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男人,未必靠譜

本文配圖電影選自《麻煩家族》,黃磊老師的導演處女作。

點擊下方音頻即可收聽童堯老師的溫情朗讀

有趣,並沒有你想像得那麼重要

在摩洛哥的旅途中,有人問我:如果時光倒流回20歲,會選擇有趣的男人,還是有錢的男人?

很意外,「有趣」的魅力這麼大,居然和「有錢」一樣,成為衡量男人的重要標準,但是,我依舊回答:我不會僅僅因為「有趣」而和一個男人成為朋友或者戀人,就像不會只是因為「有錢」和他們在一起一樣,20歲如此,40歲也依舊。

大學時,我讀中文系,熱愛寫作,身邊充滿有趣的男孩,比如,當時的男朋友,他有意思極了。

他是新疆人,語言表達能力特別強,繪聲繪色描述新疆廣袤的異域風情,讓我對悠遠神秘的樓蘭古城、明鏡般的喀納斯湖、碧綠萬頃的巴音布魯克草原充滿向往。

他帶我一起看《燃情歲月》、《勇敢的心》,我被布拉德·彼特和梅爾·吉布森滿頭飄逸的金髮,還有振聾發聵的「freedom」的吼叫聲震撼得情緒激動,覺得那才是值得戀愛的雄性形象。

甚至,這個男朋友還會彈吉它,他留著半長的頭髮,撥動琴弦對我唱《模範情書》:

我是你閒坐窗前的那棵橡樹,我是你初次流淚時手邊的書,我是你春夜註視的那段蠟燭,我是你秋天穿上的楚楚衣服……

我覺得自己幸福得快要掛掉了。

但是,我並沒有掛掉,我的成績卻掛掉了,由於整個學期都「有趣」去了,期末考試我兩門沒及格,三門不及格就得留級,所以,新學期開學,我媽親自押送我去學校,勒令我不許住校,每天回家。

有一天,我回家肚子疼得冒冷汗,我媽心疼地一邊灌熱水袋一邊說:肯定是姨媽期吃涼東西了,這麼大人還這麼不聽話!

我疼得抱著熱水袋歪在沙發上說:xx買了個大桶冰淇淋,吃不掉怕浪費,動員我一起吃。

我媽表情複雜地看了我一眼:他知道你姨媽期還動員你一起吃冰淇淋?

我說:他又不是女生,他覺得吃冰淇淋看落日挺美的,有趣啊。

我媽笑得比我的汗還冷:有趣,並沒有你想像的那麼重要;真正對你好,不是拖著你一起去做那些看起來有意思的事,而是願意為你做長遠的有益處的事。有趣的東西,不一定長久。

被我媽不幸言中,我和XX分手了。

他的「有趣」節奏太快,我跟不上,就像他懂得那麼多,卻依舊在我大姨媽來的時候拉著我一起吃冰淇淋看落日;還像我媽說的那樣,相處久了,我確實覺得有益比有趣更重要。

畢竟,青春期的男孩女孩,誰多少抖不出一點機靈呢?

過度強調「有趣」,

往往是裝腔作勢不講實際

我有一對夫妻好友,男的特別有趣,女的特別善良,男的知道城市裡每一處好吃的餐館,哪個航空的裡程積分最優惠,哪家酒店床品最舒適、菜肴最可口,多少度的水沖什麼茶口味最好。

此外,他博覽群書,天文地理歷史典故都通曉一些,朋友閒聊時總能妙語連珠讓人捧腹大笑——無論哪個方面,他都是傳說中「有趣」的男人。

但是,生活並不只有閒聊和扯淡,朋友之間也不只靠侃大山,我和他的分歧始於合夥開公司,甚至,我們的友誼也分裂於此。

我和他合夥開了一間文化傳播公司,他做總經理,我做董事長,談了幾次業務之後,不停有朋友給我留言:

下次可以不讓你那位總經理來溝通嗎?他每次都要坐下來喝40分鐘茶,天南地北聊半小時,才開始講正事,大家都很忙,開門見山不好嗎?最關鍵的是,他自以為有趣,什麼都知道一點,卻什麼都不精通,說的外行話讓人接不住。

我只好反復道歉,自己親力親為,其實,從朋友轉變為合夥人之後,我和他的交流也不順暢。

他特別會引經據典講大道理,甚至,因為「有趣」,他理由都找得別出心裁,比如,你告訴他員工薪資水準低於行業水平,留不住人,他回復你:薪水那麼低,她們走了嗎?如果沒有走,就說明這是合理的。

我說:創業企業是高薪水用能人,因為勞力強度大。

他說: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工作的權利,做有意思的工作非常重要。

我無語,只好問他:上半年的業務規劃怎麼做?

他翻個白眼:你太強勢了,我們這是新業務,我怎麼知道哪個方向一定是正確的,只有不停去試,請不要給我條條框框,工作呢,最重要是開心。

我很想回復他:工作並不僅僅是開心,還有辛苦的成長和學習,以及供養自己的能力。

但是,我沒有說,我也沒有繼續和一個以「有趣」為終生目標的朋友聊工作,有趣是一種天然的特點,過度強調「有趣」,大多是裝腔作勢不講實際。

有趣的男人,往往只能共談,而不能共事。

我和他很快結束了合作關係,恢復成朋友。

畢竟,沒有職業壓力的時候,天南地北地閒扯,誰沒有趣呢?

「有趣」是奢侈品,維護成本太高

打個未必恰當的比方,有趣的男人有點像女人中的「秦淮八艷」,他們生來不是為普通瑣碎的生活而存在,他們需要充分的心靈滋養,猶如最敏感的女人需要無微不至的噓寒問暖;

他們得投入大量時間來保持「有趣」的談吐、活躍的思維、美妙的靈感,沒有時間去真正練習庸常日子中的必備技能,比如刷個碗、拖個地、做一盤西紅柿炒雞蛋;

同樣,正因為他們自己有趣,才會充滿自信地嫌棄你的「無趣」,當你在他們眼中無法成為同樣有趣的女人,感情會受到嚴重挑戰。

我20歲時,也把「有趣」看的比天大,簡直不能想像「無趣」的人生該怎麼捱到老,不能忍受一個男人聽不懂我講的笑話,不能容忍他遲兩秒鐘才接得住我拋出的話題,不能善待他厚道地望著我微笑而拙於言辭,不能寬容他連續一個禮拜不對我講點新鮮的事兒。

可是,現在我更明白,人的一輩子,時間與精力有限,過度投入到「有趣」中去,會忽略很多現實的體驗和磨練,兩個僅僅依靠「有趣」而在一起的男女,當新鮮感失去後,往往暴露出更多人性深處的乏味和缺陷,畢竟,「有趣」不是無限透支的信用卡,它是有額度的。

有趣的男人挺可愛,但好男人並不僅僅是「有趣」。

卓別林、周星馳都演過世界上最有趣的男人,但是,他們本人可沒什麼趣,甚至與扮演過的角色天差地別,現實中的他們的嚴肅又內向,因為職業和生活,更需要男人的冷靜、洞察與堅持。

甚至,「趣」我自己有,請你靠譜就好。

願我們在平凡的日子中恰到好處地有趣,也接得住生活放出的瑣碎大招。

● 電台配樂:何璐《讓她降落》●

筱懿的囉嗦:

嗨,我從摩洛哥回來了。

「有趣」很好,但是,被抬高到過度的程度,也未必合適。男人的優秀有很多種,有趣僅僅是其中的一種,還未必是最重要的那一種。正直、善良、包容、進取都是很大的優點,生活中,千萬不要抓小放大,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節日快樂!

筱懿

↓↓↓放一張香蜜們在摩洛哥開心玩耍的照片兒。

● 聽說點讚的人會更美 ●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