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看不到的島國A片,原來這麼心酸

每天推薦一部好電影

回復“上車”你一部特別的電影

再也看不到的島國A片,原來這麼心酸

提到日本,每個人瞬間的連鎖反應就是——成人產業

這個行業每年純收入將近1千億美元

但是現在,這個帶動日本重大經濟鏈的色情行業,出現了史上最嚴重危機。

男優數量嚴重不足,男主角後繼無人了。

這絕不是危言聳聽。

日本著名男優清水健,就曾發推表示——

男優與女優的數量比是70:10000,而且每月還會有4千個女優入行,

相比之下男優的珍貴程度,堪比孟加拉虎。

再也看不到的島國A片,原來這麼心酸

他還寫道:每個月有4000部新片,可男優數量嚴重不足。

希望這個行業必須像牆上的洞一樣,再大一點。

清水健——日本第一猛男

入行20年的他,合作過8000名以上女演員,拍過數以萬計的島國動作片,是業界敬業勞模。

忙的時候,一周要拍21場戲

再也看不到的島國A片,原來這麼心酸

然而看了他的日常生活我卻只想哭。

為了維持發達的肌肉和過硬的身體素質,他每天都生活在嚴苛的標準之下。

他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攝入寶礦力水+維他命B粉+支鏈氨基酸粉。

再也看不到的島國A片,原來這麼心酸

接著,進行20分鐘肌肉訓練。

休息片刻,吃正餐:西紅柿,香蕉,蔬菜汁以及雞胸肉、納豆拌飯。

麥片和低聚糖和酸奶混合的特制飲料。

10:00到達片場,其實就是一間公寓房改造成的攝影棚。

再也看不到的島國A片,原來這麼心酸

通常來講,拍攝當天他們才會拿到台本,介紹劇情大概和體位順序,甚至合作的女優也是臨時告知。

準備一個小時,終於要上場了。

再也看不到的島國A片,原來這麼心酸

凱旋歸來

再也看不到的島國A片,原來這麼心酸

一天需要走兩到三個片場。

晚上還要參加活動。吃「翔味咖喱」測試精力。

再也看不到的島國A片,原來這麼心酸

在這個行業裡,也有「潛規則」

比如在上場前,清水健特地剪了指甲

而對於他們來說,片賣得好的男優每天都要工作

指甲不會長到要剪的程度,小銼刀磨一磨就行了。

所以咔擦咔擦剪指甲就說明男優平時沒認真工作。

一般來講,即便是成人行業,也是有很嚴格的行規的,比如拍攝之前,必須互相出示健康診斷書。

有一次,一個合作過幾次的女優忘帶診斷書,但因為很熟悉了,就沒在意。

於是他經歷了人生中最恐怖的一次拍攝經歷,後來上節目時還說過

再也看不到的島國A片,原來這麼心酸

幸運的是,他沒被傳染躲過一劫,而跟他一起做的男優,就再也沒出現過了

生活中,37歲的他從沒談過一段正常的戀愛,感情總是結束的很糟糕。

他們這一行也鮮少有人擁有正常的感情生活,

可以說他們貢獻給工作的不止身體,還有靈魂。

連薪水,也少的可憐。

剛出道的男優日薪只有2千日元(125人民幣),待遇還不如群演。

到了清水健這樣的水平才能每天拿到7萬日幣,(4千人民幣左右)但達到這個水平,全日本不足十人。

靠「神之右手」迅速躥紅的男優加藤鷹,出道時也只能拿到1千日元(65人民幣左右)而已。

再也看不到的島國A片,原來這麼心酸

比起動輒拿到數十萬日元的女優來說,男優真是杯水車薪。

盡管如此,男優入行要求還極為嚴格,需要排隊測試丁丁長度,甚至真槍實彈測試「耐力」和「爆發力」。

再也看不到的島國A片,原來這麼心酸

工作中,更是各種變態要求。曾有一次,要求男優連續攻下十個女優

很多男優望而卻步,只有巧克力球在80分鐘內完成了挑戰。

而他現在也成了頂尖的男優。

再也看不到的島國A片,原來這麼心酸

他回憶當時聽到這個規則時,竟然還想起了李小龍主演的《死亡遊戲》。

再也看不到的島國A片,原來這麼心酸

據說每年通過各種管道加入的男優約有40到50人左右,按理說是夠用的,但因新人男優「工傷」出奇的高,至少有一半的人在加入半年以後就演不下去了。

對於靠丁丁吃飯的男優來說無疑是絕望的,他們最悲哀的地方也就在於,永遠不能說「

表面上我們只在鏡頭前的「光鮮」,殊不知,鏡頭背後他們乾的是搬磚都不如,甚至時刻有生命危險的廉價體力活。

男優不同於女優,在短時間內滿足賺錢的欲望,或者幹幾年累積一定名氣後就轉行演電影、主持電視節目等等。

他們的出路特別少,除了極少數成名的,絕大部分人都像雄次郎說的那樣,他們在別人眼裡的天堂裡做苦工,讓女優踩著他們爬上去,或許只能等著燈幹油盡...

也許再過幾年,這個行業會因為極度的不平衡而走向衰竭,但在此之前,仍然有一群熱愛這個行業的人在堅持,希望他們注意身體。

再也看不到的島國A片,原來這麼心酸

再也看不到的島國A片,原來這麼心酸

給身體力行的男優點zan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