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101》落幕,「臉小、膚白、腰細、腿長」再次取得勝利

《創造101》落幕,「臉小、膚白、腰細、腿長」再次取得勝利

各種社交媒體都在這個時刻拋給了年輕女性一劑強效的迷惑針:成長為一個真正的「女性」意味著你擁有一具讓男性傾倒的身體。

文3643字,閱讀約需7分鐘

「你是否想成為一個更瘦更白的自己?」

可能大多數女生都會肯定地回答——15年德國《焦點》雜誌調查顯示,對自己外貌感到滿意的人不過半數。

而不久前,王菊,這位被網友嘲諷又黑又胖卻在競選偶像團體成員的女生,對這樣的問題回答了「不」。她說,不願回到又白又瘦、在網友眼裡「很美」的自己,因為那時並不懂得什麼是美。

她詢問馬東:「我不覺得自己是完全沒有實力的人,可是為什麼我自己認為的實力,……還不如一些長得好看的女生……就光憑好看就可以被觀眾喜愛?」在給自己拉票的時候,她更加犀利:「有人說像我這樣的不適合做女團,可是做女團的標準是什麼?你們手裡握著的,是重新定義中國第一女團的權利。」

《創造101》落幕,「臉小、膚白、腰細、腿長」再次取得勝利

《創造101》落幕,「臉小、膚白、腰細、腿長」再次取得勝利

▲《創造101》片段

然而,女團並未被重新「定義」。隨著《創造101》決賽的結束,以獨立加持的王菊落選,親切可人的楊超越和完美符合「女團想像」的孟美歧、吳宣儀霸占三甲。短暫的熱潮像一場幼稚的喘息和發怒,安靜之後,大家又回到從前的框架裡。

王菊對「美」的認識和對「女性價值」的重新闡釋曾促成一場霸占朋友圈的狂歡,成就了一次審美逆反。她帶我們目睹了一個女性對於身體審美的祛魅。可她越是因「獨立」受到追捧,我們越是可以看到女性受網紅審美壓迫下的反意,以及每個女生都會經歷的搓磨:對身體的無限焦慮。

以美國調查為例,因「身體焦慮」而受過困擾的女性占到94%。與此同時,主流審美觀不遺餘力地教唆女性: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便意味著去迎合唯一的標準。由於缺乏對「美」的深入思考和對「自己」的認識,女孩們很容易跌落這潮流裡,不斷去迎合,卻忘記了自我的真正面目。

這背後,移植了使人焦慮的本體:對於一個年輕女性來說,什麼是自我價值?社會標準審美告訴女性何為價值,「完美外表」的不可抵達性、審美的單一化,又讓女性在「上進」變美的途中不斷受挫。但是,恰恰是在這不斷受挫,不斷自我否定的痛苦裡,女性在完成對價值的重新建構。從這個角度來看,身體焦慮是女孩的一堂成長必修課,在與之碰撞掙扎的過程中,她完成對「自我」的認識、對「美麗」的重新定義、對身體真實的接受。

既然如此,為何還是有那麼多女孩,寧願選擇裝傻賣萌、甚至整容削骨,也不願意去撥開身體焦慮的迷霧,拾得審美標準之外的自由呢?

學者內奧米·沃爾夫在《美麗的神話》一書裡對加在女性身上的尖刻審美進行了祛魅。她指出,日益加劇的身體焦慮,來自於社交媒體與商業的聯合操控。沒有哪個時代像現在這樣,容許各種女性的畫面呈現在隨處可及的廣告欄、雜誌封面和手機螢幕上,接受大眾眼光打量評判。

我們脫離了顯而易見的思想控制,但我們仍然受著「主流價值、專家意見、商業廣告」的制約。看到「審美」背後的操控性,便是喚醒女性、賦權女性——尤其是賦權她們以「消極自由」,即不受外部力量侵犯的自由(弗洛姆、以賽亞柏林等學者闡釋了積極自由與消極自由的概念:消極自由指不受外部力量侵犯的自由(freedom from),即免於做什麼的自由;積極自由(freedom to),即去做什麼的自由)。

《The Beauty Myth 》

作者:Naomi Wolf

副標題:How Images of Beauty Are Used Against Women

版本:Harper Perennial 2002年9月

看起來,做到精神上的「不受外部力量侵犯的自由」,不再如以前那般困難,但問題在於:這種自由,本身帶有毀滅性的力量。「在從令人窒息的權威/價值體系獲得解放的過程中,我們常常會感到空虛和焦慮」,這猶如從嬰兒到成人的過程一樣, 除非我們能發展出新的秩序取代舊的秩序,否則,焦慮和恐懼只會與日俱增。

這種無助,也在楊超越的走紅裡。受到良好教育的王菊可以在祛魅之後拎出「獨立自由」的校訓為自己加持,而自稱「全村的希望」、中學輟學的楊超越則顯示著一個無知女孩初入社會的模樣:對於外界的不知所措,面臨關注的恐懼,迎合與不迎合都不對的尷尬。她顯得像個無知的幸運兒,因為碰巧長得美,被推上了順風車。巨大的聲名之下,她在爭議中哭泣。粉絲們為她投出的喜愛票裡,充滿了一種飽含心疼的「共情」:我也曾像她那樣手足無措,闖入一個不了解的世界裡,任憑各種條條框框的打量。

不同的是,身材臉蛋俱佳的楊超越,恰巧因為符合了主流審美,成為了被眷顧的幸運兒。而更多的女孩,卻面臨著真實生活裡的逼迫,在年輕的焦慮裡加入了一筆來自身體的鞭打。

上圖為內衣品牌「維多利亞的秘密」發布的「完美身材」廣告海報,下圖為網友對廣告海報的戲仿。隨處可見的「完美身材」形象無時無刻不在塑造著女性對身體外觀的焦慮。

她們又該如何面對這一切?

