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被含住的一瞬間有多震撼?

我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一個老千,遊走在物欲橫流的城市,生活在黑暗中,開著名車把著靚妹,不缺錢也不缺女人。這一切的一切全是因為我那混蛋小叔,是他讓我原本平靜的生活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爸媽都是老實人,一輩子生活在農村,但是我的那個小叔,混蛋小叔,他比我大了十來歲,總是吊兒郎當的,總有花不完的錢。

爸媽都不讓我跟混帳小叔來往的,生怕他把我帶壞,可我就喜歡找他玩,可能是天生的叛逆心理,也可能是男人對瀟灑生活的追求,但更大的原因是他不差錢。

說起我人生的轉折點,就是我那混帳小叔突然跟我爸媽說讓我轉學去市裡準備中考,而我爸媽還答應了!

我草!我都找好上分婊,一段一炮她都答應了,這樣一走全他媽黃了!

再不情願也還是被帶走了,臨走前他把爸媽給我的錢都拿走了,然後到了學校門口說什麼也不給我!只給我留了三百說是半個月的生活費!這我他媽連網費都不夠啊!

他還有臉說這是給我的一個教訓,讓我不要相信任何人,即使是最親近的人。我他媽怎麼會有這種混帳小叔啊!

有人說,學校是比社會更複雜難混的地方,因為這裡有一群不用為自己做的事負責的混蛋,沒有底線沒有原則,還有一群聖母用只是孩子的說法為他們洗白。

原本我是不信,轉學之後我信了。

第一天報導我在講台上自我介紹說我叫周八寶,台下哄的就笑了起來,所有人眼裡帶著嘲笑,嘲笑我的名字跟鄉下身份,班主任老妖婆還讓我去坐到最後一排的垃圾桶旁邊。

那裡只有一個明顯是學渣的人趴在桌上睡覺,我滿懷沉重的坐下。

剛一下課,立馬就有六七個不像好學生的人把我圍了起來,我旁邊的學渣也醒了,看樣子是個班霸,長的黑不溜秋的臉上還有道疤!

周哥哪裡人啊,剛來下午請個客意思一下唄?

有沒有打LOL啊?哪個區的什麼段位啊?號借我兩天。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鬧開了,一點不帶客氣,我也不敢把我鑽五渣的號說出來,生怕被要走了。

突然一只黝黑的手就搭了過來,是我旁邊的班霸,我開始怕了起來。

誰他媽讓你坐這裡的?

是,是班主任…」我小聲說了句,低著頭不敢看他。

話沒說完肚子一疼,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向後倒去,被班霸直接一腳踹倒了,剛才要跟我拿號的瘦子也指著我的鼻子罵了起來:你沒長眼睛是不是!在班上是強哥說了算!那個老妖婆算個屁!

強哥站了起來,手指捏的啪啪響,看樣子要打我,我捂著肚子怕極了不敢反抗,全班都在看我們。

班上有女生看不下去勸了強哥一句別欺負新生,那個瘦子陰陽怪氣的說:我們可沒欺負人,你讓這小子自己說我們有沒有欺負人。

我搖了搖頭說沒有。剛說完瘦子他們都笑了,我知道我慫,但我更怕挨打。

強哥掏了一塊錢讓我去買兩瓶水,我接過錢不知道去哪買,強哥指著瘦子說:達子你帶八寶粥去認路,以後有事就讓他去。那個達子二話不說拉著我走。

到了小超市,我拿了兩瓶水,那個強哥只給了一塊錢,我拿出小叔給的生活費付了錢。

達子一看我掏出三百眼睛都亮了:沒看出來啊八寶粥,你這麼有錢,給我買套LOL皮膚以後我罩著你!

我笑了笑沒說話,給他還不如孝敬強哥。

掀開簾子出超市,沒注意到前面來人,結果闖了大禍!我不小心摸了一個女生的胸!

一共有三個女生都很漂亮,一個留著利索的短髮,另外兩個留著挑染的長髮。我的手好死不死的放在短髮女生的胸上!

我當時就收回手低下頭想快步離開。沒想到被抓住了,達子像是不敢得罪她們立馬就把我賣了。

你給我等著!放學別想跑了!短髮女生從達子嘴裡得知我的信息後惡狠狠的指著我,說完後三個女生氣呼呼的進了超市,我的心情很沉重,不過還有點回味剛才的手感……

完了八寶粥,你等著面對疾風吧!敢惹九姐你死定了!

達子的一句話讓我清醒過來,忍不住一個哆嗦,這名字一聽就是學校的太妹,我該怎麼辦?

腦子裡一片空白,回到教室看到強哥後我心裡又生出了一絲希望。

八寶粥你個廢物,買瓶水死在半路了啊!強哥開口就罵,我把水遞了過去,摸出了兩百塊。

強哥眼珠子一下子就直了,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起來,我才明白小叔說得對,現在的人什麼都不認,認錢!

