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人大副主任自殺事件調查

鎮人大副主任自殺事件調查

馬東斌隨身攜帶的公文包迄今不知去向,也沒有找到遺書。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成了壓垮這位鄉鎮幹部的最後一根稻草。

文5811字,閱讀約需12分鐘

6月22日早晨6時許,山東省臨清市康莊鎮人大副主任馬東斌被發現吊死在自家門口。事發後,警方排除了刑事案件的可能,認定為自殺。6點29分,馬東斌的妻子白長菊打出了她當天的第一個電話,通話記錄顯示,致電對象是「溫夫人」——當地一家養殖企業老板溫長剛的妻子。「我要告訴她,是她老公害死了我丈夫。」白長菊說。然而電話無法接通。溫長剛是臨清市天脈農業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脈公司)的實際控制人。2014年12月,天脈公司向臨清市滬農商村鎮銀行貸款200萬元,由臨清市盛祥融資擔保公司(以下簡稱盛祥公司)提供擔保,馬東斌和另外一位康莊鎮的女幹部充當反擔保人。根據馬東斌簽署的《反擔保承諾函》,一旦天脈公司無法清償銀行貸款,將由盛祥公司向銀行償還本息,「反擔保人無條件向擔保人清償該項借款本金、利息及所有其他應付費用等,反擔保人對此沒有任何異議。」一年後,貸款到期,天脈公司未能償還,盛祥公司向銀行償還了本息後,於今年3月起訴了天脈公司和包括馬東斌在內的6名反擔保人。5月初,馬東斌接到臨清市人民法院的傳票,1個多月後,他自殺了。

鎮人大副主任自殺事件調查

▲馬東斌的遺照。新京報記者王婧禕 翻拍

━━━━━

「副科級反擔保人」

馬東斌是康莊鎮於林村人,今年40歲。1997年從聊城農校(現聊城大學農學院)果樹專業畢業後,分配到康莊鎮政府任職,先後在鎮文化站、信訪辦、人大等部門任職,擔任副科級幹部已經超過5年。臨清市是縣級市,由聊城市代管,市委書記、市長均為處級,馬東斌雖然未曾擔任過實權部門一把手,但在這個山東省西北部的小城,「副科級」依然代表著某種稀缺的、令人艷羨的地位。這種地位在銀行貸款上得到體現。一家當地商業銀行信貸部門的工作人員易恒(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企業從銀行貸款主要有三種形式,擔保、抵押、信用。在實際操作層面,信用免擔保這種形式一般是針對實力比較雄厚的大型企業,比如央企。而普通企業如果信用層級不夠,則需要採取抵押或者擔保的方式。如果採取擔保模式,貸款企業需要找擔保方,可以是普通企業,也可以是專門的擔保公司。2014年12月,主營活羊養殖和銷售的天脈公司有貸款需求,實際控制人溫長剛希望由盛祥公司提供擔保,向滬農商村鎮銀行貸款200萬,盛祥公司要求了一系列反擔保措施,包括抵押物和反擔保人。盛祥公司在其要求貸款企業提供的制式《反擔保承諾函》上明確表示,「反擔保承諾人必須為副科級(包括副科級)以上幹部。」

鎮人大副主任自殺事件調查

▲馬東斌簽署的反擔保承諾函。新京報記者王婧禕 攝

溫長剛告訴新京報記者,擔保公司要求兩名副科級以上幹部做反擔保人「可以說是最基本的要求」,此外,盛祥還要來公司考察,調研公司的情況,還需提供抵押物等。對此,盛祥公司負責人閆志友說,當時的確有副科級幹部做反擔保人這個要求,目的是「落實反擔保人有固定收入」,為了「防范風險,確保公司利益不受損害。」後來反擔保人的範圍擴大到了其他有固定收入的人群,比如電力部門職工、教師醫生等。但至少在溫長剛貸款時,兩個副科級以上幹部還是硬性條件。為此,溫長剛找到了馬東斌。二人都是康莊鎮於林村人,也是舊識。不過,當溫長剛找上門時,馬東斌最初並不情願。馬東斌的父親馬金友說,當時兒子曾提及此事,擔心萬一溫長剛還不起錢,要承擔責任。他就給兒子出了個主意——「把名字簽錯」。在這位老農樸素的想法中,名字對不上,兒子就不用承擔責任了。或許是父親的建議起了作用,馬東斌在簽署反擔保承諾函時,把自己名字的最後一個字簽成了「濱」。後來,他還ps了身份證復印件,把身份證號和名字最後一個字都改了。溫長剛沒看出來,拿著反擔保承諾函走了。後來,他又找了康莊鎮分管經濟工作的副科級幹部沈培慧,外加自己和3位親屬,一共6位反擔保人,並把公司的牛棚、冷庫抵押給盛祥公司。最終,盛祥公司同意進行擔保,此後銀行貸款審批也通過了。易恒說,要求貸款企業找反擔保人是擔保公司的行為。作為銀行方來講,主要考慮企業本身的資質,以及是否有擔保公司願意提供擔保,至於是否還有反擔保人,對銀行批貸影響不大。「擔保企業讓借款人怎麼提供反擔保措施,一般情況下我們是不去追究的。」一個插曲是,溫長剛說,當時讓馬東斌簽署的是一份空白的反擔保承諾函,貸款數額等都是後來填上去的。康莊鎮鎮長林玉恒告訴新京報記者,馬東斌之所以願意簽署一份空白反擔保函,自然絕非二人有交情這麼簡單。事發後鎮上調查發現,完成這一筆反擔保手續,馬東斌前後共收取溫長剛8萬元。新京報記者獲知,溫長剛也曾在接受調查時,向警方透露,自己先後給過馬東斌8萬元,都是現金。不僅如此,除了天脈公司,馬東斌還給另外4家有貸款需求的企業做過反擔保,分別收取好處費幾千元到一萬元不等。一位熟悉當地官場的企業主透露,在臨清市16個鄉鎮和辦事處,充當反擔保人的副科級幹部並不鮮見。