一方面,「未啟蒙」的女性容易被外界聲音主導。時裝與化妝品工業界定了女性的打扮方式,推搡著她們迎合一種不可能達到的男性想像中的完美女人。各種社交媒體都在這個時刻拋給了年輕女性一劑強效的迷惑針:成長為一個真正的「女性」意味著你擁有一具讓男性傾倒的身體。這種焦慮給了年輕女性一種「上進」的迷惑感。在這種「上進」裡,她們失去了真正認識自己的機會。

另一方面,對於已經完成「啟蒙」,認識到「標準審美」不過是一場騙局的女性來說,從審美價值觀裡解放出來,不過是一場新的放逐。

如果說王菊讓我們看到身體焦慮是女性成長必修課,那麼,她所遭到的(部分)排斥則讓我們看到比社會建構更可怕的一面:來自內部的服從。

弗洛姆提到,在不受外部力量侵犯的自由的狀態下,個體感受到了來自這個世界極大的孤立,「這種與世界——這個世界與其個人比較起來,是強而有力的,而且常常是具有威脅性和危險的——分離的狀態,產生一種無權力和焦慮的感覺。」

但相反的,「只要一個人是此世界的完整的一部分,只要他沒有覺察到個人行為的可能性與責任,那麼他便不必害怕這個世界。」服從於規範,便規避了對自由的恐懼。

《逃避自由》

作者:[美] 埃裡希·弗洛姆版本:99讀書人|上海譯文出版社 2015年6月

胎兒要麼努力成長為人,要麼轉頭尋找另一個依附的母體,以求得曾經的那些利益:被保護、被引導,不用努力,不用思考,不用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對於年輕女孩來說,減肥變瘦,裝傻賣萌,服從社會規範裡想要的女性樣子,便是新的母體。弗洛姆把這種行為歸因於人意識中的「逃避的機構」(mechanisms of escape)。

不服從的獨立,意味著女性需要去建構自己,並對自己的行為全權負責——單單從外貌來看,你可能不被喜愛,你可能不受歡迎,你甚至可能遭到打壓。而全方位的獨立,則意味著,從經濟,生活到思想的全權承擔責任。這個代價,對於很多人來說,可能是難以承受的。最簡單的,經濟上,女性收入遠不如男性,而生存成本卻大於男性——中國城鎮女性的收入為城鎮男性的69%,農村女性的收入為農村男性的71%。(2013,美國Lehigh大學社會學與人類學系的張玉萍與賓夕法尼亞大學社會學系的Emily Hannum,「中國健康與營養調查」)

獨立,似乎代價太高。

[法]喬治•維加埃羅

譯者:張竝/趙濟鴻

版本: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 2013年4月

我們不得不承認,整個女性偶像製造業的本質,基於觀眾對於一個自己無法達到的「完美」和「期望」的想像,本身還是難逃主流的大眾審美。畢竟,誰不想成為一個碰巧順應主流審美的幸運兒,享受著優勢的同時,不費力地追求「獨立」。節目中受過專業女團訓練的孟美岐和吳宣儀,深諳吸睛之道,該撒嬌時撒嬌,該硬氣時硬氣,但最基本的還是——臉得好看,身材得好。

前段時間微博被禁言的Ayawawa,所宣揚的女性「弱者優勢」,其實便是掐中了大多數女性的三寸:自由與獨立的代價太大,而服從帶來的誘惑實在太大——與其辛辛苦苦地打拼,面對可能出現的挫折和失敗,奮鬥十年之後依然是一個買不起高級化妝品的上班族,不如稍微打扮自己,變得溫順可愛,嫁一個有經濟實力的男人——讓他去奮力拼搏,經受這個世界的惡意,而自己享受著被寵愛的特權。

主流標準審美已被祛魅,但女性生存環境仍然並不友好,自由獨立代價之大,服從誘惑之猛,我們無法去苛責任何一個女性的選擇。誰都想成為櫛風沐雨幸運兒,而非一個人孤獨奮戰。除了一味強調自由與獨立之外,還應降低自由與獨立的外部壓力——推進男女同工同酬,降低女性生存成本,更好的社會公共基礎設施,更多元的審美價值觀……如此,每個女性才能有足夠的底氣,去選擇自己真實的道路。

《創造101》落幕,「臉小、膚白、腰細、腿長」再次取得勝利

《創造101》落幕,「臉小、膚白、腰細、腿長」再次取得勝利

個稅起征點擬調至每月5000元,月薪萬元能省多少錢?

《創造101》落幕,「臉小、膚白、腰細、腿長」再次取得勝利

重磅新政!外地車「進京證」每年限辦12次

《創造101》落幕,「臉小、膚白、腰細、腿長」再次取得勝利

全國8套卷高考作文題匯總出爐,你覺得哪家最難?

《創造101》落幕,「臉小、膚白、腰細、腿長」再次取得勝利

本文部分內容首發自新京報公號「新京報書評周刊」

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使用

歡迎朋友圈分享

《創造101》落幕,「臉小、膚白、腰細、腿長」再次取得勝利

《創造101》落幕,「臉小、膚白、腰細、腿長」再次取得勝利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