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女婿一起毒殺母親,看著她離去!台州這起殺人案陪審員幾度落淚,讓人無比唏噓

法槌落下,塵埃落定。6月1日,50歲的湖北人樊勇(化名)和大女兒凡英(化名)、女婿張傑(化名)因故意殺人被台州路橋區人民法院判刑。

正所謂,情有可憫,法不容情。多年來,樊勇的老伴冷燕(化名)疾病纏身,痛苦不堪。

但家人沒有放棄她,苦苦求醫問藥,一直守護病榻。一年前,冷燕哀求家人讓自己解脫。樊勇和女兒女婿一直哭,猶豫著,最終還是遞上了老鼠藥。

女兒女婿一起毒殺母親,看著她離去!台州這起殺人案陪審員幾度落淚,讓人無比唏噓

1身體每況愈下,生不如死哀求解脫

2003年,樊勇帶著妻子冷燕和兩個女兒從湖北來到台州路橋打工。日子雖然清苦,但夫妻攜手努力,希望在前。可惜好景不長,四五年前,冷燕被確診患有「系統性紅斑狼瘡」,這種病目前尚無法治愈,只能靠吃激素類藥物維持。同時,冷燕還被查出患有腦梗、類風濕關節炎等病症。

醫藥費花了十多萬,但冷燕的病情仍然每況愈下,還出現了頭腦迷糊,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等症狀。

大女兒凡英和女婿張傑一點都不嫌棄,每天鼓勵她,「媽,不要放棄,我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為了更好地照顧母親,女兒凡英把工作辭了。

一日三餐,一口口喂飯,一勺勺喂水。女兒女婿輪流幫冷燕洗腳、擦身、剪指甲、端屎倒尿……這一切,街坊鄰居都看在眼裡。

可屋漏偏逢連夜雨,2017年6月,冷燕不小心從床上摔下,摔斷了左腿。從此身體更加惡化,大小便失禁,全身上下常常有螞蟻噬咬般的疼痛。

女兒女婿一起毒殺母親,看著她離去!台州這起殺人案陪審員幾度落淚,讓人無比唏噓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冷燕想放棄,想解脫。剛開始和家人提,所有人都反對。「你說什麼傻話?」但隨著冷燕一次次哀求,家人開始動搖。妻子才四十多歲,這樣的折磨和痛苦不知道還要持續多少年,樊勇心如針紮。

2女婿買來老鼠藥,丈母娘當著全家喝下

2017年8月28日上午,張傑買回了老鼠藥。冷燕當著家人的面,仰頭一口一口喝下了老鼠藥。

一家人哭成一片,張傑根本不敢看,趴在床上一直哭,樊勇聽著哭聲不停地顫抖,而凡英則跪倒在床前。

「不怪你們,我要回去和我父母會合了,他們召喚我很久了,現在你們帶我出去轉一下。」冷燕摸著凡英的頭虛弱地說。

張傑背著冷燕下了樓,將丈母娘輕輕地安置在車後座,樊勇坐在副駕駛。

張傑說:「剛開始,丈母娘還有呼吸。我的大腦一片空白,連老丈人什麼時候下車都不知道,我只是跟著前面的車走。」車子漫無目的地在路橋街頭開著,一直開了四五個小時。

下午兩點,樊勇接到女兒電話,妻子咽氣了。

3法庭上家人泣不成聲,人民陪審員幾度落淚

當家人到派出所開具死亡證明,民警發現冷燕毒發烏黑的外觀,覺得死因有疑。一家人把實情和盤托出,女婿張傑被捕,女兒凡英自首,父親樊勇取保候審。

「這一行做了十幾二十年了,這樣的事情我還是第一次碰到。」路橋區人民法院的夏俏驊庭長如是說。

夏庭長去冷燕曾經躺過多年的病床看了,也忍不住落淚。「家屬的回憶字字泣血,鄰居們的述說催人淚下。

就這個交織著人性、道德與法律的案件而言,我無法完全撇開人性的餘溫,選擇面無表情地對這些家庭成員進行宣判,給這個已殘缺重傷的家庭補上一記重拳。」

法官最終判決被告人張傑、樊勇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被告人凡英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

庭審過程中,樊勇等人泣不成聲,人民陪審員幾度流淚,路橋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官馬勝利告誡3名被告人「低下頭,接受法庭的審判;抬起頭,過好今後的生活」。

這份公訴意見書,後來在微信朋友圈中廣為流傳,被稱為最走心的公訴詞。

女兒女婿一起毒殺母親,看著她離去!台州這起殺人案陪審員幾度落淚,讓人無比唏噓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新聞+:

為什麼家人也構成故意殺人罪?

故意殺人罪在主觀上須有非法剝奪他人生命的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間接故意,即明知自己的行為會發生他人死亡的危害後果,並且希望或者放任這種結果的發生。本案中,三被告人作為被害人冷燕的丈夫、女兒、女婿,在明知食用老鼠藥會致人死亡的情況下,仍然購買老鼠藥並遞給冷燕喝,不阻止,不救治,放任不管,最終導致冷燕死亡結果的發生,其本質上屬於非法剝奪了冷燕的生命,故構成了故意殺人罪。

來源:錢江晚報記者 陳棟 通訊員 蘇錦民 金晶 高貝/文 池婉虹/圖

值班編輯:祝暘彤

女兒女婿一起毒殺母親,看著她離去!台州這起殺人案陪審員幾度落淚,讓人無比唏噓


猜你喜歡

1.杭州鬧市屏風街起火,小夥抱著電腦沖下11樓!惹禍的竟然是空調

2.咬破舌頭沒在意,浙江男子一個月後得了癌!很多人愛喝的它,竟讓癌細胞瘋長

3.理髮師看了一眼發出尖叫!杭州36歲IT男頭頂變得「觸目驚心」,這類人都可能中招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