條,其中大部分涉及戶籍問題,只有一名家長獲得教育部門的協調並解決了就近入學的問題,其餘家長仍在為孩子上學而奔波。

   ■反映問題:韓先生是外地人,在未央區西三環民婁村居住,有未央區的居住證,孩子曾去六村堡小學登記時被校方拒絕。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在韓先生聯繫了媒體並且事情被反映到教育局後,教育局馬上聯繫了六村堡小學並且孩子被錄取。

   ■反映問題:劉先生自2001年起就在未央區租住,孩子今年入學初中,但是未央區的學校不予接納,要求其回老家上學。當時劉先生在報學校前未央區官網並未給出明確聲明,學校在其登記時告知劉先生由於教育局政策原因孩子不予錄取。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為了讓孩子上學,劉先生托關係找了一個學校,但不久之後學校又以教育局新政策為由拒絕錄取孩子。目前,劉先生仍與該校方和教育局聯繫溝通,同時也在尋找其他能接收孩子的學校。

   ■反映問題:黃女士戶口在未央宮街辦,但村子六年前拆遷,孩子之前在灃東新城三橋街小學上學,今年上初中。未央區公辦的3所學校(七十五中、文景初中、經開一中)以沒有在未央區轄區的小學上學為由拒絕錄取,相關部門讓他們自己找學校上。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同村的還有幾十個孩子都在等消息,希望三橋附近有學校可以錄取孩子。

05

蓮湖區 4條線索反映人均未有教育部門聯繫

   蓮湖區共4條相關線索,反映人均表示沒有教育部門主動與他們聯繫,其中的兩個孩子在家長與學校協商後解決了上學問題,其餘均未得到解決。

   ■反映問題:孩子戶口隨爺爺奶奶在土門派出所,在慶安家屬院居住,小區學區劃分是慶安小學,但因戶籍沒在父母名下無法入學。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孩子父母在長安區給孩子找了一所民辦小學且已被錄取。

   ■反映問題:馬女士的兩個兒子和兩個孫子都在她的戶口本上,對應的學區學校是西安小學,兩個孩子都是今年入學,登記時校方稱一本戶口只能入學一個孩子。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經過家長和校方協商,兩個孩子均已成功報名西安小學。

   ■反映問題:吳女士住在蓮湖區漢城北路雅卓小區,戶口也在這裡,去年學區對應的是棗園小學,今年劃分成遠東實驗小學,但學校拒絕接收,說不屬於他們。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吳女士每天查看學校官網等了解和尋找解決方法,希望可以早日解決孩子上學問題。

   ■反映問題:錢先生的孫子戶口隨媽媽在雁塔區,已經拆遷,一直居住在蓮湖區雙府新天地。

   孩子今年9月上學,已經找了二莊府小學,但校方要求孩子必須轉戶口到父親的戶口本上才可以入學。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錢先生表示,已將情況反映給了教育局,目前等待教育局的安排。

06

灞橋區 5名家長均表示教育部門沒有主動聯繫協調

   涉及灞橋區的8條「上學難」線索中,有3條無法聯繫上投訴人,其餘5條涉及戶籍、學位數量等問題,這5名家長均表示教育部門沒有主動與他們聯繫。

   ■反映問題:張女士一家戶口在灞橋區狄寨街道新華村,她在紡織城上班已經好幾年了,老大一直在灞橋區東城一小上學,現在老二要上小學,卻要求回新華村的學校。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張女士說,她在紡織城生活多年了,不可能回新華村上學,她還想再等等消息。

   ■反映問題:張女士家戶籍在灞橋區紅旗街道辦,在電廠西路買的房,孩子小學就讀東城一小,今年小升初,去東城一中報名,說必須回戶口所在地上學。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因為無法就讀公辦學校,張女士給孩子報了鐵一中濱河校區,正在等待面談結果。

   ■反映問題:陳先生稱,家裡在灞橋區紡園三路香榭水岸買的房,戶口在灞橋洪慶街辦燎原村。今年孩子報名上戶口所在地公辦的富力小學,但學校以學生收滿了為由不接收。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陳先生已經將問題反映給了教育部門,目前還在等消息。

07

高新區 部分家長表示有教育部門主動聯繫

   在15條涉及高新區的線索中9條能聯繫到,其中3名家長獲得教育部門主動聯繫,但問題仍未確定解決。

   ■反映問題:李先生購買了高新區紫薇臻品小區的二手房,當初高新區承諾這個小區可以享受高新的教育,雖然小區有對應的高新二小和高新一中學位指標,之前的業主也沒有用指標,但孩子也報不上名,說是2009年8月31日之前入住的業主才能報名,感覺很不合理。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李先生說,雁塔區教育局聯繫過一次他,表示孩子可以就讀辛莊小學,據他了解這是一個村辦小學,他不願意讓孩子去上,自己聯繫了幾所民辦小學,也還沒有確定消息。

