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了 「臟街」 的三里屯只剩下各種欲望了

沒了 「臟街」 的三里屯只剩下各種欲望了

沒了 「臟街」 的三里屯只剩下各種欲望了

沒了 「臟街」 的三里屯只剩下各種欲望了

原文發表於2015年4月7日。聽說今天三里屯臟街正式被拆除了

北京三里屯的太古裡廣場蘋果店裡,人們翻來覆去研究著那麼幾款數位產品,後街的垃圾車轟鳴著從地下車庫開出;「上海小籠包」 又迎來一批不知道來吃飯還是借廁所的客人,「老石」 因為在餃子裡放了芝士而廣受老外歡迎,又在這裡開了家分店;那些在 「同裡」 大廈外牆掛著各種酒吧的霓虹燈牌子,讓第一次來的人困惑不已;路邊一位大哥停下問行人 「三秒三」 (3.3)怎麼去;廣場的電子大螢幕上打出了 「愛*分享」 的標語,好像給這個城市增添了初春的一絲暖意,好像又沒有。

無論怎麼說,三里屯都是個充滿欲望的地方。如果你打開 Instagram 的話,搜尋打著 #三里屯# 標籤的照片,看到的都是各類食物的圖片 —— 壽司、牛排、沙拉、Taco;或者風格不同的年輕女孩的自拍,背景有的在時髦餐館、有的在洗手間、有的在三里屯的某個精品酒店房間內;還有各類以夜店、酒吧為背景的男女親密合照,當然組合一般多為中國女性配白人男性 …… 人們時時刻刻在這裡製造並滿足著各種欲望,享受成噸的酒、肉、性,短暫建立起各種你想要建立的關係。

沒了 「臟街」 的三里屯只剩下各種欲望了

已經在這裡混跡了10年的阿龜。

在三里屯,基本上不可能避免花錢。所以曾經被人們親切稱作 「臟街」 的三里屯北小街給大眾消費提供了許多便利。可惜的是,最近朝陽區要 「美化市容市貌」,所以臨時建起的城管崗亭,驅趕了流動的麻辣燙和燒烤攤販(據說現在他們被迫在團結湖路口尋找新的生計)。雖然初看這條街道骯髒、混亂、令人作嘔,但是當這些攤位銷聲匿跡的時候,人們還是會懷念那家打著 「釣魚島是中國的」 橫幅的燒烤攤,還有那家味道沒什麼特色但服務態度卻能留住客人的麻辣燙小店。

阿龜是一家 「同裡」 大廈裡面其中一間酒吧的經理,地道的北京人,每天晚上9、10點上班,主要工作就是呆著和同別的客人或者朋友聊天。他已經在三里屯混跡了長達十年,紋身、耳擴、馬丁靴、皮衣是他的標誌。說起三里屯時,他提到最多的就是 「現在沒有以前那麼好玩了」:關係不錯的朋友結婚、生子,然後一撥撥的離去,路邊的麻辣燙、燒烤攤不讓擺了,酒吧生意也沒有以前好幹了 …… 沒了 「臟街」,一切都跟以前不一樣了。

他的酒吧平日凌晨兩三點關門,周末人多些的時候,直到最後一個客人離開才會打烊。因為 「同裡」 是一個相對規範的地方,有自己的物業進行管理,而物業要求所有的酒吧必須賣真酒,如果被查出混雜假酒,等待他們的將是一筆不小的罰款。

在三里屯中學大門的北側有一排紅房子,原本屬於三家酒吧,最外面的是 Shooters,中間是 Butterfly,最裡面是以同性戀聞名的 「開」 吧。「開」 吧之所以選擇在那裡,因為它是一個拐角,隱蔽又黑暗,二樓還有私密包房,本來同志們可去的地方少之又少,除了工體的 Destination 和 Funky 外,基本這裡是唯一的選擇。後來學校收回了這幾間房,Shooters 不知去向,另兩家則搬進了 「同裡」 大廈繼續營業。