━━━━━

貸款互保圈

事實上,在2014年溫長剛找到馬東斌時,天脈公司已經負債累累了。天脈公司2007年年底成立,彼時羊肉價格正處於上升管道,2007年更是有一次較大的漲幅。溫長剛此前做過化工、塑膠等生意,「都賠錢」,他想通過養羊把債還上。找了五六家企業做擔保人,從銀行貸款200萬元。同時,他也要給其他企業做擔保人,這種形式,在當地俗稱「互保」。易恒說,山東聊城的企業融資模式「非常特殊,聊城的企業是互保圈,就是互相擔保」。知情人透露,在臨清當地,除了要求副科級幹部充當反擔保人,還有各種各樣的互保模式。不僅企業互保,自然人之間也可以「互保」。一位當地企業家介紹,2008年起,伴隨著央行的量化寬鬆政策,銀行信貸政策比較寬鬆,臨清「五人互保」向銀行貸款的情況比較普遍,那時很多人開始貸款辦企業。幾年前,康莊鎮農民馬玉良(化名)找了同村十幾個農民擔保,從銀行貸款,開辦了一家機械加工企業。第一次貸出來十幾萬,他嘗到了甜頭,越貸越多,後來利息越滾越多,連本帶息滾到了一千多萬。雖然企業還是賺錢的,但利息負擔太重,馬玉良的公司在2011年破產,他又做回了農民。2014年4月,《聊城晚報》一篇報導裡提到,大多數中小企業資產少,可供抵押資產有限,為滿足銀行信貸審批要求,大部分企業採取互相擔保的方式來獲得貸款。由於企業間的互擔互保、相互串聯,最終形成較大數額的關聯貸款。一旦個別企業資金鏈斷裂,容易引發連鎖效應,形成較大的區域性金融風險。盛祥這種官方背景的擔保公司,就是在這種大環境下應運而生的。在上述《聊城晚報》報導中,聊城市金融辦一名負責人介紹,有實力且有政府背景的擔保公司隊伍的壯大不僅將促進中小企業直接融資,還能降低中小企業的融資成本,且可有效化解企業間互相擔保的問題,維護地方金融的穩定。公開信息顯示,盛祥公司於2009年5月成立,是臨清市財政局下屬的國有控股企業,兩任法定代表人均為臨清市財政局主要主管。公司註冊資本1個億,其中臨清市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出資6000萬,占股60%,臨清市國有資產管理局出資4000萬,占股40%。溫長剛說,他之所以找盛祥公司做擔保,因為盛祥是臨清擔保行業的「龍頭老大,是財政局下屬的。從資金各方面(比較雄厚)。」一位熟悉當地官場的企業主告訴新京報記者,在臨清,官方背景的擔保公司,只有盛祥一家,「別的(擔保)公司銀行都不太認可。所以做企業想貸款的話,還是很希望盛祥能給擔保的。」