   ■反映問題:王先生是銀領花園小區業主,學區劃入魚化小學。據他了解,同屬一個社區一個派出所的龍城銘園小區可以在高新第一學校上學,他們卻被劃入雁塔區魚化小學,王先生認為,學區劃分明顯不符合2011年市政府「就近入學、戶籍為準」的規定。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6月11日,業主曾去高新區管委會對接,高新區14日回復,要求合理但沒有處理意見。業主向市教育局反映,教育局回復,學區劃分有些不合理。雁塔和高新均表示不作回復。西安市教育局和雁塔區教育局表示開會再研究,現在還沒有給出解決意見,孩子的上學問題還沒有解決。

   ■反映問題:張女士的孩子戶口在雁塔區魚鬥路復地優尚,學區在高新區,但被劃分到了雁塔區魚化小學,她認為學區劃分很不合理,這一片區居民眾多,魚化小學根本不能滿足入學需求。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6月5日,張女士帶孩子去魚化小學報名了,覺得學校環境特別不好。

   ■反映問題:雍先生一家租住在西部大道的藍博公寓(高新區下轄的公租房),他們是2012年入住的,戶口也落在此,小區裡的幼兒園是高新第五幼兒園,小區樓下的配套,不論社區還是衛生服務中心都屬於高新。今年孩子要上學了,想上離家較近的高新九小,他還專門去了高新區教育局咨詢,對方說他們的情況不能享受高新區的教育。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雍先生曾咨詢了高新和長安的教育局,對方回復他高新九小只接收附近的回遷村子女。長安區教育局推薦讓上長裡村小學或大仁小學,但他不想上,自己聯繫了西部大道附近一民辦小學。

   ■反映問題:何先生是楓林華府業主,他們小區有3800戶。據他了解,科技路北昆明路以南有20個小區,劃的學區是日化子校,可是該校每個年級只能招一個班,基礎設施非常差。大寨路片區約有5萬戶居民,只有這一個學校,入學很困難。之前,雁塔區教育局、高新地產和高新區教育局來小區協調了一次,但沒解決。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何先生稱,教育局一直讓他們報名日化子校,名額滿了後就分流至周邊的大寨小學、昆明路小學等。目前他聯繫了幾所小學,也沒有消息。

   ■反映問題:華女士所屬的長安區郭杜魯家莊社區目前劃到了高新區的創匯社區裡,他們村算是創匯社區第一個回遷的村,目前創匯社區其他回遷村都在可在村上登記上高新九小,唯獨他們村不能。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華女士說,村上從去年就和高新教育局聯繫接洽,也沒解決。目前她的孩子只能上村內的臨建小學魯莊小學,這個學校屬於長安區,學校條件特別差。

08

雁塔區6條線索均未確定得到解決

涉及雁塔區的線索共有8條,能聯繫到的6條,其中2條獲得教育部門協調的問題有望得到解決,其餘家長仍在等消息或通過其他途徑解決。

   ■反映問題:樊女士一家生活在翠華路長安大學裡,戶口也在長安大學。長安大學附小以孩子父母不在大學工作為由,拒絕接收。居住點對面的翠華路小學也以大學有附屬小學為由,不接受學生。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等待雁塔區教育局統一安排,將在學區內安排學校,8月會有結果。

   ■反映問題:黃女士侄子的孩子,戶口在軍區一號院,屬於大雁塔小學,因為學校要求軍隊統一報名,但是孩子父親轉業好多年了,沒辦法統一報名。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家長已向教育部門提交相關資料進行登記,現在等待安排。教育部門稱,將在學區內小學安排入學。

   ■反映問題:何先生孩子戶口在長安區,房子在雁塔區,因小區房子手續不完善,不能落戶。想在雁塔區上小學,教育局說不能跨區。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雁塔區教育局稱如果要上學只能轉戶口,何先生這幾天就準備去給孩子轉戶口。

   ■反映問題:張女士是曲江二期招商依雲曲江小區業主,該小區去年學區劃分到曲江三小,但由於去年小區戶口沒有落大戶,張女士的孩子沒能上成曲江三小,而是在長安區一所小學讀了一年級。今年3月,小區大戶已落,張女士孩子戶口也落到該小區所在派出所。今年學區劃分到曲江四小,而曲江四小為新建學校,只招收一年級小學生,沒有二年級,同時曲江三小二年級學位已滿,曲江新區教育局說孩子可以轉學,但是沒有能接收的學校。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張女士去雁塔區教育局咨詢,教育局工作人員回復,讓張女士8月20日~31日去教育局登記,如果曲江的學校上不了,將會安排雁塔的學校接收。