以前叫做 「三里屯 Village」 的地方現在改叫 「太古裡廣場」。夏天我帶兩個來自以色列特拉維夫的姑娘到這裡,當她們一邁進廣場的時候,就忙著睜大眼睛環顧周圍的一切,然後用了 「What the fuck」 來總結這裡給她們帶來的震撼。還有一個來自土耳其的哥們,走在三里屯北街,一輛輛他只在美國大片裡見過的名貴跑車擦身而過的時候,他驚訝的停住了腳步 …… 你不得不承認,沒了 「臟街」 的三里屯,徹頭徹尾變成了北京最浮誇的地方。

「太古裡廣場」 是個開放的區域,擁有服裝品牌店、書店和眾多西式餐廳。有錢人或者小資們通常會選擇去一家混合了泰國和義大利菜的飯館,用叉子卷起標價108元的 「鮮蝦帶子墨魚汁面」 緩緩送入口中;或者在鐵板燒的煙霧和火焰中,享受廚師的視覺意義大於口味的286元/位的廚藝;也可以去某個西班牙飯館點一只398元的 「烤乳豬」,滿足肉食愛好者的所有想像;或者在北區廣場上號稱 「六星」 的酒店地下一層點上小牛膝 Risotto 跟愛人竊竊私語。

沒了 「臟街」 的三里屯只剩下各種欲望了

因為猥瑣男的騷擾有時候會去 「開」 吧跳舞的姑娘。

阿龜告訴我,大家看似各忙各的,其實互相都認識,已經形成了一個小團體,「臟街」 就是他們人生的一部分。順著 「同裡」 的樓門進去,二層的 「幹杯」 吧旁邊正在忙著把一家酒吧改成餐廳,再往上走是阿龜工作的 「Insane」 吧和 「開」 吧,雖然 「開」 的環境令人堪憂,音樂毫無特色,地板黏的都能隨時把鞋站在上面,但是這並不妨礙有精心打扮的姑娘來這裡 —— 「北街大部分廉價酒吧的猥瑣男太多,只有這裡才沒有人在乎你,才能安心跳舞,」 一個常年混跡在這裡的姑娘跟我抱怨道。

但是顯然,Kokomo 更受異性戀的歡迎。雖然這裡周復一周的播放著一樣的舞曲,讓人懷疑 DJ 只在大街上花了5塊買了張 「夜店舞曲之 mix」 就草草放入 CD 機了事,但這並不妨礙各種姑娘和小夥來這裡尋找機會。在這個狹小擁擠的舞池裡,一般大家只會依靠本能荷爾蒙的分泌互相吸引,翩翩起舞;在這裡,過不了多久你就會看到一對男女從舞池挪到沙發上,在黑暗的角落接吻撫摸然後快速離去。

他們的境遇顯然要比另一些人好的多:廁所已經被各類不知名物品堵塞,屎尿流了一地,一只手按在門上以防別人推門而進,另一只手放在姑娘的胸上亂摸一氣,下面還要配合各種抽插動作,撫慰著同樣饑渴的女孩的下體。

沒了 「臟街」 的三里屯只剩下各種欲望了

The Corner 吧到今年4月就已經正式開張兩年了。

三里屯後街的 The Corner 也是家不能被忽視的酒吧。以前這家店鋪只有一家奶茶店般大小,裡面是一家高爾夫球店,後來老板把前後打通改成了一家勉強稱作 「酒吧」 的地方,一開就已經兩年多,相比年年都在攀升的房租和不景氣的大環境下,兩年後這裡還在運轉,而且各類雞尾酒的價格也沒有上調,已經算是難得。其他酒吧為了和這類路邊廉價酒吧競爭,展開了持久的價格戰,例如一罐紅牛和伏特加混合的 「蝸牛」 售價僅為15元,足以說明這裡的生存環境確實艱辛。

這兩年,屋內的三面牆上已經被來過的客人畫滿了塗鴉;相比以前用手機播放音樂,吧台上現在放上了蘋果電腦,掛在角落裡的喇叭正在轟鳴著快節奏的電子樂,正對門口的幕布上播放著各類歐美海島派對的畫面,比基尼美女不停輪換吸引走過的客人駐足。「在我們這裡,每周末都會有知名 DJ 打碟,人多的站不下的時候大家就去外面的大街上跳舞,」 老板無不自豪的和我說道。事實上,很多姑娘都會先去 「臟街」 的小攤前隨便吃點,再來這家以價格便宜著稱的酒吧喝上兩三杯,然後去那些 「同裡」 的酒吧跳上一晚上 —— 這已經成了她們周末夜晚固定的消遣路線。