鎮人大副主任自殺事件調查

▲盛祥融資擔保有限公司所在地。新京報記者王婧禕攝

━━━━━

貸款企業的官方「推薦信」

然而,要想讓盛祥提供擔保並不容易。除了找到兩名副科級以上幹部做反擔保人以外,還必須提供一份蓋有企業所在鎮公章、有鎮黨委書記、政府負責人簽字的「推薦信」。二者缺一不可。「推薦信」內容有兩段,第一段是對本轄區內該貸款企業情況的介紹,包括成立時間,經營範圍、資產總額、信用情況等。第二段的內容是:該企業擬在XX(銀行)貸款XX萬元,我鎮、辦事處研究推薦由你公司為其進行擔保。在擔保過程中,我鎮、辦事處將積極配合你公司對該企業進行監管、督促該企業及時償還貸款、維護企業良好信譽,一旦發生逾期,形成不良貸款,我鎮、辦事處願承擔相應連帶責任。對於為何要求企業找鄉鎮出具這樣的推薦信,盛祥公司負責人閆志友解釋,擔保公司不可能充分了解每一家企業的情況,但如果鎮政府推薦了,「至少在當時是比較有發展潛力的、比較好的企業才會給我們推薦。」康莊鎮現任鎮長林玉恒,時任康莊鎮黨委副書記,他告訴記者,當時鎮上考慮到天脈公司是養殖類的農業企業,能夠帶動勞力就業,是富農項目,出於扶持轄區內企業,拉動地方經濟的考慮,才給天脈公司出具了推薦信。而在馬東斌的家屬看來,這封推薦信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政府意志。馬東斌的父親馬金友說,兒子當時跟他提這事兒,說是「鎮裡派的任務」,還說是當時的鎮長張金明叫他簽(反擔保函)的。白長菊說,丈夫接到法院傳票以後才告訴她這件事,說「主管叫他簽字,應該支持主管的工作」。而丈夫「最聽主管的話」。時任鎮長張金明,現已調任臨清市綜治辦主任。6月30日,他情緒激烈地向記者回應稱,自己當時從未叫馬東斌簽字,「科級幹部的反擔保,是企業負責人與幹部本人的自願協商」。現任鎮長林玉恒說,不存在鎮上強制的情形。前幾年也陸陸續續有人來找自己當反擔保人,但自己「家庭負擔不輕,很慎重」,全都拒絕了。溫長剛也說,自己當時沒有找鎮主管給馬東斌施壓,「如果說他不同意我肯定找別人,但是他同意了。」馬東承是馬東斌的遠房兄弟,在當地經營一家板材企業,他曾於2013年底向銀行貸款,也找過馬東斌和鎮上另外一位負責計生的副科級幹部當反擔保人,他說,反擔保人都是自願的,鎮上並沒有施加壓力。「(反擔保人)就是認識的,關係還是可以的。你不認識的,你讓他擔保,他也不給你擔。」推薦信的最後一句話,「一旦發生逾期,形成不良貸款,我鎮、辦事處願承擔相應連帶責任」成了當前爭議的焦點。在馬東斌的家屬看來,這個連帶責任指的是連帶賠償責任。馬東斌的弟弟馬東順說,鎮上出具了推薦信,而且有黨委和政府一把手的簽字,「至少是一個定心丸,(反擔保人)對風險的規避意識就弱了。」此次事件中的另一位反擔保人沈培慧,在和白長菊的通話中也提到,當時溫長剛找過來,一方面自己是分管經濟工作的,另一方面考慮到鎮裡有推薦,「當時也沒想那麼多」,就簽字同意了。因此,馬東順認為,這封推薦信是促成哥哥簽字的重要因素。而康莊鎮政府有不同的看法,林玉恒說,推薦信上面的「相應連帶責任」指的是鄉鎮有督促企業償還貸款的責任。目前鄉鎮已經在積極督促天脈公司籌措資金。責任的認定或許最終要由法院判決來確定,盛祥公司在2016年6月替天脈公司還了本息,償還完畢,就到了起訴反擔保人的階段。閆志友說,之所以今年要起訴,是因為訴訟時效只有兩年。當前此案尚未宣判,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出了這種事,法院判決更要慎重了。」

━━━━━

反擔保人被起訴

溫長剛經營著天脈公司,由於負債太多,外加經營不善,溫長剛不得不「借新債還舊債」。除了從銀行貸款,還從民間借貸,「利息很高,月3分利」。到了後期,林林總總,負債達到了約三千萬,「每個月的利息就是30來萬」。雪上加霜的是,從2014年開始,也就是馬東斌做反擔保人的這一筆貸款前後,市場行情發生了變化。羊價進入下跌通道,且持續幾年一蹶不振。最近兩三年,銀行信貸收緊。易恒說,近幾年,銀行放貸相較前些年要更加謹慎,「如果企業只靠銀行貸款維持周轉,一旦銀行抽貸,企業肯定會出現資金鏈斷裂的情況。」閆志友表示,由於涉訴的原因,盛祥公司從2016年起就不再開展擔保業務。現在主要是處理此前的遺留問題,以及「重新理思路」。

鎮人大副主任自殺事件調查

▲盛祥融資擔保有限公司門口。新京報記者王婧禕

閆志友透露,在盛祥擔保的企業中,有多起同類案件,有些已經判決完畢,進入執行階段。當地企業主馬東承有一種深深的危機感。他感慨,由於信貸緊縮等原因,臨清很多企業都處在減產甚至停產的邊緣。

━━━━━

撲朔迷離的死因

馬東斌剛到不惑之年,父母尚在,按照臨清本地風俗,應三天後下葬,入土為安。但他的遺體至今還停放在堂屋裡的一口透明冷凍棺中,被幾束塑膠花簇擁。

鎮人大副主任自殺事件調查

▲堂屋裡的塑膠冷凍棺。新京報記者王婧禕

之所以不下葬,是因為家屬要「討個說法」。有家屬開出700萬的價碼,並且要求給白長菊解決事業編制。而這些在鎮政府看來是不可能的。「事業編制和公務員一樣,逢進必考,怎麼給她解決?」在家人的描述中,馬東斌是個膽子很小的人。馬金友說,馬東斌接到法院傳票後,頻繁地給他打電話,「說下傳票了,我的日子不用過了,爸爸媽媽快來救我的命吧。」馬東斌平時的一些表現,也顯得「心太重」。馬東順說,哥哥有時生了點小毛病,「完全不影響正常生活的」,他也會去醫院反復檢查、治療。妹妹馬淑靜說,這次接到法院傳票,哥哥幾次提到不想活了。她擔心哥哥出意外,隔三差五就回家看看。哥哥一個多月裡瘦了很多,「我哥哥就是被嚇死的。」照片裡的馬東斌,方臉盤,寬額頭,西裝革履,梳著背頭,是主管幹部的模樣。然而,環顧他家,很難想像這是一位已經做了二十年鄉鎮幹部,超過五年副科級幹部的住所。

鎮人大副主任自殺事件調查

▲院中為馬東斌設的靈堂。新京報記者王婧禕

他住在於林村的平房,院子裡雜草叢生,廚房裡的灶台廢棄了,僅在廚房一角搭了個臨時灶台,架著一口油乎乎的鐵鍋。臥室裡,夫妻分床而居,中間隔著一個城市出租房裡常見的簡易布衣櫃。櫃子頂已經被隨意堆放的雜物壓癟了。床旁的梳妝鏡污跡斑斑。所有觸目可見的平面上都堆著雜物。一位看過馬東斌家庭環境的當地幹部表示不可思議,他說,馬東斌是副科級幹部,薪水在當地並不算低,加上妻子在醫院上班的薪水,家裡完全不至於破亂成這樣,「這已經不是窮能解釋的了」。

鎮人大副主任自殺事件調查

▲馬東斌家中。新京報記者王婧禕

康莊鎮長林玉恒說,臨清是大蒜之鄉,馬東斌這幾年私下在外做大蒜、蒜薹生意,賠了不少錢。前兩年,馬東斌聲稱要在市裡買房,找兩位同事做擔保人,從銀行貸款16萬。事後發現,購房合同是假的,貸出去的16萬元錢也不知去向。「現在兩個給他擔保的幹部天天找我。」在林玉恒看來,馬東斌的死因很複雜,除了上述經濟原因,也有個人原因,他回憶,馬東斌平時上班穿著經常皺巴巴的,「而當反擔保人,不一定是主要原因」。和馬東斌一起做反擔保人的鄉鎮幹部沈培慧,金融卡已經被凍結兩個多月,鎮上目前以「借」的名義給她發薪水,在和白長菊的通話中,沈培慧反復提及,「我的家人對我的關心讓我沒有這麼多的壓力。」馬東斌隨身攜帶的公文包迄今不知去向,也沒有找到遺書。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成了壓垮這位鄉鎮幹部的最後一根稻草。7月2日,臨清市委宣傳部向新京報記者回應稱:事情發生後,臨清市委、市政府在全市範圍內進行了排查,目前沒有發現政府強制公職人員進行反擔保的情況,均為貸款企業和反擔保人員之間的個人行為。對於未償還的貸款,盛祥擔保公司將依法最大限度地對已代償企業進行追償;對於已經在擔的人員,市裡將在依法依規的前提下,加強溝通,研究相關措施。

新京報記者 王婧禕 實習生 丁文婷編輯 胡傑 李驍晉 校對 陸愛英

值班編輯 花木南 吾彥祖

鎮人大副主任自殺事件調查

鎮人大副主任自殺事件調查

個稅起征點擬調至每月5000元,月薪萬元能省多少錢?

鎮人大副主任自殺事件調查

重磅新政!外地車「進京證」每年限辦12次

鎮人大副主任自殺事件調查

全國8套卷高考作文題匯總出爐,你覺得哪家最難?

鎮人大副主任自殺事件調查

本文部分首發自新京報公號「重案組37號」

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使用

歡迎朋友圈分享

鎮人大副主任自殺事件調查

鎮人大副主任自殺事件調查

鎮人大副主任自殺事件調查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