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作為兩大文化流派,英語系和法語系一直在暗中別苗頭,互相不服氣。雖然法語文化在世界上的影響力比不過英語文化,但法國人內心那點優越感還是根深蒂固的。

只是如今民粹勢力來勢洶洶,舊的全球化秩序眼看要土崩瓦解,爭風吃醋暫時就先放一邊。

所以美國媒體為這次法國大選操碎了心,早在投票前就頻頻對法國人用心良苦地隔洋喊話:

「喂,你們法國人可要悠著點,千萬別和我們英國人美國人一樣玩砸了啊。」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但是,等到選舉結果真的出來,美國人在長籲一口氣的同時,內心又是複雜而微妙的……

1、反對特朗普的人不高興,因為這樣一來,就更襯托出選了特朗普當總統的美國人有多愚蠢。

紐約客雜誌的專欄「波洛維茲報導」,專門寫洋蔥體假新聞,這次他們的標題是「討厭,法國人成功地維護了對美國人展示智商優越感的權利」。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畢竟,把幾個國家的主管人放在一起,就能很容易地看出上帝是如此的不公平。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為什麼加拿大和法國都有這麼性感的主管人,而美國和英國卻只配得到戴假髮的混球呢?」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現在法國人終於能夠理直氣壯地鄙視美國人了。」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祝賀法國人,你們比我們要聰明150倍。」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推特上轉PO最多的其中一個笑話是這樣說的:「法國總統的英語比美國總統好,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當你正要為法國人高興,卻突然想起你住在美國,特朗普還沒有被彈劾……」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特朗普已經成功地讓很多國家都變得再次偉大,這一次是法國。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記得有人曾經嘲諷說中國人關注美國大選就像是太監在偷看鄰居做愛,現在美國人大概能夠體會中國人的心情了。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2、特朗普的支持者們也不高興,因為他們把瑪麗·勒龐的失敗,看成是反全球化運動的挫敗和所謂「遏制伊斯蘭擴張」的失敗。

他們應該是真心地不高興。而且這樣的人看起來還不少,或者至少他們的聲音很大。

我在推特上搜了一下,評論法國大選的發言裡,至少有70%都是一片嘲諷和哀嘆之聲。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法國就像你的那個朋友,總是和瘋子約會,然後搞不清楚為什麼自己的人生中會有這麼多的抓馬。」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有人建議特朗普,把加州的自由派和法國的保守派交換一下,這樣大家的生活都會比較愉快。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他們預言這是法國衰亡的開始,甚至斷言法國已死。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他們嘲笑馬克龍是默克爾的傀儡,在選舉前的最後一次辯論裡,瑪麗·勒龐曾經說,「法國終將會被一個女人所統治,不是我,就是默克爾女士」,這個梗現在流傳得很廣。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祝賀默克爾成功當選法國總統」。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搞笑的是,這些本身帶著濃重法西斯意識形態的人,反過來把馬克龍的獲勝比作是二戰時法國對德國的投降。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在他們的邏輯裡,法國從此不再安全,將會發生更多的恐怖襲擊。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他們還嘲笑法國從此將全面被伊斯蘭世界接管。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昨天是法國不屬於中東的最後一天。今天,法國開始成為法蘭西斯坦。愚蠢的法國人,你們會失去自己的文化。」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3、馬克龍的獲勝,至少證明了一件事。

我不想用那些華麗宏大但是蒼白空洞的語言,歡呼馬克龍的當選是「法蘭西自由和平與平等博愛傳統的勝利」,是「文明戰勝了保守,包容戰勝了狹隘,多元戰勝了孤立」。

一次選舉的結果,看似有背後的邏輯和必然性,但其實也存在許多的偶然因素。世相人心和現實政治都太複雜,也絕非幾句高大上不接地氣的陳詞濫調可以概括。

更何況這次在法國其他各派政治勢力的聯合圍剿之下,瑪麗·勒龐仍然拿到了三成多的選票,比她的父親老勒龐當年的得票率多了整整一倍。幾十年的時間裡,潮水在朝哪個方向流淌,一目了然。

想像一下下面這個笑話的情形。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比如下面這一段:

2002年的我問:2017年是什麼樣子的啊?2017年的我回答說:法國有將近40%的人是納粹分子。2002年的我:Holy shit。2017年的我:剛才說的是個好消息。

把投票給瑪麗·勒龐都歸為納粹分子當然不恰當,但瑪麗·勒龐和特朗普有許多法西斯式的言論,也是事實。

法國大選的結果真正讓我略感寬慰的是,馬克龍這樣一個立場中立、行事溫和的人也能獲勝,證明了這個世界並沒有被那些極端偏執的人所左右,所掌控。

Not yet.

