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精子庫告急!捐精者質量直線下降,10人不到3人合格!故事充滿心酸無奈

「浙江省人類精子庫再度告急!」6月20日浙江省人類精子庫發布微博,呼籲更多身體健康的青壯年男子奉獻愛心,捐獻精子。在網友的轉PO和評論中,調侃者、質疑者間可能有之,但唯獨缺少真正願意的志願者。

浙江精子庫告急!捐精者質量直線下降,10人不到3人合格!故事充滿心酸無奈

「發微博也是無奈之舉,此前一周來捐精的志願者只有十幾個。」浙江省人類精子庫主任助理盛慧強表示,盡管精子庫的庫存還算無虞,但人數減少加之持續走低的精子質量,都讓精子庫的經營有些捉襟見肘。

在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婦產科醫院,一年要進行1300多個周期的供精人工授精和供精試管嬰兒(一名女性一年內一般做1~3個周期)。精子緊缺的情況盡管比7、8年前要好得多,但依然要登上兩三個月,才能分配到精子庫的供精。

最近,錢江晚報記者探訪浙江人類精子庫,深入了解了捐精的那些事兒。

2

稀缺:

認可程度不高,精子質量下降

一上午,精子庫的玻璃門開開合合,盡管下著小雨,仍有十幾位志願者前來咨詢、捐精。他們看著年紀不大,大多獨身一人,來去間略低著頭,沉默寡言。「告急微博發出後,還是有一定效果。」盛慧強說,這幾天每天都有將近30人前來問詢,相比之前多了將近一倍。

在接待室裡,正坐著一位戴眼鏡的志願者,這是他第一次來捐精,精子庫首先要對他進行身份核準和遺傳咨詢。刷過身份證和指紋後,醫生確保這位志願者符合22-45歲之間,身高高於165公分,大專學歷以上的基本要求。「近視超過600度了嗎?色盲色弱有嗎?傳染病有嗎?」幾個檢查下來,接待醫生初步排除了志願者存在的身體缺陷、傳染病和家族遺傳病史可能。接下來,符合初步條件的志願者還將進行血液和精液的進一步詳細檢查。

捐精的標準並不苛刻,但每年的志願者卻只有1000多名,其中又以在校大學生為主「七成是大學生,剩下也多是剛工作的年輕人,30歲以上的都很少。」盛慧強表示,一方面是年輕人的思想更為開放,另一方面捐精需要分多次完成,大學生受益於富裕的閒暇時間,也方便往返捐精。「其實,我們也很歡迎已婚育男士前來捐精。」對精子庫來說,有婚育史男子的精液,其符合供精標準的幾率會更高。

讓精子庫擔憂的是,目前社會對捐精的認可度並不高。「我們和獻血一樣屬於公益事業,待遇差的可就遠了。」一名精子庫的工作人員倒起了苦水,「獻血車可以大大方方的開進企業校園,我們的宣傳單卻往往被拒之門外。」對於這檔子事,仍有不少人羞於啟齒,覺得上不得台面。

除了觀念尚未普及,精子質量下降對精子庫來說更是雪上加霜。盛慧強舉了個最近的例子,大學生小朱前幾次來捐精質量都遠超捐精標準,但最近一次卻直線下滑,「一問,果然是最近幾天都在熬夜玩遊戲。」不光熬夜,久坐、不運動、頻繁吃外賣等生活作息,甚至長時間使用手機,都會導致男性精子質量下降。

「和2005年相比,男性精子數量下降了一半多。」浙江省人類精子庫的統計數據表明,這13年來每毫升精液裡的平均精子數,由1.3億下降到了0.67億;反映精子活力的平均前向運動精子百分比(即指會向前運動可能和卵子結合的精子),也由56.5%一路降到51.6%。受此影響,去年浙江省精子庫的初篩合格率下降到了26%。不光是在浙江,鄰近的上海市精子庫最近五年精子合格率同樣下降了15%,精子質量下降已是客觀存在的事實。換言之,每10個來捐精的志願者,只有不到3人能最終達標。

浙江精子庫告急!捐精者質量直線下降,10人不到3人合格!故事充滿心酸無奈

4

從捐精到供精

這裡的故事充滿了酸甜苦辣

在萬塘路256號的浙江省人類精子庫,不同於尋常醫院的鬧忙與嘈雜,這裡顯得安靜不少。零星的志願者們獨來獨往,進門、登記、取精、放杯,然後離開。除了與醫生必要的溝通,他們絕少說話,甚至連在走道偶遇時的眼神交錯,也控制在一秒以內。