沒了 「臟街」 的三里屯只剩下各種欲望了

兩年中,牆上已經被顧客畫滿了塗鴉。

The Corner 每天晚上6點準時開張,老板的侄子作為這裡的酒保一溜煙的跑了出去,一會兒抱著一大塑膠袋薄荷又跑了回來,因為15元一杯的 Mojito 是這裡的經典 「招牌」,每天晚上來這裡的客人基本只點 Mojito 喝。但是23歲的他不服氣地說,每個酒點的數量都差不多,數量很平均。

於是我坐下點了一杯15元的 Mojito,和他聊天。從6點半到後面的兩個小時,一共進來了五個客人,每個人毫無例外地只點了 Mojito。當我剛剛喝完的時候,一位冒充美國人的非洲哥們坐在我旁邊,又請我喝了一杯;可惜後來他的兩個朋友來找他,家鄉方言立刻把他出賣了。

沒了 「臟街」 的三里屯只剩下各種欲望了

只有性用品店在這裡一直屹立不倒。

順著 The Corner 一直往西走,兩個白人在一家性用品商店門口挑著什麼。這裡應該是這條街開著最久的一家店,而且應該是這裡唯一的一家性用品店,夜晚,紅色的霓虹燈給這條狹窄的街道增添了一絲情色的味道。一個俄羅斯16歲上下的孩子鑽進這家店,執意花了200元買了一個橡膠陰莖,想送給他只能在周末相見的在天津上學的女友。不知道是誰把這根陰莖放入了那家叫做 「清純女孩」 酒吧中的 「朗姆可樂」 裡,還打開了開關,可樂在陰莖的振顫下產生的泡沫,好像在證實著該器具的強大功效。後來,一個喝醉的英國姑娘拿著它滿 「臟街」 的跑,最後這個橡膠陰莖不知去向。

每個在三里屯混的人,一定都知道那個每天都拎著手工編織的螞蚱和小燈籠的老頭。因為他在這裡呆的年頭實在太久,所以他是唯一一個被允許進入酒吧售賣的小販。阿龜告訴我,每個地方都有一個代表性的神秘人物,比如在五道口那個傳奇人物叫做 「大表」,而在三里屯則是那個染著黃色頭髮的站街女。沒人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啞巴,也沒有人知道她來自哪裡。

早在2007年,某雜誌報導了這裡據說 「沒有人能接近的黑人群體」,他們靠販毒為生,住在地下室,每天成群結夥地去京客隆超市旁邊的肯德基靠吃客人們留在桌子上的雞骨頭果腹。即使他們被遣返回非洲,還是有辦法再回到中國 …… 這些故事的真假無從查證,因為你永遠也融不進他們的生活。只有每天晚上三三兩兩站在隱蔽角落的他們,提醒著你至少他們看起來 「很危險」。

三里屯最有趣的故事永遠都不會發生在陽光下,三里屯最有趣的事情最有意思的人都只會在夜裡的這條街上出現。沒有了 「臟街「,沒有了街上的麻辣燙、燒烤攤、美甲店、塔羅牌占卜和路邊的小酒吧,三里屯已經正式變成了另一個讓人感到乏味的東三環大型購物廣場。

一些關於三里屯的其它事實:

* 三里屯北小街這條 「臟街」,生存著16家酒吧。

* The Corner Bar 夏天每晚賣出700杯 Mojito。

* 在後街上,2平米的賣手機配件的小店月租金15000元。

* 大雞排店旁邊的小賣部的青島啤酒只要10元一瓶。

* 「臟街」 的雞蛋灌餅7.5元一個。

* 「天堂」 酒吧在兩年內裝修3次。

沒了 「臟街」 的三里屯只剩下各種欲望了

沒了 「臟街」 的三里屯只剩下各種欲望了

沒了 「臟街」 的三里屯只剩下各種欲望了



你可能會想看: