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民運分子的哀鳴 「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問題:怎麼才能每天都欣賞到這種文章呢??

答案:只需要點擊圖片上邊的華山穹劍》即可。

金一南:民運分子的哀鳴 「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最近,國防大學金一南教授在給全國政法系統上了一堂課,談到了當年所謂名噪一時、叱詫風雲的海外「民運分子的悲慘現狀與懊悔之心。在五四青年節之際,特發此文,以饗讀者

「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金一南在講課中說:我在這首先給大家看個例子,當年在北京中關村那一帶,有個著名的四通集團。下圖為1987年四通總裁萬潤南(左一),陪同北京市市長焦若愚(右一)、海淀區區長史定潮(中)視察四通集團。

金一南:民運分子的哀鳴 「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四通集團的總裁是萬潤男(下圖),是上世紀80年代中關村的頂級風雲人物,後被定性為1989年政治風波的「幕後黑手」之一。之後跑到美國,擔任「民運」分子秘書長,成為海外民運的重要頭面人物。後來去了法國巴黎,英國《金融時報》的許知遠在巴黎採訪他,談一談所謂跌宕起伏的一生。

金一南:民運分子的哀鳴 「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萬潤男慢慢回憶起來當年剛剛跑到美國,他說:我最輝煌就是那時候,那時候美國沒錢,歐洲沒錢,日本沒錢,台灣地區、香港地區都沒錢。他說:當年我們坐在那開會在討論什麼呢?你是省長、你是部長,共產黨很容易垮台,將來天下就是我們的了。

金一南:民運分子的哀鳴 「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萬潤男講,當年劉賓雁(上圖左一)就說我:「老萬你太保守了」,為什麼呢?萬潤男說,我預言中共六年垮台。劉賓雁說:“哪用的了六年啊,三年垮台,你太保守了“。

金一南:民運分子的哀鳴 「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今天劉賓雁死了、王若望死了、方勵之死了上圖左起為「民運」分子方勵之、郭羅基、王若望、劉賓雁

金一南:民運分子的哀鳴 「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回顧這一切萬潤男感慨萬千,他給許知遠講:「我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金一南:民運分子的哀鳴 「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中國革命從來不被人看好,中國共產黨不被人看好,中國道路不被人看好,沒人看好,都預言會解體,出大問題,比比皆是但黨和這個國家一直在前進。為什麼會這樣?

金一南:民運分子的哀鳴 「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萬潤男後來在美國也混不下去了,他說:「我們‘民運’三百多人,一百多個副職,整天還在那吵架,還統一中國,自己都統一不了」。他憤然辭職,在美國開過計程車,又在矽谷打工。

金一南:民運分子的哀鳴 「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期間,他發現聯想收購IBM 的PC業務,萬潤男氣得要命。他說:「當年柳傳志(上圖)算什麼啊!1988年在北京,我的四通集團10億人民幣,他聯想才1億,我是他十倍。」那又如何呢?柳傳志現在發展成世界級企業。萬潤男在矽谷辭職,讓他給柳傳志打工,他不打。

金一南:民運分子的哀鳴 「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後來許知遠採訪時問萬潤男(上圖):「你這一生最懷念什麼?」他吭哧吭哧半天說:「最懷念中關村。我們過去沒有把握角色,今後永遠只能是個看客,只能看他們怎麼表演了。」

金一南:民運分子的哀鳴 「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很多人都把歷史潮流掛在嘴邊,但其中一些人總是搞錯什麼才是真正的歷史潮流。他們以為原蘇聯、南斯拉夫的變故以及後來的顏色革命、西方民主就是歷史潮流,卻把中國改變世界格局和移動了世界中心位置的改革開放,看成了邊緣的東西。

金一南:民運分子的哀鳴 「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一個人就是一滴水,離開大海很快幹涸。而你把你的事業和國家民族事業對立起來,你說你能有什麼樣的成就?那麼中國共產黨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一直在拼搏一直在發展。對吧!

金一南:民運分子的哀鳴 「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朋友:「青年者,國家之魂」。未來要靠青年去創造,歷史要靠青年去書寫。讓青春之光閃耀於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路,順祝五四青年節快樂!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