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花掉30萬,讓這些貪官醉生夢死的東西

日前,貴州紀委通報了貴州省畢節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副市長羅建強違規收受禮品、禮金的問題。「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這位羅副市長,可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茅台酒愛好者」。

一次花掉30萬,讓這些貪官醉生夢死的東西

根據通報,2014年下半年至2016年9月兩年間,羅建強除了多次接受私營企業主宴請,總共收了26瓶茅台酒。其中,2瓶是茅台年份酒、24瓶是國宴茅台酒。

「政事兒」了解到,不管是年份茅台還是國宴茅台,都價格不菲。去年12月有報導顯示,國宴茅台價格在每瓶3000元左右。粗略估算,羅建強收受的24瓶國宴茅台酒,價值為7.2萬元。

去年12月底,貴州茅台集團開始清理其帶有「國宴」標識的產品。此外,羅建強還頂風在婚喪嫁娶過程中收禮。2016年9月,羅建強在其繼子舉辦婚禮期間收受3名下屬禮金2.4萬元。目前,他已被開除黨籍,並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日前中紀委下屬的《中國紀檢監察報》報導,有的貪官,把喝年份茅台視為高雅,一次竟喝掉30萬元。報導中雖未提及這位官員的姓名,但「政事兒」梳理髮現,十八大後的落馬官員中,熱衷茅台酒的並不在少數。在央視的反腐紀錄片《永遠在路上》中,就有3人在鏡頭前,講述自己喝茅台酒的經歷。「就喜歡吃茅台,就喜歡吃年份茅台。」江蘇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書記楊衛澤就是其中一位。

一次花掉30萬,讓這些貪官醉生夢死的東西

楊衛澤自述,自己曾經也是滴酒不沾:一開始「自己也不喜歡吃魚翅、鮑魚,包括酒我也是不喜歡的,過年我在家一滴酒都不喝,後來就變成了一種習慣了,甚至我請人的時候我不喝酒好像我不熱情,然後他請我吃的時候,我不喝酒好像不夠意思。」還有中石化原董事、總經理、黨組成員王天普,2013年他在中石化的培訓基地宴請同學,共有26人參加,「當時喝了8瓶茅台酒、7瓶紅酒,這些費用中,酒水就是2萬3千多」。「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這頓飯他們花了4萬多元,開銷都是公款。相比之下,天津市醫藥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張建津,喝茅台酒就頗有「技巧」。2013年5月至2015年8月受審查前,張建津常常以商務接待為名,頻繁出入高檔酒樓,組織和接受公款宴請,每餐茅台、五糧液、特供保健酒必上,而且一般茅台酒不入口,要喝就喝15年、30年的年份茅台酒。為了防止被舉報,他發明了「礦泉水瓶裝茅台」的歪招:事先叮囑人把茅台酒倒入礦泉水瓶,改頭換面後帶到飯店,冠冕堂皇地擺上酒桌。「你明顯地在桌上擺個瓶子,你放的是茅台還是五糧液,如果人家用手機給你拍個片子,那網上不就有證據了嗎,所以就把那個茅台酒就倒在礦泉水瓶裡邊,然後拿礦泉水瓶子在大家分酒的時候,再分著倒著喝。」張建津在紀錄片中講述。

一次花掉30萬,讓這些貪官醉生夢死的東西

不同於楊衛澤和張建津對茅台年份酒的「品鑒」,湖南嶽陽原副市長陳四海,則是「以酒量取勝」。陳四海被稱為「茅台市長」,當地人評價他能力平平,且對工作極不上心,身邊人透露「他一天一瓶茅台,早、中、晚都喝,晚上喝得很晚還到外面去搞夜生活。上午10點前基本不上班,在家睡覺。」「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對茅台酒收藏最多的,也是最觸目驚心的,是解放軍原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據媒體公布的數字,谷俊山落馬後,在其河南濮陽老家抄出了1800多箱茅台年份酒。「有100年陳,有50年,有15年的」,辦案人員稱。

一次花掉30萬,讓這些貪官醉生夢死的東西

谷俊山在濮陽老家的「將軍府」

同時被放回老家的,還有11張東北虎虎皮和幾十根非洲象牙。「這些東西都是谷俊山不要的東西,在北京會所住宅放不下,才派人放在老家藏匿。」辦案人員介紹,當時的贓物裝了4卡車,包括金船、金像等。當地村民稱,谷俊山未落馬前,其二弟在村裡「整天什麼事也不幹,就愛打麻將,牛氣的很,每天早上喝胡辣湯,都會掂一瓶茅台!」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報記者 許騰飛對:陸愛英

一次花掉30萬,讓這些貪官醉生夢死的東西

一次花掉30萬,讓這些貪官醉生夢死的東西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