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兒子有點狠!為「繼承」爸媽杭州一套老房子,竟做出這種事!

這幾天,杭州市國立公證處的公證員小陳忍不住有些感慨人生。「偽造公證材料的人,我們不是沒有見過。但拿自己爸媽的性命來騙人的,我真是第一次見。這個做兒子的,過底線了。」

這個兒子有點狠!為「繼承」爸媽杭州一套老房子,竟做出這種事!

來做繼承公證的「獨生子」

準備工作做得「太」充分了一點

小陳說的這個「兒子」姓劉,五十出頭,杭州本地人。前些天他來過國立公證處,隨身帶了材料,說是要辦「繼承公證」。接待他的公證員正是小陳。

劉先生操一口純正的杭州話,見了誰都是笑瞇瞇的,很和氣。他告訴小陳,他父母年事已高,近兩年裡相繼去世,他想把二老的房子過戶到自己名下。

辦理繼承公證,需要的材料是比較多的,主要包括被繼承人(死亡人)的死亡證明、被繼承人(死亡人)戶籍所在公安機關(派出所)出具的《戶籍檔案查詢情況》或《戶口登記表》、《常住人口登記表》,內容應包括被繼承人(死亡人)的父母、配偶及子女等家庭成員情況、被繼承人(死亡人)的《親屬關係證明(用於繼承)》或人事檔案中關於親屬關係內容的復印件(例如職工登記表或幹部履歷表)、被繼承人(死亡人)的遺產憑證,如房產三證、存折、存單等。

當然除了這些基本材料,辦理繼承公證時也可能還需提交其他證明,這個要視具體情況而定。

小陳問劉先生之前有沒有了解過相關規定?材料有否準備好?劉先生微微一笑,拿出一個文件袋,拿出資料,攤開來:父母的死亡證明、父母的戶口本原件、父母單位人事檔案的復印件和父母的房產證都在,算得上比較齊全了。

這個兒子有點狠!為「繼承」爸媽杭州一套老房子,竟做出這種事!

劉先生偽造的父母死亡證明

「我拿起他父母的死亡證明仔細看了下,二老都是一九二幾年出生的人,都是年過九旬才去世。父親的死亡時間是2015年,母親的則是2016年,這麼算起來的話,他現在來辦繼承公證,時間還算恰當。」小陳又查了一下他提供的房產證,這是一套河坊街附近的房改房,隸屬小營街道,年代比較久遠了,面積50多平方米。「沒等我提問,他就很急切地告訴我,說他是獨生子女,對他父母這套房子的繼承權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劉先生出生於上世紀60年代,那個時候獨生子女相對比較少見。小陳翻看了他提供的父母人事檔案中,關於親屬關係內容的復印件,二老的子女真就只有他一人。

「本來在各類證明材料之中,我們對人事檔案的信任度是相當高的,因為檔案中的親屬關係都是本人親手填寫。但是這位劉先生的態度,實在是讓我們有點起疑,怎麼形容呢,就是感覺他準備得‘太’充分了一點,就好像有針對性地排練過我們可能提出的所有疑問的應對辦法一樣。」小陳說,劉先生最讓他起疑的行為有兩點——

一是劉先生說起自己是獨生子女這一話題就好像是事先練過多遍的台詞,很熱切、很主動,「他說他從小就覺得有點怪,自己居然是獨生子女,從小學到中學,班上同學每個人都有兄弟姐妹,就他是一個人……」

二是小陳明確表示,劉先生這個年紀的人,是否是獨生子女的核實要比較慎重一些,問劉先生除了書面材料,能不能找人證來證明。劉先生聽了,成竹在胸沒有半點吃驚,朝門外大喊了一個名字,一個跟他年紀相仿的中年男子馬上走了進來,「這個人自我介紹說是劉先生的發小,兩個人是互相看著對方長大的,知根知底。他拍胸脯保證,劉先生絕對是家裡的獨生子女。」

接著劉先生不斷叮囑小陳,自己馬上就要出國了,希望小陳盡快幫他把公證辦好。

小陳說,為慎重起見,能不能請劉先生提供一下父母下葬的墓碑的照片。「他一聽有點生氣,給他當人證的好朋友也在邊上幫腔,說我刁難他們。但還沒等我跟他解釋,劉先生自己就把脾氣給控制住了,拍板說讓我等他,他第二天上午就把墓碑的照片拍過來。」

有父母墓碑照片和公安機關公章

可公證員實地查訪,全都是假的!

第二天一早,劉先生如期而至,把一張照片放在了小陳面前。照片裡真的是一座墓碑,碑文和逝者的照片,也都跟劉先生的父母完全吻合,就連製作墓碑的子女落款,也只有劉先生,並沒有顯示其他兄弟姐妹。

「照道理劉先生把材料提供到了這個地步,事實似乎是毋庸置疑了。但一來對材料進行全面核實本就是我們的義務,二來劉先生的表現,始終還是讓人有些疑問。」接下來的兩天,小陳分別跑了街道、社區和派出所,雖然已有一定的心理預期,他還是大跌眼鏡——

「先是社區工作人員,他們聽說兩位老人不在人世都大吃一驚,說不可能的,因為二老至今都還在正常領退休薪水。熟悉他們的社工也都知道,二老現在住在養老院,都健在。」揭開一半真相的小陳又趕去派出所,民警看了落款為他們派出所的「死亡證明」也很震驚,「民警說這張死亡證明是假造的,證明上的公章顯然也是偽造的。」

最後,小陳又在街道查到了劉先生父母的人事檔案,這是讓他感覺最「魔幻」的地方:根據檔案原件,二老填寫的親屬關係中,他們原來有4個子女,劉先生只是家中幺子,上頭還有3位親姐姐。

這個兒子有點狠!為「繼承」爸媽杭州一套老房子,竟做出這種事!

「就我們初步分析,人事檔案裡的親屬關係,應該是劉先生用Photoshop軟體處理過了,把三個姐姐的信息全部抹掉才拿來給我們看。至於墓碑的照片,真假更加難斷,比較合理的猜測是墓碑是真的,畢竟老人家年事已高,做一些準備可以理解,至於碑文的落款只有劉先生而沒有他三個姐姐,這可能也是風俗原因。」小陳說,不管怎麼說,實地核實很輕易就打破了劉先生的種種謊言,而劉先生似乎也已經為這種情況做過預案——他被小陳當面戳穿並提出質疑後,沒有做什麼解釋、回應,收起自己那一堆有貓膩的材料,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公證處。

那麼,劉先生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嗎?

律師來了簽約律師,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婚姻家事部主任,西湖區人民法院特邀調解員吳曉潔說:劉的行為具有極高的法律風險,需承擔民事、行政甚至於刑事等法律責任。

劉在整個事件中存在以下幾方面的過錯:一、為辦理繼承公證,偽造大量的文件資料,包括偽造理應由派出所出具的父母死亡證明書、在人事檔案復印件中掩蓋了父母還有三個女兒的事實等,造成公證處審查事實不清,差點出具錯誤的公證書,損害他父母及其他子女的合法權益;二、找了所謂的證人,作了關於劉某系獨生子女的虛假陳述;三、收集虛假的文件資料及找了做假證的證人後,事實確實去辦理了繼承公證,浪費了公證處的時間精力,極大影響了公證處的正常工作。

可能要承擔法律責任:一、提供虛假的國家機關公文、印章並且偽造、變造人事檔案復印件等,按照《刑法》第280條之規定,應以偽造、變造國家機關公文、印章罪等,追究刑事責任,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證法》第四十四條「當事人以及其他個人或者組織有下列行為之一,給他人造成損失的,依法承擔民事責任;違反治安管理的,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一)提供虛假證明材料,騙取公證書的」之規定,雖然劉某事實上並未取得公證書,但其行為不排除會受到治安管理的處罰。」

都市快報記者 鄭億

內容轉載自公眾號

律師來瞭

律師來了

了解更多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