這幾年我們見證了太多讓人沮喪的反面例子。無數大大小小的特朗普在我們的生活中遍地出現。他們個個姿態凜然,心靈堅硬,語言毒辣,行走之處總是博得大聲喝彩。然後他們自己像邪教領袖一樣,收獲無數死心塌地的教眾。

他們擅長的無非就是兩個招數:

第一,誇大乃至捏造衝突,然後撩撥煽動仇恨;

第二,提供草率簡單的解決方案,看上去大快人心,但其實根本經不起推敲。

世界恍然變成刀光劍影弱肉強食的叢林,有心想要保持溫和、中立、寬容的人置身其中,只感到不適和恐懼,只能隱身在陰影裡,用沉默表示抗議,驚惶地以為自己成了異類和少數。

拿上面那些特朗普和瑪麗·勒龐支持者的言論來說,他們不由分說地把所有的穆斯林和難民等同為恐怖分子,把失業率高漲和經濟停滯歸因於全球化和自由貿易,憑空在人們心中激起仇恨和恐懼的情緒。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所以他們才會那麼氣急敗壞認為,馬克龍的當選意味著法國從此會被中東難民占領,最終演變成伊斯蘭國家。然而有正常思考能力的人,都會看出這種邏輯有多麼可笑。

這樣的人在中國也絕不少見。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但是馬克龍提供了一個不同於特朗普和瑪麗·勒龐成功路線的范本。

他的所有政策都不走極端,他認為政治家應該提出積極的、有說服力同時又能吸引人的政策,既不左傾也不右傾。

他鼓勵私人企業的發展,既不過度壓榨,也不過度保護;

他承認法國目前失業率高企的現實問題,但不認同解決問題的方案是關閉邊界,退出歐盟;

他既正視大量湧入的難民對歐洲和法國造成的衝擊以及帶來的各種社會問題,但同時也認為正是因為難民問題,所以法國應該更積極地承擔起國際責任,參與解決背後的各種症結。

就像《經濟學人》在一篇評論裡說的,「馬克龍的獲勝有力地證明了在一個西方自由民主國家,可以塑造一條與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針鋒相對的中間路線。作為一位年輕的獨立候選人,馬克龍的直覺很早就告訴他自由派的中間路線有突破的空間,他顯然判斷正確。」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馬克龍的中立溫和立場是不是一種競選策略?我們不得而知。但結果是,他的中間路線得到了法國人不分黨派、不分左右立場的一致支持。

重要的是,他的獲勝讓我們看到,一個不走極端路線、不去煽動恐懼的人,照樣能夠得到大多數人的支持。

不同媒體,有著截然不同的受眾。在英國《郵報》相關報導的評論裡,被頂到第一位的評論是「法國安息」,排在前面的其他評論也都是類似的風格。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而《紐約時報》文章的評論裡,排名第一的評論則是:

「歐巴馬總統說過,馬克龍所訴求的,是人民的希望,而不是恐懼。這個世界需要這樣正面的主管力量。」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這個世界的確存在很多問題,但恐懼和煽動恐懼絕對不是解決方案。

在法國之前,奧地利人和荷蘭人都已經用選票表明了他們的態度。即使是在美國,從絕對選票數來說,特朗普也占了下風,只是因為美國獨特的選舉制度設計才僥幸獲勝。

而馬克龍的當選,再一次證明了大多數人對恐懼政治的拒絕和對希望的向往。

至少這一次我們知道了,極端偏執並不總是會被追捧,做一個中立溫和的人,同樣也有獲勝的機會。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參考閱讀:

當極右在全世界高歌猛進,法國已經準備好了扮演不同的角色

在體面盡失的粗鄙年代,人們愈加懷念那個極力夢想的英雄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沒關注的朋友長按二維碼點點關注

馬克龍贏了,最不高興的卻是美國人。

聯繫郵箱:[email protected]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