強哥,這是孝敬您的,以後多照顧著點。我把錢遞了過去,看來這星期要吃土了……

強哥笑瞇瞇的把錢收進口袋,像親兄弟一樣的攬著我的肩膀說:好兄弟!放心吧以後哥罩著你!

我松了口氣,交談中得知強哥全名趙強,達子全名劉宇達。

我見氣氛不錯趁機開口:強哥我剛好有點事要找你幫忙,剛不小心碰到一個女生她讓我放學別走,聽說她叫九姐……」

趙強臉色猛地一變,立馬把口袋的錢掏出來塞回我手裡:這個忙我幫不了,惹了九姐你還是等死吧!

我心一沉,攥著錢不知所措,腦子徹底懵了!

以前我小叔說,沒有用錢辦不成的事,真到了用錢也不能解決的時候,說明是真的攤上了大事!

在我的追問下趙強告訴我,九姐那夥女生一共有五個人,從七排到十一,個個都有關係背景,一個電話能叫來不少人,學校老大張鑫都得給她們面子。

點名讓我放學別走的是九姐,最漂亮也是脾氣最火爆的一個,她和學校附近幾個網吧的網管關係很鐵。

我不知道我能怎麼辦,趙強讓我有關係趕緊找關係,不然就來不及了!

臨近最後一節課的時候,門口來了一幫混子朝著教室裡張望,其中有個殺馬特,看上去好像是領頭人,他叫把達子叫了出去不知道問了什麼,達子指了我一下,門口幾個人的目光全都落在我身上。

殺馬特朝著我勾了勾手,我忍住腿軟撐著桌子在全班的註視下走了出去。

大哥您好,您找我有什麼事?我低著頭小聲問了一句。

你就是新來的周八寶?真他麻痹叼啊,剛來就敢惹事耍流氓,你知道你惹的是誰嗎?你是真想死啊!殺馬特咬著煙說,一邊說一邊用力戳我的額頭。

對不起大哥,我錯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請你們吃飯行嗎?我連忙摸出兩百塊,錢立馬被殺馬特搶走。

挺識相啊小子,殺馬特搓著錢玩味的看著我,放學後到學校門口的小胡同,把今天的事說清楚,要是你敢不來,我他媽天天帶人堵你!

殺馬特收了錢走了,我松了口氣,至少錢送出去了。

放學了趙強和劉宇達湊過來把我拉起來說是要陪我一起去。我明白他們沒那麼好,純粹是怕我跑了。

我也想打電話給小叔來救我,可他關機啊!

很快我們就到了學校外面的小胡同,白天見過的三個漂亮的女生都在這裡,手還夾著煙,牆角站著七八個混子,那個收了我兩百塊的殺馬特也在其中。

趙強一到就上前客氣的對那個短髮女生說:九姐,我們把周八寶給你帶來了。九姐狠狠的剜了我一眼,一個染了黃色頭髮的混子丟掉煙帶頭朝我走了過來,幾個人把我圍了起來。

我求助的看向了那個殺馬特,他一眼都不看我,像是不認識我一樣。

黃毛抓起了我的衣服,痞氣的問:阿九,是不是這個小子耍的流氓?九姐氣憤的點了點頭。

對不起九姐,我真的不想對你耍流氓的….」

你說什麼?!不知道為什麼九姐好像更生氣了。

我發誓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

解釋你麻痹啊!她一耳光啪的一聲打在我臉上,眼鏡被打飛出去,臉上火辣辣的,接著黃毛一腳踹在了我肚子上,我頓時被踹倒在地,一群人圍上來一頓拳打腳踢。

身上很疼,心裡更委屈。小叔跟我說過,做男人要昂首挺胸頂天立地。我現在卻只能在胡同裡被人當狗一樣打罵。

不知道被打了多久,我死死抱著腦袋不吭聲。

阿九差不多得了,我等著打排位,再不走網吧沒機子了。三個女生其中一個說道,圍著我打的人也停了手。

雖然她並不是為了幫我才制止他們,我心裡還是對她充滿了感激。

哼,要不是八姐等著上分,我非打死你個混帳流氓!九姐指著我惡狠狠的罵了一句,走時還覺得不解氣的踹了我兩腳。我蜷縮在地上一動不動,死死的咬著牙。

行了快走吧。另一個女生憐憫地說道。

那個……宏哥,謝謝你今天能帶人過來……」剛才兇巴巴的九姐一轉頭就對黃毛扭扭捏捏起來。

黃毛故作瀟灑的甩了甩頭,笑瞇瞇的說:沒關係,我給你們在網吧留了連坐機子,晚上帶你們開黑,快去吧!

