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要用安乃近退燒?

前幾天被一位醫生發微博@ ,說一朋友的小孩發燒,去醫院看病被開了下面的處方。

裡面的頭孢氨芐是抗生素,奧司他韋是治療流感的抗病毒藥,這種抗病毒+抗生素大包圍式的用藥,再加上兒童感冒藥、中成藥就不多說了。處方裡還有一個安乃近注射液,是一個退熱止痛藥,今天就說說為什麼不要用這個藥。

安乃近是1920年在德國人發明的一種解熱鎮痛藥,1922年上市後,在世界各國作為非處方藥廣泛使用了半個世紀,後來發現它有一個比較嚴重的副作用,就是會影響血液系統,尤其是會增加粒細胞減少的風險。

粒細胞是一種白細胞,它的減少會導致免疫能力降低,增加感染的風險。根據說明書,安乃近導致粒細胞缺乏症的風險為1.1%,此外,安乃近還可能導致自身免疫性溶血、血小板減少性紫癜、再生障礙性貧血等。

因為這些血液問題都是比較麻煩或嚴重的問題,再加上有更其它的更安全的解熱鎮痛藥,比如對乙酰氨基酚和布諾芬,安乃近就漸漸在很多國家退出了藥房。

1974年瑞典首先撤銷了安乃近的上市許可,隨後美國、澳大利亞等幾十個國家陸續禁用了,4年前印度也禁用了。現在在很多國家,安乃近只能作為獸藥用給動物,給人用主要是拉丁美洲國家,當然還有我們國家。

在沒有更好的替代藥品,或者一個藥品的嚴重副作用沒被發現之前,使用它是情有可原的,在已經有更安全的替代藥品時候,自然可以選擇更安全的,更何況發燒除了造成孩子不適,並不會有別的危害,為了緩解發燒的不適而去冒粒細胞缺乏甚至再障的風險,顯然是不值當的。

但現實是這樣的用藥並不少見,甚至就會發生在我們自己身邊,我之前也在一篇文章裡寫到過,一個同事的親戚一個月大的孩子,診斷裡都已經考慮了貧血、白細胞減少症,可醫生的出院處理裡第一個用藥竟然是:安乃近

國內對兒童的疼痛管理並不怎麼關注,醫生如果給孩子開安乃近,基本都是用於退燒。我們知道退燒藥的作用也僅僅是退燒而已,不會有其它額外的收益,不用也不會耽誤病情,更何況還有更安全的替代藥品。中國循證兒科雜誌2008年的指南裡,也已經明確說過安乃近可致中性粒細胞減少,兒童不推薦應用。

這些知識本應該是醫生知道的,但由於醫療教育和制度的問題,國內醫生水平參次不齊,本該醫生知道但一些醫生並不知道,所以才會出現給貧血和白細胞減少的孩子用安乃近這樣的藥。

在這樣的醫療環境下,作為家長,我們需要知道,如果醫生給孩子開安乃近,可以問問能不能換成對乙酰氨基酚或布諾芬,如果醫生仍堅持要開也沒必要給孩子用,發燒不會燒壞孩子,不用這個安乃近也不會耽誤什麼,即便需要退燒止痛,也可以去買對乙酰氨基酚或布諾芬。

當然,被濫用的也決不僅僅只有安乃近這樣一個藥,也不僅僅只在鄉鎮醫院,比如那個處方裡還看到了喜炎平這樣的中藥注射液(回復喜炎平可了解這個藥),按今年的新醫保目錄,它是被限制為二級及以上醫院重症患者才能用的藥,卻出現在一個普通的發燒孩子的門診處方裡。面對這樣的醫療環境,我們只能自求多福吧。

長按二維碼向我轉帳

受蘋果公司新規定影響,微信 iOS 版的讚賞功能被關閉,可通過二維碼轉帳支持公眾號。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