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小琴為孩子成立2億港幣信托基金 這是為什麼? | 檀錢

最近一部反腐神劇《人民的名義》圈粉無數。劇中涉及很多金融知識,包括股權質押、員工持股、以及最後結局中高小琴為了她和妹妹的兩個孩子存了2億港幣信托基金等(小編絕對沒有劇透~~)。其中,劇裡的信托基金指的就是個人信托,不過高小琴只是順帶提了一句,並沒有詳細說明這個問題,讓小編陷入了困惑中。

信托基金的前提條件,就是資金來源合法,高小琴的資金來源並不合法。電視劇畢竟是虛構的,在實際生活中這樣「來路不明」的資產是不可能被用做信托資產的。國家《信托法》第十一條明確規定,若委托人以非法財產或者本法規定不得設立信托的財產設立信托,則信托無效。香港地區也有相關規定,信托創立人在建立信托前須簽訂資金證明書,確保其資金源自合法途徑。不論是在內地還是香港,信托財產的合法性都是先決條件。

拋開財產合法性不提,單從高小琴為孩子設立信托基金來說,還是很有規劃意識的,她了解自己和妹妹有可能朝不保夕、沒有辦法照顧孩子,所以提早為孩子做了打算。

信托基金既能夠保障孩子的未來,也可以進行財富傳承。財富傳承不僅是對財產的持續管理,還可以讓家人持續受益,信托、保險、遺囑都在財富傳承的范疇內。遺囑只是明確資產的歸屬,信托可以決定資產何時、何地、以怎樣的方式來分配給單個或幾個受益人,尤其是對於高淨值人群來說,信托是財富傳承中非常重要的法律工具。你有幾個孩子,每個孩子的教育、保障都可以用信托的方式進行,可以規避遺產稅,同時防止孩子失去控制瘋狂用錢。如果繼承者管理資產能力不強,信托的存在可以將受益權和擁有權分開,也是對財富的合理規劃。

香港著名演員肥肥去世時,將留下的數千萬港元遺產成立信托,包括名下的銀行戶口資產、市值7000萬港元的花園公寓、投資資產和首飾,受益人是她最疼愛的女兒鄭欣宜,信托規定待鄭欣宜結婚時可以領取部分資金,並規定當其面對資產運用等重大事項時,最終決定都由受托人負責審批、協助。同時,肥肥還指定前夫鄭少秋和信賴的朋友共同組成「信托監察人」,監督受托人在管理與運用信托財產時有無違反信托合同。這樣一來可以避免鄭欣宜因年紀太小、涉世未深而揮霍遺產,二來可以防止有心人士覬覦龐大財產,三來杜絕受托人「監守自盜」。

信托是進行財富傳承中的普遍手段,傳媒大亨默多克設立幾個家族信托,這才是他的諸多兒女遺產分不均勻的最終解決方法,兩個前妻的孩子可以有企業投票權,而鄧文迪的兩個女兒除了3億美元的信托,不可能插手企業經營。大陸很多富裕家族也設立了家族信托,境內外都有,典型的就是龍湖的吳亞軍,離婚成本不高,就是因為用信托提前做了準備。

打破古人的老話「富不過三代」,令可觀的財富傳承下去,信托、慈善基金是關鍵手段。

首先,信托作為一種高端理財產品,是由專業人員根據合同內容來做有計劃的投資管理,可以涉及貨幣、資本和實業等領域,跨度較廣,根據每個人的不同階段的不同需求,信托可以更合理的為委托人妥善規劃財產。

其次,信托有一定的避稅作用,目前國家對於信托收益是否交所得稅並沒有明確規定,且信托公司是不會代受益人代扣代繳的。

最後,個人信托還可以有效避免財產繼承的紛爭,合理規劃遺產,這樣以信托受益權取代繼承權的方式可以更好的貫徹被繼承人的意旨。

根據《信托法》規定,信托一旦成立,信托財產將成為一筆獨立運作的資產,信托不因委托人或者受托人的死亡、喪失民事行為能力、依法解散、被依法撤銷或者被宣告破產而終止,也不因受托人的辭任而終止。同時信托財產也不會受到委托人債務的影響。所以生前設立信托不僅有分配資產、保護資產作用,還有對未成年人保護和監管的作用,這也是為什麼高小琴會為兩個孩子成立信托基金的根本原因。如果信托都保護不了兩個孩子,那沒有其他任何辦法可以保護。

《人民的名義》裡,如果2億港幣合法,部分信托資產的擁有權就從高小琴變更到信托,不會被強制要求沒收,兩個孩子也會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得到應得的財產。

高小琴可選擇的信托方式可以分為可撤銷信托不可撤銷信托。常見的信托大多都是可撤銷信托,就是生前信托。由於委托人有權隨時撤銷信托,信托財產的所有權並沒有發生轉移,因而不能避遺產稅。委托人在喪失行為能力之前,都是可以隨意撤銷或者修改以前設立的信托,無需提前征得共同受托人的同意。還存在一種情況就是,設立人、管理人和受益人是同一個人,這種情況雖然使得設立人保留完全的控制權,但是沒有法律的保障以及免稅的好處。

反之,不可撤銷信托,自生效時起,信托財產的所有權就已發生了轉移,就有贈與稅等稅法上的後果,不可撤銷信托包括了以下三種情況

其中不可撤銷人壽保險信托是除了生前信托以外,用的最多的一種信托。被保人通過向這種信托每年贈送一筆錢,有信托公司來進行申請保險,信托擁有這份保險。由於被保人不直接支付保費,也不擁有保險,所以不存在遺產稅。

朝代信托是為一部分高資產人士服務的。通過設計可以讓家族的子子孫孫都可以享用留下的財富,又不會過分濫用財產。朝代信托不僅可以合法地避免每一代的遺產稅累計財富,還規定每一代子孫的官司債權人或者離婚配偶不可以從朝代信托中拿錢。同時,如果每一代有急用,朝代信托的執行人都可以從信托中拿錢給其使用。

還有一種就是家族慈善基金會,如果高資產人士平常做慈善的話,可以成立家庭基金會。雖然捐錢出去了,但是家庭基金會在稅務方面可以帶來不少好處,每年的捐贈可以抵稅,去世後的贈與沒有遺產稅,以及慈善基金會的投資也不需要交增值稅。同時,捐贈人和子女可以成為基金會的懂事,若參與基金會的運作管理還可以領取薪水和一些福利。美國洛克菲勒基金會就是傳承的樣本。

再回到劇中,高小琴在給孩子設立信托基金的合同中,肯定有很多條件,比如18歲成年以後拿到多少錢,或者考上大學後拿到多少錢等等限制。如果兩個孩子完成了信托目的,那麼信托便終止。如果沒有完成,就算是不能支配信托全部財產,也會有部分的保留,不至於家財散盡,可以保證正常生活。這是高小琴給孩子的最好保護了。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