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察組進駐7天竟無人舉報,深夜一通電話令人震驚

巡察組進駐7天竟無人舉報,深夜一通電話令人震驚

巡察組進駐7天竟無人舉報,深夜一通電話令人震驚

巡察組人員在林場實地勘察。 中國紀檢監察報 圖

● 巡察組進駐7天,竟無一人反映問題。巡察突破口究竟在哪兒?

● 「都是本地人,你的家是搬不走的,有人要出10萬元買你的一條腿!」巡察組長深夜突接恐嚇電話。

● 老紀檢不信邪:「舍我兩條腿,也要一查到底!」

  「上面撥來的錢就是‘唐僧肉’,能吃一口就吃一口,紀委查不到我!」說這話的是河南省新縣卡房鄉何山村黨支部原書記吳成福。該村位於大別山腹地豫鄂交界的深山裡,距縣城100餘公里,被稱為新縣的「小西藏」。吳成福擔任村黨支部書記20餘年,在村民眼裡是不折不扣的「一霸手」。

  2015年,新縣縣委第一巡察組進駐卡房鄉時,吳成福第一次感到了危機。

一盆冷水

  「開始並不順利。」縣委第一巡察組組長胡偉對進駐之初的場景記憶猶新。

  巡察組進駐卡房鄉後,便組織召開動員會、張貼公告、設立舉報箱……然而既定程序進行完後,一連7天都沒有一名群眾來反映問題。「怎麼回事?」像盆冷水潑身,讓胡偉倍感壓力。

  「這樣搞不行!我們必須沉下去,才能發現問題。」第二天下午,胡偉一行不讓鄉幹部陪同,以下村看風景散心為名,一路直奔信訪反映較多的何山村。

  可讓胡偉沒想到的是,剛到村口,一位50多歲的中年男子就迎了上來:「胡組長,您到我們村檢查工作,怎麼也不說一下,我好來迎接您啊!」旁人介紹說此人正是吳成福。

  結果,巡察人員當天什麼問題也沒發現,無功而返。當晚,巡察組緊急召開「諸葛亮會」,研究下一步對策:「針對該鄉是革命老區、林業大鄉的實際情況,一方面要求鄉財稅所提供民政優撫、退耕還林等惠民資金髮放花名冊;另一方面何山村幹部對巡察工作如此上心,必定有鬼,要把該村作為工作突破口,要求卡房鄉黨委提供何山村黨員和村民代表名單、聯繫方式。」

  此後,巡察人員兵分兩路,一路異地單獨約談何山村黨員和村民組長,一路查閱鄉裡提供的各類惠民資金髮放花名冊。

  為防止走漏風聲,胡偉安排巡察人員用私家車把何山村黨員和村民組長接到車上,異地談話了解情況。

  何山村惠民資金髮放花名冊有20餘本,領取對象達2100餘人次,到底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套取的?巡察組派人到鄉派出所,調取了該村5名村幹部家庭成員和直系親屬的姓名、住址、身份證號等戶籍信息,並與惠民資金髮放花名冊相比對。吳成福的「狐貍尾巴」逐漸露了出來。

  在花名冊比對中發現,吳成福妻妹李蘭花本不屬於水庫移民安置對象,卻先後8次套取安置資金3.2萬元。通過異地約談發現吳成福利用掌握村委會公章的機會,為其妻李蘭英出具辦理革命烈士後裔的虛假證明,虛報烈屬冒領國家優撫專項資金。

  當巡察組把這些線索移交新縣紀委後,縣紀委及時跟進調查,最終查清吳成福在2004年至2015年期間通過編造虛假材料、私蓋公章等方式,累計騙取國家水庫移民專項扶持資金和民政優撫資金9.27萬元。縣紀委給予其開除黨籍處分,涉嫌犯罪問題移交司法機關處理。

擴大戰果

  初戰告捷並沒有止住巡察組前進的腳步。相反,在何山村調查期間,巡察組又發現了許多新的線索。有村民說:「這幾年我們鄉松樹病蟲害很嚴重,這方面聽說有補助,但是我從沒有領到。」也有人反映:「我們村這幾年采伐了不少樹木,鄉林站不僅不管,還收取育林押金,聽說這項收費國家早就取消了……」巡察組馬上來到鄉林站要求調閱相關帳目。