在浙大婦院的三號樓一樓,取藥處邊上的男科門診同樣隱秘而不起眼,幾對育齡夫妻靜默地坐在候診室等待叫號,偶爾小聲交談幾句,也有男性拿著檢查報告獨自前來。

從精子庫到生殖中心,從取精捐贈到供精生子,在這同樣的寂靜之中,隱藏著男人的秘密、自尊和無奈。

誰來捐精?誰願授精?無數的故事從這一個「小蝌蚪」開始。

既然是捐給別人,總要認真對待。」

這是張寧來捐精的第二次。為了趕上約定的捐精時間,他特地趕了早班的高鐵來杭州。

張寧在紹興上學,每次來捐精他都要提前訂好車票,然後花上1個多小時趕到精子庫。「也不單純是為了捐精,順便過來逛一逛。」他聲音有些輕,看似雲淡風輕的說起過來的目的。

上一次,他不是一個人來精子庫捐精。「我在支付寶上看到了呼籲捐精的信息。」剛讀大一的他願意不停地嘗試新事物,剛剛獻過血,做了高考志願輔導的他,又對捐精產生了興趣。於是,他喊上了一位興趣同樣濃厚的室友。

第一次在取精室取精,張寧有些不適應,太過整潔和陌生的環境讓取精時間比以往更長。除此之外,捐精帶來的倫理問題也困惑了他許久,盡管醫生做了說明,「還是好幾個晚上沒睡好,覺得有點奇怪。」

第一次的取精篩查在一周後有了結果,「我室友先接的電話,我從聽筒裡聽到,他沒進。」緊接著,張寧收到了自己通過篩查的電話。「可能我的質量比較好吧。」說起這個話題他開始變得靦腆。

這次張寧在精子庫呆了半小時不到,「比上次狀態好多了」,他告訴錢報記者,為了這次捐精,他特意恢復了中斷好久的長跑和健身。「既然是捐給別人,總要認真對待。」

對於來捐精的原因,張寧首先歸結於公益,當然5000-6000元的補助對他來說也不是一筆小數目。「我比較喜歡藝術,所以想買台相機。」對於這筆錢的用法,他也很坦誠。

擁有一段如此特殊的經歷,他覺得很有意義,但除了室友和幾個親密好友,他還沒有對其他人說起過捐精的事。

如果有馬子,還會來捐精嗎?「肯定不會啊。」臨走之前,他回答了記者最後一個問題。接下來,他想去博物館轉轉,換換心情。

浙江精子庫告急!捐精者質量直線下降,10人不到3人合格!故事充滿心酸無奈

6

「這個伢兒和我們真有緣分」

更多的時候,邢蘭鳳感受到的,是供精醫療為患者家庭帶來的希望。

前段時間,一個媽媽帶著上幼兒園的女兒來到浙大婦院,眼尖的她一眼認出來,這是幾年前在生殖中心做了供精人工授精的羅媽媽。一旁的女兒生得特別漂亮,大眼睛、小臉盤,親戚朋友們都覺得長得像爸爸。「她和我說,這個伢兒跟他們是真有緣分啊。」這不,二孩政策開放後,夫妻倆就盤算著,再生一個孩子。

這次來中心預約登記,她特別提出請求,希望還用之前那位捐精者的精子。護士表示,一份精液最多只能令5名婦女懷孕,一旦達到5人,該精子樣本就會被停止使用,「我們會向精子庫轉達這個請求,如果與原先同一編號的供精精液仍有凍存,那應該可以滿足患者的請求。」

二孩政策開放後,共有近80對夫妻來到中心預約登記,希望通過這項技術生育第二個孩子。

邢蘭鳳明白,供精治療挽救了這些曾經不完整的家庭。

當然,供精和中國人傳統的家庭觀念仍存在著不小的衝突,它帶來額是悲劇還是幸福,取決於夫妻雙方以及其家人的心態智慧,一旦處理不好,很可能會引發巨大矛盾,造成悲慘的結局,「所以,我建議夫妻做供精之前要先做好心理準備,多聽聽從專業人士的意見,在準備階段可以到浙大婦院生殖健康咨詢門診進行詳細咨詢,經過1~2年心理過渡期後再做決定。」

來源:錢江晚報記者 俞任飛 張冰清 通訊員 盛慧強 孫美燕

值班編輯:倪王鎮

浙江精子庫告急!捐精者質量直線下降,10人不到3人合格!故事充滿心酸無奈


猜你喜歡

1.驚心動魄啊!你都不知道,這兩天杭州的夜空裡出現了什麼……

2.兩個杭州老教師藏了15年的秘密,泄露出長長的深情!看過的人都哭了!

3.杭州一小區7樓凌晨起火!整棟樓都在睡,水果店老板帶著員工就往裡沖…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