09

新城區 教育部門承諾會幫助協調

   華商報共接到6條新城區關於「上學難」的線索,除一名家長聯繫不上外,其餘家長都表示沒有教育部門主動與他們聯繫,這些孩子家長均是主動找教育局解決孩子上學的問題,教育部門均答應會幫助協調,但目前大部分沒有結果。

   ■反映問題:周先生的孩子在新城區太華路小學上六年級,今年小升初,對口中學是三十八中,但孩子戶籍在未央區,三十八中不接收。他咨詢了新城區教育局,新城區教育局讓他回戶籍所在地對應的東元路學校,東元路學校也不接收,說他的小區不在區域內。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周先生先後找過新城、未央兩區教育局各兩次,最後查清孩子戶口對應學校應為未央區的西安市第四十八中學。48中表示接收孩子入學,但孩子想在38中上學。6月中學,周先生已經在38中給孩子進行登記,校方稱如果招生結束後還有學位,就會接收。

   ■反映問題:雲女士和丈夫都是河南人,丈夫的戶口婚前就已遷至西安。孩子的戶口和丈夫在一個戶口簿上,都在新城區含元路太華路派出所,均掛在丈夫姨媽名下,雲女士戶口仍在河南老家。一家人居住在含元路的永吉新村小區,孩子戶口所屬學區是八府莊小學,小學以戶口簿上的戶主不是直系父母不給報名。

   是否有教育部門聯繫協調:

   目前狀況:雲女士在八府莊小學給孩子登記了信息,學校讓等待安排,如果有空餘學位就能上學。新城區教育局說,9月1日開學後如果沒學上再來教育局,屆時將安排。

10

其他區域 只有一名孩子的上學問題得到解決

   閻良、曲江、碑林、灃東新城4區共有9條線索,其中能聯繫到的4條線索中,只有一個孩子的上學問題得到解決。其餘因孩子戶籍地址與實際居住地不符、家長覺得學區學校條件不好等原因等未得到解決,也沒有教育部門主動介入協調。

華商評論:

上學問題可別讓家長幹等誤了事

6月18日,華商報A04、A05版刊發了「西安入學難調查」報導。針對該報導,西安市教育局召開義務教育入學工作專題會,華商報也將全市各區縣及開發區96條涉及「入學難問題」的線索轉交給了西安市教育局,教育局方面曾表示會將這些線索轉交各區縣教育局並著手解決。

   但7月6日、7月7日兩天,華商報記者回訪這些線索發現,接到教育部門了解情況電話的家長寥寥無幾。

   這些線索並不能完全涵蓋當下「上學難」的所有困境,但是,每一條線索、每一起個案,在「上學難」的現實裡都有一定的代表性,而教育部門能否妥善合理地處理,也具有某種程度上的示範意義。

   面對家長們的各種訴求,非懂政策的教育部門人士,還真不能準確解答。這也是導致許多不了解政策的家長們陷入「上學難」的一個重要原因。最典型的,莫過於因為各種原因造成的「人戶分離」現象——居住地公辦學校不歡迎,原籍地又不想回去或者回不去了。這樣的尷尬不是今年才發生的。

   今年4月,西安市教育局電視問政得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21.89分。知恥而後勇,教育領域開始顯現出積極的跡象。可以說,年年強調的義務教育「劃片招生、就近入學」,讓社會感受到了執行上的剛性和約束力。在此語境下,家長需要變通思路,為了孩子順利上學,要是能提前備足政策功課的,一定不要拖。

   當然,類似行政區和開發區交叉地帶,總是年年都在相互扯皮推諉,這個「上學難」的鍋家長背不起。顯然,在這個擁有數個開發區的城市,恐怕需要借「上學難」之機,徹徹底底厘清開發區定位,以消除由此帶給交叉地帶老百姓的各種麻煩事。

   從根本上說,上學難是教育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產物。學位不足,特別是公辦學校太弱導致學校間差距過大,最能說明這個問題。著眼於這個上學季,單就接到教育部門了解情況電話的家長寥寥無幾這一事實,也許,未聯繫並不等於不上心,招生錄取還在進行當中,現在全部一一做出明確答復可能還有些困難。可是,反過來,那些現在確實能夠說得清楚的,卻應該盡早從政策方面向家長解釋清楚,可別讓家長幹等誤了事。

華商報記者 張成龍 李婧 楊鵬 佘欣 鄧小衛 強軍實習生 吳佳輝 谷春博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