  就在此時,深夜裡一個陌生電話打到了胡偉的手機上:「你是胡偉嗎?你搞巡察要適可而止!都是本地人,你的家是搬不走的,有人要出10萬元買你的一條腿!」

  「是就此收兵,還是深挖細究?」作為一名老紀檢,胡偉不信這個邪,他堅定地說:「舍我兩條腿,也要一查到底!」巡察組隨即深入農戶與數十名幹部群眾談話,並現場察看了該鄉老葉灣林場、天台山林區等5處林木采伐現場。隨著調查的深入,許多問題線索指向了鄉林站和縣森防站。

  「怎麼辦?!事關重大,刻不容緩,必須第一時間報告!」胡偉迅速向時任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袁鋼作了專題匯報。縣紀委抽調審計、財政等相關部門人員組成專項調查組,由縣紀委常委帶隊進駐卡房鄉啟動調查工作。

  調查組查閱了鄉林站和縣森防站10年來的財務帳目,發現該鄉林站站長胡克盛從2013年至2016年間濫用職權,違規收取育林基金、采伐押金110萬元,並違規列入招待費。縣紀委給予胡克盛撤銷黨內職務處分,並將其違法問題線索移交司法機關處理。查實縣森防站站長張志剛濫用職權,編造虛假病蟲害防治藥物購買合同,套取國家松材線蟲病防治專項資金188萬元,其中135萬元用於支付招待費和違規發放補貼補助。縣紀委給予張志剛開除黨籍處分,涉嫌犯罪問題移交司法機關處理。

痛定思痛

  40天的巡察結束了,巡察組及時向卡房鄉黨委反饋了黨建工作薄弱、主體責任履行不力、鄉村幹部管理松懈等問題。新縣縣委也根據巡察組報告的情況,對該鄉主管班子作出了重大調整。

  此後,新任鄉黨委主管班子針對巡察反饋的10個方面31項問題,迅速制定了整改方案。針對鄉黨建工作薄弱的問題,該鄉黨委制定《關於進一步加強黨建工作的意見》。針對農村「三資」監管缺失等問題,該鄉制定《惠民資金管理20條意見》《站所十項管理制度》《農村「三資」監管實施細則》等,開展農村「三資」專項治理。鄉新任黨委書記鄔長琦說:「巡察對卡房鄉來說是一次全面的洗禮,我們抓住巡察整改契機,促使鄉村管理更加規範,鄉村幹部精神面貌煥然一新……」

  拿到失而復得的補償款,卡房鄉70多歲的老黨員林典勝逢人就說:「過去我只是在電視新聞中看到中央巡視組,沒有想到‘巡視組’也來到了我們卡房鄉,這不,不僅查了這麼多蛀蟲,而且還給我們群眾清退了應得的錢款!」

「以鄉帶村」順藤摸瓜

  針對全縣村(居)點多面廣、情況複雜的現實,河南省新縣縣委從2015年初開展「以鄉帶村」巡察。巡察不搞「村村點火、戶戶冒煙」,縣委4個巡察組在對17個鄉鎮黨委巡察過程中,以群眾信訪較多、問題反映突出為標準,選定2至3個村重點突破,並通過巡察村,向上追溯到被巡察鄉鎮的相關問題。

  截至目前,該縣已開展7輪巡察和3輪「回頭看」,做到鄉鎮巡察全覆蓋,發現問題1200餘件,其中涉嫌違紀問題線索197件。根據巡察移交線索,該縣給予黨紀政紀處分88人,組織處理26人,移交司法機關5件8人,收繳和退還資金210餘萬元。

  該縣堅持巡察、整改「兩手抓」,做到發現問題與解決問題並重,在問題「件件有著落」上發力。針對巡察發現的騙取、盤剝、克扣惠民資金等共性問題,該縣責成相關部門開展16項專項治理。

  這些專項治理推動了各鄉鎮的巡察整改工作,也實打實提升了群眾的「獲得感」。在信陽市2016年度基層黨風政風群眾滿意度調查中,新縣位居全市第一。

大家都在看

樓市”定向加息”真的來了,房價跌了嗎?

為什麼你會開始淡出QQ,卻沉迷於微信?

10個人1年賺了17億!稅務稽查盯上明星天價收入

(摘自中國紀檢監察報記者:袁海濤 通訊員:李玲、范俊巍


主 編丨楊鴻光 編 輯丨張素玲


巡察組進駐7天竟無人舉報,深夜一通電話令人震驚

巡察組進駐7天竟無人舉報,深夜一通電話令人震驚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