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女教授跳槽美國普利斯頓:是人才流失,還是人才流動?

  我們每個人的素質構成中國教育、科學、技術發展的大環境。假如某天,顏寧和那些跟她一樣優秀的人才能靜悄悄地在中國和世界各地自由往返,「不帶走一絲雲彩」,那才是我們真正成為科技強國時。

  這幾天,結構生物學家、清華大學教授顏寧被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聘為終身講席教授,引起了廣泛關注。顏寧本人表示,「換一種環境,是為了給自己一些新的壓力,刺激自己獲得靈感」,清華大學也說,「這有助於將中國的學術思想、教育理念和清華的學術風格傳播到國際學術舞台上」。

  用顏寧的話說,這「明明是開開心心的一件事」,但就在消息出來這幾天,網上輿情開始出現分化。一方面,有人認為這是人才流失,還有人把顏寧受聘普林斯頓與申請自然基金課題失敗聯繫起來;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人為此格外激動,覺得這是國內大學趕上世界一流的一個標誌。

  一千個觀眾眼裡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視角,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清華的回應稱,「世界一流大學對包括清華大學在內的國內高校的學術研究和人才培養水平有較高認可」,這話有它的道理。顏寧本人從清華到普林斯頓,從普林斯頓回清華,又從清華到普林斯頓,這樣的來來往往,本身就可以視為大陸高等教育螺旋式上升的一個註腳。如果國內的學術水平真的那麼不行,恐怕就算清華能花大價錢把顏寧從普林斯頓請回來,十年之後,她那份學術天賦可能也早就被廢掉了,哪裡還有被請回去的機會?

  在現階段,世界確實還不是平的。發達國家對發展中國家人才的虹吸效應,依然是一種現實的存在。但這樣的位勢差,也不會永遠不變。如果說當年姚期智、楊振寧、陳十一、施一公的歸國確實需要很強的愛國精神支撐,那麼今天,很多優秀海歸的回國工作,已經不只是情感的考量,同樣也經得起現實損益平衡的考驗。當眾多國外科學家開始羨慕中國的實驗室擁有比他們更好的研究條件,當越來越多像中國科大的段路明,清華大學的祁曉亮、鄭思齊等等國內培養的人才,同樣有資格在世界知名大學獲得講席教授的稱號,我們對「人才流失」的看法恐怕需要逐漸被「人才流動」所取代。即便從最為功利的視角來看,在一個開放的時代,誰知道顏寧將來不會把更多先進的研究成果帶回中國?

  當然,「越來越多」還不是「很多很多」,無論是歸國的頂尖高手,還是像顏寧這樣被世界一流大學聘任為終身講席教授的國內人才,目前還屬於鳳毛麟角。最為關鍵的是,我們在體制機制和科研文化方面存在的問題,可以說還比較嚴重。這些年來,從國產大飛機試飛,到量子計算機突破,從邁入空間站時代,到高鐵訂單遍布全球,中國科技創新確實取得了一系列世人矚目的成績。這些成績,是堅定中國創新自信的底氣所在。但自信不是自大,為此膨脹那不是聰明而是犯傻。

  可以說,顏寧事件的輿情就像一個多棱鏡,映照出人們對中國科技略顯極端的認識和心態。那種說起毛病就氣不打一處來,說起進步就忘記自己今天晚上吃幾兩幹飯的做法,都談不上是成熟和理性的。而從另一方面講,我們對類似的想法也應該抱有一定的寬容,現實所限,我們也的的確確還沒發展到那種心平氣和、寵辱兩忘的程度。我們每個人自己的素質,構成了中國教育、科學、技術發展的大環境。假如到某一天,顏寧和那些跟她一樣優秀的人才,能夠靜悄悄地在中國和世界各地自由往返,「不帶走一絲雲彩」,那才是我們真正成為科技強國的時候。

相關報導

清華教授顏寧回應”負氣出走普利斯頓”

  「被無數人問這文章是否屬實,還屬實呢,明明就是莫名其妙,無稽之談。」5月9日,面對有微信公眾號稱,顏寧受聘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終身講席教授是因為「連續兩年拿不到自然科學基金委的科研項目,負氣而去」的消息,顏寧在本人微博帳號「nyouyou」上予以辟謠。

  日前,有關清華大學教授顏寧決定受聘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分子生物學系Shirley M. Tilghman終身講席教授一事,引起了學術界廣泛關注。5月8日,有微信公眾號發布題為《清華才女顏寧教授為何負氣出走普林斯頓?》的文章,文中以顏寧在2014年發布的博文《一份失敗的基金申請》為「主要依據」,並寫道:「顏寧是因為連續兩年拿不到自然科學基金委的科研項目,負氣而去。」同時在文中分析稱:「(顏寧)負氣的直接原因,就是國內的科研體制讓她無法開展想做的科研項目。」記者注意到,該篇文章的瀏覽量已達100000+。

  5月9日,顏寧在其個人微博帳號「nyouyou」附上該文鏈接並連發三條微博予以辟謠。其首條辟謠微博這樣寫道:「萬能的微博,請問如何投訴這一類造謠公眾號文章?我去不去普林斯頓關基金委什麼事?開始不想在微博說這事,是怕幫他傳播,只在微信朋友圈第一時間辟謠了一篇類似文章。結果在瑞典一覺醒來,被無數人問這文章是否屬實,還屬實呢,明明就是莫名其妙,無稽之談。」

  而對於為何受聘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終身講席教授一事,一篇顏寧在微博中轉PO並保證「我對引用我的每一個字負責」的文章中寫道:「我生怕自己在一個環境裡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換一種環境,是為了給自己一些新的壓力、刺激自己獲得靈感,希望能夠在科學上取得新的突破。」

網友有話說

  「平靜理性地看待人才在國內外的流動」

  「學術交流沒有國界。期待顏寧再次歸來。」

大家都在看

為什麼iPhone7在中國賣不動?蘋果公司這樣解釋…

人到底能扛得住多少級大風?8級風能把瘦子吹跑嗎?

又一張「國臉」離開《新聞聯播》!他陪伴了我們28年…

(摘自「人民日報評論」 ID:rmrbpl,綜合人民網「求真」 作者:金晨、實習生潘純熙)


主 編丨楊鴻光 編 輯丨譚琳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