宏哥真好!正好八姐差一把上黃金!十姐也快上黃金了!九姐興奮的說。

那個八姐皺起了眉頭,淡淡的說:不用了,我和老十已經約了朋友去其他網吧了,下次吧,我們走。說完帶著九姐和十姐離開了。

身後,黃毛死死的盯著她們的屁股和大長腿,一雙手在虛空中比劃了幾下,臉上帶著淫蕩的笑,意猶未盡的吸了吸口水。

宏哥,晚上把這個小九辦了吧,這小屁股真夠帶勁的!看得人心癢癢的!殺馬特給黃毛遞了根煙,淫蕩的說道。

那是必須的!今天晚上要想辦法讓她來包間上通宵,最好是她一個,嘿嘿嘿……」

所有人都嘻嘻哈哈的出辦法說要辦了九姐。

我坐起來擦了擦臉上的鼻血和塵土,直勾勾的盯著殺馬特。

殺馬特目光有些躲閃,最後實在受不了沖我罵了起來:草!看你麻痹看啊!是不是打得你不服氣還想試試!

黃毛過來給我遞了根煙,拍了拍我說:咱這也算相識一場,明天給我湊五百塊錢,以後在學校有什麼事可以來學校隔壁的時代網吧找我幫忙。說完就走了。

殺馬特臨走前也給我丟下一句話,讓我明天拿兩百給他,說以後他會罩著我。

我漠然的點了點頭。小叔說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又打不過,只能選擇妥協,但我也不一定真給,殺馬特根本不靠譜。

趙強和劉宇達也跟著走了,轉眼間小胡同只剩下我一個人呆呆坐在地上。我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眼淚,頭埋在膝蓋小聲哭了起來

這一刻我恨透打罵我的人,還有我那個混帳小叔。如果不是他讓我轉學,如果不是他關機,我又怎麼會被人打成這樣……哭出來後心裡好受很多,收拾了衣服,撿起碎掉的眼鏡,打算離開這裡回家。我沒錢可以給黃毛,也不想再回學校受罪。

走出胡同門口,我卻在學校門口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個熟悉的身影,是我那個混帳小叔!

他穿著白襯衫與西裝,皮鞋擦得鋥亮。旁邊停著一輛白色的BMW,車裡坐著幾個臂膀上紋著紋身的大漢。

以前在村裡經常能看到有人來找他,有的是地痞流氓,有的是開著名車的,無一例外對他都是恭恭敬敬的。可是我從沒覺得他多有本事,整體一副嘻嘻哈哈老不正經的樣子。

我有點怕他看到我這個狼狽的模樣,想快點回學校宿舍洗洗換身衣服,可他的眼睛毒辣一眼就看到我,朝我招手讓我過去。我只能不情不願的過去,心裡埋怨他早不來晚不來,偏偏現在才來。

走近後,小叔叼著煙的臉上笑意慢慢消失了,上下打量這我,眼神也慢慢銳利起來,直接問我:你這是怎麼了?轉學第一天就被人搞成了這個狗樣?

我沒好氣的說:沒有,不小心摔了。你來幹什麼?僅存的一點自尊心作祟,我不想在他面前這麼沒面子。

喲那你可真厲害,能摔的頭破血流的,臉也腫了眼睛也紅了,眼鏡都碎了。他陰陽怪氣的嗆了我一句,我被他說的又差點哭出來。他一點都不考慮我現在的心情,只知道說風涼話。

心知我小叔眼尖,瞞不過他,但我不想多作解釋。

我握緊拳頭梗著脖子說:關你什麼事!我不用你管我要回家!

回你麻痹的!誰他媽敢把我侄子搞成這個屎樣子!絕不能這麼算了!你先上車!

聽到這話我剛才對小叔的不滿瞬間消失。我沒想到他反應會這麼大,更沒想到這輛BMW是他的車。看到車上的大漢我頓時有了底氣,想著小叔肯定會幫我把丟失的自尊給找回來。如果小叔早點來的話,那麼挨打的肯定不是我而是黃毛,九姐她們也不敢找我麻煩。

上車後我把今天發生的事通通告訴了小叔,連湊錢的事也說了。心想小叔肯定會帶人幫我找回場子,可沒想到他居然讓我自己去找黃毛報仇。

他先是帶我去吃飯,去燒烤攤,給我點了幾只大雞腿還有冰啤酒。吃完飯就對我說:吃飽了沒?你個傻吊,他們打你,你他媽不會還手啊?等會你給我狠狠幹那個小比。你長了這雙手是掏糞的叉子啊?能打就打,打不過就摳他眼,再牛比的家夥也怕被摳眼珠子。

我想說他們人多,我打不過,可我又不想小叔生氣又罵我一頓。

被小叔罵了一頓,喝了兩杯冰啤酒,一股豪氣又上來了,我想等會一定要給黃毛好看。

一個小比網管,我他媽就不信這個邪了,你進去把那個小比找出來狠狠揍!

