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企老板行賄,也難逃國家監察大網

【壓縮”圍獵”與甘於被”圍獵”的生成空間】之一

對涉嫌行賄犯罪的涉案人員依法採取留置措施

  「民營企業主周某為承建電白區黃嶺鎮相關工程項目等事項,向黃嶺鎮黨委書記馮水龍行賄被留置調查……」日前,廣東省茂名市紀檢監察機關對涉嫌行賄犯罪的民營企業主郭某、李某和周某3人進行留置調查。

  「監察法規定,對涉嫌行賄犯罪的涉案人員,監察機關可以採取留置措施。我市採取留置措施的人員不僅有黨員主管幹部等公職人員,還包括涉嫌行賄犯罪的企業老板。這既體現了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察全覆蓋,又落實了受賄行賄一起查的要求。」茂名市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負責人表示。

  黨的十九大報告在強調反腐敗「堅持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堅持重遏制、強高壓、長震懾」的基礎上,明確提出「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堅決防止黨內形成利益集團。」在十九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再次強調要「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趙樂際同志在十九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上的工作報告中,將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作為鞏固發展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的一項重要舉措。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在重點查處受賄的同時,對行賄行為也堅決予以打擊,嚴懲「圍獵者」。

  2018年3月23日,時任湖北省隨州高新技術產業投資有限公司黨委委員、副總經理詹升宇,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並被採取留置措施。

  該市監委在對詹升宇的訊問中,獲取了隨州市美雅市容美化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孔祥勇涉嫌行賄犯罪的問題線索,隨後指定曾都區監委調查孔祥勇涉嫌行賄犯罪問題。但孔祥勇最初對行賄問題拒不承認。

  據隨州市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介紹,孔祥勇涉嫌向詹升宇行賄,詹升宇的妻子也可能知情。如果不將其留置,涉案人員可能會串供或偽造、銷毀、轉移、隱匿證據等,影響進一步調查取證。市監委當即決定對孔祥勇採取留置措施。留置後,該市監委迅速調查,最終形成完整證據鏈。

  在浙江省平湖市政府辦公室原副主任鐘健鳴案件調查中,對受賄人和涉嫌行賄犯罪人員同步實施留置,調查人員通過相互印證等方式,快速鎖定了鐘健鳴部分受賄或索賄事實。如鐘健鳴和涉嫌行賄犯罪人員施某存在長期利益輸送關係,為了在較短時間內突破口供,調查組從具體廣告業務、催討工程款、車輛保險費交納等細節入手,對二人同步進行談話,並快速開展外圍取證印證。最終,查明鐘健鳴收受或索取施某財物共計價值19萬餘元。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第二十二條第二款規定,對涉嫌行賄犯罪或者共同職務犯罪的涉案人員,監察機關可以依照前款規定採取留置措施。監委對涉嫌行賄人員行使留置權,擴大了查處貪污賄賂案件的對象範圍。「過去,我們對於行賄人不能採取‘兩規’措施。‘兩規’是對違反黨內法規的黨員所採取的特別調查措施,但很多行賄人是私營企業人員,既非國家公職人員,又非黨員,對他們無法採取‘兩規’措施。」浙江省平湖市紀委監委第二紀檢監察室負責人介紹說。而留置措施可以對涉嫌行賄犯罪的涉案人員實施,這為調查涉嫌貪污賄賂案件提供了有力支持。

  「太后悔了啊!如果重來一次,我肯定不會去送錢!現在把自己都送進來了,再後悔都晚了!」因涉嫌行賄犯罪被重慶市九龍坡區監委立案調查並採取留置措施的某咖啡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馮某,談及自己的行賄事實已是泣不成聲,悔不當初。

  此前,馮某所在企業與重慶中梁山煤電氣有限公司開展咖啡豆貿易合作。合作期間,為謀取不正當利益,他向兩名國家工作人員行賄財物共計數百萬元,造成國家經濟損失數千萬元。

  2018年3月2日,馮某被採取留置措施。在收到留置決定書時,馮某十分驚訝,但僥幸心理之下,他在留置初期,仍然幻想能夠通過半真半假的交代和裝慘耍賴的手段蒙混過關,內心覺得監察機關不會對行賄人動真格。隨著調查的深入,留置措施的威力很快顯現,他逐步認識到留置措施不是「走過場」,而是「動真格」。在大量的事實證據面前,經過辦案人員的幫助教育,馮某逐漸認識到錯誤事實和嚴重後果,很快便如實交代了自己的行賄事實。這對案件中另外兩名公職人員違紀違法問題的快速突破、證據固定起到了重要推動作用。

  同步留置行賄人,對於多筆行賄或者多頭行賄的案件,有了足夠的時間突破口供、固定證據,防止串供和證據滅失。行賄人在沒有被採取留置措施時,調查人員到其企業調取證據,行賄人往往授意下屬人員以「材料找不到」、「當初的經辦人員已經離職」等原因搪塞。如果行賄人被留置了,其和公司其他人員之間信息不對稱,調查人員開具調取證據的清單,公司其他人員一般都會積極主動配合調查。為了查清鐘健鳴向沈某索賄60萬元的事實,調查人員先後詢問了沈某所在公司的相關人員,並調取了這60萬元財務記帳憑證。由於沈某被留置,該公司相關人員在接受詢問過程中均能積極配合,並將有關書證及時提供給調查人員。同步留置涉嫌行賄人員和受賄人,行賄受賄的細節能夠在較短的時間內相互印證,大大縮短了取證周期,節約了調查資源。

  留置行賄人是啟動整個受賄案件的開始,也是擴大戰果和把整個案件辦成鐵案的關鍵。留置措施直接打擊行賄人對抗調查的心理。行賄人留置以後往往在較短時間內就能配合調查,講清楚問題。同步留置行賄人和受賄人,有利於固定證據,在銀行記錄、業務往來等書證的印證下,形成證據鏈條。針對涉嫌行賄犯罪的涉案人員存在可能串供或者偽造、銷毀、轉移、隱匿證據等情形,採取留置措施,擠壓了行賄方對抗調查隱匿證據的時間和空間。

  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是持續保持反腐敗鬥爭高壓態勢的必然要求,隨著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深化和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重拳打擊行賄行為正在成為一種常態。(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徐夢龍)

更多精彩,為您推薦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統一設立派駐機構

監委通緝令!20天追回「失蹤」校長

對貧困戶吃拿卡要,決不容忍!

私企老板行賄,也難逃國家監察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