可是到了騰飛網吧門口,我又開始慫了:小叔,要不算了吧……要不你去找他就好,我怕你走了他又找我麻煩……」

你個慫比!你他娘能不能給我長點臉子!被人打成這個狗樣子還慫!人家找你麻煩你就得打回去!打得他哭爹喊娘再也不敢找你麻煩為止!

我看小叔說的臉紅脖子粗的,有點嚇人,但心裡也有點感動。小叔平常總是嘻嘻哈哈滿不在乎的樣子,很少看他有生氣的時候。畢竟是親人,總不會丟下我不管。再看看身後的幾個紋身漢子,想想等會打起架也有人幫忙,心裡也有了底氣。而且看這幾個紋身大哥的樣子,一股社會氣息!以後肯定沒人敢找我麻煩了!

你先進去,我們在後面看著,找到那個小比就狠狠揍他!往死裡揍!聽到沒有!小叔給我遞了根煙,小叔不是不想幫你,可是有些事你得自己去做,別人幫不了你!我猛地吸了一口煙,點點頭猛地沖進了網吧。

雖然我怕被人打,但我更怕給小叔丟臉。小叔雖然整天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實際上心氣比誰都高。

我以前雖然打過架,不過都是朋友間的小打小鬧,並沒有真正紅過眼,更別說報仇了。但是我身後有小叔和幾個大漢,我沒什麼好怕的。我要把下午黃毛揍我的揍回來!

到網吧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正是上網高峰期。網裡人很多,機子都坐滿了人,我在大廳轉了一圈沒找到黃毛,吧台也沒有。這時候我看到網吧最裡面的有一排網吧包房,心想黃毛可能在包房裡。可是包房雖然沒有鎖上,我也沒辦法一個個推開來找啊。

在我一籌莫展的時候,我看到小叔帶著幾個大漢進了網吧,頓時豪氣沖天,沖著裡面的包房走了過去。

正當我琢磨從何下手時,聽到了一聲嬌喘,有點熟悉,好像是九姐的聲音。我順著聲音朝著最裡面的包房走去……

我在門口聽了一下,果然是九姐跟黃毛的聲音,哼哼唧唧的不知道在幹什麼,遠遠看了小叔一眼,我鼓起勇氣推開了門。

一開門我就愣住了。九姐和黃毛上身一絲不掛,衣服扔了一地,黃毛正抓著九姐的雙手……

一看門被打開,他們也愣了。我的目光不自覺的被九姐白花花的身體吸引,雖然以前跟同學偷偷看過島國愛情動作片,可畢竟還是個處男沒見過真人版,那胸前白花花的一團讓我不自覺動了動喉頭。

你,你怎麼在這裡……」九姐護著胸,顫顫巍巍的問我。我看著她那被雙手擠壓出的深溝,半邊身子都麻了,這時候我看到了她臉上的淚與無助。

別杵在這裡!趕緊滾!黃毛指著門口罵道,我看著他上身的龍紋身,心裡又開始發虛了。

宏哥,我,我是來……」

來送錢是吧?你先去出去找個地等著,等會老子完事了再找你!黃毛語氣緩和了一點,轉身趴在九姐身上,九姐掙扎了起來。

我不敢出去,不敢給小叔丟臉。更何況我看著九姐那求助的眼神,這雙腿怎麼也邁不動。

黃毛轉過頭來,看我還沒走就起身走了過來給了我一巴掌,罵道:你他媽聾了還是聽不懂人話!?

我捂著被打的臉,看著九姐白花花的長腿,支支吾吾的說:我,我不是來送錢的,我是…….我去你他媽的!我一巴掌狠狠的扇了過去,手猛的一麻,心裡記著小叔說的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挨打了才還手是傻子!

可是沒等我繼續下手,黃毛就一拳揍了過來,打的我眼前一黑坐到了地上。接著黃毛對著我就是一頓踹,我抱著頭等我小叔帶人來救我。

可是等了一會也沒人來幫忙,我疼的受不了,也不知道當時怎麼想的,猛地站了起來沖向了黃毛。

我胡亂的揮著拳頭打,也不知道打在哪裡,反正我就想著不能給我小叔丟臉!

我拼命和黃毛廝打,隱約瞟到有人來了,心想肯定是小叔,底氣更足了,打起黃毛也更賣力。

沒多久黃毛就被我幹翻在地,我直接坐到他身上狠狠揍他的比臉,叫他媽比的扇我耳光!

↓↓↓點擊最下方【閱讀原文】,後續劇情精彩不斷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